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一 --重庆小南海水电项目搁浅  

2014-07-07 06:1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江河十年行"纪事之一

--重庆小南海水电项目搁浅

 

汪永晨文/

 

  

                                                                   去小南海采访

                  

                                                               小南海准备上市的青菜

 

                                        重庆小南海珞璜火电厂冒烟的大烟卤。

   朋友一般都难以理解,“江河十年行”所为何来?每当有人问及“江河十年行”、“黄河十年行”,挣钱吗?有作用吗?能够制止环境污染吗?你们年年重复走,有 意义吗?一般我都只能抱以苦笑。因为泛泛解释,不痛不痒,无人信服。也有同行问:你们有赞助吗?有影响力吗?有目标吗?有结果吗?一连串发问,大有咄咄之 势。

  一群媒体人,一些志愿者,多于春末集结于大西南,沿着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风尘仆仆,不畏而行。

  2014年4月8日早上7点,"江河十年行"在首都T3航站楼集合,像每年一样,我们依然带了很多书,是给江边的孩子们带的。

     2014年是"江河十年行"的第九个年头.九年来,记者们不光记录着中国西南的六条大江在经济大潮中的变化,也记录着生活在江边的十户人家,还帮那里的孩子们建起了一个个靠我们义卖书所建起的绿色阅览室。

 

                                                央广记者庞晓露在长江边采访。

  4月8日早上,我们将今年的行动消息发布出去,微信上点赞颇多,祝福也多,所以我们并非人单影只,哪里都有同行者。

  2014"江河十年行"比去年晚一个月出发,天气自然会热些。新政新策,希望此行,中国江河污染状况有所改善,地方官企态度有所转变。祈愿河清水晏,中国好梦。

  到重庆上空时,感觉到阳光炽烈,窗外薄雾曲江,我想可能是长江、嘉陵江了。

  13:00,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队员全部集结完毕,其中有来自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民生周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京报、东方早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等媒体人,也有地质专家、专业作家、新媒体人。包括司机一共15人的团队出发了。

 

                                                  中坝岛上的政治标语,贯彻及时。

    我们从重庆江北机场一路经过巴南区、江津区,然后到珞璜镇长江边,搭船过江,上中坝岛。中坝的老人、妇女们在长江中洗菜,有芹菜、香菜,春光之下,其乐融融。这里乘电动船很便宜,一元钱,而饭馆里的鱼价则是吓人,168元一斤。

 

                                                            农用采访车严重超载。

 

                                           随行地质专家杨勇,跟我们一起奔走。

   我们过江后,搭上农民的三轮车,前往珞璜火电厂站附近。一些年轻的媒体人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采访车出行,一车挤七、八人,艰难爬坡,其实很危险。

    在岛上采访,我们发现,重庆小南海水电站没有任何动静。当地人说户口不再冻结.地质学家杨勇的判断:这是封库令无疾而终,药厂不搬了,坦克试验在继续,农民不再为移民担心。

  在小南海水电站建设规划的消息发出后,中坝岛就实行了“封库令”,具体措施包括禁止户口迁入、禁止房屋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等。地质学者、横断山研究会会长杨勇告诉记者们:根据他最近从当地村民了解的情况,当地的户口政策已经开始放松。“这是‘封库令’解除的重要标志。”

    杨勇表示,奠基仪式两年后水电站还没有任何动工迹象“很不正常”。

    在水边洗菜的老人说支持国家政策,相信,如果移民也会妥善安置他们的。农民对移民政策几无所知,他们只有一腔好愿望。

    2012年"江河十年行" 纪事的第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小南海箭在弦   上"那年,我们来中坝岛,是从村干部家里发现关于小南海水电站的规划图,然而,图上覆膜,雪藏于家,农民们又岂能知情呢?那些展板,只不过为了上面检查而已。

那次"江河十年行"时,虽然民间环保组织和专家关注并呼保护长江珍稀鱼类的"产房"房子小南海,已经三年了,可是3月20日晚上bn 我们一到那 里,就听刚刚和上海电视台一起采访当地人的重庆民间环保组织绿色联合会的吴登民告诉我们,当地老百姓并不知道小南海要建电站,只是有些道听途说。直到我们 去的这天下午,中坝岛的村里才召集党员开会,说要建小南海水电站,说了一些有关移民补偿的政策。

    不过,这个会记者和老吴都没能进得去。

    老吴说,当地有村民告诉他们,没有人通知过他们什么时候要搬迁,要搬到哪里,也没有贴安民告示。村里的墙上有一个通知,说的是要测量土地并征用,但征用土地做什么没有说。

    老吴还告诉我们,当地老百姓说:作为三峡大坝的库尾,到目前为止,一些果树,青苗的赔偿费多少年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就又要修大坝了,这次我们可要找地方去说说理。

 

 

2012电站的蓝图

 

2012"江河十年行"发现开工的展版

    2012"江河十年行"时,长江委原保护局局长翁立达站在就要建小南海电站的中坝岛上,更是焦急地告诉记者:

    长江上游的多种珍稀特有鱼类如白鲟,达氏鲟,胭脂鱼等都是适应流水环境的洄游鱼类,他们需要在较长的自然河道里生活、繁衍;包括圆口铜鱼、长薄鳅在内的众多经济鱼类的鱼卵,则要在流水中漂流足够长的距离才能孵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功能上原本就是不够完整的,如今更加局限,而保护区重庆江段(如今拟建小南海水电站区域)正是这些珍稀鱼类不可或缺的生态通道。

    一旦小南海水电站开工建设,将形成一道巨大的物理屏障,堵住了洄游通道,长江上游的鱼类将再也没有喘息的机会。

 

2012小南海电站开工典礼前

              

                                                                 2012 小南海电站开工典礼前

             

                                                             2014小南海电站开工典礼仪式的地方草长了好高

             

                                                                             2014坦克还在试验着

             

                                                        和2012年比只有草长了,工地却没有动静

     重庆绿色联合会的吴登民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民间环保人士。可是在小南海是否能建坝这个问题上,有人对他的做法表示难以理解。在中坝岛上时我问他:老吴,有人说你支持小南海建电站?

 

                                                              2012吴登民给了我这样两个字:理解

    老吴说,三峡大坝建成以来,作为库区,重庆人承担了太多。虽然一会儿大旱,一会儿大涝,还拿不出科学数据证明就与三峡大坝有关。可现在重庆有十几个国家级的贫困县,小南海电站,可以说是重庆目前最大的经济发展的亮点。重庆太穷了。

    我在微博上写了老吴的话后,有人说:电站真的能产生GDP吗?它的负面影响环保人士不应该看不到。

    可我还是觉得作为重庆人,老吴说的:理解,也是我们不应该忽视的一面。我理解老吴。

    令人遗憾的时,老吴没有等到小南海电站被搁置着的今天。2013年因白血病,为中国的环境做出了重大贡献的老吴走了.

 

2012鱼洞街道办事处大中村关于使用移民生产安置资金购置商业用房的公示

 

2012只有商业用房公示

              

                                                              2012年墙上的户口调查表2014年成了学校简介

            

                                                                   江水还在流着,田里也还在绿着

  鱼和电站的博弈。早在2008年,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就撰文称,小南海江段是至关重要的“生态通道”,关系到保护区内珍稀特有鱼类的生存和三峡水库渔业资源的增殖,必须保持畅通无阻,“这样的‘生态通道’也是修建鱼道或其他任何过鱼设施所不能取代的。”

  一份来自南京环境科学院的报告则显示:小南海和其他梯级电站开发的累积效应将对特有鱼类造成毁灭性影响。

很多专家都说: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既不科学,也不经济。该电站一旦建成,不仅有可能阻断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迁徙繁衍最后的生态通道,对长江上游的水 生生态系统将造成毁灭性影响,带来高昂的生态代价,也由于该水电站却既没有重要的能源战略意义,更没有突出的经济效益,所以,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建设得 不偿失。

可是,2011年12月,国务院最终还是通过了小南海自然保护区的调整:将松溉镇至马桑溪大桥水域调出保护区,占保护区面积的20%。将石门镇至地 维大桥由缓冲区调为实验区。而这一区域,就是在葛洲坝、三峡及金沙江下游一系列水利工程建成之后,岌岌可危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最后的家园——小南海江 段。

      2012参加"江河十年行"的东方早报记者鲍志恒在发自重庆中坝岛的文章"小南海箭在弦上"中说:比起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的梯级开发,长江干流上紧接着这些巨无霸电站的一座“小水电”的建设却引起了更多的关注。

  2012年3月29日,重庆小南海水电站奠基暨“三通一平”工程开工仪式在一片反对声中举行。令人讶异的是,在官方 对“三通一平”开工仪式的报道中,小南海水电站装机规模和年发电量远远超过规划。这意味着,小南海的主坝高度、蓄水位、库容等关键性指标也可能随之变化, 电站对长江珍稀鱼类资源特别是部分产漂流性卵的鱼类的负面影响或将超出预期。

    2012"江河十年行"在中坝岛上,我问翁立达:中科院院士,中国鱼类的大牌专家曹文宣为什么会在调整小南海自然保护区的方案上签字,我上世纪九十年代采访他时,他就让我们记者呼吁三峡上游鱼类的保护,让我们写内参。

   翁先生说:曹院士直接和我说过四次小南海自然保护区如何重要,那里不能修大坝。可他是不是签字了,为什么签字我也不知道。他一定有他的难处。

    2013年12月24日,自然之友、绿家园、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绿色流域、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19家国内民间机构呼吁国务院撤销小南海电站建设项目,并恳请撤销环保部2011年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保护区的修订决定。

  2012,重庆局势风云突变,而2014"江河十年行"出发前,三峡公司又官司多多,所以小南海水电项目在我们“江河十年行"第九年出发后的第一天,4月8日到那里时显得十分平静,更多是政治原因,还是也有其他。

              

                                                                       记者进村

  

                                                                       采访前村长

                                                                     今天的小南海

                                                                        小南海人家

  大中村是中坝岛上唯一的行政村,东方早报记者严格昊采访了去年底刚刚卸任的该村村支书杨双荣,他此前任职15年,见证了小南海水电站的筹备工作。据他介绍,2006年他就得知建设水电站的消息,相关的移民工作随即启动。

  2012年3月29日,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奠基暨“三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和平整土地)工程在巴南区中坝岛开工,时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的曹广晶也出席了奠基仪式。

  但是杨双荣介绍,2012年的奠基仪式后,“三通一平”工程没有进行,移民工作也停滞,整个中坝岛又回到了平静的农业生产生活。

  “如果水电站建起来,中坝岛将发展旅游业,在这之前村民也将全部搬出去。”杨双荣介绍,村里约有3800人,原本准 备安置到岛外,“但是现在安置房根本没有动工。”杨双荣认为,移民问题没有解决是阻碍小南海水电站工程进展的重要原因,但是对于水电站是否能继续建设,这 位亲历整个工程移民动员的原村支书表示“不清楚”。生态问题未搞好,也是搁浅的原因。杨双荣还说。

  如今,杨双荣在岛上开了一家经营农药等农产品的小卖部.我们就是在他的小卖部里听到他表示的: “村民都希望水电站能够建起来”,从而搬离中坝岛。 

   58岁的杨双荣在村里是“年轻人”,因为青壮年大多离岛工作,留下家中的老人务农。4.2平方公里的中坝岛土壤肥 沃,是重庆重要的蔬菜基地。第七年“江河十年行”到小南海时正赶上春耕时节,菜农们忙着种菜卖菜。他们说,光卖菜一家的年收入有十几万。要是贩菜苗,一年 挣个七、八十万也是有的。

    记得当时菜农们说起自己的收入一点也不隐晦,坦坦荡荡地充满了自豪。一小把香菜能卖到7、80块!

    2014年4月8日下午,我们在通往中坝岛的渡口看到,挑着一筐筐香菜和莴笋的农民在江边洗菜,这些菜随后将被菜贩子收走。从他们那份忙乎劲中我想到了那句老话:无利不起早。

                                                                           卖菜去

                                                                          上市前

                                                                       洗净了再卖

  可是让我们多少还是有些不解的是,几路记者采访来的信息都在说明,小南海中坝岛上的农民,有不少对在他们家乡修大坝还是很报有期待。城市生活,移民补偿,盖新房子,这些听来的诱惑让他们相信政府会给他们新生活。中国的农民相信政府是他们的朴实还是什么呢?

  郑维宣是土生土长的中坝岛人,他告诉东方早报记者,去年由于发洪水把岛上的一块石碑冲倒了。“有一人多高,一直躺在 那,没有浮起来。”这位老人一边说,一边将手举过头顶比划着石碑的高度。据了解,这块厚重的石碑上写着“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奠基纪念”等字样。我们没能 去找这块石碑。

    2014"江河十年行"离开小南海后,严昊打电话采访了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工程巴南坝区工作管理委员会,询问小南海水电站的具体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小南海水电站工程没有取消,“但也没有收到具体开工的通知,详细情况暂时还不方便对外透露。”

  重庆市环保局一名不愿说名字的官员对东早记者透露的是:近两年小南海水电站确实没有动工,因为“环评还没有通过”。

                                                                    等着过江去卖菜

                                                               小南海人今天的日子

                                                                     观望

                                                                        上车

                                                                         波涛依旧

  有摄影记者觉得中坝江边农民浣水洗菜,场景很美,如果他在此有一块地,就坚决不搬迁。也有记者说,你看到农民洗菜的背景是什么,是珞璜火电厂冒烟的大烟卤,这样的江水洗的菜能吃么?

     还有记者认为,不管什么原因致使小南海水电项目搁浅,都是此行看到的第一件好事。的确,阳光下,缓缓流淌的春江,洗菜的妇女,背后的浓烟,对比强烈。

 

                                                                         烟

                                                                       试验之地

    "江河十年行”的采访生活没有规律,2014年第一天的午饭是从傍晚开始的。央广记者庞晓露说,是我最后一个下飞机,又晚点,耽误大家午饭了,回头请客补 过。其实,我们一路上风餐露宿,居无定点,食无定时,已经成了惯例。因为我们的工作地点远离大城市,一切无法预定。已经有好多老记者说了,以后单位的入职 教育就应该是参加“江河十年行”。

    今天,重庆气温25度左右,感觉好热。夜宿云南水富,今天我们从北京穿越重庆,又入四川,再至云南。

                                                                         边走边采访

                                                                    边走边想

    有网友@薄冰无畏在我们发的微博后跟帖: 小南海电站已告吹,怒江呢?2007年走过怒江,碧绿的江水如玉带缠绕在高山间,离开碧罗雪山时,就想着一定会再来怒江。

    怒江将是我们此行最后部分。

    明天我们要在水富走近向家坝大坝,要去听听老家已经被淹在水中,住进了新家的绥江人如何讲述他们的新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