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  

2007-10-29 1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

 

汪永晨

 

近些年来,这样一个数字警醒着人们:当前我国荒漠化的面积高达267.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沙尘暴的猖獗,不光让很多北京人,中国人有了到内蒙古种树的经历,连日本90多岁的老人也号召日本人到内蒙古,到山西种树、种草去。

2005年7月6日应中科院生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博士之邀,北京的几位记者到了他们在内蒙古正蓝旗浑善达克沙地的试验地。去之前就知道科学家们已经在那里试验了五年。五年来让蒋高明很感慨地是:自然比科学家的力量更大。蒋高明说这要从2000年的冬天说起,科学家们在浑善达克沙地围住了4万亩公用牧场,设计了防护林带,种上了柳树、榆树,还飞播了山杏、沙棘和沙柳的种子,花了有五六十万。可是,沙地里的这些种子和小树,并没有如科学家们最初的设想那样茁壮成长。试验基本可以说是失败了。

2001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实验站所在的牧民家里刚刚上初中的儿子从外面回来,他兴奋地告诉自己的爸爸,下午和几个同学一块到不远处的沙窝子时玩,看到那里的草长得快有他高了。那块沙地,也在科学家们圈的4万亩试验地里,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种。草是自己长出来的,而且是当地非常优质的牧草。

2005年的夏天,浑善达克遭遇了干旱,但我们站在靠大自然自我修复的草地里时,身边除了有半人高的草以外,还有黄的黄,红的红的金莲花和山丹丹。这些年不算科学家在那里做试验的经费,国家给正蓝旗的生态治理费用高达4000-5000万元。而县财政收入不到2000万元。也就是说,人们在沙地里生存创造的价值是2000万元,而国家却要花高于两倍的资金去治理。作为中科院植物所的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很诚恳地说:如果我们花那么多的钱还做不过大自然,那就应该采取科学的态度,老老实实地退出来。让大自然去自我修复。

在浑善达克沙地,我们看到高高的青草,也看到了绿绿的草地上挖出来的一个个大坑和一个个旗杆一样的枯枝。我们得知,这是按照上面定的指标40%的沙地上要种树挖的坑,种的树。这让我想起前些年曾经参加过的一次记者林的植树活动。记得当时我问帮着挖树坑的老乡那里原来是什么样?老乡告诉我那里原来是草原。我问那为什么要种树呢?老乡说,不种树哪有钱呀。后来一位同行再到那里去时,发现当年我们捐了很多钱种的树,几乎就没有什么成活率。

全球共有十大陆地生态系统类型,过去一直说我国占其中九类,分别是热带雨林、常绿阔叶林、温带落叶阔叶林、寒带针叶林、红树林、草原、高寒草甸、荒漠、苔原。我国唯一缺乏典型的非洲萨王那群落(稀树疏林草地生态系统),但蒋高明说,中国的四大沙地(浑善达克、科尔沁、毛乌素、呼伦贝尔)在健康状态下其结构与功能恰恰是“萨王那”类型的。这样,我国不仅是全球生态系统类型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囊括全部陆地生态系统类型的国度。在这样的生态系统里,一亩地自然生长着三棵树。没有人为破坏的浑善达克沙地里,那稀疏的老榆树,在晨曦中以既古老又年轻的身姿显示着沙地里的生机。,

多年来我们人类对待生态系统的态度,只是认为她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廉价资源,而较少考虑到生态系统对于大量外来力的承受能力。如果再加上利益的驱动,促使人们把生态系统当成能够“赚钱”的场所。这个系统出现了问题了,又轻易地把退化的原因推向“自然”的一面。

蒋高明说,缺乏对自然认识的其实也不光是我们中国。1935-1975年的40年间,美国大平原连续刮“黑风暴”,为控制土地荒漠化和“黑风暴”,美国进行了旷日持久的生态保卫战。可是,试图用人工林阻挡“黑风暴”的“罗斯福造林工程”结果是不宣而败。而后来转入推行的“农场法案”,鼓励弃耕;政府采取补偿制度,休牧还草,在此基础上建立自然保护区。让美国人终于遏制了困惑他们几十年的“黑风暴”问题。1954-1963年间,前苏联的哈萨克、西伯利亚、乌拉尔、伏尔加河沿岸和高加索等地,因农业开垦造成严重的“黑风暴”和因过度利用水源引起了 “白风暴”(含白色盐尘的风暴),他们实施了规模超过美国“罗斯福工程”的“斯大林改造大自然计划”,倡导在草原区植树,同时继续发展灌溉农业。营建防护林近3万多平方公里,但到60年代末,保存下来的防护林只有2%而已。

那位中学生看到的被圈起来的浑善达克沙地里长的有人高的草,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没有了人的压力,那里的自然恢复更易实现。蒋高明说,中国科学院连续5年的实验充分证明,这里的退化沙地治理既不用种树、也不用种草,自然力完全能够胜任恢复退化生态的任务。在1万多平方公里的沙地上,破坏的因素只有3万多纯牧民,而将分散的牧民集中起来,他们退出的土地仅利用其中的100万亩高生产力的塌拉发展草产业就可以获得6000多万元的纯收入,建设成上万平方公里有野生动物自由出没的、没有围栏和人工干扰的自然保护区(目前中国尚没有一家)来发展旅游的潜力更大。五年的试验,让蒋高明坚信:干旱区与半干旱区的土地是能够升值的。在治理中,重点是解决社区生存的压力,释放自然的恢复潜力;

浑善达克沙地的试验,科学家们还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国家应将四大沙地的生态恢复,列为重点。它们的总面积约有150 000 km2,约相当于0.6个英国,4个台湾,恢复后的稀树疏林草地景观恰是“萨王那”类型的。可以通过建立自然保护区的途径,全面实行退化沙地的生态恢复,并考虑作为其他更高附加值的利用方式,如生态旅游等。经初步估算,10亿元就可以建立10 000 km2的浑善达克生物圈保护区。

中科院浑善达克试验站所在的那户牧民家的男主人乌日图告诉我们,科学家们在他家门口要搞出什么试验成果他不懂。他只知道,5年前他们家要花上千元买草养羊养牛。而去年他家靠卖草挣了好几千。乌日图还说,如果有人出十万块钱帮他们修条路,他们那儿每年有大量的草可以出售,那时家里孩子上大学的钱就不愁了。他家的大儿子去看考上了内蒙古农大,是方圆多少里地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