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五 ——白色的金沙江  

2014-07-11 08:3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五

——白色的金沙江

 

汪永晨文图

 

    从2012年“江河十年行”在金沙江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水库所在县采访被当政府发现后,每年再到这些地方时,我们就都主动找到当地的宣传部门。一是我 们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二是,他们也不阻挡我们采访我们需要的采访对象。不好意思的是,有了政府的接待,每到一地大吃一顿是我们推不掉的。不知道外国记者 遇到这样的事时怎么对付。倒是有一次一位记者拒绝了被安排的一顿饭,可饭桌上我们的争论他也没有参与上。

  

                                                               金沙江边人家的葡萄

                                               金沙江白鹤滩水库建好后,这片地将在水中

                                                                      走向金沙江边

    2014年4月12日,我们的早餐是和巧家县委郑副书记共进的。我们希望谈谈移民话题。郑副书记说,巧家移民尚未开始,不好接受采访。

    不过,郑副书记坦承,县委领导目前几乎所有的工作都在围绕着移民的搬迁。从2012年到2014年,我们已经见了他三次了,移民工作的进展有多大他不愿透露。

    三年来,我们每次见到这位副书记,都要把向家坝和溪洛渡为了赶时间,二个月就搬了一个县城,移民的老家都淹了,新家还没有建好的例子讲给他听。他总是很自信地说,巧家不会的。这位父母官对水电站将给他们县带来的变化,充满了信心。

     不过,在我们向他介绍向家坝水库淹掉的绥江县为老绥江出版了一本摄影集,倒让他很感兴趣。今年特意告诉我们,他们也在航拍要被淹掉的金沙江两岸的老村庄了。

     这位副书记虽然不管记者们怎么稻=盘问,都未正面回答白鹤滩水电移民的问题。到是很守信用地义买了我们带去的书。那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答应的。那次我 们向他推销这些年出的书,并告诉他这是为沿江小学阅览室的义卖。他当场承诺:以后绿家园出的新书我都买。每次他一买,跟着的宣传部的领导也就纷纷自掏腰包 了。

  

                                                                          江边人家

                                                                       江边的老房子

                                                                    守在老家

                                                  难离故土

     为了更进一步了解白鹤滩的移民问题,我们希望县宣传部的人带我们去一个移民村,他们答应了。

 我们去向家坝和溪洛渡水库移民村时,已经到了搬迁的阶段。因为对赔偿不满,矛盾,冲突都非常大。而白鹤滩的水电移民还没到那个阶段。听听这时移民是怎么看家被淹的,对搬新家的想法,对我们的记录来说,非常重要。

     出了巧家县城,我们向蒙姑及东川的小江方向进发。这里是金沙江的干热河谷地带,四月中旬的巧家显得非常炽热。

    云南巧家县蒙姑乡对面是四川会东县鲁吉、大崇等镇,这些乡镇的金沙江沿岸到处可见非法生产的小矿企业,其中一家褐铁矿就在岸边明目张胆地生产。沿着金沙 江,会东县有多处泥石流冲积扇,冲积扇附近土地肥沃,村庄欣欣向荣,但这些村庄及土地五、六年后都将淹没在白鹤滩水库里。

    我们下到蒙姑村锈盘二社,记者们分别调查即将移民的人家。第一户人家主人叫陈本方,家有二层小楼,与其小舅子的平房共同形成一个院落。他家养有禽畜,还有 田地,日子应该很不错。五、六年后,这样的家宅就被淹没,如何能够补偿到位?那份故土难离的情感如何补偿?他们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搬迁抱却有极大 的期盼。

  

                                                          在百鹤滩水电移民家采访

                                                                         实物调查表

                                                             这里的富饶将在水库里

    陪着我们的张副镇长很年轻,是80后,最近常常被叫到县里开移民会议。

    张副镇长表示,在移民点搞水产养殖合作社,就可以安置好大批移民。如果他们对水产养殖不感兴趣,党委还有一个意见把这段土地拿来给他们搞四季水果种植,因为我们的气侯优势非常好,一年四季都可以结水果,满足以后来我们这里参观的游客。

    当问到会不会采取溪洛渡水电移民模式,比如说搞统筹。张副镇长说,现在提倡针对一个电站就制定一个政策,比如说借鉴他们好的经验是可以的,但是具体的政策通过我们这边实际的情况来制定,对我们本地的移民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我们问:你们觉得后扶政策对你们今后的保障会不会是比较好的?你们了解现在的后扶政策吗?

    张副镇长:我们现在还在不断的探索和摸索。因为移民的小组我们涉及到4520人,1611户,我们都在不断的摸索他们移出来之后喜欢干什么,我们要把他们这些意见总结起来。我们要借鉴绥江县向家坝移民的绥江经验。

    我们说,小江现在污染这么厉害,将来养鱼能吃吗?张副镇长说,政府会治理的。

随后,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我们几个人到了移民陈本方家。

    陈本方:我姓陈。

   记者:您家几口人?

   陈本方2:六口。

   记者:那是猪圈吗,羊圈?养了几头猪?

   陈本方:养了三头猪,两只羊。

   记者:家里主要以什么为主?

   陈本方:种植业。

   记者:种的是什么?

   陈本方:我们种的是蔬菜,主要以蔬菜为主,因为我们的气侯条件可种市场上的反季蔬菜。

   记者:如果水库蓄水以后您家淹了以后还能再种地吗?

   陈本方:搬了以后土地相当少了,就只有靠其它产业,以后水起来之后水域面积,主要就是水上养殖,包括像我们后面的山上,因为现在没有水。

   记者:那边的山看起来老是泥石流,是不是它比较松?

   陈本方:这边是山,以后可以发展种植水果,经济林果。

   记者:您家移民以后有没有打算发展什么产业?

   陈本方:通过政府的介绍之后发展些具有潜力的,结合我自己,可以做旅游开发。

   记者:您愿意搬吗?

   陈本方:肯定愿意搬,因为这也是国家的一个重大的建设,说大一点就是坚持国家建设,结合我们这里的地理位置,找准干什么以后会有发展。

   记者:您觉得这次建水坝、移民会是一个发展机遇?

   陈本方:对,我在电视上看到,像三峡、溪洛渡、向家坝,建电站,我们作为一个移民目前肯定要付出一些牺牲,作为国家发展,这个电站建起来以后可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带动当地的经济快发展。

   记者:您今年多大?

   陈本方:41。

   记者:有闺女,还是小子?

   陈本方: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是我的大儿子,老二是女儿。

   记者:能补偿多少呀?

   陈本方:移民政策还没出来。但是我相信我们县委政府肯定会给我们移民更好的居住环境,更好的生活环境。我们以小区打造的形式,社区管理的方式来安置移民的话,以后就享受城镇人口的生活条件,所以说就更好。

   记者:昭通市很多移民点建的房子,政府建的房子都开裂了,没有你们自己现在盖的房子好。假如以后政府本建的房子不如这个,怎么办?

   陈本方:这个不会。

   记者:我们在黄华镇就看见了。

   张副镇长:我们提了一个意见,我们的移民代表进行监督,就是我们的移民安置点,我们提出这种方案。初步的方案就是我们要由移民代表去监督移民安置点的建设。

    记者:大概有多少个代表呢?

    张副镇长:移民安置正式启动的时候,我们还要做一个具体的计划,工作都是循序渐进的,具体怎么实施也是下一步才把计划列出来。

   记者:张镇长,咱们除了提出农民饮用水这个建议之外,关于移民安置上咱们还提出哪些建议呢?就是咱们镇的实际情况。

   张副镇长:我们镇不是我们提建议,是我们要把所有移民群众的意见全部汇总起来报上去,就是水的问题,电的问题,路的问题,基础设施,最关键的是我们移民群众移出去怎么生活,移到新的安置点之后的生活问题。

    我刚才已经都阐述过,我们尽量地引导他们成立合作社,成立旅游合作社,养殖合作社,种植合作社来发展他们的产业,来安置他们,让他们以后的生活绝对比现在过得好,这就是现在我们的党委政府工作努力的方向。最后把移民安置出来之后要移得出,稳得住。

   记者:时间表还没有吧?

   张副镇长:规划大纲我们才报上去,肯定很快安置点就会下来,安置点接着就会启动,但是点已经定了,就是定在头上这块,都带你们去看一下。

   记者:就是往上搬?

   张副镇长:肯定是后靠,总的集镇,通过集镇的形式来安置,然后统一规划,统一打造。

   记者:镇长,我想了解一下他们搬了之后他们的户口是农村户口,还是城镇户口?

   张副镇长:具体的政策都还没有定,但是如果是城镇化打造的话,他是农村户口,我们要他享受城市生活,看政府怎么定。我们只是说在基层把移民的这些意愿统计起来,有什么想法,能够给他们引导的我们做好引导,政策还是上面定。

   记者:您之前做了移民的意愿调查,愿意搬的是多少?

   张副镇长:99.93%签字同意。

   记者:同意的原因一般是什么?

   张副镇长:刚才讲了他们的确认为国家的大中型水电建设,就是国家的政策。

   记者:领导对你们说的会多少补偿,对现了吗?

   陈本方:现在政策标准没下来。

   记者:有听说别的地方移民的情况吗?

   陈本方:溪洛渡、向家坝的移民了解一点。

   记者:他们的问题挺多的。

   陈本方2:但是也不完全,只是听说一部分。

   记者:您觉得现在金沙江的水怎么样?

   陈本方:金沙江的水必须要抽上来,现在没有这个资金和条件。

   记者:金沙江的水有污染吗?

   陈本方:应该说有污染。

   记者:您刚刚说如果搬上去之后您的意愿可能是种树或者养鱼,有没有考虑过这里的水这么差的话,到时候用水的问题?

   陈本方:从电视上了解到国家对环保这一块抓的相当紧,当然作为电站建起来之后,特别是我们冯书记也提出了水产养殖。

  记者:但是老百姓以前也没怎么做过,你说让他们发展水产养殖。

  张副镇长:通过农技培训、养殖培训。

  记者:你现在家里有多少地?

  陈本方:现在家里面有七、八亩地,还养蚕,种反季蔬菜。

  记者:养蚕一项一年能有多少钱?

  陈本方:养蚕两万以上。

  记者:淹了以后桑树还能种吗?

  陈本方:搬了以后因为土地面积少了,养蚕,桑树应该不现实了。土地面积少了之后就是搞水产养殖,旅游开发。

  记者:养蚕一项是两万多,其它的农田收成大概是多少?

  陈本方:蔬菜像我家一年有一万多的收入。

  记者:果树呢?

  陈本方:芒果,一年几千块钱。

  记者:有种粮食吗?

  陈本方:套种,我们这里气侯,像蚕桑叶里面可以套种玉米。

  记者:玉米卖吗?

  陈本方:我家的玉米主要以养殖为主,因为我附带养殖业。

  记者:猪每年能卖多少钱?

  陈本方:一年也就是将近一万。

  记者:林林总总加起来五、六万了?

  陈本方:毛收入应该有五、六万。

  记者:将来上去之后猪还能养吗?

  陈本方:上去之后养猪应该说没有现在条件好了,因为土地少了之后没有粮食。所有搬迁之后养殖业这一块不考虑发展,主要就是从山上搞经济林果种植,另外一个就是搞餐饮,因为蒙姑镇初步定了一个旅游开发的南大门。

  记者:到山上之后你觉得会有旅游的人来吗?

  陈本方:镇上,包括村上开交流会都提到这个,说我们有一个大水库。

  记者:现在给你丈量了房子有多少?

  陈本方:我的房子有将近七百多平方。

 记者:说一平方赔偿你们多少钱?

 陈本方:现在不清楚,因为现在政策标准还没有出来。

 记者:因为我们之前走过一些移民点,赔的钱不足以让移民在新的地方修一套房子,有没有担心这些问题?

 张副镇长:我们的移民搬迁,政府统一规划,也存在担心这个问题,都在关注补偿标准。

  

                                                                         陈方本一家

                                                                        走向小江

                                                                    记录江边的生活

                                                                  金沙江冲积扇

   “江河十年行”已经是第九年了。水电移民前老百姓对新生活的盼望和移民后的失望与绝望,我们听得太多了。蒙姑村又成了我们要跟踪的村庄。我们多么希望这里 的地方政府真能如他们所说的,组织农民代表监督移民搬迁的过程。多么希望,陈文本这样已经如小康般的农家生活搬迁后会更好。多么希望他们一家的期盼不会落 空。即使“江河十年行”结束了,蒙姑村的移民生活我们也会持续地采访下去,和他们一起见证水电给农民究竟带来的是什么。

    离开蒙姑,我们开始了今年的重点采访,金沙江的污染现状。新京报的摄影记者秦斌这次来,就是想看看2013年他的同事报道了金沙江支流小江的污染现状后,当地政府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并让小江变清了。真的吗?

                                                                 记者曝光后的小江

                                                                 今天小江流入金沙江时

                                                      2013年的小江就这样流入金沙江中

                                     2014年地质学家杨勇接受江河十年行记者采访时的小江

                      2012年长江委原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接受江河十年行记者采访时的小江

    2014年“江河十年行”后,秦斌在新京报“生病的金沙江”一文中是这样写的:2013年3月20日,云南昆明东川拖布卡格勒村村民来到被尾矿污染的小江挑水。后经过一年治理,小江已现清澈。

  自去年东川“牛奶”河事件之后,当地政府对境内企业进行了整顿,经过整改的小江现已呈现清亮。“牛奶”河处于金沙江流域所在的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一年后,记者沿金沙江下游一线考察。从宜宾沿金沙江河逆流而上,环境问题依旧揪心。

     小江已清澈 重金属仍超标

  东川区安监局黄局长介绍,去年经媒体曝光之后,政府对小江流域的45家选矿企业整改,28家停产,17家生产。8企业被起诉污染环境罪。

  东川区政府提出:2014年7月30日前,选矿企业必须建设满足生产要求的尾矿设施,如果企业对建尾矿坝没有实质性进展将永远关停。

  过去的东川“牛奶”河现已经清水流淌。在小江河滩上种黄瓜的老张不这样认为,他说,到了晚上河里还是会有刺鼻的气味。这里产的黄瓜基本上全部外售,自家不吃。来自自然大学的重金属测量志愿者张海燕对小江沿岸土壤重金属进行测量,仪器显示重金属砷超出正常标准。

  

                                                      金沙江白鹤滩水库蓄水位

                                                                  等待被淹的金沙江

                                                              记录金沙江边的洗矿场

    在邵通市巧家县的茂租乡附近,有一条三股水流汇成的“瀑布”,实际这是一个选矿废水排污口,它处在溪洛渡水库库尾,上游衔接白鹤滩水电站。这些沿河倾倒的 尾矿会随着滑坡或泥石流直接进入金沙江中。地质专家杨勇表示,这些带有重金属的尾矿因水库造成的水不流动,最终污染会一直沉淀在水下,偷排越多,污染 也就越多。

                                                                   金沙江边的堆放

                                                          这样的直排遍布今天的金沙江边

                                                            金沙江边又一个洗矿场

                                                                这个瀑布是排污口

  在《新京报》的文章中还有下面这样一段:而此时下游小南海附近的农民正用着上游流下的水浇灌和洗漱着河岸上种植的农作物商品。

  “抢救式”开采 水治理更困难

                                                     还没有被水库淹了的金沙江峡谷

                                                             水库也将会把这里淹没

                                                    世代居住在金沙江边的人家就要淹在水库里

    离开巧家,我们的车就在这样的大山里穿行。昨天因为堵车我们没有看到金沙江已经被淹掉的绝壁。今天,还没有被淹的大山与大江倒让第一次走这段金沙江的记 者们饱了眼福。尽管水已经不多,尽管山上有着杀风景的洗矿厂,但大江“雕刻”出来的大山,还是那么顽强地展现着自己的伟岸与苍凉。

    就在我们尽情地欣赏大山和大江时,地质学家杨勇却没有这个心情。就在我们第九次走“江河十年行”的前两个星期,杨勇就来过这里。用他的话说,会有猛料给记者们看。杨勇说的猛料就是那滚滚的带有重金属的污水就那么“大摇大摆”地流进了金沙江。

    在因民沟,我们看到的水,稠得像是等着搅拌的水泥。可杨勇却说,比他两个星期以前来,排出的水量少多了,或许我们到这来已经惊动了当地。

 

            2014年4月12日,田坝村,一选矿厂直接将废矿渣沿着河道山坡倾倒。(新京报记者秦斌摄影)

  

                                                                  被盖起来的排污管

                               污水的颜色让人以为是水泥

云南昆明东川区因民镇田坝落脚村,因冶金公司偷排、漏排的铜矿选矿废水直接注入金沙江,水色犹如泥浆。废水注入金沙江的江面上,呈现大面积灰白色。(羊城晚报记者陈文笔摄影)

   参与2014年“江河十年行”新京报记者秦斌在“生病的金沙江” 一文中还有这样一段:东川铜矿是有百多年开采历史的老矿区,已经演变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泥石流泛滥区,其中因民、落雪矿区位于金沙江右岸破碎的山体,经过多 年的无序开采,形 成了多水平的采空区和地质灾害多发隐患,仅因民矿面向金沙江河谷一侧就分布着数亿立方米的地质危岩,欲崩山体下游是白鹤滩库区。在地质学家杨勇看来,最触 目惊心的是,由于水电开发,沿途矿厂“抢救式”的开采所造成的污染更大。所谓“抢救式”开采,是指在水库蓄水之前,将水位线下的矿石抢挖出来。随着白鹤滩 水库的蓄水,将有更多的污染源进入金沙江,水治理又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取样

                                                               这样的水就流进了金沙江

 

东川镇的污水直排金沙江,村民不满。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摄影)

金沙江的污水两面夹击

                                                                               金沙江在东川因民镇                                                                                                        

   那天为了拍这个排污口,下山时我狠狠地摔了一跤。两个月后写这篇文章时走路还瘸。但是,在我们拍下了这个排污口离开后不到一个星期就有消息传来,我们的采访确实惊动了当地。通过我们的举报,这个企业被罚款50万人民币,负责生产的副总被撤职。

    不过,在我们拍到这个排污口后的第二天,采访这个副总时,他的嘴可是很硬的。

  

                                                                   金沙江如果没有污染

                                                                   金沙江面临挑战

    明天,我们就一起听听如此排放生产污水的企业领导,是如何与记者对话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