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2011-12-26 05: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西族的婚礼,是江河十年行12月16日偶然碰到的。现在年轻人的婚礼讲排场,成串的车队,成堆的彩礼,似乎多么夸张都不奇怪。纳西族在金沙江边的婚礼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江河十年行的行走中,记录这些民族风情和人与江河间的相互影响,也是我们要记录的重要内容。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城里人在农家院里洗头

2011年12月16日早上,已在农家住了两天,我拉着一行中的几位女士在姚叔家池塘边洗头,那一刻,淋浴在阳光里,和在家里、在宾馆里不一样的洗头法,让我们感受的是与自然的亲近和朋友人一起做一件事的快乐。在这样的环境中的笑、闹,给了我们极大的快感。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郎父亲的兄弟姐妹在等着接来的新娘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人还没到之前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长辈桌

我们去的这家新娘子是白族,新郎是纳西族,所以在新娘子还没有来时,我们就被告知,今天的婚礼是按纳西族的规矩。我们到时,新娘子还没有被接来。几天来,感受着金沙江农民生活富足的我们,想象着这里婚礼的排场和我们不知道的习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娘子下车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十指相扣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听着鞭炮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看新娘子的孩子们

新娘子来了但没有车队,只是很普通的一辆小轿车,很通常的放鞭炮,很小的新房。进到新房后,先是一个小男孩送来一盆洗脸水。水和毛巾被放在了地上并没有用。接着的可是一定要享受了,那是新郎妈妈送来的一杯糖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站在了新房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侄子送来的一盆洗脸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得到一个红包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郎的妈妈送来一杯糖水

扛着摄像机的央视的李路进到新房很直接的问新娘:新郎比你矮,你不再乎吗?新娘微笑着说,对我好就行。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房子里墙上孩子的照片是一定要挂上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对我好就行

我问新娘:听说你没有要彩礼,你的公公说一分都没有要?

新娘说,以后总是要一起过日子。

我们又问,车上怎么连个喜字也没有呀?

新娘说:路很远,要开四个小时的车,早上贴了的,风给刮走了。

新娘子说这些时,自自然然,没有一点遮掩与造作。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出来发糖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等着糖的一老一小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站在院门口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高兴的还有孩子们

这对新人是在一起玩时认识的,认识了半年姑娘就披上了婚纱。简朴,热闹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场婚礼的特色。没有闹,也没是太特殊的习俗。陪我们来的杨学勤说还是有些汉化了。

是呀,从桌上那长长的一排啤酒就可以看出外来文化对这里的影响。坐在桌边一位小伙子说,你们要想多了解我们,就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喝酒。

可惜我们还约了一位77岁的老人要采访,不能久留,不然像小伙子说的:“我们要喝到晚上见了”。和他们一起喝到晚上,我们会听到多少这里年轻人是怎么想的,怎么生活的呀。这次我们已经是专门采访跟踪人家,并且只在云南了,时间还是不够用。在这样的地方采访,有多少时间是够呢?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新娘的朋友们在婚礼上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负责上菜的小伙子们是新郎一起玩大的小伙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人的相逢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碗的肉和鱼是主菜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孩子们在一桌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排了一桌子的啤酒,坐着喝酒的都是端盘子的新郎的伙伴

“阳光在水面交织成我诗歌的标点,落落的松涛和我的诗韵和旋……呼呼的小风凉快我发烫的心坎,我快步小心地走进林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人眼里的大江与大山

写这诗的老人杨文华受过大不公。上个世纪在动乱的年代里,他因不满现实,被关了十年。这诗是在他被关押时写成的。可以看出,在那样的境遇中,与他同在的是他心中的天地间。

我问老人,这里的大江怎么能保留得如此自然。老人说在我们的文化中,祭祀之后一定要大声的喊一声,乌鸦回来吧!我们在金沙江的一艘老船上和老人聊时,他对着大山喊了好几遍,用纳西语,用汉语都喊了:乌鸦回来吧。

老人说,能有今天这样的大江,是因为山上有无数的山泉,有成片的林子。现在的人觉得树是可以说砍就砍的,在纳西的文化中,树和泉都是山神,都是保佑人的生存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山水间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山清水绿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河边的树

长江第一湾石鼓镇的饮水站过去是杨文华老人管的。当年,他被放出来后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文化站,一是去水站。他选择了水站。我问他:管一个镇的水,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老人脱口而出:安全。

一个刚从牢狱中出来的人,要去管水,是为了安全。让老人有些生气的是,现在人们对来自大山里的水不那么重视了,老要去人为地蓄水。

老人还说,这里大江边有一片柳林,几百年了,是这些柳树保护着大江,柳树的根可以固土。有柳林时,从来没有现在江边的塌方。我问老人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呢?他说:领导说了算。

我们和杨文华老人相约,明天到他当年管理的水站去看看。杨学勤说,老人十多年没有上去过了,能答应你们不容易。一个古镇水的管理除了要安全还要什么呢,明天我们会去看看。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是谁在向人们呼喊,大家起来才能冲过黑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山上采来的珍稀菌类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与大山共生存的今天

和杨文华老人告别后,我们又到了金沙江之子萧亮中家。来之前,不少亮中的朋友托我带去对亮中妈妈的问候和心意。

亮中二弟亮东的女儿立秋昨天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今天我们要把带来的书拿些给她。

还有亮中爸爸办得那个小小的乡村图书馆,我们也会送些书。昨天就等着要给我们做饭吃的亮中妈妈,我们到时刚从地里采了菜回来。她说这是喂猪的。金沙江流经到这里,住在这儿的猪,吃的完全是天然食品,玉米和地里的青菜。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从地里回来的亮中的妈妈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给亮中妈妈念亮中朋友们的问候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立秋在看我们带来的书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在亮中爸爸办得小小图书馆里把书上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河十年行在萧家

今年亮中妈妈养了大大小小19头猪,家里每年都是留两头自己吃,剩下的都卖了。养的20多只鸡是家里自己吃的。每年种出来的几口袋菜籽,能打一百多斤油也全都是自己家吃的。还家里的果树,核桃树先仅自己吃,吃不完再买。

亮中的二弟亮东去年花四十万买了辆大卡车跑开了运输。妈妈在一旁说全部是贷款。什么时候能还完呀,我们问亮东。他说三年。三年就能还四十万。这其中要多辛苦,要有什么来源,从亮远的笑里我们看到了萧家的希望。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亮中家门前

我们每次去看萧亮中的妈妈,村里的丁大妈是一定要来的。亮中出生后的第一口奶是她喂的,当地叫开口奶。可是今天丁大妈没有来,听说是身体有些不适。

我们去了丁大妈家。记得江河十年行到金沙江时,有好几次,她老人家都会很认真地和我们说,18亿亩粮田是国家定的红线不能少的。今天我们没聊了几句,丁大妈给我们拿出了她收集的报纸。上面有移民介绍,也有金沙江的水电开发。这就是家住金沙江边的农民,这就是家住金沙江边的妇女。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歇会儿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关注国家政策的丁妈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移民知识介绍

12月16日晚上,我们又回到了姚叔家。吃完饭后,坐在火塘旁葛叔家又来了个新朋友,李叔。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很想广为传播:我们这里没有自然灾害。现在每当发生什么大的灾难时,我们的媒体上立刻会有有关人士出来说是气候变化,是天灾。那为什么天灾就不到金沙江香格里拉这一段呢。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围炉夜话

李叔说:我们这里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我们这里很多方言用的字,只有在康熙字典里才有。我们这里有这样的说法:尿到水渠里会生疮,打了燕子眼睛瞎,人潮地灭,古树不能砍,古路不能占。这都是在说人与自然的关系。或许就是这些村规民约,让我们这儿,每到开江,鱼就会从江里往起跳。青蛙蛋在江里一排几百米宽,几公里长。小时坐渡船能一看就是一天。遗憾的是,现在浮在水面的青蛙蛋看不见了。气候变化对我们这的影响不大,但不是没有。

葛叔和李叔他们最近在山上建了一个玉皇阁。他们是要让这里的年轻人重拾当地的传统与文化。他们人为,这里没有自然灾害,和当地多民族的文化传统,与这些文化传统与自然的和谐,无论如何是分不开的。

坐在火盆旁和我们聊到深夜的葛叔临走是给了我个活儿:找个名人帮我们给玉皇阁提个字。越有名越好。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完成葛叔的委托。但我会去找,去问。我要告诉我找的愿意为金沙江这片大山、这片大江提字的人,你的提字是为大江的保护者们。这群大江的保护者希望的是,让后代也知道他们那里没有自然灾害是因为什么。他们,是中国农民的脊梁。

我当然也希望,看到这儿的你,和我一起寻找。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三——乌鸦回来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在香格里拉

明天,2011年江河十年行会和杨文华老人一起去看看他一手建起的石鼓饮用水管理站。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