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遭遇雅砻江之二  

2013-03-13 07:5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挪活,树挪死?

 

汪永晨文图

 

 

    人挪活儿,树挪死,这是人们常爱说的一句话。不过,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如今,各种荟萃了本土各处及至世界各地的奇树异木的植物园、“世博园”越来越不鲜见。树挪活,对现代园艺而言,已不再是新鲜事儿。

    而作为现当代国家大规模的自然开发,或者说各式各样的“挪人”工程,却屡屡因为不能很好地解决那些被搬了家的人的生活问题,让很多被挪了窝的人,不但要承担着沉重的经济、社会、文化乃至政治的代价,“非自愿移民”在国际上,也越来越成为一个十人敏感的话题。

 

                                             凉山

                                        大山人家

                                        移民村里

                              移民村里的小孩抱小孩

     中央民族大学贾仲益教授有这样的观点: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里,由于国家建设需要压倒一切,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个日益庞大的被“挪移”的人群的生存状况一 直不太受到注意。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家和社会越来越关注民生问题,这些被连根拔起的非自愿移民才真正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

    众人瞩目之下,非自愿移民的“贫困化”、“不稳定”、“返迁”等现象变成了挥之不去的困扰:为什么非自愿移民会存在这么突出的问题?为什么“挪人”工程没有产生常言所说的“人挪活”的“应然”效果呢?

    贾仲益教授说:因为教学、科研关注点的缘故,我们注意到: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国的非自愿移民大量产生于西部民族地区,因为这些地区正是国家自然资源开发、 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保护工程实施的重点地区。由于这些区域是中国少数民族主要的世居地和聚居地,因此,非自愿移民中有大量的少数民族人口。这些少数民族群 体的命运令我们格外关切。

 

                                       在移民中做调查

                                      搬到新家后

     2013年依始,雅砻江考察发起人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流域的于晓刚说:如今我国的“西电东送”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一个约占全国少数民族人口的80%以上的西部地区进行的;水电移民涉及约800万少数民族。

    同行的民族学家马尔子是彝族。在雅砻江边,他几次动情地说:滇川藏交界的这片水力资源富集的,西南诸河谷地带,也被称为“藏彝走廊”。它是多民族群体南来北往、文化上融生互动的地理通道和家园。

    此行,让地质学家杨勇和范晓着急的是十二五能源计划水电开发主战场就在: 雅砻江,岷江、大渡河、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等干流。雅砻江上有修建21级电站的计划,那里已经成为中国水坝最为密集的流域。

 

     于晓刚说,我们的考察思路是:从观察少数民族地区,水电移民过程的各个关键环节是否公正入手,进而了解少数民族实质权益的损失或获益。我们既关照水电移民 的一般性问题,也要深入观察少数民族移民特殊性问题。从国家有义务、公司有责任、少数民族移民有权利的框架,分析我们听到的故事?

     锦屏一级电站,我们采访的移民正是因这个电站而搬迁

     2013年1月13、14日,我们一行人在锦屏电站移民古柏安置点进行了社区调查。

    这次调查,我们采取的是参与式,调查包括:移民大事记、资源变化、影响分析、弱势群体和社会性别分析、组织机构分析、移民能力分析、农户个案。

 

                                 村里人在参加调查

                                           调查中

    在对全村整体调查中我们发现,过去人均耕地有3.5亩,现在人均只有1.5亩。土地减少一半多,使农业收入减少。搬迁前后因气候和土壤不同等原因,被移民 的农民从多样的农作物生产转变为以玉米为主的单一种植。食物生产的多样性和产量都减少了。灌溉用水量和水质大大下降,农药化肥等投入增加,收入减少,传统 饮食减少。

    古柏移民姓陶的一户人家:在老家靠种地,放牧,果树,打鱼,打工等生计多样。有33.7亩地,15亩菜园,1.5亩大棚,有多种果树。每年仅果树及大棚可 收入4-5万元。迁到古柏村后,全家只有地15亩,自留地仅2分,新址土地有限,且只能种一季,种地收入有限。因对当地不熟悉,打工也很难找到合适工作。 收入减少很多。

 

                                   郑子文家的老人

                                         等待拍照

                                       村里的老人和孩子

                                        村里没事的妇女

     我负责调查的那户人家,去之前就听女主人说了好几遍:没有水果吃了,没有水果吃了。没有水果吃对他们那么重要吗?我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进他家的。

     进到他家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杀了鸡等着我吃中饭。虽然我告诉他们我不吃肉,但那天中午我们付饭费的那顿饭除了一大碗连肉带汤刚杀的鸡以外,还有咸肉和腊肠。

    可以看出,这家过去的日子是殷实的,家里来了客人要杀鸡可能也成了习惯。可在说到如今的生活时,我听到的却是他们家生活的难。

    这户人家在四川省木里县后锁乡野洛村大湾子组。54的女主人陈优秀是汉族。家里有10口人。公公、婆婆、丈夫、儿子、儿媳妇、孙子、大女儿、外孙女、小女儿

    陈优秀小学文化程度。家里的主要生计是种地和养猪。没有搬迁之前,家里有地22.6亩,田4亩,自留地一个人4分(此外还有自开的,但移民时末的算6亩)每年玉米能卖6000多元、辣椒也能卖上5600块。

搬迁前,家里每年都要养4—5头猪、50头羊、2匹马、1头耕牛、80只鸡、10鸭只、10只鸽子、2只狗。

    搬迁后因为院子太小,用一间住房养了3头猪、院子里养的是3只鸽子和16只鸡。

    陈优秀家搬迁后除了养殖没有地方了,果木搬迁前和搬迁后因为地少了,变化也很大。

    陈家移民前果树有:柑橘7棵、桃子3棵、李子5棵、红梅8棵、核桃66棵、石榴1棵、梨子26棵、苹果4棵、葡萄2架、柿子42、板粟1棵、 山楂87棵、花椒64株、 桑树81棵、杂树5棵;移民补偿没有给算上的草药大概还有十几种。

    听着陈优秀和我这一通数,我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她从一见到我就在说:水果吃不上了。吃不上水果对她来说是多么的不习惯。从出生就想吃什么水果就吃什么水果的陈优秀,过去出门晕车,吃上水果就好很多。现在,晕车只能买瓶矿泉水舍不得买桔子了。

    陈优秀说,现在儿子想吃了还要买一个吃两个桔子吃吃,她却舍不得买,也就吃不上了。

    除了吃不上水果,现在他们家吃菜也困难。那天我在他家做调查吃的那顿饭,就只有杀的鸡、咸肉和腊肠,没有青菜。

    陈优秀说到被移民后生活上的愁事还有:吃水、用水困难;原来自产自销,现在什么都要买;过去家里有车子,有事可自己开车出去,搬迁钱不够用,车子也给卖了。现在要坐公共汽车去买生活用品。

    新老家,移民前后生活的巨大不同,陈优秀说还有呢:搬到这新地方,地不好种,要请人帮忙。耕一亩地要花100块钱找人,原来自己就耕了,根本不用花钱找人;

    原来自己灌溉,现在,没有水,要浇地一亩需要15块:

    原来用5-6袋化肥大约600元,现在化肥一年要花5000元左右、还有农药也要花个1000左右:原来不用薄膜。现在要用10桶,少说也要660多元;

    在老家时,小春有小麦、胡豆、宛豆,现在水和气候不行,小春完全都没有了;

    最主要是现在钱少了,生活条件差了,不可能像以前想吃啥子就有啥子吃了。

    和陈家夫妇两个聊天时,我深深地感受着,改革开放后他家的生活完全可以用得上小康来形容。可是为了能源的他们就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问题是,政府本应管的,不有到位,他们虽然抱怨一大堆,可是说到这是国家建设,我们要支持来,他们又说得那么发自内心。

    民族学专家马尔子说,少数民族对政府是充满信任的。

    我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你们要去争取你们应有的权利。他却听得一脸的茫然。

    我们在挨家挨户走访时,于晓刚和几位民族学家和社会学工作者在村委会给更多的人讲着什么时少数民族的权益。在我们这个民主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社会里,让每一个公民行使自己的权益,也应该成为可能。当然这还需要向公众普及有关的常识。

 

                                             陈许海

                                       陈许海在拍照

                                       看看吧

     在村里采访时,我边问边用电脑打出来。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小男孩子就边看着我打,边念着,几乎一字不差。那么小的孩子对我打的字有兴趣,我问他想不想帮我拍照。他高兴地接过我手中的相机。我简单教了他一下怎么拍,怎么构图,他就拍起来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他有那么好的悟性。看了他拍的照片我再稍微挑了挑毛病后,他再拍来的照片就完全可以放在这里了。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位年仅10岁的彝族小朋友第一次摸相机拍出来的照片。

 

                                村里的孩子(陈许海摄)

                              村里的孩子(陈许海摄)

                               村里的孩子(陈许海摄)

                                村里的老人(陈许海摄)

                              村里的老人(陈许海摄)

                                   村里的女人(陈许海摄)

                             村里的女人(陈许海摄)

                                    采访中(陈许海摄)

                                采访中(陈许海摄)

     陈许海拿起相机后的那份灵感,让我真的惊叹。以至于第二天我就在街上买了一个小相机送给他,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小“眼线”和我们一起记录村里的变化。

    在我们对陈许海家做的调查中发现,他的爷爷是个毕摩,也就是彝族人的土医生。他的爸爸是个残疾人,奶奶得了癌症,因没有钱也只有放弃治疗,用些土办法对付 着。这么聪明的孩子,不知以后有没有条件完成学业。我想会和他保持联系,如果需要,我也想找些朋友一起帮助他成长。

 

                                            村里的背景

                       打酥油茶

                                     彝族妇女的微笑

     我们在村里的调查中还发现,移民搬迁后,苗族和彝族的许多文化传统正在消失。如毕摩(彝族)、慈能(苗族)、草医乡医民间医疗系统失效。由于亲戚网分散, 参加传统婚庆和葬礼都很困难,一些仪式的材料如苗族婚礼用的高山柳,只能在老家找到。一些仪式正在消失。原来村里有文化活动场所,现在却没有了。

    移民们说:现在年轻人很少穿彝族服装,只有到40-50岁以后才会穿。从前火把节会大家一块儿跳舞,现在不跳舞了,过节还是过,但是风俗改变了。传统的东西都留在老家了。

    一些后靠的移民说: 苗族社会组织形式以家庭为核心。移民远迁使一家人距离远了。老人过世子女来不及参加葬礼,这是很不孝的事。社区分散,造成文化学习传承没有气氛,芦笙、打 卦、送鬼喊魂、翻阴码、苗医等风俗会丟掉。年青人也不愿学习。在库区的还有白龙会,烧香乞求风调雨顺。妇女绣花技艺也在消失。

    于晓刚说:农村社会网络是社区由于血缘、地缘或社区集体活动长期形成的互惠制度。社会资本的表现形式有社会网络、规范、信任、权威、行动的共识以及社会道德等方面。它可以提高社会的效率和社会整合度。

    因为移民搬迁,许多社会资本丧失,并需要长时间再建,使得他们处于无助的困境。要使移民在新址稳得住,须使社会资本获得重建。

    这了更多的了解这些移民,我们准备也到他们的老家去看看。被他们描绘的有着那么多水果,文化习俗的老家,雅砻江就在家门口流过的老家,会是什么样呢?明天告诉您。

 

                                   村里人的彝族

                                   高山出平湖后的雅砻江

                                     无言的小河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