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2012-04-16 18: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绿家园志愿者 2012-04-16汪永晨文图

 

2012年4月6日一大早,我们就到了怒江边上的小沙坝村。并直奔我们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访问的小沙坝水电移民何学文大爹的家。

何大爹今年已经81岁了。前两年身体不好,还住了一次医院,今年看着老人的身体还不错。

正在吃早饭的老人告诉我们,过去家里养着8头牛,牛奶喝不完。现在每天早上要上街去买牛奶,不好喝,可喝惯了牛奶的他,也只能买着喝了。让老人不习惯的还有,过去儿媳妇在家,早饭做好了大爹吃现成的。现在儿子,儿媳都外出打工了。80多岁的他每天吃饭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来我家有8头牛,现在要天天买牛奶喝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这是我家的老房子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果树都收不成了

老人吃过早饭,就带我们去他的老家看看。离新家两公里的老家,有老人当年种的地,也有老人亲手种下的一棵棵果树。现在的地,儿子是骑着摩托去种。可果树离得太远了,从2006年年底搬到新村就没有收过。那几百棵果树,没搬家前不光够自家吃的,卖也能卖不少钱呢。被移民后,牛呀、羊呀、猪呀都养不成了不说,果树的收成也没有了。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远也得来种,不然吃什么?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地原来都是好地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原来没有这么旱过

已经是4月份了,要是往年地里早就种上庄稼了。可是,怒江边从去年秋天就不下雨,地太旱了。老人的儿子说。

何大爹在一旁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怒江边像这么旱的还从没有过。

一脸憨厚的老人的儿子接着说:现在的收成比过去少了一半也不止。为什么?那时有农家肥,一亩地能打个1000多斤粮食不在话下。现在化肥买不起,养不了牲畜,农家肥也没有了。地力不行,所以一亩地500斤也收不下了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老房子里的野花顽强盛开着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穷家值万贯

怒江是不是能建坝还在争议中。小沙坝村2006年就被搬到庄稼人的水稻田里了。一村子都是傈僳族,谁也不肯往远了搬,最后选择搬到水库淹不到的自家的水稻田里。

因为水电还没有正式开工,所以小沙坝原来各家各户的地界也没有被推平。地是庄稼人的命,现在各家的地界,还保留着。

2008年,曾经因为要把小沙坝村的老房子那里当水电工地的堆料厂,推土机已经开到了老房子边,要把老村子推平。已经够老实的小沙坝人这回不干了,应该赔给农民的土地款还没有完全给人家,就想把地界推了,全村的人轮流堵在推土机前硬是没让推。

这几年,是不是建坝用农民的话说:没信儿。在外面打工虽然能挣钱,可农民和土地有着分不开的关系,靠骑摩托,靠走着,家家户户又都把荒了的地种了起来。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江边的老房子和树也在等待着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让我们还相信谁

今天,何大爹的儿子一大早就开始在地里烧着干枝枯草。我们去时他对我们说:国家给水电移民一个月50块钱,一年600块,可是只给了他们一年就不给了。

我问:为什么不给了?

老人的儿子说是电站还没有修,所以不给了,什么时候修?什么时候再给?不知道。可是,原来小沙坝村人家的地已经盖了农民新村,新村的家里没有院子,家畜都养不了,果树也没有了收成,靠什么生活呢?

这位中年汉子说:原来我们是相信政府的,可政府太狡猾了,我们不信了。

我问何大爹:让你自己说,你是愿意修电站还是不愿意修?

何大爹:土地款兑现的话,要修就修它的,不兑现的话就不让它动工。

我问何大爹:您儿子说不相信政府了,您相信吗?

何大爹说:政府、共产党是好,但是政府底下为人民办实事,办好事的不见得有。

何大爹还告诉我:政府说给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60块钱。我们村60以上的也就几个,去年只给了五个月的,今年已经4月份了,一分钱也还没有给。说了又不给了。没法活人了。

我问何大爹,您想到80岁了,还要被移民?

何大爹:养猪都养不成了。

你儿子说政府狡猾。

何大爹:坑人。

就在我们和何大爹聊着时,每次我们江河十年行到小沙坝村一定要来关照我们的当地派出所的人又来了。他们说我的身份证不用看了,因为看过了。其他记者的身份证要拿出来看看。

有记者说,先拿你的证件给我们看看。那人停了一会儿说:那算了,你们还去哪儿。

我问这两个来关照我们的派出所的人:何大爹说政府应该给老人每月60块钱,可去年才给了5个月的。今年三个月过去了还没有给?谁家都有老人,人家老爷子80多岁了,这么点钱都不给?这事你们管不管。

那人问何爹:没有给吗?你可以去找他们要呀?

何大爹一脸苦笑:要,要得来吗?找他们,有用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要得来吗?找他们,有用吗?

我在微博上说,让一个老人笑着说有用吗?不信了!狡猾。这是有了多少无奈后才得出的结论,又需要什么样的忍耐力呀。

小沙坝派出所的车一直跟着我们,直到我们离开了怒江,往大理方向走去才不见了。

离开小沙坝,离开怒江,也就结束了江河十年行2012。前两天走完金沙江时,央视的李路像往年一样,让江河十年行的参与者讲讲各自一路走过来的感受。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魏翰扬

魏翰扬说: 我是大概五年之前因为读到《南方都市报》的一篇关于西南水电围剿生态这样一篇文章开始进入这一个领域。去过三峡,去过怒江,也走过向家坝和溪洛渡。五年的时间里,我真的感到很多令人心痛的东西。

不过这个心痛,并没有让我感到丧气,相反觉得要有行动。像这次行走,我觉得有两大作用:第一个是在心里留下了江河的倩影。虽然也许就是江河的遗照。我们的子孙后代再也看不见原来金沙江是什么样子的了。这时我们抢救出来一些照片,也是有意义,甚至有学术的价值。

另一个作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将一些水电站的信息公布于众。我们没有办法阻止这样继续的破坏下去。但是,我认为我们能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更多的公众,乃至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在我们母亲河上正在进行着这样一些活动。我不敢说所有的水电站都不好。让信息公之于众,是让大家做出一个评判。我相信这是对历史和对整个民族负责的做法。三峡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它虽然有很多争议,它的论证过程毕竟要比金沙江上面所有其它电站都要充分。它尽管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但它依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怎样对一个电站进行科学的评判。做这样一些事情的愿望,是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中国人关心江河的开发。

同时我也想,青年人,就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应该是有责任的。我们不能让江河丢在我们手上。所以,接下来我也很希望推动更多的人了解我们母亲河的现状。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张万成律师

张万成:参与江河十年行2012,我有两点感想:第一我认为,对于生态的破坏主要集中在两点,一个就是有法不依,一个是执法不严。对移民的问题,很多政策是非常滞后的,尤其是在云南的金移村表现得非常突出,政府还有很大的义务来完善。应保证土地和房子已经被淹没的移民,得到应有的社会保障。

再有,我们在水电开发的过程中还要注意遵守法律程序。现在很多水电站在立项、施工等等方面有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

汪:这些水电站先斩后奏了,从法律上怎么解释呢?

张万成:应该是一种执法不严吧,或者是违法不究。某些方面也是政府的不作为,还有监管部门的缺失、缺位,应该从法律上得到追究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梨园电站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大坝、野花

李宏:参加十年江河行,对我触动很大。事隔两年,我再一次来到金沙江,确实感到心里很震动,也很悲痛。就是这条江河已经消失了,是无法挽回了。我们这么伟大的一个民族,却无法留下自己的大江大河。实际上,有一些江河就和我们民族的性格是一样的。民族有性格,江河也有性格。它的激流澎湃、它的伟岸、它的大气磅礴,是我们民族一种精神的象征吧,或者是一种图腾,我觉得失去了是很惋惜的。

我认为长江未来是一个连环型的灾害。库区现在是库连库,基本上就失去了江河的功能。

金沙江、长江,是我们民族大融合的一个峡谷,也是我们地质奇观,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一个峡谷,我们用什么也换不回来了。钢筋混泥土,我们民族就缺乏这些吗?经济至上,不要我们民族的东西了?

我们这个民族为什么就没有那样的气魄,留下自己的母亲河。

我看很多国家他们都保护着自己的母亲河。比方说印度的恒河、埃及的尼罗河、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巴西的亚马孙河都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就把自己的母亲河破坏成这样。我们难道没有一点悔意吗?难道我们今后对我们的子孙讲长江就只讲童话?让后代再也看不见这条江河了,而且是我们中国的母亲河。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邓天成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小路

邓天成:我们现在是在梨园电站,是江河十年行2012走过的第十个电站。觉得这一路走得真的是非常不容易。非常遗憾的是刚才杨勇老师介绍,这边是一个断层,冲沟是在断层上发育的。

断层究竟是什么,我还没有完全听明白。不过,等我明白的时候,这个地方已经不在了。所以,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这次来之前虽然做了很多的预习工作,但是到了还是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横断山区有生物多样性、地质奇观,还有人类文明,太棒了。我以前只是从字面上接触过一些民族:普米族,傈僳族。这样的人文的多样性,还没有具体考察,光自然和地质的震撼性,就足以让我们感到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地图的人,无论大家是否相信,我看地图是会流眼泪的。原来是局限在北京地图,以后也许能够扩展到全国的地图上。

地图,也是人的一个作品,它带有人的主观意愿。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主观意愿去编绘地图。比如说看长江和黄河,都是一条蓝色的粗线,从西部高原出发,奔进大海。但事实情况是否是这样的呢?真按科学的方法来编绘地图,也许下一版我们看到的地图,长江、黄河就是一个时令河了。长江的上游呢,是串珠状的一大堆湖泊。这些湖泊就是我们现在正在修的一系列电站。我们身后这个湖就是梨园水库。今后长江上一共有38个平静水面的湖。那整个长江上游还是一条奔流的大江吗?以后的长江就是这个样子了?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建好管好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路上

以后长江里的鱼能够一级一级地翻台阶吗? 

如今,我们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塔里木河是一个时令河,他的源头是罗布泊,罗布泊干涸了,留下了楼兰古城的遗迹供我们凭吊;祁连山冰川发源的阴山底下的弱水黑河也是时令河,它流到了居延海,居延海也干涸了,留下了一个黑长的遗迹,额吉纳的遗迹供我们凭吊。这些都是过去的文明,那当黄河断流的时候,留下什么,供谁去凭吊呢?还有长江也面临着相似的命运。

从地图上看金沙江,梦想金沙江。直到看到山河破碎的金沙江,真的是非常的感触。也进一步激发了我这一生从事环保,尤其是从事中国的环境保护以保护江河为主。江河十年行,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启蒙和警醒的课。我愿意把这一次的经历和收获分享给更多的人。也愿意脚踏实地,去用心护卫我们的江河。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水库蓄水后,金沙江这里就是一个湖了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路上车子没油了,从路过的好心的司机的车箱里要了三升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艾若

艾若:我这一路看到的是“山河破碎国还在,青山绿水不复存。金沙江死梨园起,相煎太急寒齿唇。”在鲁地拉水坝我看到地质学家杨勇在长江边祭奠一团浑水、死水的金沙江,也祭奠长漂的勇士,我有感而发写了《长江死了》这首诗。在云南玉龙县奉科乡恒可村阿海大坝库尾,我看到奉科大桥正修建在当年忽必烈大军征南诏的金沙江边,不由感慨写下“钢筋水泥山河破,一路大坝到奉科。黑碣遥想忽必烈,金沙曾经怒吼过。”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杨勇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快没有雪了的雪山

杨勇:我多次从金沙江过,感觉现在的金沙江已经彻底改变了,现在水电大军进入了金沙江,干扰了这些当地的子民,这些子民现在对未来是茫然的,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这也反映了目前水电建设的众生像。就是水电站的建设对移民的影响,移民未来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其实不太复杂,因为水电打的口号是带动一方发展,为什么在移民问题上都解决不了呢?在一些补偿问题上、安置问题上出现这么多矛盾,所以我在想,水电开发还值得我们今后进一步的思考。

金沙江是彻底改变了。未来金沙江开发的繁荣和开发带来的灾难将共存。这也是我们的后代将要面对的金沙江新的历史。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的雪山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张伯驹

张伯驹:我这次过来有一个使命,从三年前我就开始做小南海保护的工作,去年春节我去了小南海。从3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小南海可以说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和工作中。从最开始做保护区的修编,到三通一平,到这次的考察,我想小南海的事情我们不一定追求最好的结果,但是至少行动就有希望。这次走江河,每走到一个大坝或者大坝修好的坝尖上我总不由得哼起长江之歌,我想到几句歌词,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那甘甜的乳汁在哪里呢?可能连血脉都割掉了。我们赞美长江,我们依恋长江,你有母亲的情怀,这都是对我们这条大河无限的憧憬。但是有时候唱着,唱着我都想哭,因为它的磅礴、豪迈、自由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我相信长江的血脉会一直在我们这些见到长江、见到金沙江奔涌的人的心中,而且为了保护她,会不断努力,这就是这次我最想说的话。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王亮

王亮:我也是第一次了解到长江上游的情况,可以说看到这些破碎的山河,未来我希望可以把长江的现状告诉我身边的每个人,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互相扶持,互相支持,互相给力,推动中国发展的改变。

张万成:江边一个老头和我们谈到国家的政策,国家的利益,他们只有服从,这个话虽然比较高调,可是我还是能理解。我们国家广大的民众一个朴素的基本的概念,水电是国家利益。水电是不是国家的利益呢?这些利益集团究竟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还是国有和民营共同的呢,股份的?

全是国有的。但是这个水电开发主体是全资国有呢,还是国有和民营合资的,还是中外合资的,我们清楚不清楚这个开发主体是谁,都是全资国有?

杨勇:是五大水电集团,全是国有的。施工是承包的。国有的现在已经变质了,国有的被绑架,把公共财产变成他们自己的,所以我们有句话叫“跑马圈水”。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大山里的夕阳夕下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周喜丰

我叫周喜丰,是湖南潇晨报的记者,也是第一次参加江河十年行的考察活动,全程走下来也印证了我之前对西南金沙江流域水电开发,对生态,对老百姓的生活的影响等等这些方面的一些判断,特别是最近两天来,我们深入移民区印证了之前我们在采访当中凸现的一些问题。比如说移民的生存和后续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包括水电的开发,对当地的次生灾害,产生的后续的隐患,这都是当地政府和水电站业主急需要重视的一个问题,我觉得关注这类题目非常的有意义,因为我一直认为资源和环境,将是我们中国未来会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也是我们媒体需要持续关注的问题,我也会在未来的若干年,会持续地投入精力关注这些问题,就是这样。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鲍志恒

我是东方早报的鲍志恒:我们这两天在金安桥水库,我们发现水非常的绿,可这绿我感觉是有一点不正常的绿。而且金沙江水库蓄水以后,对当地原住民产生的次生灾害的威胁是很大的,我觉得这方面也是需要急迫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我没有想到,我们长江流域,尤其是长江上游地区,会形成这么多无序开发的景象。江河行的行动,让我十分的震撼。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一次相当强烈的一个教育。我相信,历史会给予人类所有改造自然的活动,以最终的客观的评价。但是我们都活在当下,我们无法漠视现在所了解到的,所看到的,这些自然环境受到的破坏,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人类生存的困境。对于我自己来说,会持续地关注金沙江流域的开发和保护。我也相信,经过江河十年行的活动,能够唤起更多的人对于自然与人的关系的生存思考。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上曾经的漂流(李宏拍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曾经的绝壁(李宏拍摄)

今年是江河十年行的第七年。说实话,2006年发起江河十年行时,是带着很多理想或者梦想要走江河的。后来是越走越觉得江河需要我们去关怀。现在有太多人想从江河里要这要那。太多的人觉得江河是属于我们人类的。但是越走越觉得要为生活在江边的人、动物、植物,争取他们应有的权益。他们都太脆弱了。所以,每当我们走得很艰难、很痛苦的时候,想想那些人,想想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动物和植物,就觉得江河十年行走得还是很有意义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曾经的人家(李宏拍摄)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金沙江边的祈祷(李宏拍摄)

从小就觉得金沙江是汹涌澎湃的,可现在那儿还能找到她的汹涌澎湃?我第一次看金沙江的时候到处都是激流,可是这次没有看到激流,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看到金沙江的激流了。她如果真的是我们的母亲,不是口头上的母亲,我们的妈妈成了这样,我们能做什么?还有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我不知道到江河十年行第十年时,我们是不是真的要给长江准备一个葬礼。如果真的是要做一个葬礼的话,还是我们这些人吗?我希望即使是葬礼,我们也应该和官员,和水电公司的人一起。这才是我们江河十年行的愿望,唤醒更多人和我一起关注江河。

我们每年走完了江河十年行之后,参加的人都会觉得给他们带来的是震撼。我自己觉得作为一个记者也好,作为一个民间组织的志愿者也好,身边如果人越来越多会觉得力量越来越大。中国的江河,需要有凝聚起来的力量去抚慰她疼痛的伤疤,中国的NGO也需要更多的人联起手来,为共同的理想关爱自然走在一起,如果江河十年行能够抚慰江河疼痛的伤疤,如果江河十年行可以凝聚更多的人,我们就不孤独,就有力量。

我很喜欢摄影家李红说的:我们这么一个让自己自豪的民族,总有一天会说我们会保护我们的母亲,保护我们的母亲河。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怒江在松塔

 

江河十年行2012纪事之十七——把爱给予大地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12年的怒江

怒江松塔这一段大江,差不多是我走过的怒江最漂亮的一段。岩壁、激流、雪山。可是那里已经开始了水电勘探。在千万年形成的绝壁前凿洞,留下白花花的一片残骸,流到江里,落在了激流中。我说这是把最美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是悲剧。怒江边的龙普村,在我们现代人眼里看来是贫穷的,是落后的,甚至有可能有人会说那里的人是愚昧的。

可是这些贫穷,这些落后,这些愚昧,却能留住大山的美,大江的自由,他们给大山以尊严,他们让大山千秋万代。可是今天的水电工地,绝壁失去了原来的绝美。工地上的口号说:水电是可以造福千秋万代!什么是千秋万代,让激流成为沉水发电能千秋万代吗?全国所有的江河都在发电,目前只留下了怒江一条野性的江河。可是,我们也要不让激流继续,自由继续吗?

泪救不了大江和大河,但站在松塔的怒江边,我却用让眼泪尽情地流这种方式抒发着自己内心的不平。那里的今天,有着一种惨烈的美。它惨,但是美。它美的烈,不仅仅是轰轰烈烈,还有壮烈。我希望这种壮烈,也能留给后代,不仅是我们今天能看到。

江河十年行的第七年结束了,2012年我们看到了金沙江的断流和怒江的勘探。不知明年的金沙江上会不会重新流出激流。不知明年的怒江还能不能自由流淌?知道的是,我们会以此为追求,去努力,还要拉上更多的朋友。(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