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2011-12-26 06: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已经是江河十年行的第六年了。这一年,我们行走的重点是要用十年时间跟踪的十户人家。6月份时我们走访了四川的五户,剩下的五户在云南。其中有三户是潜在的水电移民。两户在金沙江,一户在怒江。这三户人家至今还在以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与自然和谐地丰富多彩地生活在江边。还有两户,一是澜沧江小湾的水电移民,我们从这家开始准备搬走,已经跟踪采访这家人五年了。还有一户是怒江小沙坝的移民。虽然怒江是否建坝至今还未见分晓,可1996年底,小沙坝村整个村子已经搬到了农民新村。

2011年的江河十年行,我们既要横向比较同在大江边生活的农民,靠世代生存方式种地,靠自己文化与传统生活的人家和有了水电后住进新村,或外出打工的生活到底有哪些不同。我们也会做个纵向比较,那就是从2006年江河十年行我们开始行走、记录,这六年间,这十户人家的生活随着经济的发展有什么变化,他们的命运和大江大河的变化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长江第一湾的清晨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静静的江湾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脚下、大江岸边的人家

江河十年行走的是西南的六条大江:四川的岷江、大渡河、雅砻江和云南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这六条大江因为能源开发都在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开发的挑战。

金沙江一库八级电站,更是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发着。不过,作为一库八级的一库虎跳峡电站,却从一开始就受到了潜在的十万移民的坚决抵制。当地人甚至说,就是拿一座银行换我们的金沙江,我们也不换,就是把金沙江铺成金江我们也不搬。特别是在北京工作的人类学学者萧亮中知道自己的家乡,自己从小长大的大江要被水库所改变后,奔走在家乡与北京之间,他告诉自己的父老乡亲开发中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发言权。他告诉北京的记者、学者和环保人士金沙江是世界自然遗产。

六年了,虎跳峡电站被一直搁置着。当地老乡听到的越来越多的对他们来说是好的消息,这个电站要上移,上移后,要搬迁的移民就没有那么多了。长江第一湾这富饶的村庄,亮中的家乡金沙江边的车轴村就不会被搬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当地农民杨学勤指着当年要修坝时立的标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如果修电站,这片地就会被淹。当地人说我们要搬到“花果山”住了,那原本是猴子的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如果要修大坝,海拔2234以下要全被淹没

金沙江边的农民为什么那么反对在自己的家乡建电站?当地很有声望的小学老师李君杰这样形容了自己的家乡:我们这里很怪诞,那么小的地方出了那么多文人、武将。从大画家到大将军,如果数一数真是不少呢。60年代,中国面临巨大的饥荒的时候,虎跳峡的粮食运往过祖国各地救济灾民。

长江第一湾生活的富足与文化底蕴的丰富,是我每到一次长江第一湾,就要感慨一次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长江第一湾石鼓镇的早餐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果树与蓝天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红军当年从这里走过

石鼓镇从1985年家家就都有了彩电。为石鼓镇的电视普及做出重大贡献的原广电局技术部主任年庚华却对我们说了这样一句很有哲理的话:资源是社会不稳定因素。他得出的这个结论是从伊拉克和利比亚说起的。

年庚华说,这些年要在他们家乡建电站,遭到当地人强烈抵制后,修电站的理由也在不断变化着。先是说水电扶贫,后来又说是科学发展观,然后就是滇中水。老年说,其实说一千道一万是一个理由,我们这有修大水库的库容。这个大库就是长江第一湾。

这些年我们每次来石鼓镇都带我们走走,看看的杨学勤说:那些要修电站的人说,搬迁还不容易,把老的养起来,过几年就死完了;年轻的小伙子让他们去当上门女婿,姑娘们嫁出去不就行了。

老杨问我们:你们说,我们石鼓镇能这样说搬就搬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家里今天杀年猪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家家房前的“装饰”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家里在做鸡豆粉,只有这里才有的特色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家家都养的兰花

石鼓的富裕,不到这儿来真是难以想象。而更让当地说成这里“怪诞”的还有:这么小的地方出了那么多文人、武将。他们留在街上的痕迹随处可见。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街上的老铺子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屋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戏台

江河十年行在石鼓镇跟踪访问的李家珍一家,我们年年去,年年听他拉二胡,看他手上拿着的杂志,听他讲家里的收成。他拉的二胡都是古曲,“山坡羊”、“浪滔沙”。年纪大了的李家珍不常去村里人一起演奏的纳西古乐队了,可是下地回来拉上一首古曲是他日常生活的内容之一。前几年来我们就知道,他家订有《杂文选刊》、《南方周末》,电视他爱看中央台第十套的节目。今年我们除了知道他家还在猪满圈、养鸡满院、羊撒欢,有着吃不完的粮食和蔬菜以外,还看到他家墙上多了一片炭写的短诗,细细看来,原来是一段赞扬鲁迅的诗。我们问他为什么写在墙上呀,李家珍告诉我们是教育孙子的。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拿出琴来就是一首古曲“浪滔沙”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杂文选刊》是老李爱看的杂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墙上的教育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主业是种地

像李家珍这样有着极深厚的文化底蕴的农民今年我们又认识了几位。

也是杨学勤带我们去的,因为丽江要举办书法展览,作为牵头人的老杨我们去之前向这两位打了招呼过一天就来取。12月14日下午,我们随着老杨先到了农民木荣芝家。木家是丽江的大户。央视的李路看到老人字写得确实有其特性,就请他再写写拍下来。老人提笔写的是“春满长江第一湾”并问我们开头写什么?原来他是要把这幅字送给江河十年行。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农家院中的文化气息

老杨带我们去的第二家是位到了退休年纪才从民办老师转为正式老师的。和这位76岁的老人李君杰聊起当年水坝就要在家门口建时,他是怎么想的。老人说,我们这儿不用说得太多,90%的人不愿建电站是有的,建了电站对我们的生活影响不说,也会影响气候,影响自然。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杨要拿去参展的老人写的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人家中的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批改作业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字被拿走之前

在李君杰老人家聊天时,老人的妻子一直坐在旁边笑。我们问她家里的活你做什么呢?她说地里的活儿都是她在做。

这么一问不要紧,让我们知道了这样一位在金沙江边生活的,年纪已经六十有八的农村妇女要干多少活。家里的四十二亩地是她一个人在种,她的男人不下地。一年两季,一季小麦,一季玉米。种的蔬菜吃不完天天还要亲自到街上去卖。另外家里还喂了两头猪,二十多只鸡。一个女人怎么能做这么多活儿,累不累呀我们问她。老人笑着说了三个字:习惯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如果我有一万块了

我突然想问老人这样一个问题,假如给你一万块钱,你会用来做什么?老人说:去趟昆明。我们又把这个问题问了她的男人李君杰。这位退休的小学教师说没有这么好的事,不想。我说:假如呢?老人坚持说不想了,就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

老夫妻有三个孩子,现在都在外面打工。一年回家一次。我问,孩子们没有上大学,没有和你学书法的。老人说,没有,我也不能强迫他们。随他们去吧。

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问过李家珍,他们家的二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没有继续老李的爱好,连我们第一次到他家会唱纳西老曲的老人的孙子李小孝,也是中学一上完就和爸爸妈妈一起在承包的学校食堂里干活了。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村里有人要结婚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村里的老中医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村里的老建筑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有年头的喝茶方式

石鼓镇也和我在中国其他农村一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家里只留下老人。我们今天走进的四户人家,家里都只有两个老人。孩子也少有继承老人琴棋书画爱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四十岁以上的人还爱好看书,爱好古典,而年轻人就少了文化素养了呢。

杨学勤让我给北京的朋友带了一箱子书。这些书中介绍的都是石鼓的文化和石鼓的文化人。我们走在田头时,老杨和我说了这样一个现象。他上小学的时候,校长袁志鹏专门在江边开辟了一片地,带着他们到田里认植物,画动物和泥土摸爬滚打。老杨说,在他幼小的心里就开始感受着与土地的亲密关系,也学习着课堂以外的知识。而现在学校里的领导呢,通常关心的是怎么把这片土地承包出去,用这片土地赚些钱。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和我们那时老师教我们怎么长大的孩子能一样吗?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当年孩子的笔下曾画过它们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树被砍掉后的江岸(施丽玲拍)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老根在护岸中(施丽玲拍)

老杨说今天金沙江边的农民又开始盖新房,开新业了。农民过日子总是要朝前奔的。在大山上看长江第一湾时,我们发现江边有些新砌的石头。老杨说,这就是人们不了解自然,不尊重自然坏的事。江边本来都是树。当人们把树砍了后,江水就把岸边冲垮了。现在砌的石头能不能护得住江边的堤岸,堤岸蹦塌了会对人们的生命财产带来什么灾难就都不好说了,这还只是一个江边的小影响,要是修大修,蓄水库,对金沙江又会有什么影响,我们做这些事的时候不能不为我们的后代想想呀。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祖孙

 

2011年江河十年行云南之一——资源是不安定因素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石鼓镇的孩子

明天我们要去金沙江之子萧亮中的家。那里也是一片富饶美丽的地方,我想的是,亮中妈妈还好吧。第一次去的人在想象着金沙江能有多美。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