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2007-12-28 14:33:00|  分类: 江河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到怒江丙中洛看到怒江第一湾时,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怒江水位之低,使得第一湾的那个绿水形成的半圆,周边裸露出了白色的沙滩和褐色的砾石。

更遗憾的是怒江第一湾边的大山上一点雪也没有。如果说长江及周边的湖泊近年来连创 历史新低有全球变化的原因,也有对江河过度开发的可能。那怒江呢,一条那么自由流淌的,还没有被开发的大江及周边的雪山也有了那么大的变化,是碰上了大旱 之年,还是全球气候变化确实已经影响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江河十年行不但要记录,也要追踪其根源,找到解决的办法。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第一湾裸露的砾石滩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第一湾的水位创新低

 

察瓦龙,是怒江流经西藏后的一个县,今年的江 河十年行我们本想从丙中洛经石门关,到秋那桶,进入松塔,龙普到察瓦龙。可是很遗憾,正在修建中的丙德公路,也就是怒江丙中洛到德钦的路还未完工,我们只 能打消念头,留到明年再到怒江的西藏部分了。除了路不好以外,我们不能成行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怒江州在闹油荒。几乎所有的加油站都用一根绳子栏着,加油 成了当地面临的巨大考验。不管是加柴油的大卡车,还是三个轱辘的小蹦蹦,都是一条又一条长龙似地排在那,我们靠记者证加了一些油,但害怕如果真的加不上 油,把我们一行人搁在路上就麻烦了。

2007年的江河十年行,在四川和云南碰上的缺油,是我们事先估计不足的。因为缺油,我们这一路上到没碰上堵车,有时路上甚至看不到几辆车。不知缺油要缺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这次全国大范围的缺油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今年的江河十年行继续我们去年开始为怒江小学捐赠电影课的活动。我们为37所 小学带来了新的电影光盘。在丙中洛中心小学时,老师告诉我们,用我们捐赠的电视机,现在全校师生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半个小时的新闻。我们和这些孩子聊天时, 知道他们非常喜欢电影课,有人甚至说是最好的课。这些光盘有各种知识的,有做人的。特别有意思的是,我曾经收到一名怒江鲁掌小学的学生给我们写的信,信中 这个孩子说:看了那么好看的电影,想学坏也不能了。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你们平时都看什么电影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向四季桶小学捐赠电影课光盘

 

虽然在修路,我们的车还是蹦蹦跳跳地到了怒江 的四季桶小学。我已经是第四次到这所小学了。孩子还是那几个孩子。老师还是那个老师。我们到时,正赶上他们在把堆在院子里大大小小,粗粗细细地木棍搬, 抬,扛到学校的灶房里。何老师是我们到了学校好一会儿后,才背着一大筐薪柴从山上下来的。在这所只有6个学生的小学里,老师要做的工作,看来不仅仅是教书。

此次与我们同行的,67岁的老专家刘树坤,也加入到孩子们搬木头的行列中。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四季桶小学是一个只有六名学生和一名教师的山区希望小学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四季桶小学的孩子们在帮助学校搬运烧柴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孩子们爱劳动,女孩也不逊于男孩

 

听完学生们念的课文“我们是边疆的一所民族小学”后,我突然很想问孩子们,如果你们有了钱最想要什么。让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有三个学生是想买鞋,一个想要帽子,两个想买衣服,其中一个小男孩想要衣服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爸爸妈妈。

同行的记者们决定带孩子们去一趟丙中洛。为他们买鞋,买衣服。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考察团给孩子们买了新书包、新衣服,孩子们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很少坐车的孩子们,在车上吐得吐,不说话的不说话,但下了车,进了街边的商店挑起衣服来,他们很是有自己的眼光,并不是你给他们什么就要什么。是他们不知道客气,还是整天和大自然打交道的他们,虽然经常光着脚,但什么是美,还是有着自己的审美观的呢?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四季桶小学所在的乡村还非常贫困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他虽然没钱买鞋,双脚冻得通红,但是脸上经常挂着笑容

和孩子们挥手说再见之前,南方周末的记者曹海东说,我要号召我们大学新闻系的同学为这个小学捐款。南华早报的记者史江涛则是一直默默地给每一个孩子试鞋,试衣服。史江涛对每一个孩子关爱的那份真情,让人感动。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史江涛帮孩子们装好新书包

 

离开怒江后,坐在车上,水利水电专家刘树坤说 着自己这趟怒江行的感慨。他说自己这辈子走过中国的很多大江,大河。也去过世界上的许多江河。中国的大江大河已经被开发得很难再找到原始的,自然的了。欧 洲有些国家的江河到是挺漂亮的。但那些江河最多也就走几个小时,就走完了。而怒江,则是好几天都走不完。刘老说,他很庆幸怒江,这样一条大还保持自己的自 然面貌。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山势雄伟、风景秀丽的怒江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有温泉出露,因硫磺和较高的温度使得周边的植被色彩斑斓

2007江河十年行之十——怒江,最后的激流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位于丙中洛甲生乡附近的怒江石门关风光

 

对 于如何保留住这条大江,刘老提出了三条。虽然是水利专家,他却强烈地表示了怒江不适合开发水电,如果要开发,也只能到它的支流里去建小水电。而怒江大峡谷 里,应该建立:景观长廊、历史与文化长廊和生物长廊。刘树坤说,如果在这样原始自然的大江里开发水电,这些价值就都不存在了。那太可惜。水电站哪条河上都 可以建。而怒江这么独特的,而且至今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大江,为什么我们就不顾其独特,而要让它混同于一般呢?

在我们后来的采访中,还知道目前国家激流皮划 艇队正在怒江集训。教练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到怒江来训练,现在全国只有三条河流上有集训地,而那两条都是人工造出来的激流,只有怒江是纯天然的。这在中国 差不多是最后的激流了。其他的江河现在是一个接一个的筑起了大坝。激流都成了水池子。

中国激流皮划艇队要在2008年的奥运会上和其他国家的漂流高手们一决天下。参加集训的人说,在那么自然,复杂的激流中集训,对他们来说,是得天独厚。所以他们的教练准备直书有关部门,请留下这条还有激流的大江

今天,我们听说被作为水电移民的怒江小沙坝农 民,已经搬进了农民新村。旧房子马上就被拆了。过去家家都养牛,养猪。现在却连鸡也要养在笼子里,小小的院子和过去农民家的大院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 解决农民们的生活出路,政府给他们盖的新居每家都有一个铺面房。可全村的人都有铺面房,都在卖东西,那谁去买呢?明天我们要去看一看。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