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四  

2013-08-15 22:2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四

 

——和黄河源的孩子们在一起

 

王心阳 汪永晨 文图

 

 

    2013年8月7日,本想早早起来去看太阳与黄河“母亲”约古宗列黄河源“接吻”的那一刻。

    可是,前一晚在离约古宗列黄河源2公里的高地上,刚刚过完一年一度的赛马节的嘛多乡中心寄宿小学的扎西边巴校长和他的同事及朋友们一直等我们到半夜,酒歌 欢迎后又将我们19个考察队员安排在两个大帐篷里过夜。其中一个为女生和老专家们准备的帐篷里还贴心地烧着牛粪炉子取暖。结果清晨6点,当我们从裹得严严 实实的三层棉被中钻出来时心里依然很是舍不得中,而太阳已经爬上了山坡。我们没能赶到太阳与黄河母亲的“接吻。

 

                                     太阳已经升起的黄河源

                               学校的职工文措来了,先是敬河源

                                            小学老师在河源

                                            黄河源被围起来了

     让我们有点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看到的黄河源被铁丝网围了起来。我问边巴校长为什么要围起来,他说有游客来会弄脏河源,所以现在的河源不有随便进了。因为我们是特殊的客人所以可以进。

    不管为了什么,被的河源,让我们看起来总是觉得不那么舒服。如果可能问“母亲”不知她会怎么回答。

 

                                              2009年黄河源

 

                                                   2010黄河源

 

                                              2011 黄河源

 

                                                 2012黄河源

  

                                                    约古宗列盆地

                        量一量又退缩了多少

                      和2012年比,标志牌到水线又退缩了15米

     和前几年来约古宗列河源相比除了加了铁丝网以外,我们用步子量了一上,国家地理竖的牌子到有水的地方是3米5,而2009年水就是从牌子下流出的。2010年退缩2米。2011和2012变化不大。而2013却又退了1米5。

 

                                  2012“黄河十年行”在约古宗列

  

                                               2013的黄河源

                                                 取了一瓶黄河水

     朝霞已经在东边地平线上低矮的山脊上画上了金色的边。这里是青海果洛州玛多县和玉树州曲麻莱县交界的一处高原盆地,呈椭圆形,东西长约40公里,南北宽约60公里,在这里居住的藏族牧民将它称为约古宗列,意为“炒青稞的锅”。

     在这口“锅”的西南角,距雅拉达泽山约30公里的地方,一道绿色的围栏圈着一个面积如网球场大小的草地,草地中间涌出一道清澈的泉水,汩汩有声,形成50 厘米宽,20厘米深的潺潺溪流。这就是黄河源头的6个泉眼之一约古宗列。泉眼边上是当地牧民挂起的经幡,和当地政府竖起的标志河源的石碑,以及2008年 国家三江源头科学考察队在这里设置的中国家国地理标志。

     站在地理标志边上,放眼望去,山坡顶上有四座青海特有的金字塔状经幡群,牧民们把黄河水源当作心中的圣地来祭拜祈福。

     和每年的“黄河十年行”一样,每一个走到源头的人都在那里向母亲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有人说:我是朝圣来的,一路上经历的辛苦看到母亲后都觉得值了;

    有人说:我取了一瓶水,要带回家和妻儿一起感受母亲河在河源的不易;

    有人说:知道了母亲河是怎么孕育的,今后我会用自己的情感关注她;

    有人说:在这里才感受到天地的交融;

    有人说:这里真安静,我把话筒都贴在水边里也没有录到什么声音,没想到就是这样一股清泉滋养了我们中华民族;

    有人说:黄河源的水喝一口清凉、甘冽;

    有人说;好像我们和母亲河有一个约定,从2010、2011、2012、2013、2014、2015、2016、2017、2018、2019每一年我们都要和朋友们一起来看望母亲。母亲的乳汁会给我们力量。

 

                                          黄河十年行在河源

                                     2013“黄河十年行”在约古宗列

                                        2013被围起来的黄河源

     记录了地理标志到泉眼的实际距离之后,考察队员开始他们从约古宗列河源到麻多的行程。返回昨晚过夜的高地,这也是黄河源第一户牧民的驻牧地。一座红砖和水 泥平房是这户人家的永久的家,离平房不远处十来头出生不久的小牦牛排成一列,互相之间用牦牛编成的绳索连着拴在木栓上。它们还太小,不能随成年牦牛上山吃 草,只能等待牛群回来寻找各自的妈妈吃奶。

    2011年我们到这家时,她家一岁的孩子因为感冒没能及时治疗失去了短暂的生命。2012年我们在他家时,发现家里的一个小男孩子因学校并到了麻多乡太远 了,无法再继续上学。今天看到这个小男孩了,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八月,十个月的时间,在这个孩子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2011年为一岁孩子竖起的经幡

 

2012年辍学在家的小男孩

  

                                               这是他去年的照片

             抱小孩子的也是孩子,长大了

                                              黄河源第一家

     赛马节帐篷营地上,麻多乡中心寄宿小学的学生们早已在翘首等待“黄河十年行”的到来。从2006年开始,“黄河十年行”每年都为这里的孩子们带来大量的图 画书,中国国家地理捐赠的《博物》杂志和考察队员们购买的绘本和青少年读物在孩子们手里传递,这是8月这最美好的季节里来自远方的礼物。

  

                                                席地而坐

                                                    聚精会神

                                                   看

                                                     围在一起

                                                      捐赠

     每年我们到这所小学时,为孩子们做饭的文措总是默默地看着我们。昨天她本来没有上到河源,可是听说我们来了,硬是找人开上摩托车把她带上来见我们。语言不 通,我们说不了什么话,但是当我们两人的眼光碰在一起时,泪水把我们的双眼都浸湿了。她那纯朴的目光,再次让我看到黄河母亲留在自己身边的女子的睿智和力 量。

 

                                                        文措

                                              黄河源学校的女老师

                  黄河母亲留在身边的女教师

     或许是“黄河十年行”已经是第四次到河源第一小学了,或许是孩子们太喜欢我们带去的书和画报了。那天和孩子们告别时,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再见,再来,黄河十年行。望着越来越小的孩子们,我们的心里真是涌起着像黄河水一个的波澜。

  

                                           再见,明年再来!

                                 被撤点并了校的黄河源第一小学

     离开孩子们的帐蓬,顺着约古宗列曲下行近10公里,路边那已经废弃的黄河源第一小学。一个用土坯围起的院子,院子里有三四排房子。铁栏杆门锁着,可以看见 院子中央光光的旗杆,破损的儿童健身设施和一个篮球架寂寥地立着,围墙已经破了一个大口子。学校最初建在离源头处2公里,是麻多乡郭洋村的原村支书在 2000年带领村民自筹资金修建的,最初只有15名学生,5名教职工,其中只有2人是公办老师。2005年,在澳门慈善机构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迁移到目 前的校址,建起“黄河源希望小学”新校舍,为方圆近百公里的牧民的孩子们提供寄宿制的免费教育,学生人数一度增加到60多人。随着国家对三江源地区生态保 护规划下的退牧还草计划的实施,学校在“黄河十年行”2012年来之前被撤并,学生全部转移到麻多乡中心寄小,这所小学也成了茫茫草原上的一群空寂的建筑 物。

    至今,这所小学的民办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也还只有400块。我们问他们那怎么生活呢?他们说只有学生放假时去打工挣些钱了。

    “黄河十年行”每年来时,我们都会在大巴课堂上动员大家做些贡献,今年我们把卖书的钱,饭钱和住宿费加起来给了扎西边巴校长5000块钱,希望用这点实在是微薄的力量帮助民办老师们改善改善生活。

    从约古宗列河源到麻多乡一共57公里,黄河源第一小学之后到乡驻地之间只看见两、三户牧民。麻多乡所处的玉树州曲麻莱县的草原生态恢复、退牧还草项目才刚 开始实施,当地政府和牧民应该是对项目实施后牲畜和收入的减少有所心理准备,而开始考虑以推广旅游作为替代增收产业。进入麻多乡时看到工程队正在铺设自来 水管道,乡里的干部们也希望考察队员们将黄河源头自然风光的魅力传达给外界,以期将来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

    可是,已经把路都修到了黄河“乳汁”流出的地方,是好事,还是会影响静静的母亲的产房并不是一件好事?“黄河十年行”用只有用十年的时间来回答了。

 

                                               黄河源的小哥俩

                                         黄河源的小牛在吃奶

                                              准妈妈生孩子去了

                                                第三年到他家

     2011年“黄河十年行”见到的还像是个女孩的准妈妈,2012年来时得知孩子没有了。知道孩子没了,看到准妈妈一脸的忧伤时,我们就决定再来时一定要带 一身孩子的新装。今年我们带来了,可是我们没有见到女孩。我们找到了他们家,家人告诉我们她去生孩子了,是个男孩,孩子才刚刚过了满月。

    明年我们再来时,会见到在我们看来还是女孩的妈妈和她的孩子吗?又多了一个期盼。

  

                                               河源的“原住民”

                                                它生活在黄河源

                                              黄河源的水多么清澈

                                          在黄河源感受水天一色

     麻多乡以东50公里处黄河两大源头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汇合成玛曲,当地语言中为“孔雀河”,以这一地带河道河宽水浅,流速缓慢,占在高坡上远眺,可以见数 不清的水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犹如孔雀开屏一般。玛曲向东流过16公里长的河谷进入星宿海,从这里开始,才被称呼为黄河。

     从车道上无法看见星宿海的腹地,只能看见其北部边缘的少量水泊和自北向南注入其中的大大小小的河道,这些中北边来的支流大多干涸,包括曾经被认为是黄河源的扎曲。星宿海的东沿依着扎陵湖的西岸,至此也就到了玉树州曲麻莱县和果洛州玛多县的界地。

    十年前的8月,王心阳从西宁沿唐蕃古道去拉萨时途经玛多。那时的县城只有横竖各一条街,呈丁字形,竖着的是主街南大街,从客运站开始向北200米到头是一 家电影院。即使白天,街上也几乎没有行人。在空旷寂静的县城转悠了很久才找到一辆老北京吉普,恳请司机载她去鄂陵湖和扎陵湖之间的擦泽村。说是村落,其实 只有2、3顶黑帐篷,围着一座小小的多卡寺。寺院面向鄂陵湖,左右两侧建着大大小小的佛塔,很多是用石片堆叠而成,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经幡群。粉红色的经幡 在湖边高地强劲的风力中猎猎做声,映衬着佛塔经历过岁月沧桑的深邃颜色。而湖边几组小小的人影,在忙碌着搬运木头,竖起一个像电线高一般高的柱子,在上面 钉上两三根较小的横木杆。那是玛多的牧民在为建造的人工鹰巢,为的是吸引草原猛禽驻守在此,以生物方式防治草原鼠害。

    今年的玛多乡已经可以用的上热闹这个词了,好在鄂陵湖与扎陵湖边还是动物的乐园

  

                                                   鄂陵湖边

                                                    扎陵湖边

                                                牧羊生活在河源

     从玛多去黄河源区前的晚上,“黄河十年行”向玛多县农牧林业科技局的朵华本局长请教人工鹰巢计划的情况是,他告诉我们,2003年是上一个扎陵湖、鄂陵湖 水位的最低点,随着自然灾害频频来袭,冰川萎缩、湖泊水位持续下降,草场不断沙化,退化成黑土滩,玛多人首当其冲品尝到了生态恶化的苦果。

    朵局长说:黑土滩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草原灾害。黑土滩演化的过程是,首先原生植物逐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毒杂草群落。同时,草皮融冻剥离,盖度降 低、土壤裸露,土壤肥力不断降低,土壤养分丢失直至次生盐渍化,土层变薄,退化为沙砾滩,继而成为当地“黑尘暴”的沙尘源。尤为严重的是,退化为黑土滩的 草地上鼠洞密布,鼠类活动猖獗。治理黑土滩,首先将退化草场围栏禁牧,然后进行了大面积的灭鼠工作,采用生物毒素投饵和天敌灭鼠两种方式,其中最具生态意 义的无疑是利用鼠类天敌灭鼠。于是,千里草原出现了无数招鹰架,久违了的雄鹰再次翱翔在蓝天,守护着草原。

    2013年“黄河十年行”从玛多走向黄河源约古宗列的8月6日,我们看到的猛禽数到了几十只,而藏野驴和藏原羚也都有五十多只。因为是在车上数的,不能太精准。不过和2012我们年到的相比,成群的减少了,不知为什么。而水鸟和鹰还是多了一些。

    朵局长介绍说,10年来玛多县一共架设了3000多个鹰架,按照矩阵式每两个鹰架之间距离800米。据他们近年来的观测,85%的鹰架上有草原鹰栖息。这 一路上我们不仅看到雄鹰蹲踞在鹰架上俯视地面伺机捕猎鼠类,还看见幼鹰在父母的陪伴下学习飞行,甚至目击到藏原羚一家反击鹰的捕猎的罕见情景。

    关于禁牧,,朵局长还是认为牧民们不欢迎,草原的退化不能怪牧民养的牲畜多了,应该归于全球气候变化。而且再这样禁下去,不光牧民的生活受一了影响,草原没有牲畜的踩踏和吃,反而分退化。

    我们说,那怎么不停止呢?朵局长说这是上面的决定,是政策,我们管得了吗?

    “黄河十年行”管得了吗?希望同行的记者们能写出有文章,去影响决策者。这应该是“黄河十年行”的愿望和目标。

 

                                                河源日落

                                              太阳走进了鄂陵湖

                         太阳一般留在了河源,一半进入了地平线

                                            路上的它孤独吗

     这一天的行程即将结束,黄昏时刻,在黄河第一电站的大坝上,我们再一次目睹了长河落日的辉煌。

    在太阳的余辉留在这匹马的身上时,我们的心头突然涌上这样一个念头,它孤独吗?

    明天,我们要离开黄河源,走向黄河第一湾玛曲。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