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汪永晨:當長白山只剩下了樹  

2011-12-11 12: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汪永晨

  秋天的長白山,被稱為金色的殿堂。可有人問當地一位老人,今天的長白山和過去有什麼區別嗎?這位老人反問道:現在的秋天,在長白山還能看到野生動物嗎?

  在長白山工作了18年的學者沈孝輝說,1985年他離開長白山時,那裡還有5000多頭馬鹿。那時,春天走進長白山不光能看到花的海洋,秋天登上長白山也不光只看到仿佛燃燒著的楓葉,?子叫、野豬跑、各種鳥飛蛙鳴,長白山像是天天都在開著動物的音樂會。而現在的長白山,靜得讓人難以想象這裡曾經還是很多野生動物的家園。

  其實,不止長白山,前兩年有人甚至說張家界連鳥叫也很少聽到了。大自然中的動物越來越少。

  1986年,長白山自然保護區的南坡和西坡遭遇15號臺風的自然乾擾,導致近一萬公頃原始森林的活立木發生大面積倒伏,跨越長白山的闊葉紅松林、針葉混交林和岳樺林三個森林垂直分布景觀帶。當時有一種觀點,說是100多萬立方米的木材,在風倒區不撿出來它要著火,著火誰負責?自那以後,長白山車水馬龍,人聲鼎沸,馬達轟鳴,那片風倒木一根也不剩地被撿走了。

  大山裡的野生動物也有它們的生活習性,面對噪音污染,它們用無言和離去表達了抗議。在人們把風倒木撿出大山的幾年中,拖拉機、推土機和幾千個伐木工人全進去了,土壤結構、幼樹幼苗,整個自然生態遭到破壞,那麼一大片林子光禿禿地再也沒有長出一棵樹。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長白山的馬鹿還有500多頭。後來被旅游景點命名為『地下森林』的森林裡修了棧道,馬鹿在林中遷棲的路線被阻隔,到2005年再做統計時,長白山森林裡馬鹿的數量已不到50頭。

  從2000年到2005年,曾經有6年的時間裡,打松子成了長白山新的經濟增長點。一棵棵高大的紅松被個人承包。沈孝輝稱那是:『鼠口奪糧』。

  松鼠的口糧是什麼,松子。森林裡,不但有樹,也有松鼠和其他很多動物。松子就是它們的食物。如果這些動物的糧食都被我們人類吃了,打了,野生動物靠什麼生存?

  松子也是松樹的孩子,松子在維系森林生態系統中起著重要的作用。一些樹種自身並不能落地生根,它們要靠松鼠把種子吃了,排出糞便,松子纔能破殼,纔能生根成長。松鼠在森林裡承擔著重要的角色。

  可是,當人們視松子為發財的來源時,當把林子讓人一年一年地承包後,最大可能地把松子變成財富,成了承包者的追求。在此驅使下,拖拉機、推土機都進了林子。砍刀、斧子也成了采松子的工具。地上撿不夠,樹上打還不夠,為了徹底和快捷,樹連枝帶頭被砍了下來。馬鹿是每年的9月生子,以往每當馬鹿生產的時候,它們的動靜熱鬧極了。可當人、車在松子成熟的季節也走進林子後,小馬鹿的啼哭聽不見了。

  大山裡的老人說,現在的長白山還有很多大山已經沒有了森林,有的只是林子。林子裡只有樹,森林裡卻還應該有很多動物的叫聲。

  長白山現在每年的旅游收入可達到兩個億,然而,長白山的研究、保護卻遠遠不夠。人類認識大自然需要一個過程。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些,長白山和我們周邊的一座座大山,還應該再靜悄悄嗎?秋天的大山,何時不僅僅是金色的殿堂,也是動物的家園!

  □汪永晨(環保志願者)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