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遭遇雅砻江之三  

2013-03-14 12:5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香格里拉

 

汪永晨

 

 

    2013年1月16日,我们沿雅砻江向前一天采访的那些移民的老家走时,一片经塔群出现在我们眼前。

 

                                       精神与物质

                                      雅砻江的两种生活

                                      吉祥塔

                                      经幡与电线共舞

     在今天少数民族生活的地方,宗教信仰的自由是随处可见的。不过,现代生活的标志也随影相随。我们路上拍到的这样的经塔与电塔的共存,就是今天少数民族地区老百姓的生活现状。也是他们要面对的物质与精神生活的互不可缺。

 

                                                   路上

                                               山上

                                          面对祈祷

     中央民族大学张海洋、贾仲益带领的研究团队近年来在少数民族地区调查后,撰文“为什么要关注西部少数民族水电移民”。文中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自尊 自强的中国人,为了实现富民强国的百年梦想,为了永远摆脱近代被侵凌、被奴役的屈辱命运,正在只争朝夕、干劲冲天地建设自己的祖国。

 

                                         大江在山中

                                        大山在开发中

                                               淹没线

     张海洋他们说:今天的中国,自然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保护工程,其规模之大,涉及之广,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俨然成了一个昼夜喧嚣的工地!大规 模的开发和建设,一方面固然成就了中国经济迅速的崛起。但是,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迄今多达数千万的非自愿移民。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里,由于国家建设需要压 倒一切,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个日益庞大的被“挪移”的人群的生存状况一直不太受到注意。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家和社会越来越关注民生问题,这些被连根拔起的非自愿移民才真正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众人瞩目之下,非自愿移民的“贫困化”、 “不稳定”、“返迁”等现象变成了挥之不去的困扰:为什么非自愿移民会存在这么突出的问题?为什么“挪人”工程没有产生常言所说的“人挪活”的“应然”效 果呢?

 

                                          陈优秀的老家

                                          移民证

                                      移民小孩的玩具

                                  面对开发孩子的眼神

     “遭遇雅砻江之二”我采访的陈优秀的老家,是我们要去另一家因水电修建而上移的村民家时路过的。让我有点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向我描述的,有那么多的地,那么多的水果的家,其实就是在这样的山坡上。

    显然,陈优秀家现在住的地方和这里相比,是平地,走起来要省劲得多。不过,这里的天地要比被移民的地方宽阔得多,空旷得多,自由地多,悠久地多。

    我们问带我们来的村民,那棵老核桃树上的核桃现在谁来打呢?他们说可能被没有搬走的人打了吧。

 

                                                许兴贵一家

                                        留在大山里的人家

                                         出门

     我在雅砻江边采访的另一户人家的男主人叫许兴贵。一家子大大小小十口人。

    我在问家里有多少人时,许兴贵的母亲让儿子阿把在深圳打工的嫂子及两个侄子侄女也算上。我说大哥呢,许兴贵很平静地说打架被人捅死了。许兴贵的妈妈说,过年他们都回来过,这是他们的家。

    老人家说着这些时,我可以感到是,家,就是家庭成员中一个都不能少的地方。

    和陈优秀家比起来,因修大坝家被后靠一公里左右,也就是又往高山上搬了些的许兴海家的生活变化有,但是不像陈优秀家有那么大。变化的主要是田和地都少了。还有就是山上滑坡,泥石流要比过去多。

    中国的改革开发,让农民的生活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不是因为所谓的顾全大局和能源开发,他们中很多人家的生活就是我想象中的小康了。

    看看我在许兴贵家采访的记录:

原来:土地  移民手册上没有写田地 30多亩(自己开荒)红线以内,田二亩八,山地十五亩,其他红钱以外。

现在:田4亩、五亩

玉米:1万斤 水稻 1200斤/亩(自吃)小麦800斤,大麦 800斤

胡豆,豌豆 等菜自吃

房子:292.26平方米,补偿356/平方

水泥院坝:44.08,补 38元/平方米 土院坝56,56 10元/平方米

坟墓:3 个,500一个,赔1500元

蓄水池 三立方米 120/M2 赔 360元

自来水管 30米赔150元

原来林木

桃子、李子、核桃、石榴、梨子、红梅花、苹果、樱桃、黑枣、花椒、桑树;

现在林木

核桃 幼 50棵

石榴 幼 7-8窝

樱桃 幼 5

花椒:16窝

苹果:4棵

牲畜

原来:牛 1 马1 羊30 鸡20-30只 猪7-8头/年 蜜蜂3窝

现在: 牛1  羊60 鸡20-30 猪5-6头/年,马喂不起了

变迁:土地少了只有4亩多田

喝的水和过去一样。

路和原来差不多。

没有水,水稻不种了,原来种水稻的手艺没用了

社会地位没有太大变化

生活水平下降,但有信心努力就会好。

价值观没有变化,因为只地小了一点,粮食少了一点,经济收入少了,但可出去打工提高生活水平。

污染,滑坡,泥石流比原来多了 沟沟给冲了,水土流失比原来厉害

搬来半年了,没有电,偶尔小水电能过来一点。什么时候能给,没有回答。

    有意思的是,在我问到你们家男女平等吗?男的说他管家。女人也同意他管。我转身问许兴贵的女人是这样吗?女人很肯定地点头并说他管,我不会管。一脸的服从样。

 

                                        家住大山中

                                       大山中的地

                                     大山里的年轻人

     中央民族大学张海洋、贾仲益带领的研究团队在调查报告中写到:现行水电移民政策法规体系包含了部分公 共建筑和资源的重建补偿费用,但少数民族地区的民间信仰、宗族纽带、民族特色活动及相关的建筑设施和资源都没有计人补偿范围。本项研究建议《补充条例》应 规定:与社区生活联系紧密的公共建筑和公共资源,能够恢复重建的要直接补偿重建费用(含特殊材料费、特殊工艺和平均的搬迁仪式费用);不能恢复的则要通过 协商孝虑以间接方式补偿。其补偿对象应为社区共同体,并应根据安置方式灵活处置。

 

                               家在大山

                           家在大山

                             家在大山

                                              祈祷

                                               拆

     中央民族大学的师生在调研后进一步阐述到: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传统民居,无论是修建还是复建,都需要一些特殊材料、特殊工艺和特殊仪式。这就是少数民族民 居的特殊性所在。少教民族移民基于文化和心理需求,必然为此付出的相关费用如果得不到政策认可和合理补偿,就会蒙受相应损失。

    现行水电移民政策法规体系对这部分费用没有补偿。鉴于民族传统居住样式和习俗既是居民生活的物质基础,也是民族文化的组成要素,同时还是移民开展包括旅游 在内的生计实现发展的必要资源,所以很多水电移民搬迁后,仍会选择复建本民族传统民居。这种选择也是当地居民作为国民为国家保持的文化资产。

  

                         卧龙河、理塘河汇集而成的雅砻江

                          卧龙河、理塘河汇集而成的雅砻江

                                    大山大河大开发

                                          大山的伤痕

     理塘河一名无量河,又有勒曲、木里河之称。发源于理塘县沙鲁里山系夏塞雪山垭口(海拔5838米),自西北向东南流经小、大毛垭坝,过理塘县以后河道作 “S”型弯曲,经濯桑至木拉西转向东南流进入高山峡谷,经木里县又急转东南,抵北纬27°50′处右岸有卧龙河汇入,河道忽又急转东北,在洼里以南几成相 反方向注入雅砻江

    理塘河中、上段地处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辽阔坦荡的高原,河道迂回曲折,切割甚浅,沼泽发育,湖泊成群,水草茂盛;下段属横断山区,河流下切渐深,坡陡 流急。卧龙河为理塘河的最大支流,又名卧落河、盐源河。流域面积8482平方公里,河口流量112立方米/秒,约占理塘河一半,落差1632米,干流水能 理论蕴藏量39万千瓦,可能开发容量30万千瓦。

    百度百科上这样的注释,带来的就是我们在大自然中看到的大山的伤痕和大江的干涸。

    地质学家范晓对此的担忧却是:川滇地区的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的干流及主要支流,正在实施将自然河流全部变成梯级水库群的水电大开发,这些电站 许多都是坝高200米以上甚至300米以上、蓄水量在几十亿立方米以上甚至百亿立方米以上巨型工程,加上处在活动强烈的地震断裂带上,因此诱发强震和机率 和风险都很高。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现在 以至未来的十多年间,这一地区的大型电站水库群,将进入一个密集的建成蓄水时期,对水库诱发地震来说,这也将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时期。

  

                                          被砌了的大山

                                           曾经的家

                                         老家就在那里

                                       近看当年的家

     那天我们是爬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才到了移民们的老家。全是山路,以至于能爬山走去的我,要想再爬山走回来是绝对走不动的。

    我问陪我们一起去的村民,以前你们要出门也要这样爬山吗?他说那时有船不用像现在绕那么远的路,但爬山还是要的,现在船没有了要想回老家看看上靠的那些亲戚就得这样爬山了?

    我说你们搬家那么多家当也是这样爬大山运出去的吗?

    村民说:是。

    我说:那时住在大山里种出来的粮食、水果要出去卖要背着爬山出去吗?

    村民说:是。

    如果不是爬了大山,我可能不会想到大山里的人对大山的感情和大山的丰富。陈优秀在给我描述她的老家时,我想象的和眼前看到的不一样。我想的有点过于浪漫 了。现实中他们的老家虽然给他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可出门的不便,要说给他们生活带来一定是可以用的上这两个字:辛苦。

  

                               七、八十岁的老人在种的地

                                              歇会儿

                                             运

                                         山里的童男童女

                                        山里的水果

     对于世世代代住在大江大山边的人,和我们对大江大山的感情又怎么会一样呢。

    我2004年春节第一次去怒江看到江边有一片政府给山上人盖的新房子。当地政府希望住在大山上的人能住到江边来。可是搬下来不久,山里人又回到了大山上。他们说法是:不习惯。这些年我年年去怒江,那片房子依然空在那儿。这是大山人自己的选择。

  

                                          古滑坡

                                          大山真大

                                       考察的路上

                                            我们在路上

                               洛克当年走进过的香格里拉

     雅砻江锦屏一期电站蓄水后,这里也会高山出平湖。后靠的和没有在被搬迁高度的老乡们问我们:水淹上来以后,我们这里会不会不稳了,会不会滑坡?同行的地质学家杨勇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的担心和老乡们的是一样的。

 

                             网上照片中的洛克

     1920年,一位名为约瑟夫·洛克的德国人,以美国《全国地理杂志》、美国国家农业部、美国哈佛大学植物研究所的探险家,撰稿人、摄影家的身份,先后在中 国西南部的云南、四川一带生活了27年,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年之久的科学考察和探险寻访活动,并探险到了传说中的神秘黄金王国“木里”,深入到了贡嘎神山。 他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吃惊的发现,随后世人知道了香格里拉。

    今天的香格里拉还是洛克当年那么痴迷的香格里拉吗?如果洛克在天有灵,会怎么看我们今天对那里的大开发?

    那天的回程我们坐上了山里人开的摩托车。这辈子跑了无数大山大河的我及同行的几位,都是紧紧地抱着山里人的后腰坐在摩托车后面,边走边大叫着:慢点,慢点……被开出大山的。太刺激了,大山那么陡,他们开得那么快。

    这样的调查我们还在继续。明天我要写的就是走向雅砻江大拐湾了。那里的美是大江与神山共存。

  

                                   还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

                                   不知他们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