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2011-12-12 19: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 汪永晨 周晨

 

    2009年“江河十年行”在12月19日过了杂谷脑河,穿过让人留恋让人惋惜的米亚罗峡谷就进入梭摩河河谷。梭摩河是大渡河的支流,杂谷脑河是岷江的支流,所以梭摩河和杂谷脑河的分水岭-鹧鸪山,也是岷江和大渡河的分水岭。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渡河支流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静静的大山,静静的大江

   我们熟知大渡河,是因为著名的英雄主义传说——“飞夺泸定桥。”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曾经强渡石棉县安顺场渡口和夺取泸定县城城西横跨大渡河的泸定桥。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泸定桥

    大渡河从四川和青海交界处的巴颜喀拉山汹涌而下,一路形成了许多雄伟秀美的峡谷群,峡谷的落差致使水流湍急,河水波涛汹涌。壮丽的河山必然带来葱郁的人文。《中国国家地理》的编辑王丽晶告诉大家,大渡河的激流险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在红军飞夺泸定桥72年前的1863年5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在安顺场遭清军围追、堵截,英雄末路,最终在大渡河河滩折戟沉沙。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百年大滑坡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没有大规模建设的大山生活

    我们在这个地方停留时,地质学家杨勇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古滑坡,起码有上百年的历史。而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建设,当地百姓还是可能在这里过着宁静的山间生活。杨勇说,每一个自然坡都会有一个凌空的角度,如果失去稳定的条件,就会有新的滑坡。现在大渡河的开发,水库蓄水形成的新压力,都是造成不稳定的因素。

   如果说这两年看水库造成的山体滑坡已经很多了,那么今天在走向丹巴这段大渡河的两岸时,看到河边大山的沙化过去看的不多,或是也很少听到,这应引起重视的提醒。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渡河边的荒漠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演变中的大江两岸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江边的石漠化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两岸都在沙化中

    这些年人们一说起沙漠化,就会想到西部。可是今天“江河十年行”,走在大渡河边看到这副样子,让车上的两位专家都在说,东部的荒漠化,石漠化也已经相当严重。引起石漠化的原因有:植被稀疏和退化,土层的贫瘠化与盐碱化和岩层的破碎。

    这些又是如何造成的呢?离丹巴不远的石棉县,曾经是一个因有丰富的石棉矿而开始了生产石棉新城。后来人们知道,石棉的污染足以伤及人们的健康。石棉县已转产。但是大山里还留下了曾经疯狂开采的痕迹及这痕迹再演化出的荒漠化,石漠化。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河边的开采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加过工的大山

    生态学家徐凤翔说,沙漠化是荒漠化的终端,现在我们国家东南、西南都在气候湿润区荒漠化着。再有借助风力的搬运,更是形成了绵绵起伏的沙漠。令人遗憾的是,这并没引起人们的关注。2006年,丹巴发生了巨大的滑坡,造成人员和财产的严重损失。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峡谷中的冶炼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峡谷的本貌

    沿大渡河而下,就是素有“美女之城”的丹巴,沿途峰峦重叠,峡谷深邃。四川当地有句俗语“到了丹巴,不想爹妈”,说的是到了美女如云的丹巴,青山绿水共为邻,忘了爹妈了。过了丹巴,进入康定县界,康定情歌里“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就这样清新秀丽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情绪所至,大家唱了一段康定情歌。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沙化中的峡谷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峡谷人家

    壮丽的河山往往蕴含着丰富的能源。大渡河是我国规划建设的重要水电基地,共规划一级电站22级,规划装机总容量超过2500万千瓦。已经建成的有:于1971-1978年陆续投产的龚嘴水电站,装机容量为72万千瓦;于1992-1994年陆续投产的铜街子电站,装机容量为60万千瓦……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没有被开发的峡谷,还有着激流,有着起伏绵长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已经被规划了的大山,不知明年再来会是什么样子

    为了保证大渡河流域梯级开发整体效益的充分发挥,加快梯级电站开发步伐,国家制定了“以国电大渡河公司为主,适当多元投资,分段统筹开发”的水电开发方案。大渡河双江口铜街子河段按双江口至猴子岩、长河坝至老鹰岩、瀑布沟至铜街子三段统筹开发。上段和下段各梯级电站由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进行开发,其中装机容量为330万千瓦的瀑布沟水电站将于2010年全部建成投产,装机容量为66万千瓦的深溪沟水电站将于2011年全部建成投产;中段各梯级电站中,由国电大渡河公司负责建设大岗山水电站,大唐集团公司负责建设长河坝、黄金坪,华电集团公司负责建设泸定水电站,中旭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建设龙头石水电站项目。

    这就是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在说的跑马圈水。

   “现在大渡河河谷很多地方出现了岩层的裸露和破碎,这说明这些地带已经有了荒漠化的危机。这种地质情况,需要的是保护而不是开发。 2009年“江河十年行”,走过这些地方,已没有了鸟语花香,处处尘雾缭绕,机器轰鸣。猴子岩大坝施工现场,河水绕道而行,往日的波涛汹涌已经变成涓涓细流,李天社摄影师曾经跑遍整个大渡河,此刻他不停地描述那已经远去的风景。大坝工地的正中间,赫然挂着“建设猴子岩,开发大渡河”的标语。在猴子岩大坝附近几公里的区域内,采沙车在裸露的河床里往返不停;两旁的山体沙石堆积,岩层裸露在外。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河被拦住了

  “有这样的开发吗?这个地区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的开发建设。”徐凤翔教授质疑道。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正义和谐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共同的心愿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警钟长鸣

    徐先生认为,像这样的地质现状,水电建设要以疏为主,以小为主,在支流比在干流更合适。生态是一个各种关系相协调的综合系统,不是一个流域、一个区段的事情,人类对自然的利用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没有大坝的猴子岩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没有电站的猴子岩峡谷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回望猴子岩

    驱车向前,距泸定县城不足两公里的泸定大坝,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这个去年因为未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而一度停工的大坝,现在看来显然不受这个禁令约束。“先施工建设,后上报立项。生米做成熟饭,上级不批也得批了。”一位了解泸定水电开发内情的记者说到。

    2006年“江河十年行”时,我们看到的大渡河在泸定桥上游是自由流淌的。2007年来,大渡河的一段开挖。2008年几乎被载流。2009年年坝基已经建成,两侧坝肩正在积极的会师,左坝基附近已经挖好了引水口,这意味着,人们以后很难看到大渡河的波涛啦!又一个高山出平湖。整个大坝施工区截断了一公里左右的河道,施工区内车辆穿行,高架吊车高傲的挺立着,水泥搅拌机矮小却粗壮异常。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泸定电站已经截流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标语上说:开发和保护并重

   “这大量的施工废料遗留下来,是不可忽视的污染。”地质学家杨勇说。

面对巨大的坝基和施工作业区,杨勇说“1989年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徒步走遍了大渡河,没想到现在会这样。”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废渣就堆在河床上为将来蓄水带来隐患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下面2公里就是泸定县城

    作为横断山脉首席科学家,杨勇着急的是:横断山脉作为地球应力最集中的地区,不适合如此大规模的开发。正常状态下还地震、滑坡不断,大规模的开发更要重视。

    驱车进入泸定县城,望着“飞夺泸定桥”中原型的铁索桥,当地景区的游客说笑:“红军再来就不用飞夺了,挽起裤腿,直接趟过去就行了。”

    走过泸定,夜宿石棉。石棉因石棉矿而建,主要用于消防服等耐火产品的制作。晚餐时,几位彝族朋友告诉我们,石棉矿资源枯竭后,当地又发现了锌矿和其他矿产,正在进行又一轮的开发。由于矿业作业需要大量电力,泸定电站尚未投产,很多浙江人和福建人来在这里开发小水电卖钱。

    “从战略上看全球的资源都在减少,要谨慎的开发,进行一定的战略储备。”杨勇对石棉矿产资源的无度开发自然很是忧虑。“可是开矿能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你看这夜景,还有我们这有热水的宾馆。在GDP决定政绩的今天,我们怎么说服当地呢?”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王颖春说。“不仅当地政府,当地人也觉得他们是落后的,他们要发展,要建设,要像北京上海靠拢。我们要让他们认识到青山绿水比人民币更重要在近阶段还很难。”[中国国家地理]记者王丽晶说。

    周晨第一次参加“江河十年行”,但几天的采访已经让他发表了下面一番感慨: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矿业等高耗能企业需要电力,电力充足后,又发展高耗能企业。像泸定电站的修建,肯定考虑了石棉的工矿用电,我担心的是,电站建成后,会刺激更多的高耗能工业企业聚集在大渡河两岸。我们知道这也是“江河十年行”一直担心的问题,西南这么多大规模的电站规模化后,会不会吸引大量的高能耗工业西迁,像抗日战争时期,再来一个“工业西建”。难道我们把下游的河流污染以后,再来上游污染吗?下游污染后我们还有上游的水源能够补充,上游污染之后怎么办?

    南水北调西线的工程之一,就是在大渡河上游筑坝建库,采用引水隧洞穿过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巴颜喀拉山,调水入黄河。如果花费巨资调去的是不能使用的水或者无水可调,怎么办?

    西南江河要以保护涵养为主,以生态调节为主,这样才能为下游的人民带去至关重要的水资源。一次“江河十年行”的经历,面对破碎的江河和大山,周晨从内心发出呼吁。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四――又见大渡河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峡谷阳光

    大渡河完成横断山系的最后一道“阻隔”——金口河大峡谷后,由于地貌的变化,将轻柔的步伐进入了四川盆地。进入四川盆地的第一站,就是自古富庶,号称“小天府之国”的名城汉源。今天的汉源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