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2012-03-28 21: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绿家园志愿者 2012-03-28 汪永晨文图

 

2012年3月24日早上,我们在云南昭通黄华镇上,感受着西南一个小镇的宁静与悠闲。因为是周末,两个一看就是小学生的女孩在帮助妈妈卖豆粉。四个老人边聊着天,边卖着香烟。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小镇上的早餐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摆烟摊的老人

昨天一到这里,杨勇就告诉我们,当年他徒步走金沙江时,听说这村里有一棵大树就走进了这个小镇。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杨勇和同伴竟然还有一直跟着他们的一只狗在大树下从坐着,到躺着,到进入了梦乡。睡得正香时,突然被人叫起来要他们交钱。他们问交什么钱呀,来人说你们不是来耍猴的吗?要表演,是要交场地费的。杨勇向来的人解释他们是徒步走金沙江考察金沙江生态环境的,当地人听说是这样,像迎接英雄一样把他们请到一个餐馆,请他们大吃了一顿。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古树与垃圾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黄果镇因树得名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记者发名片

今天,我走过这棵大树时,眼前是树下的一堆垃圾。这么古老的一棵树,这么独特的一棵树,为什么就把垃圾都堆在它的身边呢?让我们有些不解。

同时让我们不解的还有我们在去江边将要被淹的村子里,进入的这个牌上写得那么好,可是为了修路,就让大家成了那副模样。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什么是安全生产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安全生产的牌子背后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里“雾”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没有修路的大山是这样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

杨勇和长江委前保护局局长翁立达都说,大山上那么一大片黄色,是施工时没有把挖出来的土倒在应倒的地方,就地就倒在了山坡上,才使大山留下那么宽的一道伤疤,这属于野蛮施工。

没有修路的大山才是这里大山的本色。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的矛盾,在修路上本不是那么难以协调。按照施工规定把挖出来的土去填充一些挖空的地方,是可以利用上的。可是为了省事,随手就倒了,伤了大山,也让那些需要填充的地方还要花钱去买其他的填充物。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等着我们的村民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废弃的糖厂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里的地已被拍卖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我们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地就被人拍卖了

一位村支书把我们江河十年行一行人带到了他们村,云南昭通永善县黄华镇黄果村水田社。我们到那里时,村头站着不少人,问过之后知道他们是在等我们。为什么要等我们呢?

这个村也是金沙江边溪洛渡电站,将要淹没的一个村子。1962年,当地政府用农民的田地办了一个糖厂,上世纪80年代因为他们收农民的甘蔗给的钱太少了,农民们不再把甘蔗卖给糖厂,而是买了个小榨机自己榨甘蔗做起糖来。

1982年糖厂垮了,农民们你一块,我一块地又在这块土地上耕种起来。

2003年,溪洛渡电站开工。糖厂所用的这块地,因为曾是国有企业用地,2004年县国土局决定拍卖这块地。拍卖前在报上进行了公示。可是村里的农民没有看报纸的习惯,直到地要淹了,这块地算谁的,谁能拿到赔偿,农民才得知这块地已经被县里交警队,县政府法治办,国土局三个公务员花了16万8买下来。

据农民说,因水电占地赔偿,这三位公务员将会获得100多万。

这样的拍卖让农民们很是不解。为此他们求助于法律。遗憾的是上诉到高院都判农民败诉。用农民自己的话说,在这个人均只有一分地的村子,糖厂所有的近10亩地对农民意味着什么。

我们没有找到准确的数据,这个村的人均地有多少,但是这个江边的小村庄,人多地少是一定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农民自己的榨糖机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三个月大的孩子也被妈妈背着来了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她能明白今天大人为什么那么生气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同行的律师在解答农民们问的法律问题

当地人的土地为什么那么少,主要是当地实行包产到户时还没生的人就没有地,嫁过来的媳妇也没有地的政策。

我们离开黄果村水田社后,到了江边另一个要被淹的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黄坪乡,听到我们关注他们的补偿问题,村民们很快也围了上来。 

我一个一个地问了五个农民家中的情况:

陈福强,50岁,家中有5口人,601米(水库淹没线以下有赔偿,以上就没有赔偿了)以下有3亩4分地,601米以上有8亩地。3个孩子都没有地。家里没有地的还有儿媳妇和孙子。

计永会, 58岁,家中9口人,5个人有地。家里的花椒地里套种了沙仁。不过按当地移民赔偿规定,不管地里套种什么,只能按一种赔偿。比如花椒地里了还套种了沙仁,赔青苗费时,只能赔花椒和沙仁一种。这样的移民政策到底是能改善我们的生活,还是让我们比原来更穷了?

黄志远,63岁,家中6个人,我们是合法计划生育,可家里只有一个人有地。

唐玉莲,69岁,一个人住。自己开了5亩荒地,但不在赔偿之内。有儿有女但不孝。

无名氏,77岁,2个儿女,5个孙辈,11口人,包括32岁的儿子都没有地。

现在,最要命的是这些人因不认同现有的赔偿,所以就没在赔偿书上签字。这样一来,今后他们将如何得到赔偿,除了和其他移民一样不知要搬到哪儿,什么时候搬,还有不知道怎么赔偿。

搬家在即,这些即将失去土地,失去家园的农民能不着急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在静静地流着,她未来的命运要被人来安排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嫁过来的媳妇没有地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601米以上的地就不算了,可这些地也会受到影响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每月只给160块,让我们以后怎么生活?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你们去打听打听,我们这里的干部哪个不在地冻结前就买地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生活中的艺术

新华社记者在和当地干部聊天时还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年轻人当年是外来户,很受村里的排挤。分地时人家分的是河滩地,他的地分到了山上。山上的地虽然没有河滩地好,可是多。加上这位年轻人自己又开荒,这次因水电而搬迁他得到的赔偿有7,80万。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里的大山和大江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里的绝壁将和农民的土地一起沉入水库中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杨勇上世纪八十年代长漂经过的激流今天还在

金沙江边的这些小村庄,本是不愁吃穿的。他们种的花椒和花椒地里套种的沙仁都越来越值钱。仅沙仁一亩地就能产上千斤,能卖2万5千多块。花椒一亩地能收获6,7000块。

这些年因为要搬迁了,水利设施已经好几年没有修缮。加上气候变化,不少花椒树死了。包括要被淹的,也有不会淹到的。

搬迁后,没有土地的人怎么生活?如今,一个月靠160元钱生活能生活得下去吗?陪同我们的县上的、乡上的干部说他们现在的全部工作就是搬迁这件事。我问怎么做工作呢,农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赔偿,是今后要过的日子。

我得到的当地干部的回答是:我们只能做思想工作,什么也不能给他们。三峡公司就是这么赔的。

这年头靠思想工作让老百姓搬迁,能想象这工作有多难。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等待搬迁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眼神里是什么?等待,不解,恨?

离开这两个小村庄,我们的车又在大山里穿行。前几天我在拍大山时,一直想找一处没有人类活动的山和有了人以后的山做个比较,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今天我们所走的大山里,不但让我们看到了大山的伟岸,看到了大山的折皱,也看到了大山的激流,真美!看了几天大山的伤疤后,再看到大自然的自然,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模糊了,充满了泪水,一滴一滴地流在脸颊。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一边是自然,一边是人为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有了人以后的大山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样的地貌也在被开采中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山已在开裂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自然的自然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五——一个糖厂和一个村子的村民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绝壁上的那一道是将来大坝蓄水后的吃水线,这个绝壁将会被淹在水中

明天,我要到金沙江上的另一个大坝——白鹤滩水电站。那里的大坝横跨云南、四川两省。我们去的云南这边叫巧家,多好的名字。只是不知被锁住的大江,被扼住咽喉的峡谷,会是什么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