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2011-12-30 11: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永晨 周晨 

 

2009年12月23日深夜,我们拍到黄磷厂的冲天“火炬”在空中燃烧,拍到已跟踪了三年的一个直排金沙江的污水口,得知夜晚比白天水大了不少后,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到这个排污口看看。

12月24日一大早,我们看到跟踪了三年的排污口,水的流量和昨天夜里应该说是差不多的。顺着这条水,我们来到攀钢钛白粉厂。看我们走近,两个门卫走过来问我们有什么事。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跟踪了三年的排污口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攀钢钛白粉厂

我们先是指着离工厂门口不远的一堆废料,问门卫那是你们厂堆在外面的废料吗?钛白粉的废料能不能这样放?门口的保安说,这没有问题,农民们很喜欢,他们都会拉走的。

我们向保安提出能不能见见厂领导,问问下面那个直排到金沙江的排污口是不是他们钛白粉厂的。保安很有耐心地和我们说着,他们只是门卫,如果我们想了解的话,他可以帮我们找负责环保的人。不过,当我们问他们在这样的工厂里工作身体会不会受到影响,两个保安都表示没有问题。

很快厂里负责环境保护的一位科长出来。他说我们要采访,需要出示介绍信,或应该通过宣传部门再来。

我们告诉他,国务院2009年5月1日正式实施了信息公开条例。条例上规定公众具有知情权。我们从这里过,看到有污水直排大江,我们当然有权利了解这水是不是达标。因为以我们肉眼看到的那黄色,认为有可能会对公众利益、公众健康造成影响。

听我们这样说,这位厂里的干部倒也不再追究我们是不是记者了。随后还把我们请到厂内处理污水的水池旁,在我们看来还是有些黄的这盆水,厂里负责环保的人告诉我们:这水完全达标。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厂里出来废料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钛白粉厂里的污水处理口

至于我们指给他看的厂门口外堆着的那些废料,他说,那些废料已经给了农民,并且十分抢手。而且已经在厂外,就不是厂里了。我们问他:这样露天搁放,下雨后会不会使废料中的残留物进入土地,渗入水中。

这位环保科长认为:你们应该先去了解一些这些废料里是已经没有什么污染物了。这是常识问题,如果连这个都不懂,还是要先学习一下有关化学常识。

据我们事后请教有关专家得知,硫酸法钛白粉生产中产生的酸性废液经石灰中和会生成含水硫酸钙,俗称石膏,如不置于防渗填埋场中,自然酸化因素仍可能洗出其中的重金属或放射性元素,对地下水形成威胁。

在跟随我们看过我们跟踪了三年的排污口之后,他表示这不是攀钢钛白粉的排污口。“现在钛白粉厂很多,攀枝花号称钒钛之都,不知道是哪家排下来的。”该工作人员解释。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到了钛白粉厂的排水口。他拿出一条小黄纸,扔入水中,告诉我们如果纸变红了,说明有问题,如果没有变色,就是达到排放的标准了。

据我们事后了解,pH值只是废水排放标准中的一项,由接受水体的功能划分和质量标准决定的废水排放准标还包括对色度、固体悬浮物、化学需氧量、重金属等几十种污染物的限值。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就这位环保科长的“环保说法”做更深的调查和采访,但我们的“江河十年行” 会在以后的行走中继续跟踪和记录。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试纸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你们看看

“你们都知道攀枝花是钢城,其实近些年来,钒钛工业异军突起,占据了半壁江山。”当地一位围观的人士看我们在和钛白粉厂的人说水,也加入进来说了这样一句。

钒钛之都的起源

关于钒钛产业的发展,攀枝花坊间流传着一个普遍的传说:中日建交初期的七十年代,日本科考船通过监测长江口的水质,检测出了珍贵的钒钛资源。随后由长江倒溯,进入金沙江,得知是攀钢生产之后倒弃的钒钛废渣。日本田中首相向周总理提出,用一吨精钢换攀钢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一吨钒渣或钛渣,周总理感到蹊跷,没有答复,后来田中又把交换的价位提到五吨换一吨。日本政府的急不可耐被周总理觉察,在总理的指示下,攀钢组织专家对钒钛资源做了大量的研究。

研究发现,钒能使钢的弹性、强度大增 ,抗磨损和抗爆裂性极好,既耐高温又抗奇寒。如果说钢是虎,那么钒就是翼,钢含钒犹如虎添翼。而含钒高强度的合金钢以其强度大而广泛用于航空、铁路、电子技术、国防工业等部门。钛没有磁性,广泛用于核潜艇建设,极细的钛粉,还是火箭的好燃料,被誉为宇宙金属,空间金属。

钒钛都是战略的矿产资源,且大部分贮存在攀枝花地区。中国政府意识到钒钛资源的重要性后,为此成立了攀钢研究院,历经艰辛,最终攻克提炼难题,为我国的国防工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地质学家杨勇说:早期攀枝花的发展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是粗放型的资源开发阶段,比如采矿、毁林、炸山;第二是资源的深加工阶段,比如冷轧钢、热轧钢、轨梁钢。

钒钛资源的开发,是攀枝花发展的第三阶段,在攀枝花钒钛工业园区的网页上,有一句话放在不起眼的位置:“攀枝花市坚持高起点、高标准开发钒钛,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近年来,为了鼓励地方经济发展,攀钢受当地政府嘱托,对私人小型企业放开了民用钛白粉的管制。随后,各路神仙纷纷从庞大的攀钢资源着手,据环保人士透露,钛白粉企业最多时可以高达数十家。而曾经作为废渣的钛,如今成为了当仁不让的香饽饽。在国内市场里,钛白粉主要用于涂料工业,约占钛白粉消费的50%以上。随着中国汽车工业和建筑业发展,涂料工业中钛白粉的物质的物理稳定性强,广受欢迎。在国际市场上,钛作为稀有资源,十分抢手。钛白粉的大量出口创下了不菲外汇,也是地方政府支持多上钛白粉企业的动因之一。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攀枝花的“小溪”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卫生站就建在这样的环境里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流入金沙江的水染黄了岸边

由于很多钛白粉厂规模较小,在矿业提炼上生产粗放,最常用的就是硫酸法,就是将钛铁矿粉与浓硫酸进行酸解反应生成硫酸氧钛,经水生成偏钛酸,再经煅烧、粉碎即得到钛白粉产品。完成反应之后,这些小型企业就直接把硫酸排入金沙江,造成整个长江流域的严重污染。

“各个小厂土法提炼,没有统一的工艺标准和环保标准,更没有标准的工艺技术和环保设备。”杨勇说。

非但如此,由于大量低成本小企业的卷入,钒钛矿产的开采变得无序而粗放。在攀枝花西区的山地里,处处是挖开的山体,裸露的岩石层像一片片揭开的伤疤,鲜血淋漓。

“你不采,别人采,谁不想多采点?不采白不采。”当地热心人士如是说。

“三线建设的开采只是皮外伤,现在的过度开挖则是伤筋动骨啊!”杨勇痛惜道。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我们的记录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边的厂,厂边的水

“现在基本上是处于混乱状态。”关于钒钛资源的开发,当地热心人士说道。

“钒钛作为国家的战略资源,开发需要统一的规划。这样大面积的开挖山体,会破坏多少自然风景。”杨勇说,作为攀枝花人,他对这片土地很有感情。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走过攀枝花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雅砻江两条大江流过的攀枝花

为了遏制家乡疯狂的开挖山体,杨勇曾经引用大香格里拉概念来向地方政府进言发展旅游业,所谓大香格里拉,就是西至西藏的林芝地区,东到四川的泸定,还包括岷江的上游,北至四川最北部的若尔盖及石渠县最北端,南到云南丽江一线,在这个香格里拉区域里,攀枝花市包含其中。杨勇的良苦用心一度引起了当地主管旅游事务官员的兴趣,但这个微弱的声音,随后就被更大一波的资源开发所掩埋。

攀枝花在2005年荣获全国旅游城市,关于旅游城市的验收,当地热心人士讲了一个真实笑话。由于攀枝花是移民城市,居民中以东北人居多。在全国旅游城市验收时,当地雇佣了很多乡音未改的老人,分布在大街小巷,作游客状,专门应付暗访的国家旅游局官员。一天的新闻上,一个老太太以东北游客的身份大赞当地的旅游设施和旅游工作,甚至说自己都想把家搬来了。而这位老人,就是三线建设时从东北移民攀枝花的职工家属,在攀枝花定居了四十年之久。

目前,攀枝花还是全国卫生城市,全国环保模范城市。

“重视不能停留在表面。”该热心人士说。

带着遗憾,也带着被满城的烟雾所影响的眼睛,鼻子,嗓子都有的不适,我们离开了攀枝花。不知在未来的“江河十年行”再走进攀枝花时,还会不会是这样。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走出攀枝花的风景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走出攀枝花的田野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里的人与自然

刚刚走出攀枝花,我们就领略到了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大开发的山野与生活。我们需要发展,这不用质疑,可是我们是不是也需要这样清新的空气和能使人健康的环境呢,还有风土民情。我想在正在发展的地方,这样闲暇的生活恐怕是不容易见到的,而被我们认为还不是那么现代化的地方,现在倒还是能看到人们这样的生活。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街上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赶场之后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尝尝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路上行人

再过一天就是新年了。2009年“江河十年行”还在中国六条大江的采访与记录中。我们在大山与大江中的行走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在行走中,我们一方面在感受着大自然的壮丽,一方面在忧郁着大自然的悲凉。在这迎新去旧的时刻,如果用语言来表达可能有些不合时宜,还是用两张我们在大山里记录时拍下的照片来表达我们此时心中充满着的希望与担忧吧。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孕育大江大河与我们人类的大山

 

 

2009年“江河十年行”之九-钒钛之都的隐忧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苍凉美

明天,我们将走进泸沽湖,也将走进阿海电站。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