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黄河十年行2012”之十二  

2012-11-06 23:2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形象工程与环境污染一般无二

 

艾若 汪永晨图

 

    201210月31日清晨,“2012黄河十年行”一行11人起早从青铜峡市区驱车直奔唐徕渠、汉延渠。

 

                                                                                              行走黄河

                                                                                          唐徕渠

                                                                     古人利用水的方式一用就是几千年

                                                                                   它们经受了历史的考验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流经宁夏12个市县397公里,受益于引黄灌溉,黄灌区历来土地肥沃,水源充足。

    宁夏平原早在2000年前的秦、汉时代就引用黄河水灌溉,目前引黄灌区有唐徕渠、汉惠渠、汉延渠、秦渠、汉渠、惠农渠、西干渠、跃进渠等14条骨干灌溉渠;总长度1397公里,引水能力每秒744立方米,年引水量70亿立方米,灌溉面积21万公顷。

 

                                        黄河十年行记录的记录

                                           古人修渠并不是一定要在高山峡谷让激流成平湖

     唐徕渠建于唐武则天年间,后经各代整修,渠口开在宁夏青铜峡旁,经青铜峡、永宁、银川、贺兰等县向北流去,到平罗县终止,全长322公里,有大小渠道五百多条,灌田90万亩,居银川平原十四条大渠之首。 

    汉延渠修建于东汉顺帝永建四年(公元129年),由郭璜主持穿凿。相传它是在原来北地西渠的基础上延展而成。

 

                                                                      古渠在迎接一天又一天的日出

                                               古渠连小草都留下了,而现在的大坝连大树也要砍伐

                                                                           不尽渠水滚滚来

     东方欲晓、寒风冻手。唐徕渠汹涌澎湃、汉延渠旭日迎新。“2012黄河十年行”随行媒体记者大多未到过此二渠。在唐徕渠畔引水处,可见一头铁铸的“镇河 牛”雕塑安然矗立。这是重新仿铸的唐代镇河铁牛,寓意河渠安澜。据说,1950年,青铜峡大坝三闸湾清理唐徕渠时,从渠底出土一尊铁牛,铁牛耳下镌有“铁 牛铁牛,水向东流”字样。同时还出土铜币50余公斤。在汉延渠边,也有一块“镇河石”巍然矗立。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至今仍在环保利用。曾治理过太湖的范仲淹提出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思想。古人治水,道法自然,今人治水,却违背自然规律,置自然于不顾,最终人类也将为大自然所弃。

 

                                                                                      古树与古渠同在

                                                                          守在渠旁一年又一年

     青铜峡峡谷的形成离不开大禹的功劳。相传远古时这里是由黄河水形成的大湖,由于贺兰山的阻挡而水流不畅。大禹来此,看到上游因湖水受阻而形成水涝,下游无 水又旱情肆虐。为解救百姓苦难,这位治水英雄举起神斧,奋力开山,只听一声巨响,中间豁然出现一道峡谷,黄河之水得以疏通,下游旱情得到解除,上游也不再 形成涝灾,农田滋润肥沃。就在大禹劈开贺兰山的时候,满天的夕阳把牛首山青色的岩石染成了迷人的古铜色,大禹见此情景,兴致勃勃地提笔在山岩上写下了"青 铜峡"三个大字,从此这段峡谷便有了青铜峡的美名。人们为了纪念大禹的功绩,就在他住过的山洞旁,修建了一座禹王庙,并写诗赞道:"河流九曲汇青铜,峭壁 凝晖夕阳红。疏凿传闻留禹迹,安澜名载庆朝宗。”

  

                                                                                                     见证

                                                      黄河的水还能留多久,站在这里时的思考

     很遗憾,此行未能有时间到青铜峡大坝考察,据随行水电专家黄玉胜介绍,青铜峡水电站是宁夏唯一一座水电站,始建于1958年。该水电站各类设备已步入老化 阶段,在电站坝段出现过2000余处裂缝,另外,大量淤泥也严重威胁护岸及东干渠的安全。虽然也在不断修缮,但仍存隐患。

    中国古代修的灌溉渠与堰,和现在大坝的区别是它是因势利导,利用天然的流水量利用水能。像都江堰采用的就是用水的天然流量,洪水时,六成水流入外江,枯水时六成水流入内江,以至于浇灌出了天府之国成都。都江堰的飞沙堰还把今天水库无法解决的淤沙问题早在2600多年前就解决了。现代水坝的寿命百十来年,而古代先贤们修建的水利设施百年、千年至今还在使做的不泛其例。

    在青铜峡市黄河西岸,“2012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团一行看到另一花重资的形象工程——被称为“黄河金岸第一楼”。中华黄河楼刚刚于6天前竣工落成,据说是为黄河之滨再添一地标性建筑。该楼总投资2亿元,劳民伤财,不知其意义何在?

   中华黄河楼于2010年7月开工,主楼体高108米,可乘电梯直达楼顶。建筑由主楼、角楼、牌楼、12生肖图腾柱、镇河铁牛等附属建筑和雕塑组成,总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设计风格为仿明清塔楼式古建筑,屋面为金黄色琉璃瓦,主楼为地上九层、地下两层。

    据称,中华黄河楼是宁夏挖掘黄河文化打造的系列标志性建筑之一。近年来,宁夏以黄河文化为轴心,建设了中华黄河楼、中华黄河坛、青铜古镇等标志性建筑,努力打造一条“黄河文化展示线”。

 

                                                                                                 黄河楼

                                                                                   黄河金岸在加紧修建中

                                                                                         黄河外滩

     昨晚,“2012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团一行亲见中华黄河楼景观建设奢华,灯火通明,一夜辉煌。除了浪费国资民财,究有何实际意义?

    另外,所谓的“黄河外滩”房地产项目附近又有一高大雕塑正在兴建。这样大把大把的花钱,是因为现在的这些建设还是政府说了算,纳税人没有发言权。把这样的信息公开,也是“黄河十年行”要用十年的时间为黄河写的段代史的一部分。

                                                                                        黄河两岸的秋色

                                                                                                  黄河边的浇灌中

                                                                                浇出来的冰凌

                                                                                               冰凌花

     “2012黄河十年行”沿着宁夏黄河滨河大道一路东去,发现滨河湿地时而保护良好,时而有房地产项目涉入,房地产项目,经过宁夏平罗时,看到平罗不少房顶 上安有太阳能光伏电池板,黄玉胜认为,充分利用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于国于企于民大有利好。自美国展开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反补贴、反倾销)调查以 来,欧盟亦提速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原本销往国外的太阳能光伏电池板滞销,在美上市光伏企业股票大跌,如果中国国内市场足够大,那么对于国内光伏企 业来说,前途岂不大好?

    在宁夏贺兰县看到一块公益广告牌高高矗立,上写“环境保护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落款是贺兰县政府,如果地方政府真正能认识到环境保护问题对经济、生态等方面的意义,而不只是宣讲口号,那么,人民幸也。

 

                                                                                             湿地   家   高压线

                                                                                        农民新村

                                                                                        生活

                                                                                          路边

 

进入石嘴山市,空气污染明显加重,明显感到粉尘、烟雾增多。这里的大武口发电厂、石嘴山发电厂、国电宁夏石嘴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3家国有电力企业和一些地方电力企业以及宁钢等企业是这里不得不提及的污染大户。GDP与生态环境保护如何平衡的问题,一直难以得到妥善解决。

 

                                                                                           黄河边

                                                                                 黄河左岸是宁夏,黄河右岸是内蒙古

                                                                                     黄河岸边的开发

     经过石嘴山黄河大桥,即由宁夏进入内蒙古境遇内,黄河两岸污染呈渐变加深状。内蒙古乌海市与石嘴山市隔黄河相望,乌海是煤的世界,黄河岸边的乌海是黑色的,很多煤矿都露天开采,非常疯狂。但见烟囱林立、云山雾罩;工厂处处、卡车奔驰。

 

                                                                                这里本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

                                                    这里的四合木是国家级珍稀物种仅存的保护地

                                                                      大开发还在大干快上

     据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赵连石介绍,蒺藜科的四合木,属落叶小灌木,为草原荒漠化强旱生植物,是1.4亿年前古地中海孑遗种。 全世界主要分布在内蒙古乌海市及周边地区,多生于石质低山,沙砾质高平原及山前洪积扇等地,目前仅存有1万公顷左右,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世界上称其 为“植物大熊猫”。

    四合木的主要分布地乌海地区冬季寒冷,夏季炎热,大陆性气候强烈,年均降雨仅150毫米左右,地下水位很低,植物种类很少,四合木能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存活至今,堪称奇迹。

    与山羊的嘴巴和当地居民的砍柴刀相比,大量企业建设,给四合木带来的破坏远远要严重得多。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四合木分布区便利的水利、交通、丰富的矿产 以及低廉的地价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进驻,大片四合木连同它生长的地皮被铲平,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厂房,而这些工厂对环境污染严重。这些都给四合木带来了 毁灭性的破坏。

    位于鄂尔多斯境内的内蒙古蒙西高新技术工业园区神华蒙西煤化股份有限公司对当地土地造成严重污染。据“黄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记录的千里镇农民康银堂反映,他们家的玉米杆都是黑的。

 

                                         2012年老人家的玉米杆

                                                                           2010年老人家的玉米叶

                                                                                   2012康银堂家边

                                                                                    2010康银堂家边

     “黄河十年行2010”采访康银堂时,他还住在村里。从他家的摆设看,日子过得还不错。

    可是采访说到周边化工厂的污染对当地人的伤害,刚开始,康银堂有些犹豫,说这个现在不好多说,因为如果厂子倒闭了,他们就没有工作了。不过后来他还是忍不住说了。

    前几年,村子里有很多人得了癌症,很多人家的锅漏了,水不好喝,庄稼收成也不好,今年尤其严重。走在大街上,衣服一会儿工夫就成黑的了。现在,每到晚上七 八点钟以后,就能闻到十分刺鼻的气味。总之,这些年很多东西起了变化。可是,没有上过几年学的康银堂,没法准确告诉我们哪些现象与环境污染有必然联系,更 不知道,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

    2010年采访结束后,康银堂带我们去了他的玉米地。拽出几棵玉米给我们看,我们发现玉米花絮部分的叶子都是黑的,玉米粒也很少。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干旱,还是和从去年到现在,包头又有一些工厂搬到了这里有关,康银堂说他们也不知道。他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确。

    2010年的“黄河十年行”我们得知,乌海工矿企业污染从90年代开始持续到现在。那时乌海发现了煤矿,南方很多老板到这里投资开小矿,把这个黄河边种地 牧羊为主的小村庄污染得不成样子。2008年奥运之前,国家对污染企业进行关停整改,很多小矿小厂撤离,取而代之的是规模更大的厂。

    在村里,另外一个村民告诉我们,这里有4个100万吨的焦化厂,1个日产5000吨的水泥厂,还有几个日产400立方米的炼铁厂。现在,工业园区所在的地方,以前都可以放牧。

    环保主义常常被指责说,农民应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你们主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所以在就要结束采访时,我们绿家园的王丽娜问了康银堂妈妈这样一 个问题:如果可以选择,你愿意生活在一个工厂多,就业机会多,污染严重的地方,还是生活在一个空气清新,水源干净但只能种地为生的地方?她想了一会儿的回 答是,我选择空气清新,水源干净,可以种地的地方。

    农业是国家生存之本,土地是农民生存之本。破坏式的开发,也许会给农民带来一定的经济回报。可是当这些人老了,干不动活了,他们就会失去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当他们再想种地放羊维持生计的时候,发现土地没了,草没了。

 

                                                                               2010年康银堂家

                                                                                         2012年康银堂家

                                                                               一家子2012

 

    2012年,康银堂是开着花13万买的“现代”骄车在路口等的我们。他们住进了前两年给儿子购置的120平方米的新房,因为儿子还希望买更好的房子。现在在工厂工作的康银堂一个月能挣3000块,他的媳妇官二连也能挣到2800。母亲王秀珍一年的养老金也有1300元。

    虽然条件越来越好,但环境依然每况愈下。我们一行去他们离工厂更近的新家时,闻到的气味十分呛人。可是康家的媳妇却笑着说:我们都习惯了。你们是不习惯。住楼房方便。

    我们再次问康银堂73岁的母亲,过去好还是现在好。她说现在好。可我们再问,愿意要以前的好水,还是愿意要现在舒适的生活?她说:还是要好水。水不好,要钱干啥呀。

    我们知道,这个问题回答起来不容易。看看现在舒适敞亮的家,谁不感叹农民生活的变化。可是闻着那刺鼻的空气,又怎能用一个要好水,解释得清楚呢?

    习惯了污染的气味和污染了的水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历史会有答案吗?黄河十年行在记录。

 

                                                                                       黄河边的湿地

                                                                               黄河边除了人以外的生命

                                                                                 车上扫拍的大自然

     当“2012黄河十年行”赶到乌梁素海湿地时,天已经黑了。由于湿地太软,JAC江淮星锐一下子陷入泥中,两度浅陷,最后,大家齐心协力才将车推出来。乌梁素海是巴彥淖尔的肾,如不加以保护,肾亏必亡。

     一轮圆月升起在乌梁素海上,这是“2012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团第三次仰望明月,星夜赶路。第一次是在尕麻羊曲黄河大桥之上,第二次是昨天在青铜峡市,第三次即在今夜。

 

                                                   乌梁素的夜晚

     夜至包头,但见烟锁全城,白雾缭绕。大气污染一个比一个严重。在这里,“2012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团又迎来了另一位黄河水电专家——齐璞。

明天,黄河水电专家黄玉胜、齐璞将与媒体继续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