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2007-11-19 14:45:00|  分类: 江河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81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官:官福莲。

汪:你今年多大?

官:55岁。

汪:你家有几口人?

官:我自己,四个娃娃,一个孙女。

汪:你们家孩子都在做什么?

官:做小工,儿子媳妇在保险公司,儿子下岗,两个儿子打工,打得成就打,打不成就回家。

汪:你们家有多少地?

官:我家地不多,水田三分。

汪:旱地呢?

官:四亩。

汪:那修水电站水田会被淹吗?

官:不会,在那边。

汪:房子会淹吗?

官:不会,我们的房子在上面。

汪:那你们家会搬过去吗?你想搬吗?

官:想搬也搬,不想搬也搬。

汪:你们家量过吗?

官:量过四五次了,2000年就搞了地基,但是一直没有建。

汪:人家赔了多少就可以了?你知道一亩地多少?

官:不知道。

汪:那你怎么知道合理合法?

官:上次?要60万才搬,不给不搬,结果就给了他60万。

汪:那你要多少?

官:我们有100多户,国家不亏待我们就搬。不过钱拿不到我们是担心,钱拿不到我们是不会搬的。

汪:人家说修电站是为了脱贫致富,你认为呢?

官:我不觉得,我们没有搬不知道。老百姓说不准,当官的也说不准。

汪:你知道你们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你知道吗?

官:知道。

汪:那你知道什么是民主法制吗?

官:民主就是团结起来,建设新农村,要搞和平致富奔小康。

汪:那你知道怎么评上你们这个示范村的知道吗?

官:不知道,我们小老百姓又没有参加开会。

汪:人家说你们75%的人都同意修水电站。

官:我们有100多户。

汪:你觉得75%的人同意修,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官:不行。民主不是领导村委会干部,我一家人我是户主我同意也不行,得家里都同意。

汪:你们家这么多腊肉。房子这么大,都是你们的啊?

官:对。

汪:这就是地基?

官:对。

汪:那些准备的料是干吗的?

官:5、6年了,料子在那儿。

汪:那个房子也挺好吧?

官:不行,都漏了。

汪:老放着会不会坏?

官:会,我用油毛毡,塑料布,好几百块钱。

汪:盖房子的石头、料都准备好了?

官:对。

汪:现在着急吗?

官:不着急,都等了五年了。

汪:现在让你搬到别处去,你愿意吗?比如大理、思茅你去吗?

官:不去,就在本地,老了。

汪:我刚才看你们地那么好,如果淹了你们没地种怎么办?

官:搬迁费什么的我们拿来动脑筋做生意。

汪:你觉得靠政府靠得上吗?

官:靠不上,全靠政府不可能。

汪:你挺能干的,做得不错。孩子考上大学了吗?

官:没有,就是考上也供不起。

汪:你现在除了地还靠什么挣钱?

官:还养猪、养鸡。

汪:一年挣多少钱?

官:一年挣2000、3000,我自己靠自己能过。

汪:芒果树呢?

官:还小。

汪:那以后如果这些淹了怎么办?

官:赔偿吧。

汪:你的坡地扣了吗?

官:扣了。

汪:后来不是重新量了吗?

官:后来我们要求坡地和平地一样的价格,大家都说才同意的。有记者来采访我。

汪:都是哪儿的?

官:北京记者,他们来都通过政府跟村委会联系我。

汪:你的官是什么?

官:计划生育管理员。

汪:干了十几年了? 

汪:村里有一家在盖房子,你觉得他们冒险吗?

官:冒险也没有办法,他们的房子都裂着大口子。

官:我们小沙坝村形成了两个派,一派是各家各户必须赔偿20万才搬迁,不到20万不能搬迁。我们这一派就是75%这一派,是同意建电站。

汪:那也是有条件的,你们要求是要有赔偿,但是他们要求赔得多,拿到手再搬。这不是一样吗?

官:他们要求赔得多一些,我们可能就几万块钱。看政府怎么定下来,具体还要跟村民开会,不开会不知道。钱没有拿到手不同意。

汪:建水电站可以让你们致富,你说是吗?

官:靠自己的本事和能力,在农村你一年几千块钱,如果不会花,不会计划也不行,比如我四个娃娃读书的时候,我就是一角钱的冰棒钱都给不起。

汪:现在读书花钱多吗?

官:现在多,几千块钱。

汪:现在读书不是免费吗?

官:那是独生子女。

汪:小学一个学期花多少钱?

官:几百。

汪:一个学期三四百?

官:对。

汪:中学呢?

官:中学好几千。

汪:那是把吃饭住宿都算上吧?


82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们家的狗很厉害。这是女儿啊?

何:儿媳。

汪:你多大年纪?

何:50岁,56年生的。

汪:你叫什么名字?

何:何秀珍。

汪:这个村子姓何的挺多的。你听谁说要修水电站?

何:政府。

汪:政府正式通知你了吗?

何:前面是通知了,是政府和镇里面的人说的。

汪:是镇里面的人说的?

何:镇长说的。

汪:这是什么时候?

何:05年。

汪:不是好多年前就不让盖房子吗?

何:正式说是05年。

汪:你现在担心的是什么?

何:合理就行。

汪:你觉得什么是合理?

何:就是土地费、搬迁费合理。

汪:比如一亩地给你多少钱你觉得合适?

何:我们这个地方最高水平就是五到六万,给我们这个钱就合理,比这个低我们老百姓也不会同意,因为我们土地没有了,我们全靠土地生活呀,那点钱我们要做生意,跑生活。

汪:你希望一次性给,还是一年一年的给?

何:一次性政府也做不到。

汪:那可能是分着给?

何:现在不知道。

汪:你们希望呢?

何:我们希望一次给,有点本钱了做点小生意。

汪:你们盖这个房子花了多少钱?

何:24、25万。

汪:这个房子肯定是要淹了,那这个房子赔你的话,你希望怎么赔?

何:不知道。

汪:这么漂亮的房子要淹了怎么办?

何:没办法。

汪:你老公是干什么的

何:边贸局局长。

汪:他常在家吗?

何:在,常常在家。

汪:这座房子能算全村最漂亮的吗?

何:第二。

汪:第一位的你等一会儿带我去看看。

    你知道不知道你们这个村还是民主法制示范村?

何:没听说过。

汪:你们那儿不是有一个牌子吗?

何:不认识。

汪:你上过学吗?

何:上过二年级,但是隔了好多年都忘记了。

汪:你孙女上学吗?

何:上,都读三年级了。


83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这个老妈妈是谁家?

官:这是村委主任的妈妈。

汪:他们家的房子大概多少钱?

胡:30、40万。

汪:你叫什么名字?

胡:胡文秀。

汪:你多大?

胡:77。

汪:你老公多大?

胡:63。

汪:你身体还挺好的?

胡:还好,就是风湿。

汪:你有几个孩子?

胡:两个儿子一个姑娘。

汪:你觉得修水电站让你们搬迁你同意吗?

胡:同意。

汪:什么条件你可以搬?

胡:说不清楚,我们就是搬过来的,我们是从新村过来的。

汪:你们到时候搬吗?

胡:搬。

汪:你们有什么担心的吗?

胡:不担心。

汪:他们担心钱不到位吗?

胡:那当然担心。把钱给够了,房子盖起来了,有住处了就不担心了。

汪:是干什么的?

村民:是挖矿的,

胡女儿:我爸爸是四川的白族,我的妈妈是傈僳族。

汪:你填的是什么族?

胡:傈僳族。

汪:你读过书吗?

胡:没有。

汪:你家有多少地,这边有吗?

胡:没有。

汪:你丈夫吗?

胡:也没有。

汪:将来要修水坝你这里会受影响吗?

胡:淹掉了。都要搬到那儿去。

汪:都要搬到那个菜地去?现在那个菜地都是地,以后就没有地种了。

胡:现在反正也没有地种。

村民:他们家勤劳,他们做生意。

汪:你们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你知道吗?

官:她不懂。

汪:评的时候你知道怎么评上的吗?

官:不知道,我只知道评上了。

汪:你这个计划生育管理员也不知道怎么评上的。

官:不知道。

汪:你认为什么是民主法制?

胡:团结,自己当家。


84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在拉什么呢?

桑:拉猪食。

汪:你叫什么名字?

桑:桑思妞。

汪:你今年多大了?

桑:32。

汪:你上过学吗?

桑:小学六年级。

汪:你家多少人?

桑:四个,两个娃娃,爱人。

汪:孩子多大了?

桑:大的11岁了,小的8岁。

汪:你们家多少地?你们家什么族?

桑:傈僳族,有四亩田,水田有四五分。

汪:这是你老公,他叫什么名字?

桑:他姓密。

汪:他今年多大了?

密:37。

汪:你们怎么知道他们让你们搬迁了?

密:什么都不知道。

汪:地来测量了吗?

密:4、5次。

汪:让你们搬到哪儿去知道吗?

密:不知道。

汪:大家都传说到你们那个菜地那儿,你觉得那儿行吗?让你迁到那儿你同意吗?

密:搬到自己家那儿当然同意。

汪:那你不是没有地种了?

密:国家保障嘛,如果不保障谁愿意去。

汪:以后给你钱你愿意做什么?

密:做生意,不然怎么搞?

汪:那你对做生意有希望吗?

密:自己学嘛。

汪:那你对以后的生活是有点担心还是充满希望,觉得有钱做生意了?

密:不好说,给钱多一点就好说,给得少就有一点做一点。

汪:你希望他怎么赔?

密:按照国家的标准。

汪: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密:最担心的是房子住到什么地方,还有房子怎么赔偿也不知道。

汪:量得你满意吗?

密:量都量了,不好说,具体什么数字他也没有说,两次量的都没有悬殊,坡地和石地还是去掉了。

汪:他将来按照去掉的算怎么办?

密:到时候再说,现在搬到什么地方也没有说。

汪:还有说搬到大理,搬到思茅你去吗?

密:不去,那么远,我们一辈子在这儿长大的。

汪:听说有去思茅的吗?

密:没有听说。

汪:你知道你们这个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吗?

密:知道。

汪:知道怎么评选的吗?

密:不知道。

汪:你觉得这个村跟你理想中的民主村差不多吗?

密:差不多。

汪:你认为什么是民主?

密:就是大家做主。

汪:你觉得这个村还是可以大家做主的?

密:还可以。

汪:老百姓的事情自己说了算吗?

密:当然老百姓说了算,不可能当官的说了我们就听。

汪:现在很多人都想盖房子,但是现在盖不了。

密:我们家也是,77、78年盖的,我们家现在也想盖房子。

汪:你做了准备吗?

密:我们地基都搞好了,但是不敢动了,钱也准备好了。

汪:盖一个房子要准备多少钱?

密:3万。

汪:你们希望自己盖还是希望政府给你们钱盖?

密:当然希望自己盖,不过现在说不好,说了这么久也没有动工。

汪:你觉得这样会对你们有影响吗?

密:布告也贴了,三两个月来测一次,这个日子真的很难过。

汪:好,不影响你们干活了。


85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何:何秀英:

汪:你买菜到哪儿买?

何:六库。

汪:你早上几点出去?

何妻:8点。

汪:回来怎么办?

何妻:公车,到六库一块钱,一块钱,来回两块钱。

汪:还能承受吧?

何妻:还可以。

汪:你们家有多少地?

官:他们家地挺多的。

:他要去放牛。

汪: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何妻:何玉文,他48,属狗。

汪:你这个小孙子多大了?

何妻:12岁了。

汪:你现在主要靠种地?

何:对。

汪:你有几个孩子?

何:两个。

汪:你听说建电站要淹你们的地吗?

何:听说过。

汪:你们的地在下面?

何:对。

汪:那你们担心吗?

何:不担心。

汪:有没有给你们说补偿的事?

何:没有。

汪:你们本来是想盖房子的吗?

何:本来是想的。

汪:东西买没有?

何:没有,就是钱准备好了。

汪:准备了多少钱?

何:五六千。

汪:五六千就够了?

何:空心砖房子。

汪:要搬到那儿以后没有地种,以后怎么办?

何:打工。

汪:你觉得打工可以维持现在的生活吗?

何:我们已经在打工,地本来就不够种,我们的地几天就种完了。

汪:打工干什么呢?

何:给人家盖房子。

汪:量你们的地量了几次了?

何:两次。

汪:听说分给你们的坡地都算面积,现在好像都去了,是吗?

何:摘掉了。

汪:你觉得合理吗?

何:差不多。

汪:但是这种量法你们同意吗?

何:不同意咋搞嘛。

汪:这样就行了?

何:差不多就行了。

汪:你觉得修电站对你们影响大吗?

何:大。

汪:主要是什么影响?

何:没有土地。

汪:那是不是还是担心不能正常生活?

何:对,现在谷子都买不成。

汪:为什么谷种买不成?

何:现在不敢买,买了说不定建电站,他们决定,决定好了我们再看要不要买,现在全村的人都没有买。

汪:大家这几天都着急买种子?

何:对,这是大问题。

汪:没种的就没吃的。

何:对。

汪:去年有这个问题吗?

何:没有,去年我们都种。

汪:那你们着急吗?

何:着急


86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您叫什么名字?

何:何玉妹。

汪:你有几个孩子?

何:三个。

汪:这是老大?

何:这是老二。

汪:你上过学吗?

何:没有。

汪:傈僳族?

何:对。

汪:你有几亩地?

何:旱地两三亩,水田一亩多。

汪:你什么时候听说修水电站的?

何:好多年了。什么都搞不成,着急。

汪:本来你要干什么的?

何:本来要盖房子。

汪:你买了那些料,地基什么的都没有弄吗?

何:对。

汪:钱也准备好了?

何:对,准备了两千多,我准备修一修我的房子。

汪:你们要搬到水田那儿就没有地种了怎么办?

何:做生意。

汪:你们会做生意吗?

何:我们在养牛。

汪:搬到新的地方能养牛吗?

何:不能。

汪:那你搬到新地方怎么办?

何:卖东西。

汪:卖东西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好?

何:对。

汪:大家全都卖卖给谁?

何:(笑)我们砸核桃嘛。

汪:砸核桃一年能赚多少钱?

何:千把块钱。

汪:家里的零用钱就可以靠砸核桃。

何:对。

汪:你们将来搬家了希望政府给你们盖好了房子过去还是希望自己盖?

何:希望自己盖。

汪:为什么?

何:一是踏实,二是省钱。

官:说是要统一给我们盖房子,图都画好了。

汪:那应该征求你们的意见啊?

官:没有。我们老百姓安排不好可能这个电站建不成,老百姓肯定要造反。

汪:你也要造反?你会不会带头造反?

官:我不会,我是尾巴主义。

汪:你知道你们这个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吗?

何:我们农民自己做主。

汪:你觉得你们现在可以做主吗?

何:还可以吧,但有些不能。

汪:比如什么事情不能做主?

何:大事。

汪:什么是大事?

何:我不会说。

汪:修电站是不是大事?

何:是。

汪:什么事情让你们做主了?

何:搬迁的问题让我们知道在哪里了。

汪:他们现在征求你们的意见了吗?

何:他们让我们填了一次表。

汪:什么表?

何:问我们愿意搬到哪里。

汪:就这一项?

何:我们全村都选的这儿。

汪:这是什么时候填的?

何:04年,几月份不记得了。

汪:你上过几年学?

何:初中都没有上完。

汪:为什么没有上完?

何:家里条件比较困难。

汪:那就回来砸核桃了?

官:平时还是要出去打工。

汪:到六库吗?

何:不到那么远,就在附近。

汪:我昨天问你们这儿的人最大的理想是开一个小店,你想开店吗?

何:开个百货店。

汪:在哪儿开?

何:新农村。

汪:他们都可以让你们去了?

何:不是,以前填表问的。

路上 牛叫。

汪:这附近还有吗?你饿吗?

官:不饿,你饿吗?

汪:我也不饿。

汪:这个房子也裂成这样了,这家到了吗?

官:到了。

汪:这个戴眼镜的行吗?

官:不行,他疯了。

汪:看着挺好的。

(狗叫)


87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金:金华紫。

汪:昨天晚上脚扭着了?

金:对。

汪:喝酒喝多了扭着了?

金:笑。

汪:家里还有别人吗?

金:还有。

汪:你今年多大?

金:54了。

汪:你是什么族?

金:傈僳族。

汪:你上过几年级?

金:小学二年级。

汪:你知道修水坝这块儿要淹了?

金:知道。

汪:是政府通知还是听人家说的?

金:说是修一直没有修,搞得人心惶惶。

汪:你们也修房子?

金:对,新房子住不成。

汪:这个房子多长时间了?

金:14、15年了。

汪:你现在做什么准备了吗?

金:他们来也不来,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天天都来采访。

汪:都是什么人采访?

金:天天都有来,好人也来,坏人也来。

汪:你有没有也要买谷子的种子?

金:谷子也买不成,说要搬总也没有搬,搞得人心惶惶,什么也干不成。

汪:你愿意搬吗?

金:国家占用,没有办法。

汪:有人说修水电站了你们的日子就好过?

金:那说不清楚

汪:比如给你一些钱做生意你觉得日子会好吗?

金:不一定。

汪:为什么?

金:有捡垃圾的,现在土地权不在我们这儿,我们一辈子就那些钱,吃什么?最多给你那些钱,我们做一年吃几年,我们土地没有了吃什么?那个钱能吃几年?两三年可能就用光了,要可怜一辈子了,我主要是担心娃娃。

汪:测过你们的地吗?

金:量了四五年了,今年量了明年又量。

官:今年又量了,我还帮他们做饭。

汪:她是什么?

金:妇女委员。

汪:你知道你们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吗?

金:晓不得。

汪:在你想象民主法制应该是怎样的,什么是民主?

金:就是我们自己做主。

汪:你觉得你们现在能做主吗?

金:肯定做主了嘛。

汪:村里什么事情你们都可以说了算吗?

金:对,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我们有发言权。

汪:但是人家听你们的吗,举个例子。

金:比如我们的水管坏了我们提出来他们就来修。

汪:那你们说什么他们没有听?

金:我们全村没有开会。

汪:你就觉得现在开会太少?

金:群众会太少。

汪:但是大家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大家商量呢?

金:但是现在商量不了。

汪:关于修水电站要搬家开过会吗?

金:开过一晚上,镇长那天来了。

汪:有人开到一半就走了?

金:一讲他们就骂,反映权没有。

汪:谁骂?

金:镇长。

汪:你们刚反映点意见?

金:对,镇长就不行了,就吵得翻天了。

汪:你们主要反映的是什么呢?

金:就是我们的搬迁问题,政府搬迁钱也不见,钱不到位我们怎么搬,钱要到位我们才可以搬。

汪:你那天跟他们吵了吗?

金:吵了。

汪:你吵什么?

金:搬迁钱要到位,不到位我们怎么搬迁,建设新农村要国家搞,我们不要。

汪:为什么?

金:我们不愿意住一排一排的。

汪:你怎么知道是一排一排的?

金:他们说过了,我们不要新农村,要一个小院,一个小院的。

汪:你听谁说都是一排一排的?

金:我们都习惯一家一小院。

汪:那你觉得你们搬过去一家一个小院子够吗?

金:够。

官 (妇妇委员):就怕政府不给我们弄成一小院,一小院的。

汪:如果弄成一排一排的你们就不去?

金:不去。

汪:原来你们家可以走到隔壁邻居家过去,现在不行了,主要矛盾是什么?

金:吵架。

汪:原来这儿是有路的。

金:对,这边的路也堵起来了。

汪:谢谢你,我们走了。


88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就是这个村的吗?

祝:对。

汪:你今年多大?

祝:42了。

汪:你叫什么名字?

祝:祝津天。

汪:字写得很好,你什么毕业?

祝:初中。

汪:为什么没有读书了?

祝:建设马克思社会主义。

汪:现在来量了好多次房子,你们家量过吗?

祝:我们家量过两三次了。

汪:你觉得合理吗?

祝:不合理,不全面。

汪:为什么?

祝:坡地,墙角都不算。

汪: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祝:我们的建筑搞不成,因为现在今天规划明天又规划。

汪:如果搬到新的地方你们的菜地就被占了怎么办?

祝:现在我们这儿没有电,我觉得还是应该搞。

汪:现在有一种说法,搞电站可以让你们脱贫致富,你觉得生活比现在要好吗?

祝:肯定比现在好,我们家根本没有田地。

汪:那你还是希望搬。

祝:对。

汪:你没有地,希望搬了以后能有一点赔偿?

祝:对。

汪:你们家有多少地?

祝:三四分水田,旱地一亩多一点。

汪:你现在在做一点生意吗?

祝:我现在在做建筑。

汪:所以你现在很希望给一点钱可以做生意。

祝:对。

汪:这两天都要播种,大家都不敢买种子,你担心吗?

祝:不担心,我们家不种,我们承包给别人种。

汪:你们自己不种?

祝:自己种不划算。

汪:你知道你们村是民主法制示范村吗?

祝:知道。

汪:那你知道怎么评上的吗?

祝:我觉得搞得挺好。

汪:你认为什么是民主法制?

祝:就是坚持我们社会主义,必须实行我们的政策,必须支持电站建设。


89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李:李庭学。

汪:原来做什么?

李:鲁水县农机修配厂。

汪:这儿有你的地吗?

李:对。

汪:那也会被淹吗?

李:也要淹掉。

汪:你还有手机呢,今年你多大?

李:59了。

汪:你希望搬到那边去吗?

李:政府同意,我不管。

汪:让你搬到哪儿你就搬到哪儿。

李:儿子姑娘管我,老婆管我。

汪:老婆都跟你离婚了还管你?

李:我是政府的人,退休了。

汪:你多少岁?

李:56。

汪:你家的地怎么赔偿?

李:就是赔房子。


90 傈僳族

怒江百名潜在移民访谈录(81-90)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汪:你叫什么名字?

正:正月,因为我是正月生的,所以是正月。

汪:你今年多大?

正:54。

汪:你读过书吗?

正:一点都没有读。

汪:你们有几个孩子?

正:3个女儿。

汪:没有儿子?

正:没有。

汪:家里有多少地?

正:七分七水田。

汪:旱田呢?

正:二亩多。

汪:你听谁说要修水电站?

正:我们生活现在过得好,住也住得好,我们也喜欢,但是他们量了好几次了,正式搬家他们还没有通知我。

汪:你担心吗?

正:到现在都没有说,我有点着急,我们现在要修路也修不成。

汪:路不好走?

正:对。房子也要盖,房子都十几年了。

汪:什么时候想住新房子?

正:好几年了,一直等着。我们这个房子这儿漏雨,这儿也漏雨。

汪:现在不敢修?

汪:房地基有吗?

正:有。

汪:这儿也是要修修不成。要修这个路大概要花多少钱?

正:不知道,别人来修。

汪:你觉得应该怎么给你们弄?

正:不通知不敢说。

汪:他们给你们盖好新村你们过去吗?

正:一排的我们不好住,我们自己盖自己的,我们有田。

汪: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正: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天天拖着房子也盖不成。

汪:现在该种粮食了吧?

正:现在该种包谷了。

汪:水稻呢?

正:要差不多五月份了,我们自己留着种子,还不怕。我们最担心的是房子,厕所也烂了。

汪:那是厕所吗?烂了多久了?

正:去年就烂了。

汪:一直想做没敢做?

正:对。我们一天一天的等,他们一天一天的拖。我们希望还是给我们一个小院。

汪:你觉得那边有那么大的地吗?

正:有,一亩多,一亩三。

汪:你们家比这个大吗?

正:比这个大。

汪:人家说修水电站是帮你们脱贫致富,你们觉得过去会更好吗?

正:晓不得,国家的事情我们也不好说。

汪:给你钱做生意?

正:对,钱拿到手我们可以做做小生意。

汪:你想做什么小生意?

正:我就怕那边不给我那么大的地。

汪:你现在靠养猪养鸡一年能有多少钱?

正:四千块钱左右。

汪:你们还有别的收入吗?

正:还有果树,香蕉能卖500、600。

汪:那个是什么?

正:马茶菇。。

汪:你说水要淹到什么地方?

正:要淹到芒果树下面。

汪:这个是什么?

正:这个是冬皮树,这是马茶菇,是可以吃的。

汪:这个价格卖得好吗?

正:好,两块钱一斤。马茶菇在台湾最值钱。

汪:你觉得什么是民主?

正:没有开会不知道。

汪:你看过那个牌子吗?

正:我不识字。

汪:你觉得什么是民主?

正:有公民权,有什么事情大家讨论,民主商量,民主讨论。

汪:你觉得你们现在搬迁的问题讨论了吗?

正:从来没有讨论过,没有听说过。

汪:听说开过一次会大家都吵起来了。

正:对,我那次没去。

汪:你们家有多少人?

正:七口人。

汪:你有孙子了?

正: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