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2011-12-15 15: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地震后的岷江

文图/汪永晨

江河十年行的起因,就是对中西部江河的深深的忧虑。所有的大江大河中,只有两个还没有被我们人类截断。有水皆污,有河皆干,成了人们对我们家乡河流的形容与评价。

然而,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今年的5•12四川大地震让岷江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就遭到了那么大的灭顶之灾。我们的担忧变成了眼前深重的灾难。

2008年的江河十年行,已经是我地震后第四次到灾区。可眼前大自然的模样还是让我无法接受,它们怎么成了这样?过去岷江湍急的河水哪里去了?过去岷江两岸大山的绿又在何方。

是自然无情,还是人无情?不知江河十年行走下来,我们是否能回答这个问题。

都江堰上的紫坪铺依然是2008年江河十年行的第一站。

此行和我们一起走江河的地质学家杨勇对我们说,目前紫坪铺大坝经受住了今年的讯期考验。但是如今坝尖的大山开裂,两岸的大山是不是能承受得住水库的压力,在未来仍是巨大的考验。再一个就是电厂的下陷,让现在已经开始蓄水的紫坪铺的发电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能达到多少,也是不能不让他担心。

大坝是进不去的,地震震坏的坝面上的石板还是散落在坝边,旁边的围栏也还残破不堪倒在那里。大坝上的保安指给我们看最近被余震震成两截的电线杆。

 

前两年和我们一起站在紫坪铺大坝前的地质学家范晓,早就对这座大坝对地质的影响有着极大的质疑。大坝建成了,岷江两岸的泥石流一直影响着我们去九寨沟的路。5•12四川大地震后,范晓在《中国国家地理》第六期上撰文,直指这次地震应该叫龙门山大地震,而它的诱发不能不说和紫坪铺有关。

水库诱发地震,这是国际公认的。但是人们普遍认为水库只能诱发6级左右的地震,而不会有这次汶川地震这么大的震级。但范晓、杨勇都说,国际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把这么大的大水库建在地震断裂带上。今天我们的车在走进映秀时,杨勇站在紫坪铺水库的库尾处让我们看地震震中喷出的岩石。那从地下喷出的岩石是白色的。

 

杨勇告诉我们,映秀是七十年代末因水电站而兴起的一个城市。因为是去九寨沟和黄龙的必经之路,加上本身大山夹持大江的俊美,这些年来,映秀本身也是游人喜欢光顾的地方。可是今天的映秀,从通往那里的路上就让人看到了它的扭曲与惨烈。

 

每年的江河十年行,我们一定拜访的还有十户人家。陈明,是我们选的住在紫坪铺大坝旁的江河十年行的第一户人家。2006年我们到他家时,这户水电移民,刚在政府给的宅基地上盖起了新房。他会做饭,所以一家人对那个刚刚开张的小餐馆寄予了无限的希望。可是2007年我们江河十年行再到他家时,不光是他家,一条街上的大门都是紧闭着的。唯一一个开着的小门脸里的一位老人告诉我们,全街的人家都在卖,谁来买呀。没办法,在自己家乡没有生路的人不能不选择出去打工。陈明也不例外。

今年四月,我和凤凰台江河水节目再到陈明家时,陈明回来了,在家门口摆了个小烟摊,他告诉我们,自己不适应外面的生活。

5•12四川大地震后,我们一直很担心陈明一家。6月我到灾区时,专门找到他家。他家没有人员伤亡,但家里盖了才两年的房子虽然没有塌,也被震得稀里哗啦了。一家人,包括不满周岁的外孙女都住在抗震篷里。不过因陈明会做饭,乡里的领导就在他家包伙了。倒是不愁吃了。

今天我们到陈明家,现在让他最发愁的是,地震以后家里就没了电,村里说帮忙解决,可是都五个月了,就是没人给解决。现在家里屋子也要修了,可修房子的人说,没有电怎么修呀。地震之后紫坪铺电站很快就重新开始发电了。这条消息在各大媒体上都有报道。可是5个月了,住在主大坝旁边的人家却没电用。这是怎么回事呢?记得看过美国的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情节是一户人家尝试着一天不用电。结果,那天整个家全乱套了。五个月没有电,可想陈明家的日子过得多么不容易。

 

陈明家的邻居,虽然不是我们选的十户人家中的一户,但这两年我们也去他家看看,拍拍照片。去年我们去他家时,这家的奶奶正要送孙女去学校。因为陈明家没人,她在我们的要求下打开了她家小商店的卷帘门,里面是空空的货架。

今年,我们找到这家时老人的儿媳妇朱玉在。我们再次要求打开商店的门时发现里面连货架也没有了,堆着的是修房子的料。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地震后我到这村时听说这个村死了三个人,一个是在紫坪铺钓鱼时,被震时的大浪卷走了,一个被路上的滚石砸死了,还有一个是聚源中学的学生。而那个被浪卷走的,正是这家的儿子,朱玉的丈夫。

 

去年给我们打开卷帘门,望着空空的货架时,老人对生活的乐观我还记得。她说生活就是要靠自己去找活路,不能全靠政府。今年,见到我们后,老人哭出了声,她说不一样了,现在没儿子了。儿子是多好的儿子,才34岁。她说,媳妇还年轻,早晚要改嫁,要带走两个孙女,他和老伴都老了,以后怎么办?

站在一旁的老伴告诉我们。儿子死了后,国家给了5000块钱。6、7、8三个月每个月能拿到300块钱,30斤粮食,9月以后就没有了。66岁的他带着200块钱出去打工,可是体力不支,干了一个月,一分钱也没拿到,只好回家了。现在家里没电,没有生活来源。因为他们这个村大多数是像陈明他们那样的移民,而他们是本地人。结果因为不是移民连木板房都没有给他们,现在只好住在被震得没有了门窗的房子里。冬天就要到了,他们不知道这个冬天怎么过。

我们一行记者在这两位老人面前,不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安慰又有什么用呢,老人需要的是生活出路。是没有儿子依靠了,还能靠什么?

能做的,就是给了老人家300块钱,留下我们的电话号码,如果需要,请他们一定给我们打电话。

我们上车后,两个老人一直在向我们招手。我们也一直在说,明年再来看你们。直到车开远了,看不到他们了。 

明年,我们再来时,两位老人的日子不知会是怎么过的。一年对我们来说总是过得很快,对这对老夫妻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