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2007-10-23 16:18:00|  分类: 江河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坝旁

 

那天,代表们在泰国朋友的指领下,站在帕孟河大坝前,望着因修建水坝而裸露的岩石;望着因河水改道而枯竭的急流险滩;望着因建坝而干涸的沙滩上的小船,一位非洲代表久久地站在那儿,他在想什么?后来他告诉我,他思念自己的家乡。他说,在他的家乡也有一条长年奔腾流趟着的大河。可是因为一家外国大公司在家乡的河上修建了水坝,水的流量和水温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河里的鱼,不适应新的环境,几乎再也没有了。原来仅有的一些土地甚至房屋也被水库淹没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从此失去了生活来源和家。他这次来参加这么多人在一起开的会,就是希望把家乡的故事讲给人们听,希望到处修水坝的大公司不要只一味的想往自己的腰包里赚钱,而不顾他们的死活。河流是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来源。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修坝后的帕孟河

 

来自中国的代表中,有北京中国社科院、有四川大学的,也有云南NGO的,以及媒介的代表。在会上被问及最多的是四川的都江堰和云南的怒江。2003年8月,四川政府在公众的呼吁及媒介的影响下取消了在都江堰旁修建杨柳水库的计划,这成了大会向各国推广的,媒介在保护生态系统,维护各类人群的利益所发挥作用的可复制的经验。

但是,中国目前要在刚刚被联合国评为世界自然遗产,基本还保持着完整、原始的生态系统的怒江上修建13级梯级水坝的计划,又上大会的代表们个个举笔签名,呼吁并恳请中国云南的建坝决策者们,保留世界自然遗产,为地球留下已经为数不多的生态河流吧。特别是我国怒江下游国家缅甸和泰国的专家学者和当地原著民,更是希望和中国的学者及同饮一江水的各民族人民一起,为保护好他们称之为萨尔文江的原始河流做出努力。

一位泰国代表和我们几个中国代表说,萨尔文江两岸住着那么多民族,我们这些民族不论是生活在中国,生活在缅甸还是生活在泰国,有着很多割不断地联系,有着很多祖辈传下来的传统习惯。修了水坝后,景色不同了,河里的鱼不同了,岸上的植物不同了,我们的生计改变了,我们的文化传统还能世代相传下去吗?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为我们演出的泰国男孩

 

作为一个环保主义者,我写过不少文章,希望能保留最后的生态河——怒江。可是在帕孟河畔召开的这次大会上,我更多的感受是来自住在水坝流域两岸居民的声音。来自巴西的几位农民,对河流的流量、河流水资源的使用权,对水坝建起来后将迫使他们背井离乡的发言,让我对各国已经修建起来的水坝和将要建的水坝,有了更深的忧虑。

在这次大会上,世界水坝委员会发起与会者连名书写呼吁书:停止在怒江上建水坝。他们将把呼吁书递交给中国的有关部门。也希望我们中国的代表们为之呼吁并传递信息。

 

水库蓄水量——世界全部河流水量的5

目前全世界有一半的河流上至少建有一座大坝(高度在5米到15米之间,总储水量超过300万)。中国的大坝居世界第一,美国建坝位居世界第二,大约有5500个大型水坝。接下来是苏联、日本和印度。另外据估计,美国大约有96000座小坝。如果小型与大型水坝的比例在其他国家也是如此的话,那么粗略地估计一下便可发现,世界大约有80万座小型水坝。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会场外

 

随着大型水坝建设的快速发展,其负面影响也日益显现。与此同时,人们对有关水坝生态影响的科学研究日益深入。国际社会对盲目追求“水利利益”而越来越随心所欲建筑大型水坝的做法开始怀疑。

大会上,“大坝经济学”一书的作者,国际河流网络的麦卡利先生在和我们中国代表交谈时说:现在世界上的主要江河流域都箍上了水坝。许多大江大河现在差不都变成了水库搭起来的台阶。麦卡利先生特别提到: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目前水库的总蓄水量如此之高,几乎相当于世界全部河流水量的5倍。各大型水库的重量太大,可以引发地震―已经有水库诱发的地震记录在案。地球物理学家们甚至估计,由于水库而导致的地壳重量的重新分布,可能会对地球自转的速度、轴的倾斜以及引力场形状产生影响。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麦卡利

 

麦卡利先生说:由于水坝太多的修建,淡水生物是生态系统中退化最严重的。在美国,在世界很多地方,水库淹没的面积之大不说,淹没的漫滩基本都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农田;这些地带的沼泽和森林是多种野生动物的栖居地。从经济学的角度麦卡利更是谈及:埃及举世闻名的阿斯旺大坝是带来了利益,发了很多的电,遗憾的是,这些电都给了大公司,成了美国公司的动产,而不是给了村里的百姓。到是阿斯旺大坝泥沙的淤集,给尼罗河两岸的人们带去了无尽的灾难。

我问麦卡利先生,中国现在很多地方缺电,烧煤又解决不了污染问题,怎么办?他说:中国这些年来的经济增长之快,很难有一个简单的建议。但是最重要的是能源的效率,应该节能,目前世界上有很多节能的工程技术,风力、秸杆、地热都是资源。在美国加州,地热占当地能源使用的6%到7%。麦卡利先生还对我说,中国云南昆明家家户户使用太阳能的比例,在世界上都是高的,应该推广。我告诉他,我已经专门买了一本他的[大坝经济学]中文本,要送给一位中国官员。听了我的话,麦卡利笑了。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各国代表

 

在这次国际水坝大会上,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的民间组织代表,对自己国家已经停止建坝,并开始拆坝,而本国的大公司却到发展中国家建坝深表遗憾。中国2258年前,李冰父子在岷江上修建的,全世界唯一一座无坝水利工程都江堰旁,现在要修紫坪埔水坝,就是有日本协理银行的贷款。世界上很多著名的科学家都说,紫坪埔水坝的修建,等于让都江堰退休。法国一位拆坝专家把在世界各国建坝的一些大公司及金融机构称为“水坝黑手党”。他提醒各国人民引起警惕。这位在法国德高望众的学者还说:我们过去说知识就是力量,现在应该反过来说了,力量往往可以产生一种知识。因为没有力量,所以你讲的东西也不是知识,或者说你也不能获得某种知识,强权知识把知识强加给了你。

 

民间生态资源调查

在这次大会上,让我颇为感慨的是,塞内加尔、津巴布韦、巴基斯坦、印尼等国家介绍的,由社区公众参与本地生态资源的调查,并参与撰写调查报告的做法。塞内加尔的一条河上修了水坝后,血吸虫病迅速漫延。当地百姓马上和科学家们一起对水生生态系统进行了调查,“土洋结合”撰写的调查报告递交国家有关部门,寻求解决的办法;巴基斯坦政府在一条河上建坝之前,做了可行性分析报告。但当地居民认为,在生态和移民问题上报告中表达的不够全面和充分。于是在当地民间组织的帮助下,他们对政府部门的报告做了详尽的补充和可行性建议,最后获得政府的采纳。津巴布韦的农民代表说,我们世世代代住在那里,我们对当地的情况最熟悉,我们知道生活中什么能舍弃,什么不能。现在大家都说可持续发展,我们只知道,我们后代的生活来源也要靠我们家乡河里的鱼。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传统来自我们的祖先,还要传给我的儿子,和儿子的儿子。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祈祷

来自帕孟河畔的报道(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系上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