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神湖――木格措  

2007-10-30 14:17:00|  分类: 环境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湖――木格措

 

汪永晨

  

2006年11月21日我第三次进近木格措。站在皑皑的雪山之下,放眼望去,木格措的湖水幽深而碧蓝。在这片被藏族兄弟称为神湖的水边,我放声哭了……这份情绪中,有伤感,更多的是高兴。

早就听说在川西高原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贡嘎山深处有一名为野人海的地方。2003年6月我们第一次走进它,却是因为一封当地藏族兄弟的来信。信是写给国家领导人的,诉说的是木格措要修水电站。2004年7月,我第二次走近木格措,是因为那封藏族兄弟写的信受到了有关领导的重视,也受到了国内外媒体关注。

这第三次,我再来到她的身边时,是因为当地政府已在媒体上郑重宣布:打造“中国人文·生态旅游第一州”,突出发展自然生态旅游、康巴文化旅游,甘孜州集中打造的一批精品旅游区深受中外游客喜爱。从1999年到2005年,该州旅游总收入从1000万元迅速增长到15.7亿元,入境游客量则从全省倒数第三跃居到前四。2005年,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举办的评选中,甘孜州在全国一举获得“最美的草原”、“最美的雪山”、“最美的湖泊”、“最美的村庄”、“最美的冰川”几张名片,初步显现出生态经济的巨大魅力。康巴圣地,这颗川西高原的绿色明珠,正在绿色天府中熠熠生辉。

然而,这片神湖保留下来的不容易。

 

雪山一下的高山湖泊

 

木格措在当地还有一个名字:野人海。这应该是当地人对那里“原汁原味”的形容。

在木格措边,贡嘎山那高耸的雪峰直插云霄。如果是春天,雪山、湖水和布满水边的五颜六色的高山杜鹃是交相辉映的。如果是银装素裹的季节,湖边松柏上那每一枝针叶上的冰凌花,都和湖水一起浸染着木格措的风情。

贡嘎山海拔7556m,它不仅是蜀山之王,也是青藏高原东部的最高峰和东亚地区的第一高峰。以贡嘎山为中心的大雪山脉以及东横断山区,是我国西部和长江上游极其重要的生态功能区。那里汇聚了雪山、冰湖、温泉、草甸、沙滩以及冷杉、云杉、36种高原杜鹃(植物)和各种珍禽异兽

从大渡河河谷至贡嘎山主脊,直线距离不足30km,而地形高差竟达到6500m以上,是地球陆地表面地形最为崎岖的地区之一。由于特殊的地质地理环境,贡嘎山具有了以下特殊的价值和意义:

贡嘎山是青藏高原东部最大的现代冰川作用中心,有现代冰川74条,是长江上游极其重要的水源涵养地;

贡嘎山是世界上罕见的高山地质地貌景观和自然旅游资源集中地,以神奇壮丽的雪峰、冰川、高山湖泊、温泉群等景观组合为特色。这里海拔超过6000m的高峰有四十多座。一百多年来,贡嘎山已成为青藏高原东部和东亚地区最大的高山探险和登山圣地,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这里有位居世界第二的,高差达1080m海螺沟大冰瀑布;这里有青藏高原东部海拔最低规模最大的海洋性冰川群,冰川伸入原始针叶林带可达6km,形成“绿海银川”的奇景;这里是离我国东部最近的地热资源富集区,有数百处温泉出露,温度之高、流量之大、分布之密集、医疗价值类型之丰富,堪称一绝;这里有以仁中海、巴王海、木格措、伍须海、合合海等为代表的高山湖泊群,湖畔森林茂密,草地如茵,景色绮丽。

贡嘎山保存了极为原始的生态环境系统,发育有十分完整的植物垂直带谱和大面积的原始森林,存有许多国家保护的珍稀生物物种,是我国西部重要的植物区系交汇区、濒危动物栖息地和生物基因宝库。

第一次站在蓝天白云之下迷人的木格措湖水边时,四川省林科院的专家告诉我:木格措主要的建群树种为云杉和落叶松,还有大量其他的高山植被。木格措湖边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绿尾虹雉、斑尾榛鸡;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狼、岩羊、斑羚、马麝、鬣羚、黑熊、白臀鹿、血雉、藏马鸡等,以及名目繁多的两栖类和昆虫。当地和周围各县的藏族群众和寺庙僧人经常到神湖木格措和七色海来参加宗教(放生、祈祷等)活动。每年四月初八、十月初八是藏族群众普遍参加的传统的“放生节”。

蕴育了木格措的贡嘎山是,我国目前面积最大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面积分别为70多万公顷和10000km2,另外在区域内还已建立国家地质公园和国家森林公园。

 

留住木格措

有关部门曾经要在木格措上修建60米高的大坝。如果修建,大坝危及到的周边环境包括七色海、杜鹃峡、红海、无名峰、药池、方草坪、金沙滩等等景点。因为木格措是海拔3850米到4000米的高原冰湖。水位提升后主要淹没生境为原始暗针叶林和高山灌丛草甸和草甸牧场。因栖息地丢失和改变受到影响的动物会更多。而亿万年来自然生态演替缓慢形成的风光和资源都将受到严重影响。

中国的冰湖很少。木格措冰湖海拔近4000米,接近原始森林的尽头,再高就是常年积雪的雪峰了。像这样的冷水湖里到底有些什么物种,有哪些鱼类,科学家们还没有来得及考察。建60米水坝后,水位提升45米,虽然扩大了水面,但天然的木格措冰湖将不复存在,冬季不再有3个月冰冻期。木格措将不是原来意义上的自然湖泊。在人调控的湖水中,冰湖中特有的冷水鱼类的生存会大受影响,也可能灭绝。靠从木格措流下来的湖水维系的另一重要景点七色海,枯水期变成荒滩,雨季放给少量湖水。下游的山溪、小河都将干涸。

我三次走近七色海,春天,海子边是盛开的杜鹃花,夏天,湛蓝的湖水映着湖边的松柏摇弋;冬天,两岸的白色,从湖边一直铺上了蓝天。那分妩媚与秀丽,让人觉得语言的无力。而离七色海不远的药泉,在我们都身着羽绒服时,把鞋子脱了,脚泡在水里,那份暖意,依然漾在心间。

让人遗憾的是,如今在走进木格措之前,看到的就已经是近10年来在附近的瓦斯河、雅拉河、大渡河上修建的成串的小水电站已使一些天然热泉、温泉变冷、萎缩或消失。

我第二次走进木格错,在深深地被那里的野趣所打动时,听到的却全都是靠在木格措景区牵马、提供便饭和以租用帐篷谋生的雅拉乡三道桥村的多位藏族村民的担忧。藏民依玛拉姆担心建坝后,独特的景观消失,中外游客就不会来了。朴实的藏民不相信“靠大坝旅游、水库旅游也能发展经济”的说法。他们问我们这些外来人:水坝别的地方有,我们这样的海子别的地方有吗?藏民们还担心,修了水坝后当地政府每年能有上亿元的财政收入,而这些收入能体现到他们的身上吗?

和当地牧民有着同样担忧的还有康定城里的干部:“每当我们走进野人海,心中不免产生敬畏之情。他们是要毁掉我们最美最精华的地方啊!虽然这些淹掉的地方(他们认为)并不大,但是,要知道,正是辽阔平缓的高山牧场、草甸,各种各样的杜鹃灌木丛、自然的冰湖、原始森林、金沙滩在这儿浑然天成,才形成了闻名天下的木格措。大坝淹没的这一片地方,是最美的。一旦没有了,以后投上多大财力也无法恢复了。这样高海拔地区的生态太脆弱了。

那天,站在被当地藏族同胞称为神湖的水边,牧民们还告诉我们,让他们更为担心的是木格措的安全。不管是当地老人还是孩子都知道,木格措两岸1955年曾发生的强烈地震。当时所有的房屋都塌了。多年来,当地有震感的小地震不断,木格措坝址距离康定城仅21公里,一旦发生(或诱发)地震,整湖的水翻泻下来,肯定给康定城带来灭顶之灾。而康定不仅仅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府所在地,更是那首脍之人口的歌中所唱的“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云哟……的所在地。
康定城处于高山之间,高原之上,四周有着成百上千的高原湖泊,每一条流下山来的河,也都是水流湍急而澎湃。2003年到康定时,几位头上带有藏式头饰的老妈妈告诉我们:几年前州政府为了扩大城市用地,曾要把穿城而过的雅拉河和康定河用水泥板盖住。工程才开始,咆哮的山水就把整个康定城淹了一米多深。这个“人定胜天”的疯狂设想才被大水摧毁。当地人形容:我们是在顶着水坛子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也想改造自然,显然是缺乏对自然的最起码的认知。

康定城内的金刚寺曾举办有周围18个寺庙的活佛参加的大法会。金刚寺活佛布楚活佛本在成都参与主持修订大藏经,也特意赶回康定。佛事完毕后,听说我们是特意为木格错而来的,布楚活佛颇为感慨地说:庙子毁了能建,湖毁了就太可惜了。这个湖是神湖嘛,保佑平安的。

甘孜州人大副主任、甘孜县大金寺的甲登活佛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更是把我们请到自己的家里,一边往我们同行的每一个人的碗里倒着酥油茶一边说:神山神湖是不能动的,是我们敬重的圣湖,人们来祈祷五谷丰登,也是鸟类和动物生存的家园。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平措汪杰先生祖籍在甘孜。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是学天文和哲学的。整个地球若不保护的话,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后代将生活在哪里。我们不能把这个丰富多彩的地球变成一片不毛之地,应当从长远的角度看木格措水库的事,我们不应当再为生物多样性的流失付更多学费了。对木格措这样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我们的研究还很不够,不能在还不认识它许多宝贵价值的时候就把它给毁掉了。过去,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得不偿失的蠢事在西部发展中做了不少,要吸取教训。

2006年11月20日我们“江河十年行”的一行记者到木格措时天已经黑了,我们住进了路边一个藏民家刚刚修好的二层小楼上。屋子里电器一应俱全,藏式家俱把房间里装扮得富丽堂皇。男主人叫荣东江措,今年65岁,坐在火塘边和我们聊起来,两个孙子,孙女在他周围跑来跑去。同行的人给小姑娘了一块巧克力,她却硬是塞到了奶奶的嘴里。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吃。小姑娘的回答是:老师说的要孝敬老人。

江措老人说,在考虑水电项目之前的1986年,甘孜州就已决定开发木格措旅游资源。1989年,木格措景区正式对外营业。自那时以来,景区的百姓依靠旅游服务业,生活明显比以前好转,孩子们上了学,家里盖起了新房。要是如果水电项目建坝后,木格措独特的自然景观将消失,他们也将失去经济支柱。尽管有关部门宣称,建大坝不但不会影响旅游业,而且大坝本身也将成为一个景点。可是老百姓不相信这种说法。而且,他们认为,发展旅游业,增加的收入在百姓手里;开发水电,收入就不知道归谁了。

荣东江措说:村里人都知道,外面对修水电站有很多争议,媒体上也有很多报道。让我们高兴的是,对于水电项目,州里态度一直比较明确:一是认为会对下游安全构成威胁;二是相对于开发旅游业,修水电站带来的经济效益落不到百姓手里,因此不是好的选择。

水坝停修,令荣东江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荣东江措家目前的生活过得挺好的:因为退耕还林,国家补给他家里的粮食吃不完;在风景区路边开了个家庭旅馆,家庭每年收入过万元;四个子女都已长大成人,自立门户,而且克尽孝道。

 在木格措的江水流过的荣东江措他们村,村民们都看到了旅游业的稳定前景,以及荣东江措家“榜样的力量”,一些住在河对岸的百姓希望也能搬到路边发展旅游业。我们在康定旅游局采访时,听到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尝到了甜头,今后发展绿色经济就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发展的方向,而规划好生态旅游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要用文明的旅游方式,笑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请饱览我们的神湖-木格措的风情。

生活在康定情歌山下的人们,说到这些时,我看到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自豪和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