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四 ——走在成了水池子的金沙江边  

2014-07-11 08: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四

——走在成了水池子的金沙江边

 

汪永晨  艾若文图

 

    2014年4月11日早上,我们是被路边大山中的小鸟叫醒的。

    昨天我们住进这个小旅馆时,已经是半夜快两点了。合衣而睡在“江河十年行”的路上不多。但昨天晚上住进这个旅馆时,那份纯天然的条件,还是让我们不能不收起城里人的讲究。

    早上起来,没想到小旅馆外的鸟鸣之清纯,更没有想到因为有县宣传部领导陪同,大早上小旅馆的主人就为我们做了一大锅腊肉菜心火锅。“江河十年行”的记者们辛苦惯了,对于这样的早餐,真的是有点受纳不了。

  

                                                                   今天的金沙江边

                                                                 有人信这是金沙江吗?

                                                             顽强的小花还在盛开着

                                                                   2014的十八弯

    “江河十年行”沿莲峰山道十八弯盘旋而下,路况很差,到处修路。对面金阳县大凉山金沙江岸成滑坡裙带。一处拐弯处,十八弯盘山道,正在被啃挖的裸山,碧绿的金沙江,形成强烈对比。金沙虽美,然结疮疤。

 

                                              2013年江河十年行拍的江边的十八弯

 

                                        2013溪洛渡电站没有蓄水前的金沙江边

 

                                                         2013江边的犬牙交错

   2013年我们走在这一江边时,同行的记者们弃车而行,让司机在前面等我们。因为太漂亮了,因为知道再来时,这里的绝壁已在水库里。

    2013年我们采访走到这里时,当地宣传部门的人向我们介绍:全县有三江口原始森林7万亩,竹林20万亩。成材林主要有松杉,有女贞、珙桐、黄杉、香樟、 椿木、楠木、水青树、鹅掌楸等珍稀树种。现有獐、猴、野猪、熊 等数十种野兽,有野鸭、白鹭、鹦鹉、黑颈鹤等170多种鸟类。山间产当归、天麻、吴萸、杜仲、党参、竹荪、蛤蚧等名贵药材。永善是全国半细毛羊改良基地, 有草山72万亩。境内土产丰富,干鲜水果四季不断,“金江花椒”、“金江柑橘”、“金江魔芋”和红糖、竹笋、桐枧、蜡虫等在省境内外都享有盛誉。

    而位于永善莲峰乡集镇东面的五莲奇峰,是五莲峰山脉的主峰,因其状似五瓣莲花初绽而得此美名。据《嘉庆县志略》记载,“五莲奇峰”为永善县八景之首。古人 有 “五峰排比插云中,荷花不裂四时风”的赞誉。2003年5月被列为市级自然保护区。每个到过莲峰镇的人都为五莲奇峰的神奇而惊叹,相信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 工才能 雕凿出如此奇峻的五莲奇峰。

   这样美的大山,这样丰富的自然,这样的赞誉,都挡不住开发者的发展观。能源的需求就这样将金沙江连同她的家变成了这样。

                                                                      2014的金沙江

                                                                 2014的大山和大江

                                             2014年的“江河十年行”就在这样的大山里穿行

                                                                   不忍看的大山与大江

    艾若2013“江河十年行”时走过这段金沙江。他说:就即使去年来过,今年再来更是满目疮痍、百孔千疮。 

    金沙江、长江的上游。长江是一条养育4亿人口的大江,是世界上养育人口最多的一条大江。是一条我们祖祖辈辈共有的大江,也是子子孙孙唯一的江。

    我们为了这几十年的经济发展、经济利益,就毁掉了这么一条大江?眼看着她就成了一条走向死亡的河流。人类可以没有电力,但是不能没有河,人类可以没有石 油,但是不能没有水。人类几百年、几千来以来没有电、没有石油、没有矿这些东西也过来了。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要,但是也不能不顾长远利益,不顾子孙万代 就这么地索取。

    杨勇:现在是不归路了,没办法了。

 

                                                                             倒

                                                                            堆

                                                                 修路,污染,种庄稼

                                       在金沙江工地成长

                                          孩子在这里长大

   从2012年“江河十年行”被云南永善宣传部“盯”上后, 我们每年也主动找上门,向他们了解溪洛渡水库移民的新情况。而宣传部的周副部长更是年年都要陪我们一起去移民点采访。从永善到黄华,再到我们分手的金沙江 边,为了横在金沙江上的几个大电站都在修路。在人为弄得崎岖地山路上一走就是几个小时,周副部长总说:我们习惯了。

    2014年在去往黄华的车上,宣传部的周副部长向我们介绍情况时,说去年我们采访到的问题似乎都解决了。可我们在黄华时,下跪的人却更多了。为此我们和周副部长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可是在分手的时候,我们还是感谢了他。因为,是他一年又一年的带着我们去见的那些移民。他有什么无奈,我们不知道,但他能主动一次次次带我们去见那些满肚子委曲的移民,就冲这一点,他做得有多不容易,我们也能想象得到。

   分手时,周副部长说:明年来我还和你们一起到黄华。明年,黄华下跪的那些老百姓所面临的问题,不知通过我们记者们的呼吁是不是能解决一些。我们也说会再麻烦他的。

  

                                                                     从云南到四川过金沙江

                                                                            在路上

    每年在金沙江云南与四川的分界处和永善宣传部的几位领导握手告别,金沙江在这里的变化,我们也一并记录着。

    4月11日,金沙江边还在施工的水电工程,让来往车辆的通行受到极大的限制。我们下午1点多到那时被告之要等到下午5点才能放行。饿着肚子的我们和一位工 头聊了几句后,他亲自跑到厨房为我们煮了工地上的挂面。早上的腊肉火锅谁都说吃不下,吃不下。而人家工地上的那碗只有酱油和盐煮的挂面,却让我们一个个吃 得连连叫好吃,好吃。

  

                                                                             等

                                                                   隧道三万元多一米

                                           工地的小朋友

                                                                            吃的那叫香

    等着路通的时候,杨勇一直在说:我们所在四川省布拖县,如果白天走,这个地方的景观是非常独特的,是万丈峡谷。西西河,只有几米宽,但是深度是上千米。金 沙江在这里拐了一个急湾,叫倒角。可惜现在已经淹没了,水位升高了二十多米,水变平了。再往上走二十多公里就是白鹤滩电站,世界第一高坝正在建设,装机容 量是1500万千瓦。

    杨勇告诉记者们:1988年我是徒步走在金沙江边。那时候没车也没公路,甚至好多地方连小路都没有。但是我非常留恋那五个月的时光,虽然非常艰苦,背着 背包,压着一个小锅,在路上有溪流的时候,舀锅水,看到农民的地,采两棵菜,煮点汤,晚上到一个农民家,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住在人家家的房顶上,都 觉得挺好。用脚步走的金沙江,留下的印象更加深刻,看到的东西更丰富,接触的人更加亲近,留下的记忆也非常清晰。

    杨勇说:我曾想,工业化也是人类的遗产,但工业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什么境地?现在不仅是工业化,又是信息化时代,信息化又会给人们带来了什么?这些都不 想,上上下下的人们都为了发展,为了金钱不停地奔波,不停地斗争。为什么我们的官员包括政治家,各国的政治家们,发展总不停地挂在口头上,满脑子都是这个 词,发展,发展。

    杨勇说:实际上,人类不是没有选择的,可以有选择。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个潮流拉住,就连我也喜欢汽车,喜欢玩手机了。出去考察没车还不行。实际我很想把车仍掉,背着背包走,走几个月。但是现在的时空概念改变了,把地球缩小了。

    不过,从今天我们一路走在这山河破碎的江边,让杨勇这位地质学家更担忧的是:你们看,山体上不断垮塌下来的,在坡上停留下来的这些石头,土块现在出于相对休眠状态,但是降雨后、水的浸泡,一些大地震,就会使它复活,复活就产生大小不一的地质灾害。

    更最明显的影响还有水库浸泡,因为水库浸泡的面积很大,浸泡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它发生的变化就比较明显。地震的响应也是非常明显和快速的,地震达到一定的 级别以后,是次生灾害里响应最快速、最明显,破坏力也更大的。有的时候这种次生灾害的破坏力要超过地震本身,汶川地震就非常明显,次生灾害持续的时间长, 破坏的程度很高,面积也非常广,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金沙江这种河谷如果是像汶川这样的地震,那是不可想象的。

    杨勇说他上个月来过这里就是考察地质灾害的。追踪水库蓄水后对这里的影响。在黄华住了三天,在大兴住了两天,都是住在农民家里。

   今天的中国,像这样住在农民家做考察的科学家还多吗?

  

                                                                  成了水池子的金沙江

                                                                又一条路在大山中延伸

                                                                成了水池子的金沙江

    修水电公路隧道的老板知道我们这些记者是采访什么的,但依然对我们十分友好,并尽可能的加快速度,提前放行。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和他挥手告别,我们知道下次再来时,这里一定已经是又一条让大山穿膛破肚的公路了。

    2013年“江河十年行”大家不坐车要走着拍的那段峡谷,今年走上时,天色已黑,只能隐隐地看到月光下大山的黑影

    坐在车上最后一排的南方周末摄影记者王轶庶一直在说,太美了,太美了。要是白天走在这里真可以好好的拍拍。可车上我们几个2013年走过这段峡谷的人的内心却有着另一种感觉,不看也好,心里还能保留着高山峡谷激流的模样,而不是那大山峡谷中的平湖。

    夜色中,“江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民生周刊》记者陈沙沙说以前看电视,脑子里总觉得大江大河就是一波碧水。现在我发现其实水越这样越没有风浪。以前这里水深是十多米,现在一百五六十米。这个容量对两面的山体会造什么影响?虽然不专业,但是隐约可以联想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庞晓露说的是:今天的金沙江边能看到那么多尾矿池和采矿的企业。我在想,这要是在发达一点的城市里,早就有人去曝光了。为什么在这里可以那么堂而皇之,还要我们大老远地过来去曝光它,说明什么?说明这里的人还没有这个意识。

    不过,究竟是经济发达一点好,还是维持原样好?住在这里的人,守着很好的环境,他们不觉得这是什么好的,杨老师有那么深的感触,也是因为你从那么好的山水走出来,然后进入到比较先进的地方,再回来看到这的时候才有感触,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经济还是要发展。

    东方早报摄影记者李昆说:我是第一次来金沙江,一路上沿着一个非常平静的大江在走。以前想象中的金沙江,激流,完全不复存在了。一条奔腾了几百年、几千年大河,突然间改变了,太可惜了。

    东方早报记者严皓说:我们一直谈环保的问题,但也绕不开经济发展。我不想站在很高的制高点说这里的人怎么样。但我们想过如果自己是这边的一个普通的村民, 一直在一个闭塞的环境里面,突然有一天这个山打开了,看到外面一个美好的世界,我是不是也想着换一个更好的居住环境?

    假如我是这边一个县委书记,我知道这个水库能带来每年2.5个亿利税的话,我会不会很积极做这件事情,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所以说,我觉得我没有什么权利站在很高的制高点对这边的官员甚至是一些村民趾高气昂。

    但是环保的确是个大的问题,环保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和谐发展,很多人都没有想通应该怎么做,继续努力吧。   

    金沙江,这么一条大江被弄得像人工运河一样。这是一车人沿着金沙江走了一天后共同的感觉。

    在大巴课堂上,有人发起让每一个人找一个词形容一下今天看到的金沙江吧。我们的司机王师傅第一个说的:惨。

庞晓露:绝。

李路:恐怖

李晋:死气沉沉

汪永晨:悲壮

张宏涛:诡异

严昊:沉默

陈文笔:病态

李坤:迷茫

陈沙沙:期盼

杨勇:哎呀(无奈),走向死亡

秦斌:末日之河

王轶庶:无语

艾若:富氧绿

金辉:叹

  

                                                                              金沙江边

                                                                        金沙江边

                                                                       金沙江边

                                                                     金沙江边

                                                                       金沙江边

   仅仅一年,成了水库的金沙江和“江河十年行”2013年还没蓄水前来的金沙江,真的不一样了。

    这些年,我也去过很多国外的峡谷,其他国家的一些大江大河,每一次看到别人那里那么自然的大江大河时,我就会想到自己故乡的河,真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疼。

    2011年我去了秘鲁的亚马孙,从上午九点种到中午一点,我看到了60头亚马孙豚。专家们都能分辨出来是在玩的亚马孙豚,是哺乳的妈妈和小豚在一起游的。一条大江里充满了生机。

   而我们中国长江里的白鳍豚呢?2006年有六个国家顶级的鲸豚类专家在长江里找了38天,用了最先进的科学探测仪器,最后宣布作为种群白鳍豚灭绝了。这是因人类干扰灭绝的第一种鲸豚类动物。

    我还去过美国克洛马斯河,在旧金山的红树林附近。在那里你随便与人聊天,跟专家聊天,跟印第安人聊天,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鱼。他们要拆水坝的最大的原因就 是鱼的通道被阻隔了,我们应该恢复鱼的通道。他们觉得鱼是这个河流的组成部分,鱼是他们生活的组成部分。可是我们中国人谁在乎河里还有鱼,连两边的老百姓 都这么惨。2004年在北京开世界大坝会的时候,一位大水电专家就说:新安江水库的鱼很好吃么,他觉得水库的鱼就行了。他还说小南海,那三种特有的鱼,就 是达氏鲟、白鲟和胭脂鱼,不就是那三条鱼么,好像跟在他们家门口买的鱼似的。

    可是一位叫文大川的美国人,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的时候说:怒江两岸的文化还是活的,而美国科罗拉多的印第安文化已经是博物馆文化了。

    今天,当大家都在感慨金沙江已经这么残破的时候,其实金沙江失去的不仅仅是这条河流的生物多样性,还有两岸的文化。

                                                          

                                                                  圆的什么梦

                                                                      水中的山头

                                                        不知他们长大后的金沙江是什么样子

    面对这样的开发,作为记者,我们所应有的当然不应是无奈,而是要把大山里来自大自然的这些信息报道出去,让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关注江河的命运,关注在大江 两岸生活的人。明天我们要去的金沙江支流小江,就是2013“江河十年行”通过微博把污染的照片发出去后,新京报的记者发了图片新闻。结果不但叫停了一些 企业的污染行为,还有7个当事人被判了刑。媒体曝光后的小江真的变清了吗,明天我们要去看一看。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