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2011-12-18 06: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之二

 

今天的村里人

 

 

汪永晨文图

 

 

这些年关注江河没少往农村跑。在怒江更是采访过100多个沿江的村民。可是这次在兰考看到的一景,还是让我惊在那儿了。

 

 

村里的秧歌队

 

看戏的村里人

 

秧歌队队员

 

这就是今日农村。当年有一部电影,叫《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现在如果要拍,我想应该拍“我们村里的老年人”了。年轻人都进城了,都打工去了。在这些老人的脸上,我突然看到了我们北京一个个建筑工地里扛大包的人,看到了一家家餐馆里的服务员,看到了家里的小时工。

 

看戏去

 

儿子穿过的工作服“清真锅巴”

 

看戏人

 

台上台下都是孩子和老人

 

老的老,小的小,这就是今天还在农村生活、干活的人吗?从那花白的头发中,我一下子又想到今年年初那场冰雪。当时有种提倡:今年过年不回家。真不知道当时这一村的老人、孩子听到这一提倡时,嘴里会说出什么来,心里会是啥滋味。

 

今日村里看戏人

 

站在村里的人堆里

 

看着这一村的老人在等着看大戏。在兰考挂职当副县长的何慧丽让我说几句话。我没有推辞。因为我想拉着参加我们绿家园生态游的这伙子人向这一村的老人鞠个躬。我要向他们说,是他们的孩子为我们这些城里人的生活带来了舒适也带来了方便。老人们脸上那一道道的“深沟”谁能知道有多少是因为想孩子,是因为老了还要操劳而留下的呢。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农村采访时,我常常见到农村的屋檐下站着一排大小伙子晒太阳。当时我感慨:劳动力浪费呀。可是今天,看到这一村的老人、孩子,我的心里比那时想说的话还要多。

 

激动地讲完话后,还没来得及说让大家向老人们鞠躬,同行的好几个人就催开我了:快说鞠躬呀。

 

参加绿家园生态游的人,站在这些老人面前,和我有同感。

 

我们这个社会是如何看待城里的农民工的?

 

我们这些城里人,想过这一村一村的老人和孩子,他们心里常常在想的是什么吗?我看过一个电视节目,讲的是一个小姑娘在接妈妈从城里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春节不能回家时。小姑娘大的眼睛里立刻全是泪水。

 

我们每一个人的出身是不能选择的。我们这个社会也需要有分工。今天当我们不能为这些村里的老人做些什么的时候,我想,从今天以后我会常常地问自己:我从他们的角度想过什么吗?是不是试着想一想。

 

何慧丽,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2003年8月开始在河南省兰考县挂职副县长,期间进行新农村建设试验。何慧丽曾到印度科拉拉邦访问,听当地一位多年在农村做扫盲工作的科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直记在了心里:在一个饥饿的人面前,天神出现了,天神也不过是一块面包而已。所以,科学在不同的人眼中也是不同的东西。文盲认为科学是会写字;失业的人说科学是找到工作的技巧;农民的科学是种田提高产量;在无技能的人那里科学是掌握某一工作的要领。

 

我很喜欢何慧丽的这样一句话:把学问做在大地上。何慧丽承认:“不论哪个时代,推动社会进步的前行者都因孤独、不为人理解而痛苦,而因将小我与社会进步的大道结合起来而幸福。他们好比半夜三更就叫的鸡,不被众人理解。”何慧丽一度因帮农民卖大米的事广受关注,但其间的孤独感也曾令她困惑。

 

打上出厂日期

 

 

城里人给庄稼地上保险

 

 

何慧丽说:“我们不管吆喝卖米,还是鼓捣国仁城乡互助合作社,都是想让城里的市民明白——乡下农民种的大米、红薯不放化肥农药,而是用爱心、责任心种出来的,是可以放心吃的。”但遗憾的是,城里的市民总是既想吃建康的绿色食品,又要价格便宜。事实上,“十全十美的事情很难做到!

 

何慧丽认为:“‘三农’问题绝对不是可怜农民,而是双向可怜的问题。现在,一些人的观念出了问题。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健康的?什么是文明的?我们的回答是:用布袋而不用塑料袋是美的!吃有机红薯是健康的!不损害生产者利益、不污染环境、不增加环境负担的消费者是文明的!兰考,在肥沃的黄河瘀泥土质里自然生长出来的红薯,深红的外皮、纯白的肉汁,大可放心吃;而且吃起来有一种芳香的甜美。”

 

何慧丽说:“如果只有我们这些大学老师、大学生天天嚷嚷‘三农’问题,如果‘三农’问题只是农民自己在行动,其意义和效果都很局限。让比农民生活好一点的市民都来以关心自己日常生活的方式关心‘三农’问题,这才更有意义。

 

何慧丽解释了3种支农方式的区别与阶段:

 

第一个阶段,意识到“三农”问题的严重性,但也只是在一些具体的事务上下功夫,比如带去新品种、传播科技信息,捐物捐钱资助贫困农户和贫困学生,这是技术型支农法。

 

第二个阶段,就是近几年来由知识分子发动的新乡村建设运动,其特点是“人民生计为本,合作组织为纲,多元文化为根”,其中农民发育经济合作体、社会合作体、文化合作体等农民自助组织体最为重要,大学生起到了协助者的作用。

 

第三个阶段,文化理念型支农。这是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为日常表现的途径,反映一种特定的文化导向和生活理念。当前要践行的是可持续的生态文明,它以注重生活质量、提倡文明消费、推动城乡互助等为表现。“我希望大家以后在这方面多做工作。”

 

费孝通曾提出历史和传统就是我们文化延续下来的根和种子,文化自觉就是指“生活在既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发展的趋向”。

 

而何慧丽更进一步解释:“我们要让生活在村庄里的农民享受与他们的生存环境相适应、属于他们的‘自主’文化;这种社群文化建设汲取中国传统文明中天人合一、伦理本位、人与内心的和谐等精华,在农民群体中探索出一条‘重合作、重生态、低消费、高福利’的生活方式之路,为收入不足的中国农民设计适合的生活方式,提供安身立命的价值系统。依托文化和社会层面福利的提高,而不主要是依靠物质福利的改进来提高生活质量,实现生命意义。度人者度己,市民阶层也要通过帮助农民来提高生活质量,实现生命意义。”

 

 

 

小兔子

 

城里的名医在乡下 

 

 

我们这次在兰考,昨天说了,看到了当年焦裕禄带着乡亲们种的泡桐,也看到了村里的秧歌队。另外我们还看到了,由城里推荐,村里人开始建的现代生态民居。设计者为台湾著名建筑师谢英俊先生。生态民居在兰考已建了6栋,旨在以农民协力造屋的方式,在农村推广环保的、节省能源的、低成本的住房。这种生态建筑以废旧槽钢作为房屋支架,木头屋顶,略加粉饰的墙体里面,竹板中间填充着谷糠-石灰混合物。这种建筑,在一层平房的基础上略加改进,就成了准两层建筑,使用面积大大增加,采光和通风效果也大为改善,而且冬暖夏凉。房里没用空调电扇,但在夏天室内比室外温度低10度左右。这种生态建筑建造时间比普通建筑略长(一般一个月左右),而其成本则略低,物美价廉。可贵的是,它便于拆迁,材料耗损少,还可重复利用,属节约型、循环型经济。

 

 

村里的生态建筑

 

更多的农民对这种生态建筑采取的还是观望的态度。在兰考,让我们这些城里人好奇的还有老年人协会。

 

赵凤兰,人称赵大娘,今年67岁,是早期的村支书。赵凤兰的大儿子如今是海南马自达汽车公司的经理。一次,赵大娘被儿子接到海南玩,赵凤兰看见城里的老人都在公园里练太极拳、跳舞,精神生活非常丰富,赵凤兰就想,农村人为什么不行?儿子给了赵凤兰一些费用,她就组建了大李西村文艺队,并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老人协会。按照赵凤兰的说法,老人协会成立后不仅老年人有了家,丰富了文娱生活,改变了恶习,也让她们体会了“合作的乐趣”。其中之一,老人协会可以集结几十个老人对不孝顺老人的年轻人形成压力,让他们懂得尊老爱幼——实际上,老人协会做到了。

 

    赵大娘的工作里还有一项,就是收集老农具。他们收藏的盆盆罐罐上,还注明了年份。一个农村老太太的收集,让我们看到是什么?

 

老农具.

 

古代与现代

 

老年间用的

 

 

在这些被组织起来的老人协会里,何慧丽教唱了自己改编的《团结就是力量》以及《合作洪流不可阻挡》等歌曲。何慧丽版的《团结就是力量》这样唱道:

 

“……向着贫穷落后开火,

 

一切不合作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小康,

 

向着新乡村发出万丈光芒。”

 

如今,合作精神在兰考的一些村子里成了社员集体劳作时,不仅是要挂上合作社的旗帜,也必然会唱这首歌。这也便成了合作社的社歌。

 

在兰考的六年里,何慧丽始终用自己在印度访问时看到的、知道的鞭策着自己。特别是印度知识分子的作法,更是让她铭记在心。我也去过印度科拉拉邦。我也知道,在印度,有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在农村扫盲,在农村建立村图书馆。我今天对农村的一些情结,不能不说和当年那趟印度之行有关。

 

何慧丽感慨的一个例子对我也很有启发。那就是当地卡邦政府要在北部马拉巴区沉默谷兴建水库的方案。城里的知识分子组成一个跨学科的专家小组,联合其它森林学、动物学、植物学、地质学等研究机构的成员,一同到现场做详尽的田野调查后,认为:建水库所能带来的能源(发电),跟其所造成的严重且长远的破坏比起来,微不足道;另外,如果太依赖水库,遇到降雨量不足的季节就会供不上电,而且这种水库的发电量根本不足以提供卡邦南部所需的电力;再说也有许多较经济、较环保的发电方法可以替代水库。于是,他们在全邦举办研讨会、展览、演说、街头戏剧表演等,争取民众支持;他们也采取游说官员、议员,在杂志报刊上发表言论,采取法律途径,串连国内外的科学家、组织等办法反对水库的兴建。最终反建水库运动获取了胜利。

 

 

 

村里的傍晚

 

 

弄清楚城里人和农村有人什么区别,这不是绿家园生态游的目的。但是,加强我们之间的了解、理解,和绿家园的宗旨走进自然、认识自然、与自然交朋友,对我们来说,一样重要。

 

国仁合作社在北京的点,我们正在联系。以后,如果愿意,你也可以成为能吃上来自兰考的绿色食品中的一位。来试试吧,也许这是我们了解真正的农村、了解农民的开始。

 

还想再说一句,年年过节,都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