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2011-12-20 06: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 汪永晨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五一生态游——今日兰考

 

遍野的泡桐花

 

汪永晨文图

 

今年五一,绿家园的生态游选择了河南兰考。起因是我们现在吃的东西越越来越让人不放心了。我们曾经请过一位专家在绿色记者沙龙上讲座,那次讲座后大家最担心的是,以后吃什么?似乎什么都在污染之列。农村问题专家温铁军的博士刘海英是我们绿家园的老志愿者,她的儿子来来更是从3岁就开始参加我们的各种活动,现在已经十岁了。去兰考和海英有关。

 

刘海英这些年一直致力于研究农村人的出路问题。她参与的国仁城乡互助合作社专门把农村人种的生态大米、豆类、花生、鸡蛋、粉条等直销给城里人。国仁城乡互助合作社的发起人除了有海英这样的博士,更有她的导师温铁军,清华大学教授汪晖,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所长黄平这样的大牌学者。

 

国仁城乡互助合作社在北京有个点,谁要买他们的货打个电话给送。那天一个小伙子把国仁的大米、豆子送到我家时我发现,几种绿色食品的出产地都是河南兰考。

 

现在四十岁以上的人听到兰考,可能脑子里马上出现的就是焦裕禄这个名字。接着可能还会想起,焦裕禄生前在兰考种的泡桐树改变了那里的盐碱滩。

 

何慧丽在很多会上我都见过她,知道她是中国农业大学的老师,现在兰考挂职当副县长。一当就是六年,已经成了兰考县县委常委。何慧丽说,这些年兰考的泡桐树在日本成了高档家具的材料,上流社会的人家有人去世后,骨灰盒用中国兰考的泡桐做成,那是身份的体现。而兰考的泡桐做成的乐器,现在也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绿色大米、值钱了的泡桐让我们下了决心,五一去兰考。

 

没有想到的是,已经有了十二年历史的绿家园生态游,这回几乎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报名。已经4月26日了,报名的只有17个人。而我们租的大轿车可以坐33位。更没想到的是,4月28日,一下子有8个人因为种种原因又不去了。一些以往差不多是次次生态游都不落的老人说:兰考有什么意思,当年受过教育了,现在不用再去接受这种教育了。

 

还有两天的时间就要出发了,我是拿着电话簿一个一个打电话给朋友、给志愿者的。最后4月30日下午我们前往兰考的大轿车上坐了23个人,还有五个人在兰考等着我们。除了我们的司机,只有四个人参加过,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参加我们的绿家园生态游。

 

年轻人带着憧憬,老人带着回忆,我们上路了。

 

焦裕禄种的泡桐

 

农民和泡桐

 

泡桐与麦地

 

 

2008年5月1日下午,我们看到了焦裕禄当年亲手种下的泡桐树,在那等着我们的农民盛装敲打着锣鼓。我们去的这个季节,在兰考,泡桐树上的粉花和绿油油的麦田里开始泛黄的麦穗交相辉映。让我们这些城里人感受着田野的风情。

 

年轻人大多不知道焦裕禄,上了年纪的人,在参观焦裕禄纪念馆时的留言中有很多这样的字句:今天人民需要这样的官儿;人民的公仆人民将永远怀念;共和国期待清官。有意思的是,一个8岁的小男孩在人们让他也写句话时,写下的是:人民。

 

人民

 

焦裕禄穿过的衣物

 

 

历史上的焦裕禄好在哪儿,细节不会有多少人能记到今天。可这次在兰考,听到的和看到的与焦裕禄有关的确实让同行的人感慨颇多,特别是关注环境,关注弱视群体的人。

 

1960年代,制约兰考发展的主要困难是什么?在焦裕禄眼里不是阶级斗争,是治理风沙、盐碱和水涝。他来兰考的那一年冬天,正是这个地区遭受连续3年自然灾害较严重的一年,全县粮食产量下降到历年最低水平。由于黄河经常性地决口、泛滥所造成的风沙、水涝和盐碱“三害”一直是兰考最严重的问题。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一半以上的兰考人不得不离乡背井,成为到处流浪、讨饭的“大爷”。

 

问题的真实状况到底是什么?焦裕禄组成了由120个干部、老农和技术员三结合的“三害”调查队,展开了查风口、追洪水、探流沙的工作。每到风沙刮起时,焦裕禄所带领的调查队就顶着风沙查找风沙口。查出兰考县共有86个大风口、261个沙丘、63个沙群,还有十几条沙龙,危害农作物达30万亩。焦裕禄的调查队还就全县的每条河流、沟渠、桥涵、闸洞,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绘成了详细的排涝泄洪图。

 

当地有没有一些典型经验可以汲取?有一次,焦裕禄听到一个情况:张庄附近原来有一个27户的彭庄,现在已经被沙丘湮没了。老贫农魏铎彬母亲死了,坟总是被风沙一夜工夫刮开。但他发现了一个办法,即把半米以下的黄河淤泥挖上来。用一个早晨的工夫,挖淤土盖到坟上,淤土盖上以后,狂风再也吹不动了。焦裕禄认为这是个重要发现:一个人,一个坟,一个早晨。如果发挥集体的力量,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十万人,孩子老婆齐上阵,大筐小筐往上端,凡是有淤土的地方,都采用淤泥盖沙的方法,干他一年、二年甚至三年的时间,准可以在兰考来个大翻身。

 

沙是这样治的,水涝呢?赵垛楼村贫下中农在连续几季基本绝收以后,冒着倾盆大雨,挖河渠,挖排水沟,与暴雨内涝搏斗,1963年秋天一连9天暴雨,他们却夺得了好收成,卖了8万斤余粮。这样,挖河渠,挖排水沟的办法被认为是有效的。

 

治理盐碱。一天,焦裕禄来到重碱区秦砦大队,发现大片大片的土地上,盐碱不见了,一畦一畦的全是赭红色的淤土,长着各种各样的生气勃勃的青菜。原来,是该村的农民们经过深翻土地,挖下齐腰深的壕沟,把两三尺下面的红淤土翻到上边来。这种办法叫深翻压碱,改良土壤。

 

当年,兰考多的是劳动力,多的是埋在地下半米深的黄河淤土。于是翻淤压沙就是在兰考最有效的办法。当时,赵垛楼的小面积翻淤压沙成功了,张庄大面积的翻淤压沙也成功了。于是,县委把这两处试验成功的办法向全县沙区的45个大队推广。经过一个冬春的奋斗,全县为害最大的一些沙丘,全用淤土封闭了,又在上面种了泡桐等各种树木。焦裕禄把这种治沙丘的办法叫“贴上膏药”(盖上淤土),“扎上针”(栽上泡桐树)。

 

当时,没有钱买国外的先进机器,焦裕禄就去请教有经验的老农,从老农那儿,他知道了盐碱地的种类有盐碱、白不咸碱、卤碱、马尿碱等;在干旱季节,他还亲自用舌头辨别盐碱的种类和土的含碱量;秦砦村经验丰富的老大爷告诉他,30年前这地方就是淤土地。黄河决口,一下子变成了盐碱地。现在把淤土翻上来,就可以变成肥沃良田。而且,老大爷颇有信心地认为,一个村子几千口人,用他一年、二年、三年,别说用铁锨翻,就是用嘴巴啃,也能一口口地把全村的几千亩地啃掉。焦裕禄非常赞赏这种蚕吃桑叶的愚公移山的做法,就从县里拨来几万斤粮食和几千元救济款,支援秦砦群众翻淤压碱。而且在兰考大地宣传秦砦治理盐碱地的决心和经验。这些老土的办法低成本,很有效,很适用。

 

在焦裕禄刚上任不久,就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带着县委的干部去火车站,去查看民情。只见成百上千的兰考人集聚在火车站,有的是要外出讨饭,有的是刚回来,其情其景分外凄惨。这样的民情促使了县委要解决兰考根本问题的决心。他拖着患有慢性肝病的身体,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跑遍了全县140多个大队中的120多个。其次他集民意,反映民主。他认为真正有用的智慧、知识在民间,在人民群众那里。他说:干什么事,一定要有广大群众参加,没有群众参加不可能搞好。最后,是为民。是为虚弱的大多数办事,是为民执政。他所争取的是平民效益,社会效益。总之,就是走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一句话——以民为本。

 

不知道我们绿家园生态游中那个8岁的叫牛牛的小学生为什么会在焦裕禄纪念馆留言簿上写下“人民”两个字。他的用意是什么?是在焦裕禄塑像前得到了灵感?还是短短十几分钟的参观,让这个关爱自然的小志愿者领会了纪念馆里的真缔?现在的孩子真聪明,现在的孩子太成熟。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这“人民”两个字的意义。

 

焦裕禄去逝至今已经整整40年了。其间,每年的4月5日清明节和5月14日他的祭日,都有很多当地甚至外地的老百姓自发地来焦陵烧纸,怀念他。人们要告诉老焦:40万亩农桐间作,大片大片纵横成网的泡桐林早已替代了草木难生的风沙、盐碱和水涝地;老百姓们不但已生活得温饱有余,而且由于有80万活立方木的泡桐使得板材加工和民族乐器业成为兰考的支柱产业。

 

兰考乐器厂

 

拉拉看

 

泡桐抽成

 

 

焦裕禄能想到他当年带领乡亲们种的泡桐,如今成了在日本供不应求的板材,成了中国乐器的材料吗?焦裕禄能想到,当年他说的人民的智慧,人民群众参加的事,现在让学者搬进了北京,成了城里人家餐桌上的绿色食品了吗?

 

站在泡桐树下的我们

 

焦桐下的我们

 

北京的孩子在黄河边

 

 

 

城里人的生态游,喜欢到漂亮的名山大川,喜欢到原汁原味的大自然。可是谁又能说走进焦裕禄当年生活过的农村、奋斗过的田野,去看树、去看河、去看人,不也是一种生态游呢?明天,我还会把我们在那里的另一种感受告诉你。

 

黄河娃

 

黄河小妞子

 

黄河老人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