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黄河十年行2012”之八  

2012-11-01 22:2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中小姑娘的晨读

王銮锋  汪永晨  文 / 图

 

    10月27日,“黄河十年行”离开青海贵德县,直奔尖扎县,李家峡水电站位于该县境内。

    昨天“黄河十年行”抵达水电站所在地李家镇,已是午夜。从盘山公路俯瞰,李家峡水电站灯火通明,宛如迷宫,煞是壮观。夜宿水电站招待所。次日清晨,驱车至水电站配套公路高处,一目了然。

    早上我们一出来就走在峡谷中。两岸的峡谷可以说是让我们大饱眼福。车上的人几乎都是第一次走在黄河边这一段的峡谷中,不时地有人感叹这里的知名度之低,而景色之独特。

    突然,随行的国家电力公司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的黄玉胜高级工程师让车停下来,停下来。我们下车后,这位年近七十的老人爬到一个小山坡上寻找着什么。可是他摇着头对我们说:你们看不到了,看不到了。

                                                                     弧跳峡路标

                                                                      看不见的狐跳峡

                                                                        狐跳峡成了水库

                                                          这里的峡谷当年因有狐狸跳过而命名

     黄玉胜说的我们看不到的是,他当年来黄河这段峡谷时,黄河上一个个水库还没有蓄水时这里峡谷之险,被当地人形容成,狐狸都能纵身而跳。可是今天黄玉胜没有让我们也和他当年一样看到这段黄河之险要。

    不过站在黄河大峡谷里积石峡库区,这位水电人得意地指着一段峡谷说,这里历史上曾经有过五次大的泥石流,100万年前这里是个大堰塞湖。当年勘探设计水电 站时,是我看到峡谷上下土层颜色的不同,提出了疑问。后经地质学家根据大山的地貌和年轮确定了我的猜想。所以说,这是我的发现。

 

                                                        大山上下土层不一样(宋文摄)

                                                   这里一百多年前是堰塞湖,是我的发现(宋文摄)

                                                       大山的年轮,记录这大山的秘密(宋文摄)

                                                                    再细看看(宋文摄)

     一位科学这样大声的宣布:这是我的发现!是什么样的自豪,又包涵着多少知识的积累和大山中的行走呢。有意思的是,黄玉胜的学术背景是北京医学院6年的预防医学专业,然后又当了15年 的外科大夫。他的改行是为了什么我们且不说,从他一路上给我们讲黄河,讲水电站大坝对黄河的影响,让我们这些关注江河,关注水电开发的记者们,从另一角度 了解着黄河上的水电开发,认知着,水电对黄河的影响。向大自然学习时,听着专家对自然的解读,这也是黄河十年行的的追求。

 

                                                                 这里的晨读

                                                           又来了两个小姑娘,坐在了大山上

                                                                         冷了烧点火取暖

     我们的车在黄河边走时,央视李路的镜头中出现了一个小姑娘坐在山坡上看书,我们静静地把车停下来欣赏着大自然中的这幅面。没过多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小姑娘,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

    今天是星期六,不上课。这三个小姑娘把自己的晨读选在了大山上,让我们好奇,也让我们感叹。我们下了车,央视的李路问她们;能读一段课文让我们听听吗?她 们爽快地答应了,朗朗地读了起来。课文讲的是在一个多民族居住地孩子感受着的民族习俗的不同,和与他们同在的各种飞禽与走兽。

    我们城里的孩子要是看到这样的学习环境会怎么想呢?

  

                                                            我们的车过的黄河大桥(宋文摄)

                                                                        黄河大桥(宋文摄)

                                                                  我们的车正在过黄河

                                                                   干枯了的峡谷

     尖扎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黄南藏族自治州北部。东北绝大部分以黄河为界,与化隆县相望,东南与循化县接壤,西与贵德县相连,南与同仁县毗邻。县境南北长约 87千米,东西宽约48千米,总面积1712平方千米。总人口5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为4万人,藏族约占总人口的67%。

 

                                                                       李家峡电站

                                                                   公伯峡电站

                                                                        积石峡电站

                                                                          水电工人

                                                                      修大坝的大山

                                          在这样的地方建大坝,就是这样把大江截流的

     “黄河十年行2012”行走的这一段峡谷是一个接一个的大坝。据水电专家黄玉胜先生提供的资料:李家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的第二个梯级水利枢纽工程,总装 机容量200万千瓦,年发电量59亿千瓦时;青海省最大的水电引资项目-直岗拉卡电站,临建工程已开工,该电站总投资12.8亿元,总装机容量19万千瓦 时,年发电量7.62亿千瓦时;此外尚有黄河上游总装机28.4万千瓦、总投资为24亿元、年发电量为23亿千瓦时的康杨中型水电站,位于隆务河段的"三 道班"小型水电站总投资为1.08亿元,总装机容量10.5万千瓦时,年发电量5.6万千瓦时。

    直岗拉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4个梯级电站,位于青海省尖扎县与化隆县交界的黄河干流上,电站坝址距上游李家峡水电站7km,距西宁市公路里程 109km。水库正常蓄水位 2050.0m,总库容1540万m3。电站安装5台单机容量为38MW的灯泡贯流式机组,设计水头12.5m,年发电量 762MkW.h。 

    继续沿黄河而下,一路丹霞地貌,雄伟奇异。 

 

                                                                 黄河成了水库后在峡谷中

                                                          小景还美,大河却成了死水一潭

                                                       黄河十年行2012的记录

                                                                        河边的孩子

     公伯峡,又叫古什群峡,因黄河上游南岸悬崖处建有一座“拱北”而得名。距省城西宁市145公里,属于旅游地景,这个峡从宗吾桥到赞卜乎村,全长15公里,是黄河自尖扎进入循化的必经之地。

    花园式的水电站建成后,昔日建筑营房皆已废弃,散布黄河沿岸。

    公伯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龙羊峡至青铜峡河段中第四个大型梯级水电站。工程以发电为主,兼顾灌溉及供水。水库正常蓄水位2005.00m,校核洪水位 2008.00m,总库容6.2亿立方米,调节库容0.75亿立方米,具有日调节性能。电站装机容量1500MW,是西北电网中重要调峰骨干电站之一,可 改善下游16万亩土地的灌溉条件。 

    黄玉胜先生称,公伯峡水电站在黄河干流上修建了第一座鱼类繁殖增殖放流站,率先开展了流域河段珍稀鱼种的保护工作。 

    积石峡水电站位于青海省循化县境内积石峡出口处,距循化县城30km,距省会西宁市206km,距民和县城100km。现有临平公路、民临公路二条省级公 路邻近坝址通过,对外交通十分便利。积石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龙羊峡~青铜峡河段规划25座水电站的第11座,是继龙羊峡、拉西瓦、李家峡、公伯峡等大型水 电站之后的第5座大型水电站。 该工程主要任务是发电。积石峡水库为日调节水库,正常蓄水位1856m,最大坝高100m,总库容2.635亿m3,最大 发电水头73m,总装机容量1020MW,多年平均发电量33.63亿KW·h。工程静态投资48.5292亿元,总投资56.3613亿元。

    古谚有云,“大禹治水始于积石峡”。这是人类治理黄河的起点。自后数千年,先人及今人与这条大河宿命般纠缠在一起,悲壮艰辛。

    同行专家黄玉胜近二十年前,为筹建水电站,多次深入循化县调研,而如今物是人非,此处景致在他看来已变换极大模样,令人唏嘘。唯有当年修建的吊桥,还在承载使命。

  

                                                             它们也是黄河的孩子(宋文摄)

                                                               黄河十年行2012在峡谷中穿行(宋文摄)

                                                                       开发后的河谷中

                                                                        感受悲凉

                                                                        山的姿色

     中国地形第一阶梯——青藏高原至此结束,我们将进入第二阶梯——黄土高原。黄河沿岸地貌陡然生变,梯田络绎不绝。

    一路颠簸,驶离青海,进入甘肃境内,直奔黄河上游最后一个大型水电站——刘家峡水电站。这是中国首座百万千瓦级水电站。位于甘肃省永靖县境内的黄河干流。 1958年9月开工兴建,1961年停工,1964年复工,1974年12月全部建成。坝型为重力坝,最大坝高147米,总库容57亿立方米。安装5台机 组,总容量122.5万千瓦,年发电量55.8亿千瓦时。第一台机组22.5万千瓦机组于1969年3月投入运行。 

    黄玉胜先生介绍,刘家峡水电站位于黄河上游,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灌溉、防凌、航运、养殖等效益的大型水利枢纽。对于这个水电站,他有更多的话要讲,大体如下:

(1)水库通过蓄洪补枯调节,可提高该电站及其下游的盐锅峡、八盘峡、青铜峡各级电站枯水期出力,改善甘肃、宁夏和内蒙等省(区)105万公顷农田灌溉条件。 

(2) 刘家峡水电站拦洪大坝高147米,把峡口两岸的险峰紧紧抱在一起,它把上游水位升高, 造成100米的落差,让黄河水通过水轮发电机发出强大的电力。大坝的溢洪道、泄洪道每秒能泄水7400多立方米,即使上游出现特大洪水,也能确保安全。  

(3)刘家峡水电站中央排列着五台大型国产水轮发电机组,分别担负着供给陕西、甘肃、青海等省用电的作用。刘家峡水电站可 蓄水57亿立方米,年发电量为57亿度。刘家峡水电厂在西北电网中主要承担发电、调峰、调频和调压任务,是西北电网的骨干电站,在西北电力系统中处于十分 重要的地位。

(4)水电站还担负着西北电网的事故备用任务,其备用容量达该电站总装机容量的20%,为减少系统事故损失起了十分重要的 作用。刘家峡水电站的建成,每年为甘肃、宁夏、内蒙古的春灌补充水量8亿m3,使灌溉保证率由原来的65%提高到85%,灌溉面积由1000万亩增加到 1600万亩。

(5)刘家峡水库为不完全年调节水库。水库的投运提高了下游梯级电站及兰州市的防洪标准,使盐锅峡水电站1000年一遇标准提高到2000年一遇。兰州市100年一遇的洪峰流量从8080立方米/秒减少为6500 立方米/秒。

(6)凌灾是黄河多年存在的自然灾害,每年春天解冻时,水鼓冰裂,浮冰卡坝,造成河水泛滥,堤防决口的严重冰凌灾害。刘家 峡水库投入后,尤其龙羊峡水库蓄水后,两库联合运行,使凌汛期刘家峡水库的泄水流量控制在兰州不超过500立方米/秒,可以解除下游宁夏、内蒙古约700 公里地段黄河解冻期的冰凌危害。

    此外, 刘家峡水电站已辟为游览中心。 365艘游艇分布于水库三处,每位游客支付100元即可游览刘家峡库区。水库地处高原峡谷,被誉为“高原明珠”, 景色壮观。游人可乘游艇溯黄河而上,入峡奇峰对峙,千岩壁立,出峡则为高山湖,黄土清波,水天一色。西行约50公里,即为建于北魏时期的炳灵寺石窟。山口 有姊妹峰,形态婀娜,亭亭欲语,酷似笑迎宾客,声誉较隆。

  

                                                     被开垦的大山养育着多少土里刨食的人

                                                                               靠天吃饭

                                                                              山中生活

                                                                              这马路

                                                                            灌渠

     这一路上我们的大巴课堂很热闹,民和这一带历来就是靠天吃饭。车上有观点认为,这地方的耕种是从魏晋南北朝,民族大融合时就开始的,人民安居乐业,已有了 千年的农耕文明的历史。这样的地方当地政府应该扶持农民们的可持续发展;也有一种观点认为退耕还林,这样的方不能再这样种下去了。

    经济时报记者宋馥李在车下问了一位过路人,这里的生活如何。听到的回答是:我们老百姓集资,希望政府帮我们铺设浇水的管道。可是钱给政府几年了,这样简单的一个浇灌设施,却还在我们的想象中,现在天越来越旱,什么时候能帮我们铺设还不知道呀。

    黄河十年行从一开始设定的目标记录黄河,到在走的过程中发现,我们也能把农民的一些诉求想办法找到应该要听到的人。

    明天我们也要采访中科院寒旱所的研究员沈永平,听他讲讲气候变化与大山里的生活以一位科学家的视角怎么看。

 

                                                                       不上学的时候

                                                                              街上

    夕阳西下,“黄河十年行2012”一行乘船前往我们要用十年跟踪的刘家峡移民王玉发家。王玉发是一个农民,已经娶妻生子,盖上新房。他农闲时兼职做出租司 机,在库区拉客。这能给他带来一万多元的收入。前两年政府没有管理这些“黑车”,他随便在大坝上拉活儿,我们选择他家就是在大坝上问了情况后定下的。当年 水库移民时,他的爷爷带着三个儿子在山上开荒,家里只剩下老大一人。所以登记移民时,只写了老大的名子,而没有写爷爷的名字。这样他父亲那辈四个兄弟,现 在只有老大家有移民款的补助。

    2004年,国家开始给移民一年600块钱,没给时他们也没有计较自己是不是水电移民。可是现在给了,一个月一人50块钱,一家三口人一年下来,这也是一笔钱呀,所以村里像他们这种情况的五、六户人家已经告了几年了,还没有什么结果。

    王玉发和妻子平日里,他种植土豆、玉米和花椒。前两者的收成作为糊口,后者则可赢收四千余元。

    我们去他家时得知,这个季节,他的妻子去新疆做摘棉工,据说两个月能挣上一万余元。王玉发一家四口人,他的母亲带着儿子在县城上学。妻子一年去两个月新疆摘棉花,和去年比。他们家种了更多的花椒。车上也挂了顶灯,这意味着景区已经把出租车管了起来。

    如往年,王玉发还是希望我们能帮他呼吁呼吁,争取到自己的“移民”的身份。

                                                                            刘家峡水库(宋文摄)

                                                                 刘家峡大坝坝前(宋文摄)

                                                                  刘家峡水库落日

                                                                     王玉发家

    在以往案例和经验中,江河移民大多生计艰苦,王玉发却四处上诉要当移民。“移民”的身份每年只能增加千余元收入,这在其家庭收入构成中所占比例甚少。但王玉发说钱不是最重要的,只是要个理。心里不服呀。

    对中国移民问题很有发言权的黄玉胜说,这样的个案要解决说难不应当,说容易,也不容易呀,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王玉发

    饥肠辘辘的我们在王玉发家时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饱食一顿他家的煮土豆后,趁夜色,抹黑上船,河面风朔,月朗星稀,四十分钟后,返回刘家峡水电站码头。当晚,永靖县住宿未果,商议之后,大家决计奔赴兰州。于零时许抵达。

    明天我们将从兰州出发继续沿黄河开向甘肃,开向宁夏。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