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在美国,两个大峡谷的命运  

2007-10-31 09:49:00|  分类: 环境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两个大峡谷的命运

 

汪永晨

幽山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地处内华达山脉,位于旧金山东部150英里处,是美国最好的国家公园之一,与黄石、大峡谷一样吸引着众多的国内外游客。Yosemite中文翻译成幽山美地,不但贴切,也给了人们很多遐想。Yosemite这个抑扬顿挫的词原,是印第安语“灰熊”的意思。

一条数英里的河流是原始的、欢乐的、旺盛的、积雪的紫色花朵。它没有固定的河道,蔓延在冰川花岗岩上,穿过雪崩坍塌物,像银色的羽毛一样往前滑行。汹涌澎湃的漩涡像轮子一样跳跃到空中,波涛从一侧涌向另一侧,怀着高山的充沛力量,迂回、闪烁并歌唱。每一个真正的登山者都应该继续穿越整个峡谷,最后从赫奇赫奇(Hetch Hetchy )走出来。赫奇赫奇的印第安语原意是怀中土生土长的牧草。

幽山美地和赫奇赫奇是“肩并肩”的兄弟峡谷。曾经一样吸引着游客,今天的命运却完全不同。幽山美地现在每年要接待近四百万慕名而来的游客。不久的将来,可对外开放的空间将无法承载持续增加的客流量。旧金山人说,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手上的选择很有限:限量供应亲身体验幽山美地峡谷奇观的机会,或者,创造更多的峡谷。

今天的赫奇赫奇却沦为方圆1189平方英里的幽山美地国家公园中最少人游览的自然景观,一份关于幽山美地最受欢迎景点的调查中,赫奇赫奇陪坐末席,甚至位列'其他'之后。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国家公园,拥有这么一件镇宅之宝,却远离公众视线。

这种不可思议的默默无闻却有其充分的理由:赫奇赫奇,峡谷现深埋300英尺深水底。从1923 年起,一座为旧金山湾区供水而修建的大坝,淹没了这片峡谷大约3 平方英里的区域。本应属于整个国家的自然宝藏,其控制权却经由一项1913 年通过的国会法案,划分到了旧金山市名下。

2007年4月27日,我站在幽山美地国家公园两个峡谷中,一边是每一块岩石都焕发出生命的光辉。崖顶伸向天空,千万朵花儿信任地倚靠在它们的脚下。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雪、瀑布、狂风和云彩盘绕在它们的周围,发光并歌唱。另一边,一眼望去,高耸于峡谷上300英尺的混凝土建筑,峡谷中只有如镜子般平静的水面。耳边空有“想象六月阳光明媚的一天,随身于赫奇赫奇峡谷中,满地皆是齐腰的绿草和鲜花,松树萝幻般的摇弋”。19世纪美国的国家公园之父约翰·缪尔凝视着高耸的花岗岩山顶和闪闪发光的赫奇赫奇峡谷瀑布时所发出的感叹。

缪尔称赫奇赫奇峡谷与幽山美地国家公园是绝佳的相辅相成的美景。

如今,只有幽山美地还重复着当年缪尔笔下的常态:陡峭岩石,拔地而起数千英尺,往前倾斜,似乎陷入沉思之中。它们欢迎风平浪静,却也不惧怕暴风雪;表面看来,它们神志清醒,却又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庄严中带有柔美,永恒中却又显出变幻。这些岩石,如此温柔地装饰着山体,与同伴保持着良好和可靠的关系。圆顶、酋长石、山形墙、哨岗石、皇家拱、冰川点、教堂尖顶等等。它们立足于美丽的林区和草地,无数小翅膀的动物——鸟儿、蜜蜂、蝴蝶给这里增添了欢乐的气氛,那些美妙的音乐在空气中飘散。
  如今,幽山美地除了岩石还有冰川。莱尔冰川,虽然只一英里宽,不到一英里长,然而却具备了所有大冰川的特性——有冰碛、地夹层、裂隙等等。从冰川发源的河流很浑浊,有岩石泥浆,说明了它在河床上曾被碾磨过。更有趣的是,它是图奥米勒大冰川最高且最持久的残留冰河,在50英里外你还能发现它残留的痕迹——它对风景区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如今,幽山美地最后一英里的流程位于凹陷的穹丘和隆起的花岗岩褶皱之间,这些花岗岩像浮雕式的积云一样成群地挤压在一起后,飞奔而下2600英尺,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那里的气候、植被和栖息的动物都和以前大不一样。出现在最后一个峡谷的河流在平坦的、带子式的褶皱里流下光滑的斜面,进入了小池塘。在进行大跳跃之前,它先在池塘里歇息,休整一下;然后,好像离开一个湖泊一样,它平静地滑过光亮的池塘口边,向下到另一个斜面,以彩虹浪花的优美曲线从峭壁的岩顶上流过。

在所有典型的小冰川湖泊中,除了无数的小池塘之外,位于中部流域的不少于67个,伊利洛埃特流域有16个,特纳亚流域有13个,约塞米蒂克里克流域有14个,在波霍诺或新娘面纱只有一个——总共111个湖泊,湖水在约塞米蒂歌唱。大山谷的背景是如此壮观,与广泛分布的泉水的关系又是如此的和谐。

如今,幽山美地默塞德河——仁慈的河,清澈见底、宁静、祥和地流经山谷的中部,映出岸边的百合花、树木和旁观的岩石。脆弱和短暂的东西以及各种有耐力的事物都在这里相会,混合成无数种形态,好像大自然通过这座高山把精选的财富收集进来。道格拉斯云杉、黄松、糖松和褐色树皮雪松的美感与伟大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巨树出色的美感及其比例,像其高度一样令人惊奇。这里的确就是树的爱好者的天堂,河边则分布着千把个花园。吸引她的爱好者与她一起进行亲密和信任的交流。茂密的冷杉大树枝是露营者的床,歌唱的瀑布则伴随着我们入眠。

幽山美地国家公园内有浣熊、野鹿等多种哺乳动物。以及221种飞禽,18种爬行动物了10种两栖动物。那里可以说是这些动物的乐园。

如今,幽山美地国家公园内还有位于海拔2621米高的勒姆草原,它被称为“云端上的草原”。如果是秋天,草原上到处是风味各异的浆果和坚果。有红莓、蓝莓和黑莓,还有印第安人称之为“萨欧欧”的白珠草莓。一些果实紧贴地面长,另一些则挂在3米高的灌木技头。

如今,幽山美地所有的景点都与水的变化有关。一部书也写不完。如今,赫奇赫奇只有平静的湖面。没有了当年身在其中的缪尔对那里水的描述:我渴望能够了解这座奇妙的小山结构。我带着斧头砍台阶,尝试攀登这座小山。有一次,我几乎要成功地登上去了。我在底部遇到了几乎令我窒息的一阵水雾和风,令人窒息的气流从我身边吹过;我设法徐徐行进,透过令人眼花缭乱的浪花,我窥视被遮掩下的巨大瀑布,倾听我脚下的轰鸣声。整座小山的声音像是由一个巨大的、咚咚作响的鼓敲击出的。我希望瀑布倾斜地刮,这样我才能攀登到它的口边看看其内部情况。但是,一股半是空气半是水的气流令我呼吸困难,接着就是从峭壁的高处落下巨大、冰冷的浪花——我终于气馁了。整个圆锥形的小冰山被吹得震动起来,一些碎片从我身边坠落。所以,我匆忙撤退了。此时我已是全身湿透了,于是,我躺在岩石上让太阳温暖我冰冷的身子。

今天,赫奇赫奇静的让人猜想,掩埋在水中的瀑布什么是你们的思念?

美国140号公路的海拔是600公里,而在幽山美地公园里的最高点海拔是3900米。垂直高度的变化带来气候、植被和动物颁布的迥然不同。美国国家确认的7个生物区中,幽山美地国家公园内就有5个。赫奇奇,都在水下。

1868年美国最著名的自然学者约翰·缪尔(现25美分的美元上有的是他的头像)曾被那里的冰川、峡谷、森林以及她的美所迷住。1871年,约翰缪尔在内华达山发现了活冰川,第一个提出了幽山美地山谷形成的原因是冰川的侵蚀。这个观点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当时却引起了很大的争论。缪尔说:“在这里上帝把总是把他的力量和美,发挥得淋漓尽致1876年缪尔强烈要求联邦政府采取森林保护政策。1897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克利夫兰宣布了13处国家森林不能进行商业性开发,但国会从商业利益出发推迟了实施。缪尔在这年相继发表了两篇极有说服力的文章,促使公众和国会的舆论赞同了这项措施的及时实现。在缪尔的大力呼吁和设计下,幽山美地国家公园终于在1890年建立。

2007年4月27日,我在幽山美地附近的一个小镇时,走进一家环保组织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中野花在浓密的绿草中随风舞动,河水在壮丽的花岗岩外表的群山中流淌。旁边贴着的一张《纽约时报》上说:“到过这的游客一定会觉得这一幅画中的景色和1914年风景是如此想象,这里就是幽山美地山谷。但实际上它不是。现在的人们并不知道赫奇赫奇山谷也曾经有过如此美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勃安·达斯对我说:现在当人们站在赫奇赫奇峡谷中的水库边时,只能想象缪尔和其他体验过赫奇赫奇峡谷美景的人们为我们描述的那幅极美的画面。

赫奇赫奇峡谷中的水坝从修建至今,争论一刻也没有停止。对这个水坝的作用同样是褒贬不一。它为旧金山人提供着用水的同时,也遭到像旧金山公共基础建设委员会总经理这样的官员批评。一些环保组织近年来更是提出,可不可以拆除大坝,让被淹没的风景重现?

拆除那些超过使用年限或环境负面效应大于其社会价值的水坝的观点在美国日益流行。在过去的6年里,全国拆除了175坐水坝,而上个世纪总共拆除了600多座。当然,这相比于美国水坝总量的2500万座来说,这不过为沧海一粟。而且,所拆除的水坝中,绝大多数不管规模还是知名度均相对较小。

在水坝是不是要拆除的一片争议声中,前不久美国Arizona Public Service Company关掉了装机容量较小的两个水电站,打开分水坝水闸,水库里百年蓄水流入Verde River支流Arizona’s Fossil Greek后,细流环绕中,美国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Robin Silver博士的预测,四、五年内,小溪模样会焕然一新。此外Silver博士还相信不久的将来,白杨会扎根于河的两岸,本地鱼种:斑点鲦、圆尾鲑、胭脂鱼都会在河里重新繁衍生息。

勃安·达斯说,很多事实都在证明,美国的一些水坝拆除后益处颇多。1999年工程队炸毁了Maine’s Kennebec River 上的Edwards水坝后,结果出人意料。甚至让当时的议案说客:震惊。因为曾经一度绝迹的重要鱼种-Atlantic salmon alewivcs,sturgeon 和shad 第二年如潮涌至。2005年,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在 Embrey水坝上炸出一个小洞之后Virginia’s Rappahannock River 里的鱼类迅速繁殖。

今日的赫奇赫奇,的确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例。因为加利福尼亚人勇于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这座大坝。他们在认真审视水电的选择方案之后,发现相比遗失的峡谷,他们宁可牺牲掉凌驾其上的大坝。因此我们得以设想一个崭新的未来,一个既可以向公众重现展现赫奇赫奇风采,又可以让河流满足市政功能需求的未来。加州萨克拉门托蜜蜂报上有篇题为“遗失的优胜美地-- 复原赫奇赫奇的设想恰逢其时”社论。社论中说:总而言之,加利福尼亚不需要为一个九十年历史的辩论所困。我们可以给这条河带来改变。随着时代进步,优胜美地的孪生峡谷重新聚首已经并非空想。就像很多意想不到的奇迹正在我们身边发生。九十年前国会可以禁锢一条河流,今天我们同样可以还它随意流过冰川峡谷的自由。

美国国家公园之父约翰"缪尔的基本思想是:把自然的美学、保存自然遗产的价值和保护自然的科学方法结合起来。缪尔说:美在人类社会的进步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大自然是非有不可的,山岭原野不仅是生长树木和灌溉河流的源泉,也是一切生命的源泉。

今天,人们需要美,不亚于面包。已有越来越多的人渴望让大自然平复创伤,唤起大自然的欢乐。

今天,已有越来越多的人认知:大自然的每一种物体,都可以从我们身上找到反映的符号。尽管我们很难说出这些感受。

当然,以美作为基本价值的观点,今天不光在美国,在全世界都遇到以人口不断增加和经济需要迅速发展的挑战。所以,美国两个大峡谷的命运,还将继续掌控在我们人类的手中。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