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敬畏自然只是态度而非手段  

2011-12-13 06: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永晨

   一场海啸引起了一场文字论战,其意义,我想也许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估计得出来的。历史上由文字引发出来的战争、运动有之,引发出的和谐、发展更有之。不打不成交,这句古语传颂着古往今来多少故事。

 勾通  

人类是否应该敬畏大自然,是我们这场文字论战的论题。其实,对此认知上的不同,并不是始于印度洋海啸之后。至于“科学至上”与“人类中心论”的不同观点之争的历史,就更久远了。

  我们中华民族早在春秋战国时就有了诸子百家,那时的学风影响着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尽管秦始皇焚书坑儒,但我们民族的历史,我们民族的教育都没有割断。不过也有遗憾,历史沧桑,历朝历代演变之今,我们先人那争鸣的意识,那兼收并蓄的精神我们虽有所继承,但并没有宏扬光大,甚至有所衰退。古人说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而我们现在的争论中,常常是自说自话。

比如,认为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的一种观点是“敬畏大自然的倡导者经常发出激动人心的声音,但在激情之下,我却很难看到敬畏大自然可操作性的效果”。其实,关爱自然的人,对大自然的敬畏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种手段;另外,“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这篇文章中所说的以人为本,和关爱自然的人认为的敬畏大自然各自论点产生的根源在哪儿?我们相互了解吗;在“把科学推上神坛也是反科学”的文章中,作者认为“环保主义者也难免有人类中心主义立场”。刚看到这一说法时,我不理解。因为就在这篇文章发表的前两天,我写的文章中还在说,一直反对一个口号“保护自然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为什么还要被强加于也难免不是人类中心主义呢。可细细想来,光靠一两篇文章说明自己的观点,没有在争论中较量,加上各自表述与理解上的差异,怎么就能光让人家理解你,而你又不理解人家呢?“盲人摸象”是我们中国人从小就都知道的一个成语。今天我们还又有了另外四个字叫:换位思考。我们时时记着了吗?

还有,当今社会,即使学者们仍然有争鸣的锋芒,但又有多少平台和氛围?而没有交流,没有勾通,不管是学术界还是行动中就都有可能为自说自话和自我欣赏创造条件。那我们是在这样创造出的条件中发展自我,还是另辟溪径宏扬我先人学术争鸣之风呢。

影响

关于“人类是否应敬畏大自然”之争,我本人开始感到的是不同观点持有者之间的缺乏勾通,之后又感叹勾通方式的缺乏和群体参与意识的冷漠。观战的人为什么不愿意发表自己的意见呢?是不关心,不值得、不屑于、还是不敢。再后来就是对自我批判的渴望了。敬畏大自然之所以被认为是反科学,是没有可操作性,是不是我们也没能更有说服力的说明“保护生态不是一个漂亮的辞藻”;我们自身对自然的认识,还不足以影响更多的人关注自然;不能唤起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走进自然,认识自然,和自然交朋友。

再者,很多关爱自然的人不是理论家,也不善于文字游戏,只试图用自己的行动感染周围的人,却忽视了一个正处于转型期的社会人们所面临着的诸多诱惑与选择的复杂。其结果就是行动者的行动要么是不被人理解,要么是被动的,要么参与者就只是少数人,既没有号召力,鼓动力也没有影响力了。

“人类是否应该敬畏大自然”,固然可以作为纯粹的哲学命题来讨论,也可以是而且更经常是作为关系到我们每个人未来十年或二十年的生存方式、生活质量的决策问题来讨论的。你们是吃饱了,穿暖了去欣赏风花雪夜,人家可是饿着肚子,光着屁股在过穷日子。这是一些人对环保主义者的警言。也是关爱自然的人常常被冠以狂热的环保主义者的缘由。

面对“狂热”之称,曾有朋友解释为:银行的贴现率。如果现在存入银行100块,将来取出来的钱可能只相当于80块的购买力。所以为了明天,今天就是要付出更多。关爱自然的人曾经陶醉于这种解释,认为自己在做的是为了明天。而这场是否要敬畏大自然之辨,从另一个角度告之我们:关爱自然需要一种精神,关爱自然也需要和更多的人同行。报纸上那位叫馨儿的中学生在回应:“敬畏自然没有可操作性”时说:“可持续发展的模式难道不是一种人与自然相处的方式吗?而可持续发展模式的基础在哪儿?就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里面呀!” 把关爱自然放在了我们的生活里,孩子的提醒多好。

我们成年人当然比孩子面临更多的挑战,但可持续发展是我们人类不管是要征服自然的,还是要和谐相处的,都认可的发展观。那么可持续发展就不仅仅是为了今天。有一篇文章说:“没有哪种生物会为长远的将来着想,除了人类”。我想,对此说法我们反驳的功力或许有限,但去更多的了解自然,了解地球上那么多物种甚至有些小小的昆虫的繁衍生息都是绵绵不绝几千年,几万年,几亿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场是否敬畏自然之争,如果能唤起人们对此的求索,并引伸为行动的指南,其意义就更不只是笔头上的谁胜谁负了。

丰容

这两天一位中科院的生物学家问我,科学为什么不能反,我们的社会就是在不断地创新中发展的。反科学不是坏事。是进步。如果不把它只作为哲学命题来抠,可能参与我们关爱自然,关心我们人类是否应该敬畏自然讨论的人会多起来。如同感谢何祚庥和方舟子引起了这场争论一样,我也感谢这位科学家的提醒。

     如果说敬畏自然是一种态度,关爱自然到是我们的行动。只是行动上,有的流于了形式。像种树,成了“种数”、造林,成了“造零”。有的停留在口号上, 结果就给人以“敬畏自然只是发出激动人心的声音,很难看到可操作性及其效果”的看法。再者,关爱自然的人只作一个参加环保活动的志原者是远远不够的。用高水平来要求的话,还应该是一个充分了解大自然的科学家,一个善于传达大自然心声的文学家。目前国外的环境教育就培养出了不少这样的人才。  
      这次参与《新京报》观点交锋的人员构成对于我们也是一种很好的提醒。持“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和“敬畏大自然就是反科学”的,不是院士就是旅美学者。而认为“敬畏大自然不是反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是妄言”、“敬畏大自然是科学常识”观点的持有者,不是记者就是环保人士和中学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媒体上的观点交锋,不应只停留在是以自然为本还是以人类为本的书面讨论上。应该努力让更多的人关注;关注的群体要有科学家、学者、也有决策制定者和项目管理者、有社会精英,也有农民兄弟;关注的方式有理论探讨层面的研究,也有付之行动中的检验。还有,是不是真的在理论和实践两个战场上及不同观点持有者就永远站在不可调和的两极上?这场论战的价值,应该不在于谁压倒了谁,而是把“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这个问题,放到理论研究的前沿,放到政策制定的程序中,也放到每一个普通人面前。那么,虽然我们已经远离春秋时代诸子百家争鸣3000年了,也能在继承中华文化传统的基础上,让后人看看我们这代人是怎么走出可持续发展之路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