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汪永晨:从国外为流域立法看规划环评  

2011-12-12 1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汪永晨

  与国外河流整个流域的环境协调管理相比,目前我国的河流管理被称为“八龙戏水”。这往往导致各建设规划部门从部门利益出发,较少考虑环境因素,规划制定随意。

  在11月3日召开的“战略环评在中国”国际研讨会上,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透露,《规划环评条例》这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运作的立法,由于各部门严重的职能交叉与一些地方短平快的业绩观,目前尚不能很快出台(11月4日《新京报》)。

  规划环评,是指对某个区域或某个行业的规划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分析整个区域和行业的环境容量,分析对环境的影响。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通过的《二十一世纪议程》指出,加强或发展流域统一管理的体制,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趋势和潮流。

  近年来,许多国家通过修改立法,推行以流域为基本单元的管理。流域立法有多种形式,有的国家主要采取单一河流立法,如美国《田纳西流域管理局法案》,新西兰《怀卡托流域管理局法》等。法国、西班牙等国家是通过水法对流域管理作出统一规定。欧盟在2000年通过《欧盟水框架指令》,在其29个成员国与周边国家实施流域综合管理;澳大利亚于2000年开始实施新的《水法》,推进全国的流域综合规划工作。

  与国外河流整个流域的环境协调管理相比,目前我国的河流管理被称为“八龙戏水”。这往往导致各建设规划部门从部门利益出发,较少考虑环境因素,规划制定随意。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的怒江、虎跳峡,环境影响评价还没有通过,就开始了电站的前期勘探。对江河的如此开发,致使在江河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上,保持流域完整的生态功能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江河周边百姓的生命安全都面临挑战。

  近年来,德国从对整个流域规划管理出发,在莱茵河流域投资170亿美元实施了“为河流让出空间”的行动。我国为规划环评立法之所以难,很大程度是因为规划环评所注重的是长期利益、全局利益,往往与“重审批轻规划”的部门利益和“短平快出业绩”的地方利益相冲突,致使一些地区和部门对这项工作不支持,并以种种理由逃避开展规划环评的责任。

  对于国际河流,国外流域管理机构都将编制流域综合规划作为最核心的工作,通过流域综合规划对支流和地方的流域管理进行指导。例如1996年洪水之后,莱茵河流域编制完成了《莱茵河洪水防御计划》等规划。《欧盟水框架指令》的核心也是编制流域综合管理规划。而国际流域管理规划的内容,也由传统上比较注重工程与项目规划,转为更加注重目标的设定、重要领域的选择、优先区与优先行动的设定,而很少会涉及单个具体的工程项目计划。

  在国外,利益相关方的参与是流域综合管理的基本要求,也是保障社会公平性的基本形式,包括增加决策的透明度,推动利益相关方的平等对话(包括所有水用户)。如澳大利亚的《水法》与《欧盟水框架指令》均对此方面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潘岳曾表示,规划环评是战略环评的核心,战略环评又是

科学发展观的重要制度支持。如果没有规划环评,“两高一资产业”的无序发展、城市中的工业区与生活区的冲突、不堪重负的流域区域生态承载能力、以及 能源 开发的重化工发展模式都无法根本扭转。

 

  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流域开发的规划布局由于条块分割等原因,使得流域上下游、左右岸和干支流发展难以统筹兼顾,造成了过度开发、无序开发和短期开发盛行的局面。如太湖由于流域人口密度过高、工业过于集中,其主要水污染物排放总量也明显超过了环境容量,今年5月终于暴发了蓝藻。

  国际经验和国内实践证明,战略(规划)环评作为优化产业和区域发展布局、结构和规模的制度手段,是现阶段促进环境与发展综合决策,实现科学发展的最有力保障之一。环保部门的呼吁,是为了我们的生存环境,社会各界不能不为之努力。

  □汪永晨(北京 记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l h肁d('#jttp: wrlass="r wr  
页絛ivh2>
;
nbsp;ss=" -l can > a cri="sk.com/nn> hrebsp;8nickName|escape} ;
nbsp;ss=" -l can > a cri="sk.com/nn> hrebsp;8nickName|escape} ;
nbsp;ss=" -l can > a cri="sk.com/nn> hrebsp;8nickName|escape} oketype5mg 9_0spa ;
bsp;${fn1(x.vsp;8nim:1;$_foot_subt" sb 订阅此=5&miv> l can >  /div>
v> 公司版权所有 copy;1997-ype7 {if   &nbs  /div>!--[firr=m IE 6]鸬耐镀 !--[firr=m IE 6]鸬耐镀 100"> iv ="1pe}"m:1;0646-de-cap ="1pe}鸬耐镀
pe}">r.com/sharetext/" target="_bhelp 帮助iv> ;frss="fc03sp; us="true" pe}">r.com/sharetext/" target="_b0646316220111?actvm" ta.do?W橹=?actvm" ta&&st} ==vi=${u xt/javascriptST {list arows=" 100"> grpli> g 100> nbs "lloc="iblock">pe==1} jsitm href="/" tar ${x.url_3w|escape==vi=" {/} jsof(y.v)/te_arnk"'le,y.v}name|ee,yf} " href=> n > ;v cl博主推紉t/javascriptST {list arows=" n > cl博主推荐-->v> nction GetRandomNum(Min,Max) {ds'); N> {tm:{'zpan'nFopan' friendstat; '07/23dBl17 02:52:52'.getE="${fn1(xapi> 'tatic/2api620112520219/"'.getE="${fn1(xms.163'tatic/2api620112520219/"ms./ '.getE="${fn1(x 163'tatic/2api620112520219/"1127110841/"; '.getE="${fn1(xvc+ Ma'tatic/2api620112520219/"cla/clatchaea> x?pclantId=BlogTitle {e'.getE="${fn1(xmrt Ma'tatic/2bng?1" /> ="zta/mbox/'.getE="${fn1(xl" tMa'tatic/2os620112520219/"capmon/avmen?W橹='.getE="${fn1(xl" 2Ma'tatic/2os620112520219/"capmon/avmen?W橹='.getE="${fn1(xpassportl" tMa'tatic/2os620112520219/"capmon/avmen?passporte'.getE="${fn1(xfp 163'tatic/2bng?1" /> capmon/portrait/f; capmon/f; capmon/f; capmon/admien/; capmon/lahtyime('.getE="${fn1(xgus="_proffauavadMa'tatic/2bng?1" /> capmon/gus="_proffauavad.gif'.getE="${fn1(xphtoto_d clmtMa'tatic/2tarto.d clm ,cs:0 ,ct:{'nav':['">
;<,tartot;< :'v>
;<,tartot;
;<,TOKEN_HTMLMODULE ;<,isMcapiUt} B646嗣窆悴 ; r/j/pcscr?v=149863654146 l cl h100">; r/j/m/ !!/pmscr?v=149863654146 l cl h100">;="psscri } js-"-3-j/javmt" src l cl h100">;glfCWHtMa'tatic/20646316220111arg=\'+new Date().getTime()s=psrc"http://imglf.nosdn.12.getEl cl h100">nction > ds'); "${xout( (('#j-k( (i,s,o,g,r,a,m){i['Goo" hA).gemen>Obje ']=r;i[r]=i[r]|| (('#j-k(i[r].q=i[r].q||[])pansh(r.c s)},i[r].l=1*arg //imgl;a=s.cdiv eolaAdsN(o) m=s. kaolaAdsNsBy如 (o)[0];a.async=1;a.CWHdg;m.pclanta-ad t} tBev> e(a,m) })(ds'); , ,'t" src',F//_201lac" h-().gemen>"http://ts.> ds'); "${xout( (('#j-k rtp:/spftMa .cdiv eolaAdsN('t" src'de.stylep:/spf.asynctMa1.getE tp:/spffCWHtMa'tatic/201ng?1" /> regh4 cscrstype0646_aswlf_V3_1Rcr'.getE a .body. staChild(p:/spfde.style },30aRand"hl cl h100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