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黄河十年行2012”之六  

2012-10-29 21:3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德与尖扎

易蓉  汪永晨 文图

 

 

    “品贵德千年古韵,赏江南千里美景。”2012年10月25日上午,“黄河十年行2012”一行来到贵南县沙沟乡关塘村,回访了龙羊峡移民公保才旦一家。下午,在贵德古城品尝了文化盛宴。

 

                                                                 黄河之水在贵德

                                                                   在藏区每个桥上一定有经幡

                                                                       记者们的视角

    早一上出来,黄河之水就朴面而来。站在桥上,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黄玉胜再次向记者们说:这里原来是黄河鱼的产聊场,现在这样的大水,这样的清 水,你们看还有鱼吗?我曾在美国印第安人生活的一条大河克罗马斯河旁采访。采访中,当地人说的最多的就是鱼,他们说,鱼就是生活。可是在我们的家园里,鱼 算什么呢?

 

                                           黄玉胜说没有龙羊峡大坝之前这里是湿地,是鱼重要的产卵场

                                                                          晚秋

                                                                           水是商品

     “您怎么比前两年瘦了?”紧紧握住前来迎接我们的,我们将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访问的农民公保才旦的手。公保才旦松开手后,摇摇头说,“没有啊,没有病”。

公保才旦穿着一件枣红色厚T恤,一件皮衣外套,头戴一顶灰色格子毡帽,只有脚上一双沾满泥土的灯芯绒布鞋透露出他的真实身份。

 

                                                              给你们摘点西红柿吃

                                               吃, 吃

                                             我们的户口簿,我们穿着自己民族服装的照片

     走进公保才旦的院子,你不由得惊叹,这家人的勤快与条理。院子里辟了一块菜地,种了西红柿、圣女果、萝卜、大白菜和小葱等多种蔬菜。北面是一个二层的小楼,一层朝南处洒满了灿烂的阳光,摆放着舒适的沙发和长凳。

    他媳妇桑杰措随后走了进来,给我们泡上熬制的姜茶,端上了锅盖大的大饼。

    和2011年相比,公保才旦的家庭变化不大。

    大女儿仍在县人事局打工,未解决编制,工资仍是800多元。住在单位宿舍。

儿子冷本加和儿媳分别在海南州和果洛州打工,也都是泥工之类,工资从一天80~120元不等。大儿子因为不喜欢读书,上到小学就不上了,所以结婚生子早。原来夫妻两在一起,可找不到活后,只后分在两地打工。

    10岁的大孙子在贵德县中心寄校读三年级,每个月由爷爷公保才旦骑摩托车接回家一次。三岁多的小孙女萦绕爷爷奶奶膝前。

    小女儿7月份刚从青海民族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在兴海县一所职业学校教授藏语与汉语。工资也是800多元。住在单位宿舍。

    支撑起这个家的重要经济支柱曾经是公保才旦的电焊技术。在搬迁来关塘村之前,他开设了一个电焊铺,承接附近的电焊业务。还有一台打米机,为邻里乡亲们打米磨面。

    如今,这块电焊铺的牌匾被冷落在院子角落。因为附近有电焊铺,加之动力力一直解决不了,等等,种种原因,原本掌握了父亲电焊技术的冷本加并没有机会子承父业。

    “这样一来,收入缺了一大块。而且一家8口人四散在各处,光吃饭什么的就多花了不少钱。”公保才旦说。他说话的时候,后面就是孙女的米老鼠布娃娃。

 

                                                                               记录

                         我们要是什么都说了,就怕他们报复

                        我们就是希望你们帮我们想办法让村里的账目公开

     公保才旦还表示,因原来的家被龙羊峡水库淹了,搬到这来盖房借下的5万多块钱至今没有还清。其中3万多是跟大舅哥借的,2万是通过村委会和当地银行贷的 款。“贷款每年年底要还,来年再借,一年还9百多息钱。我们贷款都要村长盖章。全村大概一共贷款200多万。”公保才旦说村长每贷款1万,要收35元钱。

    关于贷款是否收费这点,后来村支书王月否定了这个事实。

    其实,这已是公保才旦的第二次移民。龙羊峡二期工程2005年蓄水,他和147户一起来到关塘村。1980年龙羊峡蓄水,他1987年第一次移民。

    问起公保才旦如今的生活如何,他表示说:“搬一次家,生活不如原来了,生活水平要倒退十年。” 在这点上我们后来采访书记王月时,他也有个说法。

    和前两年比,公保说家里种的庄稼由政府帮忙在原来泥石流地修来的基础上,又做了平整,好种一些了。不过当然后原来的家没法比,那时一亩地打个上千斤不在话下,现在的地,能打三百斤就不错。

 

                             去年我们来时,他才出生22天

                                                         村里的账目从来不公开

                                                                  没得喂,猪也长不大

     现在的农村,包括移民村,会有很多项目。这些项目的分配权和资金的使用权都在村领导那里。今年我们没来前公保才旦给我们打了两次电话问:什么时候你们来呀?他相信在村里项目经费公开透明这事上,我们能帮上他们农民的忙。

    信息公开,是我们绿家园在大力推动的事儿。可推动一个村的项目公开,我们能帮上忙吗?中国的信息公开,如果能从一个村,一个村地推进,直到法律有了具有足 够执行力的那一天。我想“黄河十年行”也好,“江河十年行”也好,都是在以记者的行动力推动着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

 

                                                                      村委会兼绣楼

                                                                     书记家的阳房

                                       书记的夫人是绣娘

 绣娘的故事

    因为公保才旦和老支书张顺义的介绍,我们来到村委会寻找绣楼和绣娘。

村民帮我们找来妇女主任,妇女主任领我们来到一户绣娘家。他们家也是院子里种了菜,房间里摆满了盆景,阳台上晾晒着红辣椒,生活气息浓郁。阳光房在这里很普遍。

    不巧的是,每月25日公司会来收取村里20多位绣娘的藏绣作品。所以我们只看到羞涩的绣娘在绣一幅《青海湖落日》。她告诉我们,一幅作品收上去是170元左右,卖300多元,她每个月的工资是一千七八百元。 

    和书记王月聊,除了他也在着急村民现在的生活水平比移民前倒退了差不多有十年以外,他坚持认为村里项目资金的使用上是公开的,是要开会向村民公布的。

    我们没有时间做进一步的调查,到底相信谁的呢?不过,在后来我们的大巴课堂上,有记者认为也不能全信村民的话,他们会把一些事实夸张。

    我们认为让信息公开,是社会进步的根本保证。公保才旦在我们和他交往的三年中,从一个很富有的农民,盖了全村最漂亮的家,到现在老婆五十多岁了,每天天不 亮就要外出当小工;从一个有儿有女大家庭生活在一起,到现在一家人分在五处生活,打工。对于我们这些记者的采访他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再三地说:求求你们帮 帮我们能让他们公布村里的帐目。而他的老婆,从我们一进门就开始一边默默地为我们倒水,掰大饼,一边眼泪不停地流,我们中有人问公宝她为什么哭,公保说 是:她怕报复。

 

                                                                        自演自看

                                                                         跳起来

                                                                文化广场里的业余生活

                                                                   文化广场里的老树

 品尝文化盛宴

    在贵德古城品尝文化盛宴是一次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偶遇。

    首先我们走进贵德文庙等建筑群。贵德文庙等建筑群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由玉皇阁、文庙、大佛寺、关岳庙、城隍庙和民众教育馆六大院落组 成。占地面积61亩,总建筑面积4915平米。建筑群兼容儒、释、道于一体,彼此相依并从,布局为国内罕见。其建筑设计富象征手法,单体建筑木构架严密紧 凑,斗拱华丽,木雕精美,才华凝重细腻。

    据悉,玉皇阁经历了战火的几次洗礼,1983年,青海省文化厅拨款维修,几经沧桑,才留下着做雄震一方的古建筑杰作。

 

                                                                          历史的见证

                                                                           老戏新看

                                                                   边走边唱的生活

     因为有省市文化部门的领导来调研贵德的业余文化发展情况,所以藏族的锅庄舞、夕阳红的秧歌舞和秦腔艺术团等十多支队伍都活跃在文化广场。

    锅庄,藏语称之为“卓”。锅庄舞又名圆圈歌舞,是藏族三大民间舞蹈之一。锅庄舞分为用于大型宗教祭祀活动的“大锅庄”、用于民间传统节日的“中锅庄”和用 于亲朋聚会的“小锅庄”。人们这样赞誉锅庄舞内容之丰富:“天上有多少颗星,卓就有多少调;山上有多少棵树,卓就有多少词;牦牛身上有多少毛,卓就有多少 舞姿。”

    一群藏族妈妈们穿上节日的盛装,佩戴上夸张的银饰,长长的头发或梳成辫子或披散在身后。音乐响起来,她们就围成圆圈舞起来——先快后慢,悠颤跨腿,趋步辗 转,手臂撩、甩、晃,随着音乐不停地变换舞姿。她们的舞步稳健、古朴而庄重。一位66岁的大爷在舞群中格外活跃,步法轻巧。“物以稀为贵”,他获得了格外 多的目光。

    广场上坐着老老少少好多观众。最大的亮点是一位藏族大爷举着IPAD给锅庄舞录像。

    锅庄舞在广场众多文艺队伍中脱颖而出,一者是因为服装,二者是因为舞蹈的民族特色。这不由再次让人感叹只有民族的,才是国际的。再延伸开来,只有保护好生物多样性,才能保护好其所孕育的文化多样性。

    在回廊处卖手工鞋垫的大姐,还有秦腔艺术团水平并不“业余”的团员们,带着双胞胎娃娃在老戏台处玩耍的阿姨,都告诉我们,文化与乡野之间,其实经常划上等号。

 

                                                             太阳在黄河边的贵德下山了

                                                       在贵德,秋色没有完全离开黄河两岸

                                                                     黄河在贵德的湿地

                                                     再见贵德,再见这里的黄河

    贵德,可以解释为“重视德行”。贵德在黄河上游建制最早、历史悠久。山清水秀,自然环境优美,可以称得上是黄河上游的”小江南“。因为第二天的行程,起点就是尖扎(音“奸诈”)。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天报道的标题就叫做《贵德与尖扎》。

    贵德果真重视德行,尖扎是否真的奸诈?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