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2011-12-26 05: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美,美在怒江的水,今天当中国的一条条大河小河在建坝,在被截成高山出平湖的时候,怒江还在自由地流淌,怒江还有激流。

记得2007年“江河十年行”的行走,中国水利水电研究院原总工程师刘树坤站在怒江边感叹,每次我出国,同行都会带我去看他们国家的大江大河。看经过他们保护治理后的河流的生态与环境。可是每次有外国朋友到中国,我就发愁让他们看我们的哪条河。以后我知道了,带他们来怒江。怒江不仅是一条奔腾的大河,还是自然景观的长廊;一条生物多样性的长廊;一条多元民族文化的长廊。

2011年12月19日,我们是夜里到的怒江边的福贡县。静静的怒江就在我们的窗外,我们看不清她的模样。我期待着看到她,因为不同的季节她的颜色是不一样的。

不同的季节怒江人对怒江的形容也不一样。眼下是冬天,傈僳族人说:冬天的怒江就像我们傈僳族的姑娘般温柔美丽;到了夏天,怒江接纳着冰川,雪山的融水,那时滚滚的怒江就像我们傈僳族的小伙子般彪悍。

这些年,怒江的干流上还没有修起大坝拦截大江,但是江边小的电站已经很多。2009年“江河十年行”时,原长江委保护局局长温立达带着我们坐在车上边走边数,我们数出了31座。可这次来怒江我们听说,怒江干流江边的小电站已有7、80座小电站了。而且,怒江所有的支流里都已经建起了水电站。

与怒江共眠时,我在想象着明天怒江的颜色,想着自然中她的变化,也想着她能接受我们人类对她的改变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边的石月亮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石月亮下怒江的清晨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群山在苏醒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石月亮亮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亮了

从福贡到贡山,清晨的江水没有我想像的美。两岸的大山倒是绿绿的。让我们有点猝不及防的是在马吉的江边,我们突然发现江边又有了勘测船。江的两岸出现了一条条白花花的破碎带,这是怒江建大坝前的勘探。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边的孩子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母子

一位江边正在干活的人告诉我们,他们是今年9月份来勘探的。这里是要修马吉电站。我们问在这么破碎的江段开挖是不是很危险。他笑着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一般的工人或许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听口音他也不是当地人。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是它们让本该绿了的大江改变了颜色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里开工是今年9月份

我把拍到的这些照片放在了微博上。希望关注江河的人和我一起呼吁公众的知情权。怒江的开发早就进入了国际视野,这里是“三江并流”世界遗产地。在还没有通过环评的时候,就把这样一条美丽的大江弄成了这般模样,行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边的发展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小草能见证这里的变化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今天这里还有花、有草、有激流

在微博的跟贴中,有和我们一样为怒江着急的,也有不少人认为怒江的水不开发不是让江里的“黄金”白白流走了吗?他们认为怒江要发展就要开发水电,这是沿江两岸人们的出路。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坐溜索上学的孩子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的“桥”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危险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怕吗?不怕

离开那段破碎的怒江,我们的车在沿江公路上走着,车上很安静,每个人想的可能不一样。但对那么美的江被开挖成这样的惋惜之情,是从心里发出的。先不说大江生态的多样和地质结构的脆弱,只从景观看,这样毁世界自然遗产也是太可惜了。

突然,中国环境报云南记者站的资敏大叫了起来:溜索,溜索。

车停下来,走到怒江边,我的相机中留下了这些孩子们溜索过江的画面。

这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现象。前两年“江河十年行”赶上了南方周末读者为这里孩子上学建的一座大桥的落成。那是读者从记者们写的文章中看到,21世纪了,怒江的孩子们上学还要用这么传统和危险的方式,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捐资建桥,就是为保证孩子们的安全。

当时也有人说,怒江是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夹持中的大江,两座大山上的人住的很分散。要都过桥,得多少桥呀。也有人说,当地人习惯这样的方式了,这也是一种传统。

看着孩子们笑着,叫着过江,文化人类学家沈红想和他们聊聊,但是语言不通没有说成。我问了一个小姑娘:害怕吗?不怕,她回答的很干脆。

溜索,“江河十年行“对这一江边的传统也会持续地关注。这在我们看来是危险的过江方式。对当地人来说是什么吗,值得保留吗?

和孩子们分手没有多久,我们就到了怒江第一湾,2006年走进这里的门票是50元,今天是100元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走向怒江第一湾路上的大江和大山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第一湾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自然流淌的怒江

2004年,我们第一次看到怒江第一湾时真为这里的美所打动。记得那次我们拍了很多很多照片,一惯热闹的车上安静极了。太美了,可是我们拍到的怒江第一湾的照片会成为绝照吗?因为,如果要修马吉电站,第一湾就会被作为水库淹在水里。

那次,就在安静极了的车上,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国家环保局的朋友打来的。他告诉我国家总理在怒江水电工程规划书上指示:像这类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且有环保部门的不同意见的工程应科学研究,慎重决策。

从温总理批示到现在八年了,怒江还在自然流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怒江,怒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从今天我在微博上刚贴了几张照片,就有了踊跃的跟贴和各种各样的观点在评述。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雪山下面有大江也有人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边的集市

过了怒江第一湾就到了丙中洛,也就到了“江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访问的李战友家。

老李家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农家。他们家养的猪自己吃,种的粮食自己吃,种的水果也是自己吃。我们和他一起填我们的调查问卷时,问来问去,他家只是后院的核桃每年卖个千八百块钱,其他的都不卖,自家吃。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李上树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树上的柿子和老李

我们和老李聊着聊着,他不见了,不知是谁发现老李爬到了树上,给我们摘柿子去了。他给我们摘得一盆柿子很快就让我们全吃了,真甜。

老李只有一个独生女,我们去时上门女婿上山砍柴去了。傈僳族正在过阔食节,能歌善舞的女儿去村里的农家乐帮忙。外孙在上中学,外孙女上小学。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李战友的外孙女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小姑娘长大了

看得出老李家不富裕,但他过得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去时他正在电视机前看新闻。我们说趁太阳好,我们要到怒江边的石门关去拍照了,一会儿再回来继续聊。他说你们去吧,我也要接着看新闻。老李的妻子从不和我们说话,不知是语言不通还是不爱说话。但老李说老婆是家里的领导,他要听老婆的。老李的女儿现在是村小组副组长兼妇女主任,我们问她有工资吗?她说没有工资,有低保。村里有什么活动填表的事就全归她了,很是热爱公益。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静静的怒江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人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绝壁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石门关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夕阳中的大山与大江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夕阳映照在雪山上时的石门关

在怒江的丙中洛,我找来了一位老朋友,他叫阿洛,家在怒江支流迪玛洛。阿洛是藏族。我是2008年春天去怒江时认识他的。当时我写有关他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很能表现他在做什么,是怎么做的:

村里人爱喝酒,他们统计过,两年下来一个小小的村子,光是啤酒就喝了16万瓶。瓶子到处扔,不但扎了人和牲畜的脚,还污染着河流和村庄的生态环境,阿洛在登山人的影响下,自己发明用啤酒瓶子做了一个生态厕所,既实用,还艺术。我们去的那天正式起用,很有推广价值的创意。当地人还轮流值日,每月有一天把集中放的垃圾焚烧。他们说,虽然知道这也不是太好的办法,但总比牛,呀羊呀吃了塑料袋死了损失小。总比都堆在河边卫生。他们希望外面的人能给些指点,大山里的村庄,垃圾怎么处理。

如果真的把那些规划的电站全部建起来,我们怒江的民族就要消失了。到了外面我们怎么生存?最简单的一点,我们连马路都过不了。我很了解我们怒江人。       

建水电站,说是为国家做贡献,其实直接影响着国家。我们老百姓也是国家的老百姓嘛,建水电站影响了我们种庄稼,阻断了我们的经济来源,直接影响到老百姓。老百姓穷了以后直接耽搁国家,我们种的地也是国家的,我们也是国家的,农民也是国家的、老百姓也是国家的,我们穷了还是靠国家负担。现在到处都在修楼,到处都在修电站,老百姓的地全部塌方了!

现在这个电站不是在怒江上的,已经进入到察瓦龙,到怒江的源头了。从怒江过去基本都是建电站的,那些地方以前是最漂亮的,特别是坝子,现在建了梯级电站看不到了。以前下面的地,牲口都可以在那里放,现在不行了,牲口走来走去,就会走到别人家的地里去,所以引起了许多新的矛盾。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采访阿洛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阿洛和他的酒瓶厕所

阿洛说话很是耐人寻味。那次见面我记住了他说的,农民也是国家,老百姓也是国家,我们穷了还是要靠国家负担。这次我们坐在怒江边他问我:你说没有了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我说我在怒江边的小沙坝移民村采访,那的干部说怒江里有的是黄金,不能白白地流走了。

阿洛说:黄金也是会变质的。怒江不再是怒江时,怒江里的黄金也就不值钱了。

如今的阿洛,很为自己的民族文化正在消失而着急。他说:人类最大的冲突是文化引起的。非洲一些国家发现自己没有文化了。在怒江边现在有1300藏族人。会看,会写的1%可能都不到。迪马洛村只有3个会看藏语的。现在很多文化已经商品化了,变味了。我希望能留住每一个民族自己的文化,随着时间的消失,留住的文化会越来越有价值。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绿家园志愿者捐的书在这里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绿家园捐赠的书丙中洛中学的孩子们正读着

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跑我们为怒江小学建的阅览室,我们要为他们订明年的杂志和报纸。让江边的孩子们也能看到为他们办的报刊,是我们绿家园这些年靠义卖书努力正在做着的一件事。

明天,“江河十年行”要去我认为怒江最漂亮的一段松塔,那里水的颜色和两面的绝壁在中国,在世界都是难得一见了。

期待中。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七——没有文化的怒江还是怒江吗?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