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2007-10-14 16:41:00|  分类: 江河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长白山的秋天能被称为金色的殿堂,留住它的当然不只是王战、沈孝辉。但他们付出的努力不仅是代价,也有成效。风倒木的故事是当年沈孝辉坚决反对在长白山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中使用高强度机械化作业进行风倒木生产和更新人工林的一段经历。

那是1986年的一个夜晚,用沈孝辉的语言: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长白山森林万籁俱寂,杳无声息,就连夜间出来觅食的小动物也都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而这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寂静。

缺乏第六感觉的人类还在在酣睡中做着美梦,首先被突如其来的飓风撼醒的是驻扎在长白山西坡海拔1700米边防哨所的战士。营房外,狂风在天地之间尽情呼啸肆虐,战士们死死抱住柱子和横梁以增加营房的重量,唯恐屋顶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刮上天。

大自然突发其威,使边防战士经历了生平最恐怖的一个黎明。然而距边防哨所不过10公里的森警战士这一夜却睡得格外香甜。风暴擦着他们营房的边缘掠过,而对营房秋毫无犯。当清晨森警战士们走出营房,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遮天蔽日的大森林一夜之间“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这一天是1986年8月28日,是长白山自然保护区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日子。此前的长白山大森林是静谧的,安详的,是一片野生动植物的领地;而此后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马达轰鸣,再无宁日……

据调查显示,那天晚上,长白山自然保护区的南坡和西坡遭遇15号台风的自然干扰,导致近一万公顷的原始森林的活立木发生大面积倒伏。跨越长白山的阔叶红松林、针叶混交林和岳桦林三个森林垂直分布景观带。其中约98%的风倒木分布在保护区的核心区。

当时长白山发生了这么大面积的风干扰以后,吉林省林业厅做出决定,把那些风倒木都捡出来。沈孝辉听到这个决定后感到的就是:“非常震惊,我感到他们的做法完全违背生态学原理,主观蛮干,毫无科学性”。为什么这么说,沈孝辉曾经在长白山发现一个叫一面坡的地方,它的周围都是森林,林中有一块空草地,当时他很纳闷。根据立地条件这个地方应该是森林而不是草甸,怎么变成草甸了?老巡护员知道,过去那个地方确实是森林。但是建保护区之前从山东跑到林区开荒的那些人,在这儿把林子砍了以后种地。建了保护区后就让他们离开了。可是这个地方就再也没能恢复成森林,长出来的只是草。

沈孝辉说,1100年前,长白山曾经有过一次火山爆发。那场自然干扰的规模之大,把以天池为圆心,五十公里为半径的所有的原始森林和原生植被全部摧毁,埋在深厚的火山灰下。可是后来,火山灰上森林重新得以恢复,仍然像过去一样郁郁葱葱。并且从碳化木的鉴定可以知道,过去森林的树种成分和现在的仍然一样,由此可见大自然有能力修复自己的创伤。也就是说,自然干扰不是破坏生物多样性,而是一种建设力。可是,为什么大自然对小小的人为干扰,才几公顷的一小块林地就拒绝修复呢?可见,自然干扰和人为干扰有着本质的区别。

为此,沈孝辉得出了一个很有创意的结论:对于自然生态系统而言,自然干扰看似破坏,其实是一种建设的力量;而人为干扰看似建设,其实如果不是刻意模拟自然干扰的话,就很可能是一种破坏力。根据自己的这个论断,沈孝辉认为,台风把树刮倒了是自然干扰,按照森林的原生演替几十年以后它还可以自然恢复。可是拖拉机、推土机和几千个伐木工人全进去了,对土壤结构、幼树幼苗,对整个自然生态造成破坏,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生态还能恢复吗?是否这大片的林子也将像一面坡一样退化为高山草甸?

当时还有一种观点,说是100多万立方米的木材,在风倒区你不捡它要着火,着火谁负责?要捡风倒木的人用这个理由吓唬林业部。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风倒木林下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林中的倒森

沈孝辉根据自己在长白山森林长期工作的观察,认为风倒木捡了才容易着火,不捡不容易着火。因为树倒了和地面接触后,每个倒木就是一个小水泡,起着隔离火的作用;而一旦倒木被拣光,地表水分蒸发作用加强,长出茅草,那么着火的危险性不知要提高多少倍!为了取得第一手材料,在其后的3年中,沈孝辉每年都利用假期,自费回到长白山保护区进行考察。他发现风倒木区仍有大量活立木,他还看到了马鹿、榛鸡和许多野生动物在活动,说明风倒木区仍然存在生物多样性。

沈孝辉说:这里的森林环境并没有被破坏,下面的幼树、幼苗在1500到2000株,如果没有人为干扰,这些幼树幼苗很快就能在打开的天窗上成长。这片森林几十年以后就会恢复原貌。

然而,沈孝辉一个人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已经浩浩荡荡开进了长白山核心区的采伐大军,而且是在风倒木拣集规划的“专家论证会”上29名签字同意拣集的“专家”,还有更高的领导因对森林的认知,对保护与开发的认识等等,等等。沈孝辉一下子将自己置于所有这些人的对立面。

不过,沈孝辉认为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也没有别的考虑:“我只能站出来”。他向当时林业部的主管部门报告自己大调查结果和提出对策建议。几经磨难后他告诉自己,“如果我没有能力制止破坏,那么我也要立此成照,给后代一个交代,长白山保护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变成了今天这种样子。我不能让后代人指责我们这一代人说:这么一件严重的环境事件,你们那一代知识分子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竟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坚持真理!”

不言放弃的沈孝辉找到了《中国环境报》。《中国环境报》的编辑认为材料可信,反映的问题严重,很快用头版头条刊登了沈孝辉的文章《天灾掩盖下的人祸》。这篇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被批评的单位找到北京,找报社,找到沈孝辉,说是要上法院打官司。

“在事关我国环境与发展的大计上,一些地方政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错误决策,本来是强势集团的利益驱动,却总能找到带有浓厚公益色彩和冠冕堂皇的名义,以便于上级的审批。当时长白山自然保护区的行政主管部门将1986年8月的这场本属于森林系统正常生态过程的风干扰,定义为“风灾”,发生地定义为“风灾区”。沈孝辉认为就是处于这种狭隘的功利思维。因为按照一般政府的工作惯例,哪里“闹灾”了,才好名正言顺地组织人马赶往那里“抢险救灾”。尽管按照法律法规,进入自然保护区从事木材生产活动纯属违法行为,但是以“救灾”名义去“拯救风倒木”就具有了合乎情理的“道义”之举,是借以“绕过政策障碍”,“乘风打劫”的绝好托词……

“在短短几年间,风倒木生产尚未结束,而学者的担心已不幸言中:一面坡逆向演替形成次生草甸的转化顶级,果然在风倒区大面积发生。

“为时7年的风倒木生产,将风倒区的风倒木连同活立木席卷一空,就连当时林业部要求保留用于科学研究的仅2%的风倒木,亦未能劫后余存。

沈孝辉告诉我们,今天风倒木在林子里已经被明文规定不许捡了,人们开始认识到了它的作用。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林中的树多种姿势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林中的树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躺着也是树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沈孝辉从林中走来

遗憾的是因为长白山也受到2007年秋天在我国浙江沿海登陆的韦帕台风及周边台风的影响,我们在长白山的大雨中没能走到撒有王战老人留下忠骨,用灵魂在守卫着的,长白山风倒木被捡了后草甸取替了森林的那一片长白山。但是王战老人,我们中国第一个创办了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站的科学家地下如果有知,今天关注长白山生态环境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要把长白山秘密花园当作神圣之地的人正在聚集在沈孝辉的周围,正在和他走在一起,用各自的精力、智慧和金钱要留住长白山的自然,老人能得到一些欣慰吗?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雨中风中红松王下

 寻找长白山神秘花园之五――从松鼠口中夺粮(续)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雨中推车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