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2011-12-30 15: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文图/汪永晨

雅砻江从青海省发源,流过1000多米后到了攀枝花和金沙江汇合。金沙江也是从青海发源,先被称为沱沱河,后被叫成通天河,再被命名为金沙江,最后成就了响亮的名字——长江。一个城市,有这样两条大江流过,且在这里汇合,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也是罕见的。可惜,知道攀枝花这一独特的人除了攀枝花人以外,还有多少呢?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两条大江汇合处,绿色的是雅砻江,黄色的是金沙江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攀枝花两江汇合处

在攀枝花的经济建设中,也有被重视的,那就是水能资源。开发水电,成了攀枝花的重点项目。

二滩水电站是在1991年开工建设的,到2002年,是全国已经建成的最大的水电站,投资285亿,装机总量达到了330万千瓦,年发电能力可以达到170亿度。二滩电站是在四川电力紧缺的时候,靠国家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的贷款建成的。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1年的二滩水电站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二滩电站模型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二滩电站

中国投资协会陈望祥教授曾对媒体记者强调,二滩电站是个很优质的工程,但这样好的电站一开始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造成它只能在电网里吸收少部分的电量。
     问题出在哪儿?二滩水电站自1998年建成投产以来,到2002年累计亏损十几亿元。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曾有过这样的分析:为什么发电能力这么大,投资这么多的一个优质工程却在亏损呢?四川省电力公司指出,二滩的亏损,有政策性的问题,也有市场的问题。
     当年央视的文章还有下面几段:

四川省电力公司所说的市场的原因是指:二滩电站建设期间,就出现了四川省电力市场供大于求的状况,给刚开工的二滩电站带来了竞争的压力。而在此期间,重庆脱离了四川省,成立了直辖市,川渝分家后的重庆,只接纳了二滩大约1/3的电量,而在当初设计时,二滩绝大部分的电量应该由重庆来接纳。33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实际的供电量是128万千瓦,只有三分之一多一点。
     与二滩发电量不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川省一部分小火电却得到了蓬勃的发展。记者了解到,二滩水力发电的生产运行成本是每度电3分钱,而大多数小火电的成本至少在1毛钱以上。那么,为什么成本低的二滩水电站不能正常发电,而允许成本高的小火电发电呢?用四川省电力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江宇的话说,“还要养两千人”。
     让小火电发电,除了要解决大量职工的安置问题以外,记者还了解到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就是直接关系到地方的财政收入。小火电的投资主体大多为地方政府,如果关闭小火电,也就意味着要减少地方税收。
     而二滩电站的发电量上不去,水又不能无限期地储存下去,只好把水库的水放掉,这也使得二滩发电工程竟然变成了吸引游客的“旅游工程”。

   据了解,到这里参观的游客,每天有200到300人左右。二滩成为一个重要的旅游观光的景点。
     发电工程成了吸引游客的“旅游工程”,这对二滩的设计者们来说是始料未及的。二滩电站的党委副书记杨李智细细的一笔帐,数字却让所有的人感到了心痛。
     泄洪流量是每秒5551立方米,如果把这些水量转化为电能,可达到800万千瓦,如果用每度电三毛钱来计算,每天就可以产生6000万元的价值。而现在等于这些水就白白地放掉了。“所以说我们感觉到,看到的是流水实际上我们感到的是流血。”

   二滩水电站的尴尬并不是个别现象,这也是中国电力体制的尴尬。以打破垄断、分离发电和输送电网的业务、构架合理的电力市场的全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2002年4月11日被国务院审核通过。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二滩电站人家

这户人家是我们在二滩电站旁跟踪采访的一户。在我们江河十年行跟踪的十户人家中,这家可说是受益于水电开发的人家。花一百多万修建的饭馆,这几年生意一直都不错。只是今年以来,山上的水越来越少了,他们开始担心,没有了山泉,以后饭馆怎么开。而山泉水的断流,有施工的原因,也有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而全球气候变化对江河的影响,当然是我们江河十年行要持续跟踪的。

还有,我之所以用了相当的篇幅来说明二滩当年建成之后的尴尬,要说的是,二滩电站建成后不发电是不行的,发不了多,也要发少。有了电,随之而来的就是高耗能企业一个个地建起来。然后就是这些高耗能企业带来的高污染事件的发生,直接影响到了当地人的生命健康,被环保界广为关注的黄磷厂就是其中的一个。

黄磷是重要的化工原料。目前国内总生产能力达80万吨,生产厂130多家。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四个黄磷生产国之一,而且是生产量和出口量最大的一个。
  黄磷提炼属高污染、高能耗产业,黄磷本身有毒,5%液态黄磷灼伤即可致人死命。黄磷生产对空气、水均有污染。从世界范围内看,黄磷生产呈现出从发达国家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的趋势;从全国范围来看,则呈现从东部发达地区向西部欠发达地区转移的趋势。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黄磷生产大多数集中于沿海及内地缺少磷资源的地区如华东、华中、华北及东北等地。八九十年代,在磷资源丰富的地区如云、贵、川、鄂等省,因为同时也有丰富的水电资源,所以掀起了建设黄磷厂的热潮,一些贫困地区甚至把兴建黄磷厂当作脱贫致富的途径。与此同时,东部地区的黄磷生产受市场竞争影响,逐渐向西部地区转移,这是国内黄磷生产发展最快的时期。
  90年代后期,国内黄磷生产向大型化、自动化方向发展,走磷、矿、电结合道路,建设了若干个大型黄磷生产基地,位于攀枝花市的四川川投电冶公司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依托二滩水电站的廉价水电,发展成全国最大的黄磷生产基地。同时,一些东部地区的磷酸盐厂也在西部投资建厂。目前云、贵、川、鄂四省黄磷产量已占全国总产能的90%以上。
  这些工厂在向内地转移的同时,也把工厂伴生的污染带到了内地。
  污染向内地转移的趋势,已经引起人们的警惕。几年前,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两会”上,人大代表魏文展博士就忧心忡忡地指出:“沿海发达地区已淘汰的污染产业有向西部大量转移的危险。”他说,在靠近广东省的广西梧州市及贺州市,近年来出现了大量打火机厂、小钢铁厂、淀粉厂和彩色造纸厂,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朱镕基总理也曾在全国“两会”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防止已被淘汰的企业和设备向西部地区转移,避免破坏生态环境”。显然,急于发展地方经济的西部和内地,是很难避免走上发达国家和沿海发达地区曾经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的。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黄磷厂污染受害者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6年的黄磷厂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7年的黄磷厂

攀枝花发生事故的这家川投电冶公司黄磷厂,1998年开工建设,1999年一期建成投产,一二期共投资3亿多元,年产黄磷6万多吨,是国内同类工厂中产销量最大的。
  南方周末上曾有题为“攀枝花磷难”的文章。文中说:工厂选址在二滩水电站大坝下游8公里、攀枝花市上游约30公里的雅砻江左岸,旁边是一个有几千人口的小镇得石镇,离盐边县城也只有几公里。多名当地人士向记者称,这个项目选址之初就遭到强烈反对,因为“它的污染很严重,要建也应该建在下游人口少的地方”。建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离二滩距离近,以就近使用电力,因为黄磷提炼是高能耗的。
  黄磷厂和二滩水电站是同一个业主:四川省政府下属的四川省投资公司。据称,它是四川省投资公司下属的几个效益较好的项目之一。它盈利的一个先决条件,就在于能就近获得廉价的电力。
  黄磷厂内一名知情人士说,他曾经陪二滩水电站的老外来看过这个厂,“人家一看就说,这个厂肯定赚钱,就是建的不是地方。为啥不是地方,挨着雅砻江嘛。厂里的负责人到国外考察过的,带回来的照片显示,人家那些磷厂都建在高山顶上,没有挨着江建的”。

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们2006年的江河十年行到攀枝花时,照片上可以看还到,还冒着窜天的火苗。可2007年12月我们去时,因为10月刚刚又发生了事故,厂子终于被关闭了。可是就是那关闭了的厂子里冒出来的味,还是把我呛倒了。可想它运转时,对当地百姓的伤害。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年的黄磷厂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搬迁后的黄磷厂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环保须先行

我们这次去,又找到了攀枝花市盐边县环境保护志愿者协会的罗兴全会长。他和去年着着一样的急。就是如今黄磷厂虽然已经关了,可山上那堆白花花的废料并没有好好地处理。老罗说,如果下雨,这些有毒的废渣能不渗入地下、流入大江、影响我们的健康吗?

随后,老罗带我们去了这个黄磷厂迁到的新址,那是建在山坡上,大江边攀枝花的一个工业园区。到了黄磷厂,在大门口我们的车停下来时,我没有下车,已经被呛晕过两次的经历告诉我,我的身体抵挡不了这个厂释放的味道。

拍了照回来的记者都说,还是有味,头晕晕的,赶快离开吧。车门关上后,我从车窗往外拍了一张新厂房的照片。拍到了上面写的一句话:企业求发展,环保须先行。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7年,钛白粉厂排出的污水流入金沙江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年的钛白粉厂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7年钛白粉厂的污水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7年的记录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年钛白粉厂的流水

2006年我们在攀枝花的采访是由环保局陪同的。2007年我们拍到的攀枝花另一个要跟踪的企业是钛白粉厂。去年当我们在江边找到了这个厂的排污口时,看到的就是照片上的,这样滚滚的黄水流入大江中,染黄了江边的石头。

今年,我们再次找到这个排水口时发现,水清了不少。所以我在这里也没有再用排污口,而用了排水口。

我们是10月25日到的攀枝花。听说10月21日攀枝花迎接了全国模范卫生城市大检察。

因为我们的时间有限,很遗憾没有去这个厂看个究竟,是停产了,或是污水经过了处理,还是为了应付检查?当然还有明年,后年……我们希望看到的水和今年一样。

2008年,和我们一起走江河十年行的地质学家杨勇是攀枝花人。快要离开攀枝花时,他和老罗把我们带到了能看到攀枝花开发区的那个山坡上。去年江河十年行到这时,工业开发区牌子上明显地被刷了一层油漆,但还能透过油漆隐约看到“高耗能”几个字。今年这块版子整个重新写了。

站在山坡上,我们可以望着远处的攀枝花的工业开发区。去年也在这里拍过照片的我们此行的总领队萧远说,去年在这里拍照片时,厂区上方,不少处浓烟,今年只有一处。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工业园区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影响到了这里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

杨勇说,全球金融危机也影响到了这个内陆城市。一些外加工企业已经停产了。

老罗说,要迎接全国大检查,这几天他们被告之了多次。

明年我们再爬上这个山坡时,要是没有了大检查,要是也没有了金融危机,不知从这山上往下看,眼前的江边,能和今年一样吗?

2008江河十年行之十二——两江交汇攀枝花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共建绿色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