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2011-12-10 08: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门和刹车在一个档上怎么走

来源:绿家园志愿者 2011-12-01 汪永晨文图

 

2011年11月29日,访问日本环境省上席参与〈顾问〉小林光,这是我们此行采访的最大的一个官。也是由清华大学NGO研究所,CIDEG(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组织的一行专家,记者和NGO人士,在世界十大公害之一水俣病故乡的最后一天的访问。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交流中

小林光曾是日本环境省副部长。他一上来下的论断和接下来的分析让我听着挺新鲜。

小林光说:保护环境是不是给经济造成损失,是不是真的拉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后腿,从水俣事件可以清楚地看到答案。

“窒素”当年如果治理污水,其花费仅是后来赔偿的十分之一。当年要是治理,花费是200万日元。而到目前为止,他们赔偿的钱已经相当于400亿美元。

小林光说:56年前“窒素”水的污染,导致水俣病的发生。从那时起直到今天,他们不但影响着自己企业的发展:生产力降低、投资萎缩、成本,物价上升、为治理环境花更多的钱,还一直要背着付巨额赔偿的重负,这些带来的经济萧条,也直接影响着整个地区的发展。水俣曾在日本的发展中走在前列,现在的水俣,在日本是落后地区了。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小林光说,日本近年来的经验表明,为治理环境花钱,会提高GDP的正增长。越早治理,越能减少受害损失。不为治理污染花钱,会让更多的钱投入到消极影响的消除中。

小林光说,2010年与以往相比,在日本,节能26%,成本降低的同时,利润也有了提高。

听到这时我问小林光,这个事实在我们的发展中是显而易见的,可以举出无数的事例。可是在中国,人们还是在说要先吃饱了再环保,尽快有些破坏并不是为了吃饱。在日本有多少人赞同保护环境不应在发展之后。保护环境不会拖经济发展的后腿呢?

小林光说:很少。他自己的这种观点在日本也是少数。大多数人认为的还是要先发展,是保护环境会影响经济发展。但这并不影响今天的少数人,还在努力让公众和决策者们看到经济学家们算的这笔帐。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小林光说,产业部门要和环境保护分开。油门和刹车在一个档上怎么走。预防原则说来容易做来难。日本目前产业与环保没有分开的就是福岛,结果出了这样的灾难。

日本环境厅考虑要成立国立环境研究所,要建立独立的学术研究。

我们一行中也有人问:在我们的访问中,听到不仅水俣病受害者也包括学者都在说:千别万相信政府。小林光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作为官员,小林光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说的是,我曾访问水俣病发生地70余次,大约在100天左右。我认为光补偿不行,现在患者越来越老了,护理是个大问题,福利一定要跟上。如何补偿,范围和金额一次一次地变已有了三次。这等于是对已经做出的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否定。鸠山首相去了水俣,是去看望,更是去道歉。政府的态度也在转变着。

我坚信环境好了才能赚钱。否则今天不赔,明天也会赔,会大赔。小林光先生说。

小林光还认为:日本很多产品现在在中国生产,所以我希望推动制定生产过程的国际标准和机制。让企业的生产方式与环保标准有国际公约的限制与约束。

在访问小林光时,我发现有一点我竟然也和小林光的观点极为一致。

在中国,人们说到NGO总会认为没钱,找钱是最大的事,没有钱怎么做事呢?我走哪儿都在卖我们出版的书为穷孩子们建阅览室。很多人都认为靠这样找钱不行。

其实,我卖书并不完全是为了钱,而也是在找人,在找愿意把钱花在保护环境,保护弱者的人。我认为这样找到的人,就是我们潜在的力量。这些人是真正关注环境的,是真正不仅关心自己的今天,也关心未来,关心我们后代的人。而小林光说的同样是,环境省不要钱,要人。有了我们要的人才能做我们要做的事。

连日本这样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社会民主化程度很高的国家的政府官员,也在为自己要做的事找人,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不仅不孤独,而且做的事是极具挑战的,是值得坚守的,并会为之永远的努力去做的。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2011年11月29日晚上,我们走进了早稻田大学淡路刚久的办公室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早稻田大学教授的办公室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认识一下

淡路刚久教授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日立公司当年开发矿山,上游有个村落是松木谷地区。田中正造,在解决矿害问题时,将矿沉在水里,全村淹没,去国会要求赔偿。对公害赔偿的贡献非常大。当时那里的矿山、炼铜厂产生一种亚硫酸的气体。到了明治时代,1890年左右,山上有些树木枯了,石头露出来。村落没法住人。松木村在山谷,早上吹暖风,亚硫酸留在大气中,全村无法居住,只剩下墓地。当时的医生没法证明健康危害,只是可以查明农业危害。做了一些预防措施。在英国留学的技术人员回来后修建高高的烟囱,将有毒气体排到海边,而不是留在山凹里。这被认为是曾经有的教训影响了一些有良知的企业。

我们同行中的杨丽向教授表达了对此的异议。杨丽说:个人觉得排到海边还不算是有良知的企业,如果能够进行无害化处理方面的投资,更好。不应只是没有直接排在山凹的村庄里而已。

听到这个不同意见,淡路刚久教授笑了,他说那是100年前的事。当时企业也试着建了一个矮烟囱。结果烟倒是没有去污染周围的农田,而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全留在了工厂里。结果是工厂里滚滚的浓烟让工人们别说干活了,眼睛都睁不开,后来人们管那个矮烟囱称为:傻帽烟囱。

在和淡路刚久教授座谈时,清华大学教授王名问到: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一直没有对水俣受害地区的人民进行健康体检?

淡路刚久教授说:通产省当时否认致害原因,化工协会也否认窒素公司是致害企业。有人甚至说是二战时留下的炸弹等等。含糊其词的12年期间,当然不会给受害者进行体检。政府不作为,民间很难去做。经过的时间越长,症状体现越不典型。原因越难查明。甚至被认为是假患者。这些都对给不知火海地区居民进行全面健康体检形成障碍。

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秘书长黄浩明问淡路刚久教授:1973年判定了污染企业的责任,2004年确定国家与熊本政府责任。是否能够追究首相、熊本行政长官的刑事责任?死亡的人是否可以获得赔偿?

淡路刚久教授说:窒素公司的社长承担了刑事责任,并判有罪。国家,因为不是指定的,所以要追究刑事责任很难,不存在杀人意识,只能追究业务过失。

黄浩明又问:是否可判间接犯罪或渎职罪?

淡路教授说:不能。要判得符合构成的要素。

对死亡人的赔偿,由继承人继承。

《财新》记者贺信的问题是:2004年的判决,国家责任是不作为,但我没有看到具体是哪些方面不作为?看到的是政府不承认患者身份,行政不承认司法。

淡路刚久教授说:最高法院,只是对高级法院的事实进行认定,并不是直接认定事实。认定方法最高法院不加评论,只是说国家与县有不作为。之后就属于政治判断了。如乙型肝炎等,最高法院依据症状,从防疫学角度进行综合判断。想从法律上将官司打到底,可以做,但高级法院已经认定了。

为我们此次行安排访问行程的田原先生补充到:也就是说判决中也有不清楚的地方。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医生在水俣病患者家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医生与专家的走访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田正纯提供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CIDEG(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组织的一行专家、记者和NGO人士,在世界十大公害之一水俣病故乡最后一天的访问还有日本水俣病FORUM。那不是一个患者支持组织,是一个以市民会议为组织的NGO法人。应该说,也是日本现在关注公害的最大的一个NGO。起步在1997年,起源于水俣病东京展。发起人石川是从一个编辑的角度去观察患者运动。一边做自由编辑,一边做调查工作,已经坚持了30年。  

日本水俣病FORUM石川的观点是:市民应该抓住机会,汲取教训,不能让污染事件的教训就白白地过去了。

当时听到“白白”这两个字时,我一下子想到了我们在保护江河时也常常听到白白这两个字。而说这两个字的人是把“白白”用在江河的水要不开发,要不用来发电就白白地流走了。尽管我们已经呼吁了多年,江河并不只为我们人类而存在,江河养育着的还有大自然中的其他生灵。不能让江河的水白白地流走,仍然是今天的主流认知。

不能让教训白白地付出,不仅国人要从中汲取教训,也要告之世界,告知渴望发展的国家,这几乎是我此次在日本听到的最多的警示。

石川说:在他们的行动中,没有参加过市民运动的人会抱有一种偏见,参加过的人抱有另外一种偏见。参加过的认为不参加的人觉悟比较低,对污染的危害认识不够。没参加过的认为参加的人没事找事,或说是多管闲事。而我们就是要通过市民会议,扭转人们的观点。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俣病FORUM收集到的写水俣病的书

水俣病FORUM的会员每年交6000日元的会费,在日本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机构。现在有些政府官员和大企业的员工也成为了他们的会员。老家在水俣的人,包括窒素公司的员工及家属,也在加入中,这在以前是没有的。石川告诉我们。

石川现在大部分时间是到各处做收费演讲,讲有关水俣事件。

我在听了石川先生的演讲之后,向他提出了我的困惑: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俣的大海

原田正纯提供

 

走访日本水俣病的故乡之九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今日水俣

原田正纯提供

我的困惑是:来日本,是为了学习日本人在面对水俣病时好的做法与经验。现在听来,这么多年了,问题竟然还没有解决。从省长知事,到民众,都说要汲取水俣病的教训,但日本自己福岛事件都没有接受。特别是访问的几位教授都特别强调福岛在重蹈水俣病的覆辙。为什么,像日本信息比较公开,公众参也较为广泛的国家还这样,那希望在哪?

在我们的访问中,一批大知识分子,都在做很小的事,开个诊所,办个患者服务中心等。这些事情都是很有意义的,但对政策的影响和改变,是否太小了点?这是不是他们在各种尝试之后的无奈选择。实践先于理论,理论反过来指导实践。但我觉得听来听去,水俣病后的日本好像没有前进,而是在转圈圈?我每天写一篇在《绿家园江河信息汇总》上刊登的文章,开始的抱很大的期望值,现在开始写日本人在上电梯认认真真地排队、写垃圾分类能分出几十种、写广告中如何关注穷孩子等等,也在关注小事了。

石川说:他本人对政府行政部门讲的教训不感兴趣的。如果要说教训的话,我们应该认识到:走了这么远,还是失败。日本从明治时代失败,水俣病失败,福岛又是失败,总是在失败。从欧洲开始的现代化,已经达到了极限,不会再有大的起色。中国是否能够变成如欧洲一样的富饶国家,我也不感兴趣。但是我觉得,欧洲没有总结出的一些哲学方面的认知,我觉得,也许中国能总结出来一些。现代化、工业化的反思与失望,这些或许才是出路。

石川先生的一席话我们在坐的中国人虽然还难以产生共识,却很可以让我们思考。

什么是现代化,什么是出路?日本的水俣事件也好,日本的福岛核事故也好,日本人今天的修养也好,十天的日本之行,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和我们未来要做的关系是什么,又会产生什么影响?除了以记者的身份把这些写下来,我也会以环保“发烧友”的身份,把在日本体验的,感受到的,用在中国环境保护的行动中。

说明:此次访问白天都在采访,有时一天会安排四场访问。这九篇文章都是我在夜深人静时写的,一定会有不全面,不正确的地方。作为记者,我对水俣病专业知识的缺乏也是写稿中的憾事。同行的经济学杂志编辑肖梦会对文章进行修改。修改后的文章会登在清华大学CIDEG(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和我们绿家园的网上,如使用文章中的数据,以这两个网上的文章为准。http://www.cideg.org.cn , www.greensos.cn(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