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二——康定  

2011-12-31 2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我们从成都出发,先是到了清衣江,江水虽然不大,但还是很清。但是到了天全的脚基坪大桥时,那里竟然有三个水电站正在修建中。

  今天,让我们有点没有想到的是,已是十一月下旬了,而二郎山依然是秋色,那些树叶还在竟相开放。不过,一过二郎山,山的秀色就换成了山的雄壮,弯延的江水穿行在峡谷间。

  我第一次从成都到康定是2001年,那次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大渡河和它的支流的水色几乎都是白色的,那是由奔腾的浪花汇集而成的江。可是2003年,2004年我再次进入康定时,我们的车行驶的窗外,只有砾石铺就的大渡河及支流的干涸河床。

  在康定,我们见到了县环保局的人,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木格错不建水电站了,康定人乐惨了。确实,我们今天碰到的康定的人都会把水电站不建了挂在嘴边。

  今天最让我感慨的是我们采访的那户人家。男主人叫荣中江措,今年65岁,老人说他小时候的木格错和现在没有什么变化。老人说了后,我请与我们同行的十个记者每个人说说他们自己的家乡,小时候和今天的不同。其实,他们不用说我也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一定是一样的。果然,不管是来自广东,湖北,浙江,江苏,山西还是北京的,说的都是小时候家乡的河是清的,水里有鱼,现在河干了,鱼没了。同行的记者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他们家乡河的变化,也就发生在这一,二十年。

  这位叫荣东江措的老人在听我们说自己家乡的变化时,突然对我们说,我们这也有变化,不是没变化。变化的是我们的生活,不变的是木格错。老人告诉我们,木格错是从1986年开始规划的。到1989年正式接待游客。没有旅游前,他们家的四代人靠烧炭和挖草药过着仅仅能吃饱肚子的日子。如今,他的四个孩子最大的43岁,只有两个小的上了小学,另两个一天学都没上,因为没钱。江措说,自从有了旅游后,他们家,他们村,他们家乡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如今他们盖起了能接待20多人的家庭宾馆,里面一楼里的一套藏式家具就价值5000多元。

  可以想象,靠旅游有了这样生活水平的木格错人,听到木格错要修水电站了,高山湖泊要被淹了,是什么感觉。2004年我在木格错采访时,当地老乡就抢着对我说:我们就是靠旅游的牵马,照相,买草药,孩子上学了,房子盖起来了,生活改善了。那时,他们真是着急呀。

  就在我来木格错之前的两个星期,我在网上看到四川日报上的消息,甘孜藏族自然州州政府的决定,木格错水电站不建了,康定要发展绿色经济。我马上把这条消息以主题为“好消息”转发给了朋友们。

  可是今天,当我走进康定,走进木格错时,我才真正知道这个消息对木格错人,对康定人来说好在哪。

  在荣东江措家采访时,我问他和他的老伴有什么愁事吗?他们想了想说,没有。可是有一点其实是他们今天面临的问题,他们自己没有讲,但是在我们的采访中我们听到了。就是他们去年刚刚建起新房子的地方,县里要派其他用场。不过州里的领导来了,到是站在当地的老百姓一边。

  荣中江措有一个十岁的小孙女叫罗绒卓妈。我们到他们家后,一位记者给了她一块巧克力。小姑娘拿着巧克力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小姑娘的奶奶进来时嘴里嚼着什么。原来小姑娘把巧克力给了奶奶。尽管平时家里的日常饮食还不错,但巧克力对一个孩子来说,诱惑还是相当大的。我们问她为什么给奶奶吃,自己不吃。她说是老师说的。给她巧克力的那位记者感慨地把这个小插曲做到了今天晚上北京人广播电台的节目中。

  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高山湖泊木格错,明天我们会走进她。而且要连续十年关注她的命运。多么希望当我们结束江河十年行的时候,再问到罗绒卓妈今天的木格错和你小时候的一样吗的时候,她的回答和她的爷爷一样。(作者:汪永晨)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