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2011-12-26 05: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2月17日,江河十年行走到金沙江边一棵近800岁高龄的老樟树前时,一束阳光和一缕草烟正拥抱着大树。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早晨的老树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准备盖新房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晨光中的大树

可以说这老树,那光线和田边地头烧出来的烟,一下子交汇在一起时,我有一种美景从天而降的感觉。特别是那准备盖新房的小圆木码在树下,光线和圆木排构勒出的线条真可以说是树与阳光交相辉映。

难怪有学者研究说,香格里拉就在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

金沙江流经的这一段,两天来让我们看到了这一片自然的美丽,也看到人们生活在这里的富足与悠闲。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它们挂上了晨露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相约在大树下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阳光中的我们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杀年猪

离开金沙江之子萧亮中长大的金沙江边,我们又回到长江第一湾石鼓镇。杨文华老人已经在等着我们。他的夫人穿着纳西服装也和我们一起到了石鼓水站。杨学勤说这可能是老人最后一次去水站。今天这里已经叫石鼓村龙潭饮水用水协会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去水站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说当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对管理一个镇饮用水的回忆

杨文华老人站在山坡上告诉我们,当年石鼓镇没有统一的饮用水。他接手后是从3000多米的山上引的山泉水,供石鼓镇的居民饮用。为了引水的安全,老人修了两个水池子对水进行过滤。老人说喝水的问题不能马虎。为此老人的发明是在这些池子里养上鱼,鱼是安全的,水就没有问题。

让老人至今记着的是,这用于一个镇的公共设施,开始一家一年收50块钱的水费,到了90年代一年收一块。水站总共也就两三个工作人员,工资就是从这里来的。收不上水费, 发不出工资时,老人就找到单位用水的部门领导“威胁”人家多交点,否则不给你供水。就这样,直到退休还有两个月的工资老人没有拿到。可是,即使是过大年,水要是少了,堵了,他会立刻上山。或就住在山上,不放心他的老伴也不得不跑上山来给他送饭,洗衣服。为此,他负责石鼓镇一个镇的饮用水时,水一直是安全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曾经天天走的路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检测水质靠鱼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站外就是长江第一湾

照片中那破旧的门,老人说是自己当年常走的,从里老人上山去看水。我们的石鼓镇人喝的水,都是矿泉水。

杨学勤告诉我们,前些年要在虎跳峡修建水库时,老人呼吁的是纳西文化。老人说,河谷里这么多民族是和谐相处的,修大坝后,离散,石鼓人就不会安居乐业了。

今天,我们问对修电站有什么看法时,老人说:对雪线会有影响,雪线会上升。会影响气候变化,丽江会成为水城。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放眼望去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里的鱼没有问题,水就没有问题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世界地图上都有我们石鼓镇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两个过滤池,水从这里出去是干净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当年我们是租了一户人家的房子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听老人讲过去的故事

老人站在他当年工作的古城石鼓镇的山上,指着山下流动的长江第一湾说:有一次我看到一张世界地图,那上面都有我们石鼓镇,了不起呀!千年形成的景观,要是修了虎跳峡水库,这样的地方就会消失。

早过古稀的老人为石鼓的自然,为纳西文化常常地担忧着。

我们这江边的柳林清朝就栽下了。现在花那么多钱修了码头,花大价钱买了两艘船,那么贵的票钱,谁坐?没人坐就废在那。现在金沙江修大坝,到处是锁着的,江边一派萧条。

传统道德讲礼,礼就是做事要有分寸。 路上有块石头,会影响人们走路,不应袖手旁观,倒一盆水也要先看看会不会影响到别的人。有钱了,人也不能不享受自然,不能为了自己的享受就破坏自然。三江并流是世界自然遗产,不光我们不同意建,联合国也不会同意吧,

纳西族妇女穿的衣服是“披星戴月”。现在穿的衣服已经不正宗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伴和我一起辛苦了那么多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忘不掉的记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记忆不会沉封

老人觉得他可能是最后一次上山了。所以今天我们请他带我们到石鼓水站来看看时,老伴也跟着一起来了,还穿上纳西服装。

回答完我们的问题后老人说:给我和老伴在这里照张像吧,辛苦了她那么多年。

两天来杨文华老人和我们聊了很多。杨学勤说,老人平时话不多,更是不接受任何采访,今天是一个例外。我们也能感觉到,老人和我们在一起时,话是越来越多了。

分手前,老人给我们朗朗地吟诵了他当年写的一首诗:

我走在金沙江边,阴沉沉的乌云布满了天,小鸟还在歌唱,不知道这是个阴霾的春天;我走在金沙江边,浓郁的柳林延伸林边,乌鸦不住,声声点点;我走在金沙江边,金光的堤田朦胧在云雾之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吟诵时的老人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吟诵时泪花在眼里打转时的老人

家在金沙边的,像杨文华这样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被我称为中国农民的脊梁的还有葛全孝。在金沙江的三天里,我们也和葛叔坐在火塘前聊了很多。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的火塘前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葛叔和李叔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享受江边生活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

其实早在2004年,在北京国际水坝大会上,我第一次认识以农民身份参加大会的葛叔时,就同时看到了他写的一篇文章。我想在这里也抄录几段,让我们一起看看由一条大江哺育的农民对他生活中的大江,对他生活中的文化是怎么看的:

长江第一湾虎跳峡不仅有三江并流景区内最壮丽的景观和丰富而独特的动植物资源,还存在着大量的文物古迹。纳西、白、傈僳、藏、苗、彝等少数民族和汉族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演绎过一幕幕永驻千秋的历史事件。从经济发展的状况看,这里也是三江并流区物产最丰富的地方,粮食生产旱涝皆丰,生活富足,社会稳定。

当一场突发的洪水来临,淹没了我们的村庄,瞬间发生的大地震毁灭了我们的城镇,我们就会获得国家、国际和社会方方面面的救助,因为这些灾害是天意所为,而且我们在这些自然灾害中深切地感受到了灾害无情人有情。但当水坝蓄满水时,我们赖以生存的村庄、田地、山林、牧场和依附着的梦想随之永远消失时,尽管我们的损失比洪水淹没和地震大许多倍,又会得到多少援助呢?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捍卫和讨回我们原有的生计,因为它是人为的,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

葛叔为此提出的建议是:

国家把农民的参与权制度化

学习科学知识,理智参与意见。让民众知情,以主人翁的态度主动地理智地参与到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水坝工程的讨论中。

通过媒体吁请专家学者讨论。在我们各民族百姓的眼里,都市的高楼大厦,繁华的闹市不是我们的追求,我们要的是充足的阳光,清新的空气,不污染的净水和能长绿色食品的土地。我们不但感觉精神上的富有,也具备环境上的富有,物质资源的富有,享受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发展和安居乐业的生活。作为三江百姓会很好地爱护自己的家园。我们吁请国内外有关专家学者,特别是环境保护组织和社会学专家对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水坝利弊进行公开讨论,维护它的完整性和自然性,这是世界所有人的权利。因为,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和民族文化遗产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全世界的骄傲。

葛叔认为,如果在他家乡金沙边修大大专,他们失去的什么?

有形和无形资产的丧失

如果建坝,不管地方政府还是开发商都不可能赔清这里农民的一系列的资产损失。

这里的民居多半为三方一照壁的院落或是四合院,多装修有精美图案的木质雕刻。占地约一亩左右,是兼有菜地、果园、花草竹木的小桥流水人家。这里古村镇的道路和水利系统,是历经几代人的结晶,非一代人所能完成。

土地有基本农田承包地、自留地、承包的荒山林地。有公有的山坡草场、山林、高山草甸、沿江的滩涂等。基本农田多是吨良田。这里的老人放上一群羊或十几头牛,可解决全家一年的生计。广阔而高峻的山林里有着不可细数的珍贵的药材和食用珍菌,是富足生活的重要来源。农民说:“我们的田这么好,山这么宽,柴方水便,江里有鱼,要我们搬到有田无山,有山无水的地方,我们坚决不同意。”

多民族共融人文文化遗产的丧失

这里各民族在金沙江流域世代和睦相处,既保持自己的民族特点又与其他民族亲密交往,互相尊敬,互通有无,互通语言,互相通婚。在这一带一个家庭由几个民族组成,是很平常的事,这在全国实属少见,真可谓“三江多民族人文文化遗产”。现在就举个例子:金江镇吾竹开文村杨兴荣(本人是教师),他曾祖是普米族,曾祖母是傈僳族,祖母是纳西族,母亲是汉族,他的妻子是彝族,一个家庭就有五个民族。类似的家庭情况,在金江两岸是比较普遍的。一旦建坝,淹没的不仅仅是土地问题,而是一个堪称民族团结典范的民族共融体。那时,你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多民族人文文化的“遗产”?

我认为,保护好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不只要保护好三条江,还要保护好这里世居的各民族稳定的社会状态。人与自然协调发展,各民族和睦相处相融,遗产保护才有它的价值。

通过讨论和交流,我们这里的农民普遍认为,这里是多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国家有民族政策,建水坝的结果是瓦解了这里的少数民族。

 葛叔“上纲上线”地在文章中说:强制性移民,剥夺了农民原有的生计。不过,作为生活在金沙江边的农民,他的“上纲上线”也是有对策的。他提出了这样几条:

移民需要制度的保障

移民需要法律上的保障

在水坝的建设中,地方政府和水电公司往往用国家和党的大局、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宣传来动员农民,农民在不知情,没有参与权的情况下吃亏上当,签下不利于自己合法权益的通知式的协议书。问题发生后没有部门管,新官不理旧事,没有讲理的地方。漫湾的问题正是这样,移民和律师找不到一部能保障移民合法权益的可适用的法律来保护自己。

在市场经济中,不能以多数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为借口,剥夺农民的利益,不能用战争时期可以牺牲部分人的观念来指导经济,不能以党和国家的名义来强制农民搬迁搞水坝建设,特别是在人类已认识到水坝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稳定有极大危害的今天。

我们盼望在国家以法治国的法制化进程中,出台有关建设工程移民问题的法律,特别是非自愿移民法,把移民问题引入法制化管理轨道,从法律上保障移民对水坝建设有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与大江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雪山

 这就是葛叔2006年10月,在世界水坝会上发表的一个中国农民对自己家乡,对自己生活中的民族、文化,对水电站要在自己的家乡修建的看法和建议。这也正是江河十年行在行走中,要发现,要记录的人与大江共命运的生活和生活在其中的人。能不能在发现与记录中产生影响,我想要努力的当然不仅仅是我们走在大江边的人,还有我们江河信息的阅读者以及希望和我们一起关爱自然,尊重文化的人们。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阳光下的早晨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的澜沧江边的人家

明天我们要走进的就是已经搬到农民新村的一户澜沧江边的移民刘玉花家。2006年我们第一次到她家时,他的小儿子还在她的肚子里,如今这个小男孩马上就要五岁了,他们一家在新村的生活一直让我挂念着。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四——我走在金沙江边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