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3江河十年行之六  

2013-04-08 06:0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江河十年行之六

——老绥江在水里

 

汪永晨

 

 

 

    2013年3月21日早上“江河十年行”从四川乐山出发,向宜宾走去。今天晚上我们会住在绥江新城。

    2012年年3月份到绥江时,离那里定的5月31日向家坝水库移民开始搬迁只有不到两个月。当时我们看到的新城房子都还没有建好。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住着6万人的县城,要在两个月搬完,这样的人间奇迹要在四川绥江诞生,今天我们要去新眼看一看。

 

                                    2012年绥江老县城

 

                              2012还没有淹没的金沙江边

     “江河十年行”从乐山只是路过。昨晚当地乐山日报的总编和办公室主任一直等我们到晚上11点多,为我们安排了住处。总编辑张黄荣,我见都没有见过,知道我 们的辛苦,给我们安排了很好的住处,让我心里真是十会感动。“江河十年行”一路上不是有这些朋友和同样关注江河的人的支持、帮助,可能也走不到今天。

    乐山,古称嘉州,四川省第三大城市。历史上属古蜀国,又称海棠香国。乐山坐落在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交汇处,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北与眉山接壤,东与自贡宜宾毗邻,南与凉山相接,西与雅安连界。

    乐山的出名,有那里是峨嵋山所在地,有“清明上河图”上的乐山“宽窄巷子”更有乐山大佛。“江河十年行”经过乐山很多次了,却从没走进过峨嵋山,看到过乐山大佛,因为我们关注的是从那里流经的三条大江。

    有人说“江河十年年”是旅游,是游山玩水。一些基金会因为也这样认为而不支持我们。可是每次走到这时,不管见没见过乐山大佛,上没上过峨嵋山的人,从来没 有一个人提出我们是不是去看看大佛,去登登峨嵋。这让我这个组织者的心里其实是非常过意不去的。为了中国的江河,我觉得同行者的付出就是我们共同的行动和 心愿。

    宜宾,别称:“僰道” 、“戎州”、“叙州城”,位于中国四川省中南部。因金沙江、岷江在此汇合,长江至此始称“长江”,故宜宾也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长江宜宾—宜昌段亦称川江。宜宾是著名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五粮液产于这里,宜宾市是长江上游开发最早、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是南丝绸之路的起点,素有“西南半壁古戎州”的美誉。

 

                                             宜宾三江汇合处

                 长江上游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宜宾,我们此行的司机师傅王思伟给我们找了个他的发小和我们一起聊聊他家被移民的情况。这个向家坝水库四川屏山县移民王雄也是当地人称的“翘脚”老板。 “翘脚”老板的意思就是不做具体的事,揽活,通过沟通就能收益。也有人说“翘脚”就是不投资就能潇洒当老板的人。

    王雄确实是有眼光的人,前几年知道屏山老家要被水库淹了就在宜宾买了房子。说到今天的老家,他说淹以前的铺面生意不错,淹了后置换的地方虽然大了,可位置 不好,老县城几年前租出去一平就是50元,现在一平米只能租到20元。过去一个铺面能租2000多块,现在1000块都租不到。老县城铺面也就1000 家,现在2000、3000都不止,生意怎么做。这些损失怎么补偿政府都没有说。

    王雄父母移民后,住的政府给盖的新房子已经修了三次了,还漏水。王雄说老人也没得办法,只有请人一次次地修,修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我父母这个年纪的人属于很知足的,不管别人怎么过,他们也过得,所以随便怎么说,选房就选房,搬迁就搬迁。

    我们说,你们不去找水电公司、找移民办、打政府,王雄看着我们先是好像说,这样的问题还用回答吗?最来淡淡地说了句:不找气生喽。

    在宜宾,地质学家,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和在生态学、社会学上都颇有建树的国际环保组织保护国际的专家田犎加入到“江河十年行”的行列中。

 

                              水富——大坝和化工企业共存的县城

                   县城中央就是化工厂和大坝的记录是今天也是明天吗?

                                       金沙江上的向家坝水库

     2012年3月,我们到向家坝水库时,大坝还没有修好。移民们虽然有很多报怨与忧虑,仍然还是在憧憬着老家被淹后,搬到新家的生活。

    记得那天已经是夜里12点多钟了,绥江县宣传部长和副部长还来敲我们住的宾馆的房间门,要和我们聊一聊。因太晚了我敢开门。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钟,她们就又等在我们吃早饭的餐厅了。

    那天,她们带我们看了老县城,和在建的新县城。也给我们讲了他们移民工作的按部就班。因为事先已经采访了一些即将搬迁的移民,加还看到还没有修好的新房子,我们很是怀疑,两个月后就能搬走一个千年老县城?两位宣传部长和副部长却信心十足地说:没有问题。

 

 

                    绥江没淹时移民家

 

                              绥江没淹时的江边生活

 

                            这片老房子还没在水库的水中时

2012年3月22日绥江新房子还没建好更别说室内装修,5月31日就要入 

     

宣传部长说:我们的工作是白加黑,五加二

 

 

金沙江下游的大坝就是这样一个挨着一个

 

    一个水电站的修建,为什么要这么急,中国现在真的那么缺电吗?还是有别的原因,这是我们不能理解的。一个老县城要在两个月搬完,更是我们认为的人间奇迹。

    2013年3月21日“江河十年行”到绥江,和2012年差一天。绥江县宣传部长在北京开会。副部长赵崇燕接待了我们。说到两个月搬走一个老县城的成功之 举,这位副部长说得是眉飞色舞,学校和医院是怎么先搬的;分房子有5套预分方案,乒乓球摇号机确定最后方案;分房中透明度如何之高,有封存、有直播、有监 督、有维修,房子有问题,政府办的维修队先给修了,再找建房单位收钱;领导的家和百姓的家如何在网上都能一点就看到;现在城里还有了卫生监督队,扔一个烟 头要被罚十块钱。

    赵崇燕说的这段话的原始录音是这样的:川大智胜软件开发设计公司,由他们来进行软件的开发设计。然后请了第三方,就是西南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做第三方 的鉴定,就是你这个软件是不是科学,是不是公开、公平、公正。是否具有可操作性,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进行鉴定。这一系列的过程我们都组织了随行的人员,所谓 的随行的人员除了我们的工作人员和领导带队,还有移民代,移民代表是全程参与的。
    这些数据都要进行封存,房源信息和申购信息都要进行封存。也是在我们组织监督下和移民监督下进行封存的。封存以后包括我们的电脑,包括我们的乒乓球摇号 机,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送到信用联社的金库里面,什么时候分房提前发出公告告知老百姓。当天组织移民代表、移民监督员、摇号人员,所有的公证人员现场进 行摇号分房,摇号分房我们采取电视现场直播的形式,就是说把整个过程通过电视现场直播到每家每户。

    我们的预分配方案摇取后公示一个星期,之后就要进行乒乓球摇号作为最终分配方案,乒乓球摇号机大家都见过,就是体彩那种,去按那个按钮的也是社会监督员去按的,社会监督员也是自下而上的,有个人自荐的,有组织推荐的社会监督员。

    介绍完绥江新县城的分房办法,赵崇燕副部长很自豪地说:这样的县城大搬迁,前500年前没有过,后500里也不会有了,对我们是机遇,也是挑战。

 

                      绥江新县城会仪集镇(绥江县委宣传部提供)

                                  绥江新县城(谭平才摄)

                     绥江新县城会仪集镇(绥江县委宣传部提供)

                                绥江新县城新貌(马志明摄)

     那天和我们一起聊的还有县里移民局、环保局的领导。分手时他们送我们每人一本《我家绥江》”摄影集。夜深人静时,我翻看着这些照片,想着一个千年老县城在 两个月内的搬迁,我想,如果是让我在两个月内就搬家,能搬得走吗?家的意义,就仅仅是那些能搬起走的物品,就仅仅是建筑吗?

    夜里打开宣传部送给我们的《我家绥江》摄影集,封二上的这段话我是在心里默念出来的:我们祖先,到此已逾千年。南岸黄龙石斧、新滩彝文摩崖、会仪菩提古 塔、中城酒坊沟青铜剑,无不是先辈初恋的弦音和对这片土地的执着的吟唱。几千年来,祖辈们就是这样,在河边肥沃的坝子上耕种劳作,繁衍生息,开拓着世界的 一部分,书写着世界在这里的文明。无论星移物换,绥江人家,绥江生活,绥江文化,绥江精神,像河一样奔腾!

    今天,西部大开发,全国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兴建,主库区绥江之域,大河将变成大湖,河岸文明将封存于记忆,河边,坝子上,人走了,家搬了,故土舍了,那些眼见的物质也将不在,但文化在,精神在,新的希望已经盛开,绥江人健行不息……

 

                                   大渡河上的孩子《我家绥江》照片

                                         玉皇观《我家绥江》照片

                 沉入水中的塔《我家绥江》照片

                 新滩老街《我家绥江》照片

     写下这段话的人,第一段写得不知可不可用撕心裂肺,而写出第二段,可能就需要更大的勇气了,我想。

    《我家绥江》开篇还有一段让我看了更是心里酸酸的话:河,河边的家,家头的亲人,新人从伫望的渡口,渡口旁边那家小茶馆,那窝老黄桷树,那条条铺满石条子 长着青苔的街巷,以及夜晚吊脚楼上木窗里守候的灯光……这些说得完说不完,所有我们一生都流淌着的全部最清晰、最珍贵的记忆,我们心灵深处一直揣着的静谧 又温暖的念相,就是绥江。

    如果说看前两段话时,我的心是酸酸的,看到这段,我的泪水浸满了眼眶。

 

                     黄桷树《我家绥江》照片

               长满青苔的老街《我家绥江》照片

                老城的生活《我家绥江》照片

                   失去的生活《我家绥江》照片

     河  河边的家  家里头的亲人《我家绥江》照片

     我为老城绥江而哭,我为金沙江在这段的江变湖而泣,我也为我自己难过。写到这时,我正在为能让长江第一湾的农民到我们绿家园记者沙龙来说说他们对保护江 河,保护家乡的认知。2013“江河十年行”在那里时,他们说,你们北京有了霾,为了要清洁能源,就让我们金沙江边的农民买单;你们毁了自己的家,又要来 毁我们的家?

    这样的农民能请到我们的记者沙龙来,让记者们好好写写他们,也算是我为江河能做的事。走江河时,同行的一位记者知道了我的想法,拿出5000元说你请吧。 回到北京,一位老朋友知道后,也往我们的帐上汇来了2500元。我向一位知名的环保组织的朋友求助时,他告诉我,可以自己掏钱支持我,基金会却不能这样操 作,因为没有预算。也还有朋友好意地提醒,你这样做只是一个组织在发起,别人不一定来。

    这些话说得我都会记住,咬咬牙也能坚持着把三位农民请到北京来。可是好朋友转来的这封信,我却真不知怎么回答了。信是这样写的:于哥,你好!最近工作顺利 吗?我是四川木里县麦地龙乡村民,最近当地政府和XXX威胁当地老百姓,强烈要求老百姓领取极少额移民款,老百姓没有领取相关款项,但当地政府和施工方勾 接,把工程拿给当地政府官员及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了,就开始动工了。这样施工方工程进度加快了,有权有势力的人也在老百姓头上赚了很多钱…而遭殃的是世民代 代生活在这里老百姓。我们每天都在哭诉着过日子。我们全村人都期待着你们的到来,求求你们了,帮帮我们无助的老百姓吧!因我没有恩人汪永晨的电话号码,请 你把我们的苦难转发给她谢谢。祝你工作顺利,扎西德勒!

   《我家绥江》中说:绥,平安、安抚之意。许是因了天赐这段之绥,或是祖辈祈求降服水之怪,希望家人安、百业兴,生我们养我们的这片土地,故有绥江之名。

 

               水库中的石坠《我家绥江》照片

            水库中的草药《我家绥江》照片

白头帕据说是蜀人为诸葛亮吊孝的遗风《我家绥江》照片

                        已经淹掉的老绥江县成《我家绥江》照片

              淹掉的还有一杯茶《我家绥江》照片

     在“江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杨晓红说:绥江,失去的是根,得到的是现代化。我想,哪个更重要,不同的人,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回答。

    人民日报的何向宇说,老县城搬迁时,不知搬的人是什么心态?会不会设立一个老城纪念日呢?毕竟水中的淹掉的是我们曾经的拥有。

    老城纪念日,绥江宣传部的领导们,你们想到了吗?

 

                                    湖底的绥江何日会说话

     明天,我们要继续沿着向家坝淹没的绥江,走向溪洛渡将要淹没的永善。又一个名字真好听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