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汪永晨:没有河流的故乡  

2011-12-10 19: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18日09:47  新京报

  作者:汪永晨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绿家园召集人,2007年度中国绿色人物

  有外国朋友说,在你们的怒江两岸还有文化、还有民族,在我们美国,我们的江全都开发了,却没有留下当时开发以前的文化,你们现在真的应该珍惜。

  (新京报、首都青年编辑记者协会合办)

  我先做一个小小的调查,这个调查是从去年的春天开始的,因为我在2006年的冬天曾经到中国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去,叫木格措,也就是康定情歌的所在地,当时我采访了一个60多岁的老人,那个地方很漂亮,我问他,你小的时候这个地方和现在有什么变化吗?他说我小的时候什么样现在也什么样。当时我们有12个记者,12个记者跟这位老人的回答截然不同。

  现在我做的小小的调查是,在座的各位,小的时候家乡的河和现在一样的请举手(两个),小时候的河和现在不一样的、脏了的,请举手(很多),这就是我今天讲江河的原因。从去年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每一次调查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曾经被人问到,你这么关注环境,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自己在北京生,在北京长,50多年了,我希望北京在我活着的时候能够恢复到我小时候的清水、蓝天、白云。今天北京又没有单双号限行了,有人问,没有单双号之分的北京还有蓝天吗?这不仅是领导说了算,其实和我们每一个在座的人都密切相关。我们自己打肥皂的时候水龙头是关着的吗?我们用电的时候想到我们中国不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而是一个资源短缺的国家了吗?

  接下来回到我们的主题,因为我十年来一直在关注中国的江河,这十年来江河到底有哪些变化,变化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开始下面的照片旅行。

  长江:江源冰川迅速融化

  沱沱河是长江正源,1998年我在沱沱河拍到沱沱河大桥,我去的时候是一江大水,今年7月份我去的时候,在我拍一江大水的地方,现在黄沙已经覆盖了河床。

  有人说,全世界的水价将在十年内和油价持平,现在全世界有40%的人口是居住在250条河流的源头附近,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住在河源的人们和下游的人们之间的关系引发了很多国际上的事件。在未来水更加短缺的情况下,我们将会面临什么?这是从国际上、从整个地球村的角度讲,从我们中国自己的角度讲,全球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是,现在黄河的水只是40年前的10%,我们很多的冰川现在正在大面积地融化,这是全球气候对我们的影响。

  在2007年联合国有关气象的一次大会上,90%的人开始承认,全球气候变化是因为人为的、过度的使用资源而产生的。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同时,困扰我们中国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我们对这些水资源的污染。2007年夏天,潘岳撰文写道,被中国先民列为四大母亲河的长江、黄河、淮河、济水,“几乎所有支流要么坏死,要么干涸;9个大湖,7个的水质已是五类以下”。

  今天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冰川融化。江源现在有冰川627条,它的水系占整个长江的47.1%,占流域的面积是61.6%,长江的补水有25%都来自冰川。人民网上今年给我们介绍,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从1990年到2004年,增温率为每10年1.1摄氏度。冰川直接受气温的影响,这些气温的升高意味着冰川融化的可能性,近40年来我国冰川面积已经缩小了3790平方公里,预计到2050年还可能再减少27.2%。

  我是1998年和中国第一支女子漂流队进入到长江源,跟三年前相比,在同一个地方,都是9月份,我拍到的有非常大的区别。去年春节一位叫杨勇的地质学家再次走到长江源回来后,他告诉我,曾拍到的这个像冰川博物馆的冰川已经完全消失了。本来江源应该是高原草甸,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长征时,这样的草地过得很艰难。其实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这样的湿地里走,哪怕是有一点点草皮踩上去都不会陷下去,1998年我去的时候像这样的草甸已经很少了,沙漠很多。晚上我们露营野炊的时候,给我们驮行李的牦牛只有靠啃地皮来充饥。

  

 黄河:干旱也是一种灾难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流域自古以来也被人们视为中华文明的摇篮。河源间的星宿海是黄河流经两山夹峙间的开阔川地,没有波浪、没有涛声,是人迹罕至的草滩上的水泡子,娴静如处子,大小不一,星罗棋布,一到晚上月光泄地,星光闪烁之下,这草滩上的水泡子也恍着群星,星宿海由此得名。然而我去年去的时候发现,星宿海正在消失,已经被荒漠越来越多地覆盖。

  玛多县是万里黄河流经的第一县,是黄河源头地区一个纯牧业县。素以拥有4077个大小湖泊而有“千湖之县”的美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县牧民的年人均收入曾连续3年高居全国首位。如今,全县牲畜仅有25万多头(只),人均收入仅1688.16元。玛多县副县长牛龙蛟说,1975年他刚来玛多工作的时候,湖泊随处可见。过去,每年县上的重要工作是抗雪灾保畜,现在看来干旱也是一种灾难,一种比雪灾更严重的灾难。

  40多年来,三江源地区年平均气温总体上呈显著的上升趋势,累计上升了1.2℃,其中黄河源区升幅最大,上升的速率可达每10年0.42℃。长江源沱沱河镇居民对气候变暖也感觉明显,根据沱沱河气象站的资料,2001年7月,当地的平均气温为9.1℃,而到2006年7月,平均气温则升高到10.3℃。天气热了起来,人们惊奇地发现,镇上的姑娘竟然穿起了裙子,此前这一直被认为是夏季平原才有的风景。

  澜沧江:江源已经开始沙化

  澜沧江是一条国际河流,流出国境称湄公河,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在越南南部入南海。澜沧江现在还是非常原始的,它的源头在哪儿现在还有争论。我们听说过马可·波罗的游记,他当年在元朝当了17年官,曾经17次去澜沧江,他试图找到澜沧江的源头,但是都没有找到。我们熟悉的徐霞客写过《江源考》,里面有长江、黄河,就是没有澜沧江,他追求的是要有确凿的数据才可以写。

  在1999年6月份,中科院的科学家确认了青海省的扎多县是澜沧江的源头,但是当我们看到澜沧江的源头的时候,发现在它的江源已经开始沙化。今年4月份,我在离大理不到1小时的地方拍到的澜沧江,已经没有水了。

  再说汉江,汉江发源于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于湖北武汉注入长江。我们北京人马上就要享受到的南水北调运来的水就是从汉江来的。前两年襄樊的宣传部长叫我们一定把水位下降的照片(见上图)放给北京的市民看看,现在襄樊的水位也在下降。这个宣传部长告诉我,你把这个照片放给北京市民看的时候,能不能告诉他们,当你们将来打开水龙头的时候能否手下留情。

  还有渭河,渭河孕育了我们中华民族,渭河流域一直是我们中国粮食的重要产地之一。在渭源县,我上世纪90年代去那儿采访的时候是一江大水,但是现在河床里已经是芳草萋萋。我问当地的县长渭河为什么会成这样,他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造成的。可是我采访当地一个老人,我说为什么会这样?他说以前三个人可以抱住的树都已经被砍了。

  我们现在说要开发西部,西部是什么?中华民族的母亲在西部,西部是江河源,是水土源、民族源、文化源。

  

挖沙:人为干扰自然现象严重

  目前,人为干扰自然的现象非常严重。在江源挖沙,是违法的,因为挖沙是要经过国家的资质认证的,但问当地人为什么挖沙,他们说,你们都住了高楼大厦,我们也要住房子。

  现在我们北京有32个高尔夫球场,其中有6个建在永定河的河床上面。2006年10月28日,当时北京已经有4个月没有下过雨和雪,可是我们去采访的时候有人用水在浇地,他说是在浇高尔夫球场的草皮,冬天也要浇,我们说这些水从哪里来的,他说是从100米以下打井水来浇灌的。为了娱乐,真的需要从100米以下打水来浇灌吗?

  挖沙也好,人为干扰也好,1998年的大水后,我们已经有了严格的规定不许砍伐天然林,但是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情也留下了印迹。香格里拉,那里是世外桃源,曾经在十八九世纪的时候,一些西方的植物学家把高山杜鹃带到他们国内,培育得非常好。可是在这里高山杜鹃却被砍伐,导致土质结构松软,泥石流频频发生。

  我碰到一个砍柴人,他说早上七点就出家门了,天黑了才能回家,要翻两座大山,他背的是高山杜鹃,他们吃土豆要烤,没有烧的东西,所以只好去砍杜鹃。

  我真的很想问,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怎么处理好他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是可持续发展,什么是幸福?

  污染:河流湖泊被生活用水污染

  我在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拍到一个树牌,我在国外经常看到这样的牌子,写的是“这是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可是我拍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的是“它是什么科、什么属、什么木,木材坚硬细致,可做火车厢、家具和建筑材料”。

  森林到哪儿去了?20世纪初,四川森林覆盖率在40%-50%间,直至1953年还有34%左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仍有25%。1958年后掠夺式的砍伐,致使60年代四川森林覆盖率曾下降到9%。虽经近年来的努力,四川森林覆盖率已上升到13.3%,但这一覆盖率包含了大量的次生林、幼林和灌丛,天然原始林只有在边远地区的河谷或山顶上才少量残存。

  有人说现在又种了很多树,但是我告诉大家,我们人为种的这些树和大自然里自我恢复、自我生长的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们去机场,到北京机场的高速路旁边的小树林,你们看看它们的地下什么都没有,科学家管它们叫“绿色荒漠”。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一块草坪,一块绿地,一片森林,它是一个立体发展的。在青藏高原生态已经很脆弱的地方,科学家告诉我们,即使那样的地方,一平方米也有几十种上百种的生物。我们只知道种下一棵松树、杨树就觉得是绿化了,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生物多样性,这是我们江河需要的,气候需要的。

  还有江河湖泊的污染。据《中国信息报》报道,中国仅一年的生活污水就有22亿吨,相当于34个十三陵水库,76个昆明湖。仅2006年各类新闻媒体就报道了包括太湖、滇池、巢湖、莫愁湖等各大河流湖泊已被生活用水所污染。

  怎么办:留住仅有的两条江

  刚才说了很多的问题,怎么办?

  其实我们这两年更关注的是水电站的问题。我们中国现在的大江大河只有两条没有被截断,没有水电站。2003年10月25日,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NGO代表发起了“请保留最后的生态江河———怒江”的签名活动。62位科学、文化艺术、新闻、民间环保界人士联合签名。这份签名被媒体广泛转载。

  我们为什么强烈地呼吁要留住我们最后的自然流淌的仅有的两条江,一个是怒江,一个是雅鲁藏布江?是因为,我们难道就不给后人留下一些没有开发的大自然的江?

  我们拍到,黄河上的三门峡水电站建成以后,后面的宝鸡峡在雨季都没有水;我在陕西的华县拍到,渭河上有个桥上桥,下面的桥已经快埋在泥沙里了,这就是大坝建成以后,水流过去了,沙子就被拦在了另一边。这个地方的河成了悬河,稍微有一点水就会泛滥,就会溢出来。溢上来以后,桥也会被淹没,于是人们在桥上继续架桥。

  很多人说我们是反坝派,其实我们不是简单的反坝,第一,我们呼吁的是公众参与,所有利益相关群体应该受到利益的保护;第二,我们建坝不应该建在地震断裂带上,应该同样关注两岸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传统。

  我们现在说要开发西部,西部是什么?中华民族的母亲在西部,西部是江河源,是水土源、民族源、文化源。我们中华文化的很多底蕴都在西部,所以有人说中华民族的母亲在西部。我在怒江采访的时候,一个傈僳族的小伙子告诉我,我们搬迁以后,我们祖先留传至今的文化习俗就会消失,难道以后只有填表的时候填傈僳族,才能证明我们是傈僳族吗?

  有外国朋友说,在你们的怒江两岸还有文化、还有民族,在我们美国,我们的江全都开发了,却没有留下当时开发以前的文化,你们现在真的应该珍惜。

  让我们一起为大自然的本色做点我们自己能做的事情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