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相约北极光之五——全球最美公路—苏厄德公路  

2014-03-14 12: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约北极光之五——全球最美公路—苏厄德公路

 

汪永晨文图


   
 我没有加“之一”,是因为第一眼我就笃定这里就是全球最美公路,公路两侧雪山、冰川、森林、瀑布、沼泽、湿地、湖泊、铁路线、海边悬崖、大海,由于它从 库克海湾一直到深处的特纳盖恩(Turnagain Arm)海湾,所以你远眺看到大海的另一头便是基奈半岛连绵的雪山,这几乎涵盖了我们定义最美公路的所有元素。

    这段话之所以用的是楷体,因为是我抄的。而文中的描述,和我走在那条公路上的感受几乎一模一样。在我为这篇文章选照片时,哪一张都舍不得放弃。

  

                                                                  威廉王子海湾

                                                                海湾边的湿地

                                                                 海湾边的“海豚”

                                                                海湾边的植物

     从安克雷奇到苏厄德公路全长127英里,2013年9月8日一大早,我们从安克雷出城市,走几步就会有人叫停车。我们最先停车的地方是一个海边的小公园, 同行的生态学家徐凤翔给我们讲着路边的植物和地貌。在安克雷奇结婚定居了的晓玲告诉我们,这里三面临山,一面临海是1778年库克船长发现地之一。当时泥 浆使得大船开不进来,小兵看了看,让船掉了头。

    安克雷奇的任何一天,甚至整个季节的天气都是难以预料的。有时冬季会下好几英吋的雪、气温十分寒冷,而其他时候则只会降下1或2英吋的雪,并会融化后在路面上形成危险的冰。

    9月8日,我们出发时天是阴阴的,下着小雨。可是车开了没有多一会儿,公路边的一些像是被烧过的树,就在云山雾照中让我们忍不住叫停了车下去拍照。

 

                                                              这里曾经地震

                                                                      冰川下的湿地

    晓玲告诉我们,这是安克雷奇大地震留下的痕迹。

    位于美国最西北部的阿拉斯加,地处太平洋火山地震活跃地带,1957年、1964年和1965年发生的3次大地震分别被列入人类历史八大最强烈地震。其中1957年9.1级大地震引发火山和海啸,波及夏威夷群岛。

    安克雷奇地震(又称耶稣受难日地震、阿拉斯加大地震)发生于1964年3月27日星期五,当天正好是耶稣受难日,是美国北美历史上最大的地震。截至2006年,它仍然是有纪录以来世界第三大地震。里氏震级约为8.5至8.6级,而矩震级为9.2级。

    此次地震震中位于美国阿拉斯加中南部威廉王子湾的海上(北纬61.40度,西经147.73度,约25千米深),距学院峡湾约10千米,距安克雷奇约120千米。地震持续了约4分钟(240秒)。最终导致了131人的死亡。这场强烈的地震也使得阿拉斯加的一部分发生地震液化,造成了很大的财产损失并引起了山体滑坡。

 

                          安克雷奇4号大街( 网上照片)

     当时人们正在回家的时候,太平洋板块北美洲板块之间的一个断层在威廉王子湾接近学院峡湾(CollegeFjord)的地方断裂。在大多数地区这场地震持续了3至5分钟。洋底移动引起了很大的海啸,高达67米(220英尺)。导致了很多人的死亡和很大的财产损失。阿拉斯加州250,000平方千米(100,000平方英里)的地区发生了高达11.5米(38英尺)的垂直位移。

    地质活动留下的美,其实就是今天很多世界级的旅游胜地,像我们国家的九寨沟就是一例。

  

                                                                  格德伍德小镇

                                                                       从小镇眺望

                                                                         冰川下的海水

                                                              小憩

     在我们前往美国最美公路边的波特治冰川之前,我们先到了阿拉斯加的一个滑雪小镇格德伍德。这里位于坦纳根海湾的尽头,1964 年耶稣受难日地震发生之前,居住着近 100 位居民。这场大地震使得海岸线下降了 6 至 12 英尺,因此较高海浪携带着海水即可淹没城镇和周围地区。原始村庄所剩无几,仅有若干个建筑陷入附近海滨泥滩,死亡木杂乱地散落着,这些景象从苏厄德高速公 路即可望见。

    不过这里现在却是阿拉斯加最热闹的滑雪地之一。我们当然不会去滑雪,也不是季节,不过晓玲说站在山顶上看山,看海都是一绝。下了车,走进滑雪人住的宾馆,那份宁静,自然,在还没有登高远望就先让我们感觉舒服极了。

  

                                                                       远望子

                                                                     山顶看冰川

                                                                     山顶看湖

                                                                            爬山者

     波特治冰川位于楚加奇国家森林 内 ,是阿拉斯加最热门的旅游地之一。可由苏厄德高速公路、安克雷奇南部约 50 英里处驶入。波特治冰川通道从高速公路开始向前蜿蜒约五英里,但如要抵达冰川,则需从波特治湖搭乘观景邮轮,行驶一小时后方可抵达,还可以沿着诸多步行小 路的一条,步行至冰川,体验远足的乐趣。这个冰川在我们的行程中只能是远望了,没办法,要看的太多,必须有取有舍。

  

                                                                      远看

                                                                       稍近

                                                                        拉近镜头

                                                              云和冰川有一拼

     从安克雷奇到苏厄德这一路,可看的真是多。刚刚拍完冰川,同往前走多一会儿 ,晓珍又让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她告诉我们,在阿拉斯加,每年的秋季鲑鱼在河流、湖波产卵。冬季过后,早春的时候进行孵化,水温大约在18-19度以上才能 孵化。鲑鱼在河流的下游阿拉斯加湾和白令海,再远些从西伯利亚到阿留莎列岛,堪察加都有分布。鲑鱼生长期为1—5年,到了产卵期从广阔的大海回游到自己的 出生地进行产卵。穿过激流,越过险滩,回游到出生地。

  

                                                                          鲑鱼

                                                                          成群

                                                                       路边的教育

     在一条小溪中有这么多鱼,要是在我们可爱的祖国,这么多,这么大的鱼会是什么命运呢?不敢想。晓玲告诉我们,从苏厄德回来的路上还专门要去一个繁殖鲑鱼的中心。我们会更多的了解它们。

    走在这条美国最美,甚至是全球最美的公路上,天放晴了,两边的冰川和云,不知为什么可以把湖水装扮得那么神秘。颜色绿得像神话,水似乎也凝重着。

 

                                                                   湖水中有神光

                                                                  路边的小草

                                                                         云水相映

                                                                       凝重

                                                                          湖中行

                                                                    冰河引我们走向冰川

     沿着这条冰河,我们就到了被称为“出口”(Exit Glacier)的冰川。1999年我在这座冰川下过夜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辈子我还能再次来到这里。

  

                                                                   年前曾在这里过夜

                                                         15年前我在这里拍到的“出口”冰川

     下面是这段是我1999年来这后,在我的《绿镜头》一书里写的一段,抄在这吧,因为还有点小惊险。而最惊险的地时刻,我就是在上面这两张照片那儿一分一分钟地度过的。

    告别我们的“北极曙光号”后,我在美国的阿拉斯加经历了心惊胆战的一夜。在北极,我就看到不少像水晶一样的蓝色浮冰。那时我被告之,这是多年的陈冰,没有 了盐份,就成了这么湛蓝湛蓝的颜色。当时美国科学家高敦还告诉我,阿拉斯加的冰川都是这种蓝色,非常美。特别是苏沃的冰川,蓝极了,蓝极了。

    在苏沃,我坐上了一个胖胖的小伙子开着的出租车。上车后我问他,我可以在冰川前呆一夜吗?我要拍冰川的日出日落。小伙告诉我:那里有不少人去照相,也有人 在那野营。小伙子还很热情地对我说,你要是害怕,我12点钟来接你一趟,你要是想回去了,我就带你回去,你要是真的想留下来,我明天早上再来,不多要钱。

    听了小伙子的话,我虽然很感动,但还是很坚定地告诉他,你就明天早上来接我吧,现在阿拉斯加是白昼期间,拍日落,日出当然夜里要守在那里了。

    冰川前的停车场里停着不少美国式的宿营车,我有点放心了,看来夜里有人在这儿过夜。

    苏沃的冰川,在美国人的嘴里被形容成huge(巨大)。而且这里的冰川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冷,问题是,太阳也躲在了云彩中,灰蒙蒙的天空中,只冰川的蓝色似毫没退的意思。它的确是蓝极了。

    1999年9月23日晚上10点多钟了,前来目睹冰川风采的人,依然川流不息。我蹲在一个冰洞里录冰川融水的声音,一滴一滴的很好听。录下冰川前一滴一滴的,流成小溪的,汇成河的水声后,我拿着照相机,继续耐心地等待着太阳冲出云层。

    晚上12点钟,人开始少了。从我身边走过的游人还在向我打着招呼:你好吗?这是美国人的习惯。可我的心里已有点哆嗦了。天越来越暗,若大的一个冰川,只是偶尔看到一两个人了。冰川前,野营的帐篷根本就一个也没有。

    照日落,看来是一点戏也没有。我决定走回到入口处,看看外面还有多少车,看的结果是,车走光了。若大的一个停车场空空荡荡。从夜里12点到早晨6点,还有 6个小时,就我一个人,在这么大的一座冰川前过夜?夜里我呆在哪儿?冰川路边的小路上,到处插着一个个写着这里都有些什么野生动物的小牌子。它们是:黑 熊、狼……

    这个地方很自然,很原始,有很多的野生动物。

 

                                                            1999年“出口”冰川

     这里,就是我将要独自一人呆上一夜的地方。只有冰川和我做伴。天空中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是冰川发出悠悠的蓝光,大山和冰川都静静地进入了休眠状态。

    我找到冰川旁边的一个小亭子,亭子四周有像是长廊似的条凳,里面竖着讲解冰川和动物知识的教育展牌。还有5个小时,怎么打发,我试图坐在长条凳上睡一会, 可睡不着。蚊子像是轰炸机似的,在我的耳边“轰炸”。随之脸上肿起了一个个大包,小腿上袜子口与裤子的接壤部分也被“轰炸机”炸的大包,二包四起。

    早就听说北极有黑蚊子,很厉害,咬死过人。想必现在“轰炸”我的就是它们了。身体上不幸被咬中的部位奇痒无比。不能睡了,我用纸不停地扇着。心里想,真奇怪,冰川前还会有这么厉害的蚊子。不一会儿,我就在脑们上一个一个地数出了18个大包。

    在我对付着蚊子时,冰川前夜晚的寒意也渐渐袭来。于寒意,于蚊子,于企盼,我都无法再在条凳上继续睡下去,只好隔一会儿走出亭子看看天,天上的云会不会少 了点。果然,云好象清楚一点了,能分出云和天了,不光是像锅底似的,黑乎乎一片了。到夜里3点多时,天似乎又亮了点,我一下子对明天,不,应该说是今天早 上,充满了希望。

    这一夜,我是一分钟,一分钟地数着过的。

    气人的是,4点多,天上虽然还清晰地分出云和天,可小雨从天而降,5点时雨越来越大,我开始绝望。重新爬到山上的冰川前。被霞光映衬的冰川,看来我是无缘 拍到了。不管怎么样,只好再拍一点暗暗的天幕之下的蓝色冰川了。一个人在凌晨的冰川前走,感觉很复杂。世界上有多少人能有这种享受,整整一夜独自与冰川为 伴。

    乌云满布的天空虽然没有一点亮色,但眼前的冰川及周围的一切还是越来越清楚地呈现在我眼前。耳边冰川溶化的滴哒声还在继续,晨曲中加进了清脆的鸟鸣。我聆听着这些大自然正在奏响的乐章,

    雨越下越大。当我的衣服完全被淋透的时候,胖胖的出租车司机出现在我的眼前,结束了我的冰川之夜。在我还一时不知怎样向小伙子形容我在这蓝色的冰川前呆的一夜时,他先说了:“冰川可以给你很多”。

    美国出租车司机这一句,冰川可以给你很多,包含了太多的内容。在我还无法理清这一夜的思绪时,这句话可以说是把我这一夜的感受都含概了。

 

                                                               1917年冰川在这里

                                                                  1926年

                                                                       1961年

                                                           “出口”冰川流成的冰河

                                                                   “出口”窄了

     一个人在冰川的经历要写的真是挺多的。这些年我们绿家园生态游,是一群人在世界,吃住行都舒服多了。可是困难少了,故事也少了,自由度也少了。有车一直把 你拉到冰川前,再一起拉出来,想一个人体验冰川完全不可能了。有得就有失,这个词用上的时候,不管是当时,还是过后,都让你从心里纠结着。

    全球气候变化暖,1999年已经被人们挂在嘴边上,引起人们的注意了。今天,从“出口”冰川停车场下来步行,就可以看到山上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冰川。上次 来我没有发现,这次看到了,被标注了年份的冰川位置示意牌,每隔10年冰川便消亡上百米。这可是经过了上千万年形成的啊,便会在短短的几十年产生如此之大 的变化。在这里,全球气候变暖来得那么直观。

  

                                                                   走向“出口”

                                                                     “出口”在眼前

                                                              拿着15年前拍摄的照片比

     当年我在这里拍到的是看不到边际的冰川。十五年来,冰川已经成了这样。当年我还可以走进去,录下它正在溶化的滴水声。我把这声音放在了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制作的节目,有多少听众和我一起聆听着来自大自然的音乐。

    今天,站在那,走进了,我细细地看着它们。想着十五年来,我对环境的关注,对江河的关注,好像有很多话要和它说。有委曲,关注环境真不容易。也有高兴,现 在敬畏自然,关爱自然,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当年只是我一个人来,现在我们绿家园有一群朋友和我一起来了。

 

                                                      1999年拍的“出口”冰川

  

                                                                        冰川化了

                                                                 不知它的明天

     走近今天的“出口”冰川,你可以选择远眺,也可以沿着被冰川侵蚀过岩石路接近冰川,你甚至可以沿着山路登顶。1999年,我至身于巨大的冰川跟前,最新奇 的就是它闪烁着的幽蓝色的光芒和色彩,这是冰川的独有吗?有人说它是流动着的固体,又象是凝固着的液体,冰川不仅仅展示给我们大自然的美,它的现状也警示 着我们人类应该反思我们行为:恣意地过度开采能源,破坏环境,生活浪费…… 就会让这里的美退出我们的视线,甚至我们的生活。

    从 苏厄德 Seward 向西北沿着“出口”冰川边的小路走,进入的是基奈峡湾国家公园。 建立这个公园的主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完全在美国本土上的最大的冰原——哈丁冰原(Harding Icefield)。 哈丁冰原孕育了40多条冰川, 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冰河时期.。“出口”冰川也是其中之一。“出口”冰川是这里唯一能从陆地上走到哈丁冰原之上的通道,这也是“出口”冰川名字的由来。

  

                                                                 与冰川近距离接触

                                                                  再看一眼,不知何时能再来

     地球表面的冰川总面积为1500万平方千米,占了地球表面的十分之一。目前,地球上的冰川总体积约为3000万道3500万立方千米,相当于地球淡水总量的四分之三,是地球最庞大的淡水资源。

    想象一下,如果这些冰川在短期内全部融化,会引起一些列什么样的变化呢?神秘的蓝光来自哪里?来自冰晶的特殊结构。这些冰的结晶体除了反射部分蓝光,光谱上的其余色光都被它全部吸收了。

 

                                     (网上照片)

     大自然赋予这条路太多太多,冰川可以给我们的很多,这些话细想想,里面的内容是不是想也想不完呀。

 

                                                                     告别

                                                                       再看一眼

     离开“出口”冰川,我们就到了苏厄德小镇。 

    小镇的港口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船只,甚至还能看到从西雅图开过来的超大邮轮。1999年我来这里时,海边也是停满了各式船只,当时我一门心思想拍冰川的日出日落,还不知深浅地想拿出自己的记者身份让他们带我去拍冰川,现在想来真有点初生牛犊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1999年离开“出口”冰川,我最后还是花了90美元,坐上了一艘大游船去了基奈峡湾国家公园,看到了里面大冰川溶化也录到了它们倒下时如放炮似的声音。 这录下来的音响,在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节目里播出了。可以说,是让听众朋友和我一起领略了一番气候变化对冰川的影响。

    明天,我们还是要乘坐这港口众多船只中的一艘游轮出海观鲸和冰川。

    可是,从傍晚到深夜,窗外没完没了下的雨让我们不免担心,如果明天雨大风起,浪高,我们乘的船可能就到不了最大的冰川群。祈祷吧!

                                                                           港湾

                                                                    太阳落山后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