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2007-11-19 14:28:00|  分类: 江河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31 2006年2月22日 三星期

贡山县茨开镇牛郎当村

褚怀新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们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衣服?

褚:我们是农业的森管员,这个衣服是发的。

汪:你今年多大?

褚:56。

汪:上过学吗?

褚:没有。

马:你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生活的?

褚:一直在这儿,我的奶奶,我的妈妈就在这儿。

马:你们家种地吗?

褚:种。

汪:现在还有吗?

褚:全都退了,有一点菜地。

汪:菜地有多少?

褚:一亩多一点。

马:你有没有听说这儿有可能搬家?

褚:搬家倒不会,我们这儿有一点山体滑坡,县政府决定采取一些办法,云南土地管理局他们也去考察了,他们已经决定了。

汪:听说这儿要修水电站吗?

褚:我们牛郎当这儿有,怒江那儿有一处,但是他们暂时不会搞。

马:是马吉吗?

褚:听说了,但是暂时不会搞。

汪:你听说贡山县城有可能搬吗?

褚:没有听说。

马:没有听说要淹你的家是吗?

褚:原来听说了,现在还没有搞。

马:你原来听谁说的?

褚:过路人说的。

马:没有正式通知吗?

褚:没有。

马:如果让你往上搬你能找到新的地方吗?

褚:如果搬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森林损坏太大,生活太困难。

汪:你们家现在靠什么生活呢?

褚:退耕还林给钱。还有我们现在种菜一年一千多块钱。

汪:你们现在退了多少?

褚:我们退了八亩几。

汪:一年给多少钱?

褚:260。

汪:粮食给多少?

褚:粮食拿钱兑现。

马:你喜欢粮食还是钱?

褚:原来是给粮食,现在是给钱。

马:260块一亩,八亩多就是1900左右。你喜欢这个政策吗?

褚:还可以吧。

汪:现在要把你们的地占了给你们补助,假如要淹了,你觉得给你们多少钱合适?

褚:要根据国家的政策,要按我们喜欢说不清。

汪:一亩地六万块钱可以吗?

褚:根据国家的规定给就可以了,我们是人民,人民就一定要按照政策。

马:你听说这儿有一些小的电站,他们搬了以后满意吗?

褚:路太远,我们晓不得。

汪:以前修路,架电线杆占用你们的地了吗?

褚:电杆占了。

汪:给赔偿了吗?

褚:电线杆补偿了,大的给了700块钱,塔下的给了400多块钱,也有600多块钱的,700多块的也有。

汪:你觉得赔的钱合理吗?

褚:国家建设。

马:你是什么族?

褚:傈僳族。

汪:护林员一个月多少钱?

褚:300块钱,一个月150,剩下的年底发。

汪:每年都可以拿到钱吗?

褚:能。

马:这边林子管好了是不是滑坡就减少了?

褚:这个不好说。

马:你说按照国家的政策和规定给你们补偿,你知道国家的政策和规定吗?

26:那个我们晓不得,因为我们没有听说。

汪:那你们现在担心吗?

褚:暂时不担心,我们现在担心不了,去哪儿上级决定。

汪:你觉得让你们搬之前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好,还是国家说了你们照着办就可以了?

褚:我觉得不能搞电站。

汪:为什么?

褚:因为三江并流是我们贡山才有的,我们的森林植被!如果淹掉了就影响了三江并流,那影响就大了,我们几代的传统也淹掉了,遗失了。

汪:这是你听别人说的还是你自己想的?

褚:这不是别人说的,我自己觉得。

马:他们说修了电站这儿的路好,交通方便了你们同意吗?

褚:修了公路对森林影响很大,对三江并流的影响也很大。

汪:这儿还挺穷的,他们说修水电站可以帮助这儿脱贫致富,你觉得可能吗?

褚:我觉得不可能,不可能让老百姓脱贫,这是我自己的感觉。

汪:对你们县的财政会不会好一点?

褚:一度电四毛钱,还有老百姓付不起的。

汪:你觉得修电站后,电是会便宜,还是贵了?

褚:电是不会便宜的。

汪:你觉得现在这儿这么穷,靠什么可以改善生活条件?

褚:那就说不准了。

汪:你觉得靠旅游行吗?

褚:旅游是可以的。

汪:比修电站好。

褚:对。


32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茨开镇嘎拉博村

吴进香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吗?

吴:对

马:如果让你搬你有什么要求吗?

吴:我家老公不在我不敢定。

马:那你自己怎么想?

吴:我自己不敢定,我一样不会说。

汪:你是一直住在这儿吗?

吴:对。

汪:你多大了?

吴:50。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汪:北京,我们来做一个调查。

马:我们想做一个调查,这个村子会不会搬家,修水电站有可能把这儿淹了,有没有听说?

吴:没有。

汪:这是你孙女吗?长得挺漂亮的,几岁了?

吴:一个五岁,一个四岁半。

汪:你们是什么族?

吴:傈僳族。

汪:这个村子傈僳族多吗?

吴:多。

汪:除了傈僳族还有什么族?

吴:怒族,但是不多,汉族多,傈僳族多。

马:您没有听说搬家的事情?

吴:听说了。

马:听谁说的?

吴:村里的人说的。

马:您上过学吗?

吴:没有。

汪:村里有没有人说修水电站会淹掉这儿?

吴:听说了。

汪:淹掉了怎么办?

吴:晓不得。

汪:如果淹让你们搬家怎么办?

吴:不想搬,搬不起。

汪:一亩地赔你一点钱呢?

吴:不想搬。

汪:给多少钱也不想搬?

吴:老也老了,住别的地方也住不惯。

汪:以前修电线杆子,修路有没有占你们的地?

吴:占了。

汪:做什么占了?

吴:我不晓得,我老公才晓得。

汪:占得多吗?

吴:多。

汪:一点都没有赔偿?

吴:没有,合作社占的,一点都没有赔。

汪:占了多少你也不知道?

吴:不知道,我老公才知道。

汪: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吴:也是在农村。

汪:也是种地?

吴:对。

汪:他在哪儿呢?

吴:喝喜酒。

汪:你怎么没去?

吴:我要看孙孙。

汪:修了这条路你们是不是方便点?

吴:路不方便。

汪:这条路什么时候修的?

吴:我小时候就修了。

马:你知道往山上搬可以吗?

吴:我决定不了,老公才能决定。

汪:要赔你钱的话,你觉得一亩地赔多少?

吴:要和我老公商量。

马:这个村子有多少人?

吴:有150家左右。

汪:这附近有小学吗?

吴:有学校。

汪:你们除了种地还有什么副业吗?

吴:没有。

汪:山上没有挖点草药什么的?

吴:有,但是远。

汪:卖那些能挣钱吗?

吴:没有卖过。

汪:这是你儿子的孩子还是女儿的孩子?

吴:儿子的。

汪:你儿子是作什么的?

吴:也是农村的。

汪:也是种地,分家了吗?

吴:分了,我儿子住在上面。

汪:你帮他们带孩子?

吴:对,老人家嘛。


33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茨开镇齐郎当村

杨晓燕 白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是在这儿生长的吗?

杨:是。

汪:你今年多大?

杨:28。

汪:你是哪个族的?

杨:白族。

汪:这儿白族多吗?

杨:不多,就我们一家,我们是从红清搬过来。

汪: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杨:老早了。

汪:这是你的孩子?

杨:对。

汪:你们可以生两个?

杨:对。

汪:他们占你们的地有什么补偿没有?

杨:不知道,都没说。

汪:以前占过你们的地吗?

杨:没有。

汪:你们这儿有退耕还林吗?

杨:有,家家都有。

汪:你们家退了多少?

杨:九亩二。

汪:退的钱给到位了吗?

杨:年年都给。

汪:这是干什么吗?

杨:炼油。

汪:这是什么?

杨:农家的香蜡。

汪:这个木头是在山上捡来的?

杨:还要买。

汪:那个小卖铺是你们家的?

杨:是我大姐开的。

汪:你家现在有几口人?

杨:好几口。

汪:分家吗?

杨:分了。

汪:除了种地干什么?

杨:就种地。

汪:你丈夫呢?

杨:开车。

汪:假如占了你们的地要赔偿吗?

杨:赔嘛。

汪:你希望赔多少?比如一亩地赔偿多少钱你觉得合适?我们前面问,有的人说希望一分地几千块钱就够了,也有的说每个月450块钱。

杨:不知道,这些我们不懂。

汪:如果把你们这儿淹了要修水电站,在山上有地吗?

杨:田山上还多得很,有五六亩。

马:那够不够?

杨:我们全家退了九亩。

汪:还够吃吗?

杨:打工挣吃。

汪:当地的人都说傈僳话?

杨:对。

汪:知道杨丽萍吗?

杨:知道。

汪:你叫什么名字?

杨:杨晓燕。

马:你们这儿初中毕业的人多吗?

杨:挺多的,高中生就少了,一般农村的读完初中就读不起了。

马:你们这儿有议论搬家吗?

杨:有,但我不相信,聊天就会说要搬家了。

汪:那你担心吗?

杨:担心。

汪:担心什么呢?

杨:怕一家人分开了。

汪:那会带来什么困难?

杨:不习惯。

汪:就习惯一家人在一起?

杨:对。

汪:那担心没地种吗?

杨:担心。

汪:如果没有地给你们钱行吗?

杨:没有想过。

汪:地还是很重要吗?

杨:对。

汪:那你先生也能挣不少钱吧?

杨:挣不了多少钱。


34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茨开镇齐郎当村

钱世珍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也是当地人吗?

钱:是。

汪:这两天下雨多吗?

钱:我不会说汉话。

汪:你叫什么名字?

吴:吴静刚。

马:你是哪个族?

吴:傈僳族。

汪:你今年多大?

吴:13岁

汪:这是你妈妈吗?

刘:阿姨。

马:你能帮我们问几个问题吗?上过学吗?

汪:家里有多少人?

钱:四个。

马:你们是什么时候开的小卖铺?

钱:开了一年。

汪:你们家种地吗?

钱:水田有五分,旱地两亩多。

汪:你们同学说要修水电站,可能这儿要淹?

刘:有。

汪:你们这儿以前修路架电线杆子有没有占你们的地?

钱:修路把他们的地占过。

汪:赔你们钱了吗?

钱:没有。

马:你们有没有听说这儿要搬家?

钱:没有听说过。

吴:下面要修水电站要淹掉贡山县城,我们全部搬到丙中洛。

马:听谁说的?

吴:到处都在传。


35 2006年2月22日星期三

贡山县茨开镇月各村

和志中 纳西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们是当地人吗?

和:是。

汪:你们是一家吗?

和:是。

汪:你今年多大?

和:24。

汪:这儿有什么族?

和:怒族也有,傈僳族也有。

汪:你是什么族?

和:纳西族。

汪:你上过学吗?

和:小学四年级。

汪:是不想学还是家里困难?

和:家里困难。

汪:现在在做什么呢?

和:自己打工。

汪:家里有田吗?

和:家里有五口人。

汪:水田有多少?

和:这个地方最多四五分水田。

汪:旱地呢?

和:五六亩。

马:你有没有听说过你们这儿要搬家?

汪:要修水电站要把这儿淹了。

和:晓不得。

汪:你有没有听说贡山县要搬到丙中洛?

和:都是以前。

马:以前听说,现在呢?

和:听说了。

汪:那担心吗?

和:担心,上去种地没有地。

汪:谢谢。


36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茨开镇木腊村

李文正 汉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李:我90岁,老伴91。

汪:你是一直住在这儿吗?

李:我们土生土长一辈子在这儿。你们是哪儿的?

汪:我们是北京的。您干吗去了?

李:到那边坐。

汪:您有91岁了?老奶奶,您有几个孩子啊?

阿:六个子妹,有重孙了。

汪:你们家几世同堂?

李:五世同堂。

汪:您一直在家出去过吗?

李:这是老四。

汪:您的普通话怎么说得这么好?

李:我当过教师。

汪:教过什么?

李:算术语文都教,我什么话都会讲。

马:您是什么族?

李:汉族,我是维西的。

马:老奶奶是什么族?

李:她也是维西的,汉族。

马: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李:我90岁,十来岁就搬来的。

汪:老爷爷,您六个孩子有教书的吗?

李:我51年参加工作。

汪:我们想问问你们听说这个地方要修水电站吗?

李:听说了。

汪:听谁说的?

李:你一句我一句,社会消息,不知道要搬到哪儿。

马:有没有人通知你?

李:没有。

马:你知道为什么要搬家吗?

李:我们上了年纪,我们不清楚,就听娃娃在说。

马:如果搬家的话,往上搬可以吗?

李:具体不知道,听说。

马:但是搬到那儿有困难吗?

李:那就不能肯定了,搬家困难肯定有。

马:你怕到那边没有耕地是吧?

李:承包土地都分完了。

马:你怕丙中洛耕地不够是吧?

李:我们过去,肯定不够。丙中洛那儿有藏族、怒族、傈僳族、藏族、白族。

马:跟那边的少数民族好相处吗?

李:还是团结,各族不分,都是一条心,我们相信共产党,相信毛主席的领导,我们翻身作主。

汪:以前修路、架电线占用过你们的耕地吗?

李:占过。

汪:有赔偿吗?

李:现在有赔偿。

汪:最近这些年修路占地了吗?

李:30多年前。

汪:现在占地给钱吗?

李:给。

汪:给多少钱?

李:要看情况。

汪:你们家占过吗?

李:占过。

汪:补偿了吗?

李:补了。

汪:如果修水电站让你们搬家你们愿意搬吗?

李:马吉修了以后会淹了贡山。

汪:那怎么办?

李:我不想搬,也不能说。

马:为什么不能说?你可以跟政府说一下。

李:我们就地取材,一辈子,要搬了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没有权。

汪:如果说占了你的地,你觉得一亩地给你多少钱可以?

李:不够。

汪:那要多少?

李:那不一定,根据他的要求,根据面积人家说多少合情合理,给一万的也有,给五千的也有,给三千的也有。

汪:给三千的是一次给还是怎么回事?

李:要看面积大小。

李儿:我家一年一千块钱开销不够。

阿:盐要买、油要买、柴要买,物价又高。

马:老奶奶叫什么名字?

李:阿咪。

汪:你是什么族?

李:汉族。

马:您读过几年书?

李:旧社会读过四年,新社会培训了好多次,教师当了八年。

汪:你觉得政府要修水电站要占你们的地是不是应该征求你们的意见?

李:听政府的批准,有领导组织,地多少,面积多少,双方同意。

汪:那需要跟你们商量吗?

李:对,甲方和乙方互相商量,同意了就占了,不同意不搬。

汪:你们结婚多少年了?

李:23岁结婚,她23我22就结婚了。

汪:你听说有一个法叫环境影响评价法,听说过吗?

李:没有听说过,我知道不要犯法,做好事,做什么事情双方同意就可以做,,如果犯法要受到法律制裁,这个我知道。


37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普拉底乡

杨玉堂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马:这个村子现在有多少户人?

杨:我也不清楚。我们也答不下来我们村那么多人。

马:你们是傈僳族吗?

杨:是。

汪:今年多大了?

杨:51了。

汪:你叫什么名字?

杨:杨玉堂。

汪:你上过学吗?

杨:上过,小学六年级。

汪:你听说过这儿要修水电站了吗?

杨:听说了。

汪:是听过路的人说的还是看到动工了?

杨:听说,真不真不知道。

汪:光听说。让你们搬的话你们愿意搬吗?

杨:不愿意搬也没有办法,村委会的村民嘛,是不是?主要的搬不搬我说了无效,因为我只是一个村民。

汪:你觉得淹了这个地应该怎么赔你?

杨:说不清楚。

马: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地吗?

杨:我不喜欢搬,就上去,气侯条件适合。

汪:那有地种吗?

杨:没有。

汪:那怎么办?

杨: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上面就气侯条件好,种植的气侯不一样,是不是?

汪:你觉得搬家征求你们的意见你们希望赔偿多少钱?

杨:那些说不清了,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村民委员。

汪:给你们补六万块钱一亩地你们同意吗?

杨:说不成。


38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普拉底乡 海军希望小学

余塔光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余:余塔光。

汪:你教什么?

余:完小。

汪:你们学校叫什么名字?

余:海军希望小学。

汪:那你们本来叫什么名字?

余:立透底小学。

汪:有没有北京的帮你们建阅览室,给你们订报纸买书?

余:我看到那个牌子了,绿色援助。

汪:那太好了,我们还有一些书想捐。这是你们金沙江的人写的,这是童话。这是儿童画报,还有一些《孤儿与小儿国》,我们就放到你们学校去吧,这儿还有《小熊维尼》,以前有人给过你们书吗?

余:前面给过一次。

汪:那我们去你们的阅览室看看。


39 2006年2月22日 星期三

贡山县普拉底乡腊早村

汉贵芳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我们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汉:问什么?

汪:长得很漂亮,你今年有多大了?

汉:40。

汪:你读过书吗?

汉:读过。

汪:那你的汉话讲得很好嘛。

汉:随便说几句,我读过一年级。

汪:为什么不读了?

汉:劳动。

汪:我们想问问您有没有听说下面要修电站,要修了电站就要淹了你们的地,听说了吗?

汉:听说了。

汪:你什么时候听说的要修电站,要让你们搬家,搬到哪儿知道吗?

汉:不知道。

汪:担心吗?

汉:有点担心。

汪:担心什么?你们这个小铺能赚一点钱?

汉:对。

汪:除了小铺家里还有多少地?

汉:三亩地。

汪:水田还是旱田?

汉:旱田。

汪:水田有吗?

汉:有四分。

汪:如果淹了你们觉得附近还有地种吗?

马:如果这儿淹了往山上搬好住吗?

汉:不好住。

马:为什么?

汉:没有地了,也远。

马:大家有没有议论过这个事情?

汉:让我们搬就搬吧。

汪:没有办法。一亩地赔你们6万行吗?

汉:可以。

汪:你丈夫是干什么的?你爸爸做什么的?

汉女:种地。

汪:你有几个孩子?

汉:三个。

汪:这个女孩是老大?

汉:对。

汪:她上初中毕业?怎么没有再上了?

汉:上不起了,没有钱了。

汪:你们这个地方以前修路,或者架电线杆有没有把你们的地占过?

汉:占了。

汪:赔了你们钱吗?

汉女:没有啊。

马:要搬到别的地方去可以吗?

汉:可以。

汪:你愿意离开这儿吗?

汉:可以。


40 2006年2月22日星期三

贡山县普拉底乡腊早村

余树英 傈僳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31-4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有孩子了吗

余:有两个。

汪:你听说这个地方要修水电站,要让你们搬家吗?

余:听村委会说的。

汪:是正式说还是平时聊的?

余:平时聊的。说我们有可能移民。

汪:要移到什么地方告诉你们了吗?

余:没有。

汪:还没有跟你们商量?

余:没有,还早。

汪:以前修路修电线杆有没有占你们的地?

余:修了,但是没有赔偿。

汪:什么时候?

余:前年七八月份,碧罗县,电线杆说是要赔,但是没有赔,已经到地里量了,都两年了也没有赔。

汪:那你们也不去找?

余:人都找不到,找谁去赔?

汪:都没有赔还是怎么回事?

余:都没赔。

汪:那现在修电站你们担心吗?

余:不担心。

汪:那会赔吗?

余:那就不晓得了。

余:来吃饭吧?

汪:吃什么饭?

余:就是煮的。这些地都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