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二 ——美丽的潞江坝美丽吗  

2014-07-22 14: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二

——美丽的潞江坝美丽吗

 

汪永晨文图

 

    2014年4月19日,“江河十年行”告别了大理,向我们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采访的澜沧江小湾水电移民刘玉花家开去。她家被移民到的地方叫潞江坝。那里的路边有大的广告牌,美丽的潞江坝。

    然而,这些年我们去刘玉花家,她的脸上看到的总是淡淡的忧愁。

 

                                                                   大理古城外

                                                                 车窗外干了的小河

                                                              车窗外成了水库的河

                                                                  当地人的信仰

    “江河十年行” 在去澜沧江的大巴课堂上,一车的人还在继续着昨天离开长江第一湾,离开姚叔、葛叔、杨学勤这些睿智的金沙江农民后的感慨。

    军旅作家金辉说:前几天我们路过的U型峡谷非常陡峭,相对来说淹没不太多,而且扩容也小。所以,扩容宽河谷是水利工作者建坝人最喜欢的地方。他建出来的 坝,可以取得更大的库容,更大的效益。但是自然生态、社会、人类却要付出更大代价。这其实不是相等的,没有免费的午餐。说利弊相等,不是的,取得的那点利 益抵不了各个方面的。长久的代价。水电问题是随着人类文明,现代科技时代的到来产生的新的问题。人们追求它的利益、它的作用,它的功能。但还有好多未知 的,更有长远的利益是不是考虑到了呢,没有。

    在大巴课堂上也有人说:把那么美丽的东西毁灭掉,这里可是人家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的家园。移民问题,民族问题是相对次要的,是整个群体的问题,社会问题, 再往大了说还包括文化的,生态的,自然的这些问题。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的灾难是一样的,就是对相对偏远落后地区的政策问题。

    生活质量不是用钱能衡量的。我们这几十年来,钱成了唯一的目标,唯一的标杆,唯一的太阳。除了这个以外,人们不知道还有更值得追求,更值得珍惜,更重要的东西。

 

                                                                        金辉在记录

                                                                南方周末的记者在拍江河

                                                              羊城晚报的记者镜头所指

                                                                      东方早报记者

     GDP对这个国家,钱对好多人,好像很重要,但是即使从经济活动,从钱,从利益上来说,也只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方面。我们不能为了眼前的一点东西而不管其他。

     金辉说:1975年河南暴雨,导致板桥水库破坝。破坝以后,有人说死亡人数是8万,也有说20万的。京广铁路中断半个多月。

    我7年以后到达现场,离那个塌方体大概一两公里原始森林,直径一米多,两人,甚至三人合抱的原始森林里的树全部只剩下一米多高的树桩,是被拦腰斩断的。那并没有塌方体,是塌方的气浪就能摧的那么厉害。

    大巴课堂上也有人说:人们就没有想过大坝报废以后怎么办,即使不是塌坝。河流堆满了泥沙,尤其长江流域,全是鹅卵石和粗沙粒,没有了库容,即使大坝拆掉 了,剩下的也是几百万、几千万立方的混凝土,这些也没有地方可运呀。稍微来点洪水还会四溢。整个河流两岸不能居住,不能养育人类。这就是水电效应。

    现在为了眼前的利益,根本不管以后怎么样,不用说后代,就两、三年后,十年,八年后怎么样,会出什么问题都不管。

    艾若说:首先应该是思想观念的转型,然后是生活、经济活动的转型。不然危机和问题会越来越多,我们的家园,我们的生存环境会越来越差,全社会付出的代价也会越来越大。还会应了姚叔说的,这个地方如果不建大坝是将来的生态避免所。      

    遗憾的是,以水电开发为中心的发展狂潮,也在计划着破坏和毁灭这个后花园,这个最后的避难所。

    羊城晚报摄影记者陈文笔说:这些人的生活比我自己家乡的农民好多了,真的是好很多,不是多一点,是好很多,比很多广东的农民生活好很多。正是因为这样,我 要是作为一个农民住这里的话,我也不想搬。你给我再好的高楼大厦我也不想去住。万一那个水电站真的建起来的话,对于他们的影响真是太大了,这就是我的体 会。

    庞晓露:我问亮中妈妈,如果可以选的话,你是希望有金沙江之子这样的儿子,还是希望有普通农民家的儿子。她跟我说,想要他是普通农民。但是他心系这片大江,我没有办法。

    我在大巴课堂上说:萧亮中是特别重要的一个人。他跟农村,跟这片土地上的农民有关联,和北京也有联系。我们一年来一次,和他随时把情况告诉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亮中的乡亲们,那位喂过她奶的丁大妈,每年我们去,她都在和我们强调国家的政策里有18亿亩农田不能变。葛叔在北京召开的世界水坝会上,一语惊人,让第一 天会上还没有人提民间环保,而在他发言后,每个人的发言都加进了要有民间的声音,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口头的,都在说。

    2008年南方周末记者徐楠带着一个导演一个编剧参加了“江河十年行”。回去后他们就编导了一个现代话剧,就叫《江河水》。那出话剧在几十个城市,甚至日本演出。里面的几位演员就是记者自己。

    萧亮中,为保护家门口的母亲河的这种精神,激励着更多的人为保护母亲河而努力,而斗争。

 

                 2011年拍的大牌子:富饶美丽的潞江坝

 

                                                                           采访刘玉花

                                                                 看她的移民登记表

                                                            记者们去刘玉花家的地里

    刘玉花家是我们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人家之一。2006年,我们从大理到怒江的路上经过澜沧江时,决定在这里找一户澜沧江的潜在的水库移民家,做十年的跟踪记录。玉花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的移民。八年来,我们见证着这户水库移民家的变化。

                                                                   2006年的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可后来的几年里,我常常接到玉花的电话,听她诉说身体的不适,听她讲搬迁后地没有分下来的三年里,自己靠开一个小餐馆,靠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她说,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意呢。

 

                       2006年,刘玉花的儿子还在肚子里

                 照片上是玉花家没有移民前和准备移民时的不同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0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1年刘玉花家

 

                                       

                                                                 2013“江河十年行”在刘玉花家

           

                                     2006年还在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了

         

                                 刘玉花的女儿在看她小时候的照片

                                                  江河十年行书上的刘玉花

   2013年3月29日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刘玉花丈夫开的小蹦蹦车,去了他家的地里。2011年我和央视的李路去时,他家的地我们没能进得去,因为地旁边水 库里的水溢出来了,淹了路。可是今天,我们去那时看到的是,水库已经快干了。连续四年的大旱,对玉花家地的影响由此可见。    

           

                                  2011 刘玉花家的地

 

                     2011年玉花说:我家的地被水淹了过不去了

 

                                 2013刘玉花家的地大旱

 

                       2013刘玉花家水库边的地也面临着大旱

 

2011年,玉花家邻居分到的地是这样的

 

                  2011 田里种的是咖啡

 

                                                                         2012  地里种了甘蔗

 

                             2013  地里改种火龙果了

                                                           2014年刘玉花家的地(艾诺拍摄)

                                      刘玉华的丈夫又在抱着新的希望(艾诺拍摄)

                                                          正在长大的火龙果(艾诺拍摄) 

  跟踪刘玉花家八年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精神真伟大。在城里80后的孩子还是家里的宝贝,大小事有 父母给撑着。可是,刘玉花这位80后的农村妇女,原来的老宅子给淹了,原来的地给淹了,搬到新家,前三年都没有分到地,靠小时候在亲戚家学的做饭手艺开了 饭馆维持家用。

    2010年,我们到玉花家时,她因心脏不舒服到镇卫生院输液去了。这次去她还是说:家里有点钱就全买药了,身体老是不舒服。那次在玉花家,清华大学的郭于华教授说:她是心病。

 

                                 2011年在玉花村采访村长

     2011年,我们在玉花他们村采访村长包明先时,他说这些年碰到的头疼的事不少。他都写在了本本上,他念给我们听了:

一,社会公平问题;

二,田不能当田用,钱没有赔;

三,非农人口(16个在外面上学,找不到工作回来的人不给分房子和地)

四,人生,土生;

五,农作物损失,不会做烤烟,晒不干就全烂了:

六,公共设施(厕所等)没有:

七,图书室,可学习政策和娱乐的地方没有。

      2011年,包明先还告诉“江河十年行”,移民新村第一、二批都是统一建的房子。第三、四批, 特别是第四批,这些人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水库蓄水后,出现塌方等地质问题又二次搬迁来的。他们来到这后就是自建房了,自建的房子没有出现什么质量问题。

                                                         

                这张照片拍于2011年。

     2011年的采访中我们得知,房子开裂后,这家人找到了保山区隆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他家的答复是承认房子的开裂,却又说主体没有质量问题。

      那天我们在场院采访时,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

    有的说:为了支持电站,响应号召我们来了这儿,当时说得好好的有田有地。可来了田不能当田用,地里没水不说, 现在连吃的水也没有。

    有的说: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建筑材料也提高了,他们给修房子的钱够用吗?

    还有的说:我们的老房子都比这新房子抗震。现在我们住得害怕,生命安全得不到 保障,精神压力太大。

    2010年12月,村里80多人,坐了六个中巴车去保山县城要个说法,党员现在怕出头。19个党员去了2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2011刘玉花的父亲在拣垃圾时笑对生活

    2013“江河十年行”去玉花家时,他家看起来比前两年好了些。前几年没有分到地,没有分到田,现在都有了。虽然天旱地里越来越干;虽然田里2011年我 们去时田里种的咖啡都长出了果实,可因上面说甘蔗更好,就都砍了。甘蔗才种了一年,又因大旱放弃了。2013年我们去他们家时,地里又全换成了火龙果。完 全没有种过这种水果的他们,还加入了火龙果协会,又有了新的期盼;玉花说,虽然小饭馆生意并不好,但维持家用也将就了。

    这样面对生活的态度,不知能不能算做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伟大精神。

    刘玉花没有像长江第一湾农民杨学勤说的,他们要让我们搬,那得谈判。但 是她坚持着一天天把孩子带大,把日子过下去。

                                                         和玉花一起看这些年拍的照片

                                                                   带在路上吃

    2014年“江河十年行”金辉记录的刘玉花家的日子是这样的:

    2亩田,种火龙果,到今年6月可收获。

    5亩地,还没有想好种什么,老公要种火龙果,玉花说经济上弄不起。那2亩火龙果是政府给的苗,还给了农家肥,这是第一次在生产上政府给的帮助。

    房子裂缝,给每户补了几千元,盖上瓦,现在可以住了

    水电移民每月发50元,说要发20年,不能按时发。2年多没发。找了多少次,省里来人,才发了一年多的。

    孩子上学前班时一年要6000元,私人办的。不上,说是就不让上小学,他们都是一伙的。现在读小学,省多了。

    总的说,还是这边好些。这边只是水少,自来水有时几天没有。这里条件好,交通方便,学校近,在那边孩子上学要6公里远。

    开始来与这里不大合,现在可以了,孩子与同学也都合了

    餐馆情况和前几年差不多,收入也没有仔细算,反正够开销

    这年把,单位的人来吃饭少了,主要还是村里的人来

    前几年主要还是心急,心急就身体不好,日子也不顺。到大理找你们介绍的史立红,她介绍了医生看病现在好多了。只要家人好好的,平安就好。

    这就是刘玉花,这位中国农民,这位水电移民最大的愿望。他们一家为中国水电发展做出了多大的贡献,给他们的补偿为什么那么少,地里种的换来换去,也不知新 种的火龙果是不是政府告诉他们的那么好。这次我们去,这些玉花都没有再提。因为现在对她来说,家里人都平安就好。

 

                             2013年

    2013年和玉花告别,添写他们家调查表的人民日报的年轻人何向宇用了拥抱式。他是被这位中国农村妇女吃苦耐劳的劲所还感动,还是为这位母亲的爱所感染,我们谁也没有问。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玉花,明年我们会再来。

                                           离开玉花家时

                                                                          亲如一家

    2014年,我们和玉花一家人说再见时,每个人的手里都有玉花为我们准备的好吃的。怕打扰她,我们是提前几个小时告诉她我们要到她家了的。就是这几个小时,玉花除了让我们大吃了一顿以外,还炒了爪子,煮了鸡蛋,做了米花糖。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今年没有去的木格措江东荣措的儿媳妇给我打来电话,得知2014“江河十年行”已经走完了,因时间和路线的原因没有去她家,表示了及大的遗憾。希望明年千万不要把她家落下。

“江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的这些农民,现在如同我生活中常常要惦念的亲人。

                                                                   2014的怒江

                                                                       2014的怒江

                                                                           2014的怒江

                                                             2014怒江边的老虎跳

                                                                       还有激流

                                                                留下激流的声音

   2014年4月19日晚上十点多了我们才到了住地怒江边的福贡县城。怒江已经进入了丰水期,水不再绿,而是怒江了。江边的开发,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   

    明天,我们看到,拍到怒江会是什么样子呢?让人期待,更让人担忧。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