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2011-12-31 20: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边的早晨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第一湾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上的破洞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取石后的江边大山
2006年江河十年行之九——怒江第一湾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知识改变命运”

  文图/汪永晨

  今天早上6点半起床,为的是早点看到怒江第一湾。

  进入怒江景区,以往记者是不用买票的,从去年十一起,这个优待不再执行,前两天进虎跳峡时,门口也贴着这样一个告示。不知这是为什么?

  从贡山出来,怒江的水开始了她淡绿的色彩。到了第一湾,水的颜色差不多就可以用奶绿来形容了。远处山上飘着的白云和山上的积雪与绿色的江水,一起描绘着江湾的景致。

  第一次到怒江第一湾的记者们,都被那水,那湾,那山,那云,那江中沙州边的人家所感染,这么美的地方,要是被淹了……他们的心情和我第一次来时后的感叹一模一样。

  在丙中洛,我们听说前两天这里一直下雨,今天是第一个有太阳出来的大晴天。同行的云南日报的摄影记者说,老天爷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不管她的说法是不是会被有些人说成是迷信,这一路上,我们确实是走到哪儿,哪儿就是艳阳高照。

  在怒江丙中洛的四季桶小学,我们和学校里的六个小学生一起度过了快乐的两个小时。我们拍他们上课,录他们念书,看他们打篮球。

  我最关心的,则是我们这两年带去的书给他们订的报和杂志,他们爱看吗?今天,我让每一个孩子选一本自己最喜欢的书,回去后我好告诉我们的朋友们,下次这样的书可要多带些了。可是好几个孩子靠近的是语言课本,和数学课本。

  同行中的两个记者感兴趣的是在那教书的小学老师,他每个月的薪水是1200,他说是可以按月拿到的。目前,他最大的心愿是能调到中心小学去教书。这里太闭塞了,他说。

  六个人的小学,我们到那儿时差不多就有十点了,教室里只有四个学生。老师说,因为孩子们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有些来的要晚些。这种村小不住小,爬山上学是孩子们每天的另一门功课。其实,就在我们到这所小学的路上,我们还碰到一个匆匆往学校赶的女孩,她刚上中学。我们问她会迟到吗?她说家太远了。我们问她从家出来你走了多长时间了,她说:三个小时。

  这就是山里孩子上学要走的路程。

  在丙中洛甲丁村,我们采访了,今年2月份我们做的100个村民调查中的一位。这个家庭有纳西族,怒族和普米族。男主人老李今年2月我们来时就担心要是贡山县城因修水电站被淹,整个县城要搬到他们丙中洛来,哪有那么多的菜地可种。几个月过去了,老李的担心依旧。不过他说这阵子人们不太提这事了。为什么,他不知道。

  离开丙中洛回到六库的路上,因为来时是夜里我们没有看到江边两年来一直在勘探的工地现在是什么状态。回去时,我们认真地找。

  今天,那时水电公司的彩旗没有再招展于碧绿的江上。大型的勘探机械也没看到,只是当年在江里的几只粉红色的勘探船被搁在马路边上,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将会被如何安排。

  在马吉电站的施工现场,一位穿着工作服的人在我们问他这里的勘探怎么不再进行时,马上敏感地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环保的。我们说是旅游的,觉得这么美的江应该保留它的自然。

  这人一脸不屑地说:这的老百姓这么穷,怎么办?我们中有的人说可以开展旅游呀。他说,旅游是富人的事。穷人要吃饭。我们说怎么帮助穷人,你们都是自带工人,当地人的素质你们不是认为达不到要求吗?他没有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只是再次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聊了一会儿,这个也是北京人的工程人员说,江上现在没有勘探船,江边没有大型机械,是因为勘测的一个阶段结束了,要等分析数据才能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

  我记得,今年2月我们来怒江采访时,也是在马吉,一个包工头告诉我,马吉的勘探要到明年底才能结束。不知道他们俩个人谁说的是真的。

  在这个人的嘴里我还知道了,在马吉电站的勘探中,他们选择的三个坝址,下坝址早就否定了,不能建,上坝址后来也被否定。我们现在仍然可以看到,那个被预选的上坝址和下坝址因勘探而被砸碎地山涯,无言地守在江边。

  那中坝址呢?我们问这个工程人员。他的回答:凑合吧。

  不知这一个凑合是什么意思。怒江可是三江并流世界遗产呀。我们从2005年8月就开始在媒体上提出希望公开环境影响评价报告。时隔已经一年零3个月了,不知这个工程人员说的怒江这个阶段的调查,公众是否还是无从知道,还有专家呢,他们能知道吗?

  离开马吉时,我一直在心里问想自己,为什么我们对江河的自然性如此在意,而做工程的人在怒江开发上的认为,除了有对水电效益的渴望以外,还有对当地人的同情,他们真的了解当地人的处境和对生活的渴望吗?

  明天我们将要去怒江州府六库边的小沙坝村,听说那里的农民新村已经建好了。2月份我去时,村里人认为如果要是修电站让他们搬家,他们宁愿在自家的水田里盖房子,也不愿搬出怒江。现在新房子盖好了,他们满意吗?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