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黄河十年行”记事之八 ——何以感恩何以爱  

2014-09-14 07:2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黄河十年行”记事之八

——何以感恩何以爱

 

汪永晨图

 

    2014年8月27日一早,“黄河十年行”从尖扎县出发。

    尖扎县黄河两岸正在修建高速公路,这里独特的自然地貌被破坏得到处乌烟瘴气。在黄河李家峡水库德恒隆乡哇加滩村境内,建有青海省鲑鳟鱼网箱养殖示范基地,而原生的黄河大鲤鱼早已荡然无存。

 

                                     早上一出来拍到的就是这里

                                              口号都不错

                                                  还有这里

                                                   横流

                                                       挖

     过了隆务特大黄河桥,建筑工地规模更是惊心,塔吊、挖掘机、冲天而起的高架桥柱,还有从隧道里挖出来堆泄在山脚、堆泄在河边的山石,让人感觉到连山边的彩 色唐卡也无语凝噎,山上的大佛也无法护佑这片被开挖得乱七八糟的神圣土地。满目疮痍之下,孱弱的黄河支流上,还有小水电与我们擦肩而过。

                                                      秘境

                                              人在做,天在看

 

                                                   一路上

     进入历史文化名城同仁,一路可见远古时代被洪水切割出来的山体,干涸的河滩边,到处都是砂石厂。

 

                                                    山中也要发展

                                           如果这里是地质公园

                                           如果这里是风景名胜

                                         大山里的河也要为人民服务

     中午,我们抵达青海省海东地区循化县南文都乡麻日村十世班禅大师故居。

 

                                                     班禅故里

                                    树

     这里位于文都集镇以南5公里处的夏当山麓,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小河自南向北穿村而过,公路连接循化县城和黄南州,村中央一棵参天古树,郁郁葱葱,高耸挺 拔,半遮天空,古树便是大师故居的重要参标。据说,当年第十世班禅大师就是在这棵树下被确认为转世灵童的。1938年正月初三,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却吉 坚赞就诞生在这里。

    大师祖籍西藏萨迦,元初来循化,明代起为世袭百户,清末升为千户,管辖“文都七族”。班禅故居门前两棵老白杨高耸挺拔。故居共分三院,西院为班禅大师旧 居,其老厨房靠柱子系有哈达的地方,是班禅大师诞生之地,东院为两层的藏式楼房,楼北正中为大师颂经的佛堂,其内有班禅大师的佛像,其左侧为大师的卧室和 会客房。

 

                                                   班禅出生地

                               班禅的家

                                                    班禅在这里长大

                                    坐床

     五年来,“黄河十年行”的队伍几乎年年路经此地,却唯有今年才第一次进入大师故居参观。由于我们刚从高原下来,耳朵有些轰鸣,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所以有的队员声音大了些,引起大师后人的不满,后来,我们道歉,才消除误会。

    大师故里有很多小孩子,他们找我们要钱。我们没给。而也是前来参观的一行僧人掏出钱给了孩子。我们这才发现,这些淘气的孩子只是嘴馋了。是呀,要是城里的孩子,还用等着要,家里堆的吃都吃不完。随之,我们中的几位也给这些小馋猫们买了些小零食让他们“大餐”。

                                                 故里眺望

                                               同是参观者

 

                            班禅的小老乡

     离开大师故里,我们在循化县城吃饭。韩雷从菜市场买来青辣椒、黄瓜,沾酱很好吃。

在循化境内,我看到路边有一条标语很有意味:不种树,误一春;不读书,误一生。

 

                                                       路边

                                                    山树间

                                                     收获了

                                                       等着压

                                                    等着运

     循化老百姓喜欢在公路上晾晒稻谷,我们一路上都可见循化人在辛勤劳作。路边偶尔还能看到几头牦牛,有的牦牛黑身花脸,有的牦牛白身花脸,尤其是看它们的面部,好似古希腊戏剧里戴面具的人,显得很诡异,颇有戏剧性。

 

                                                       图案

                                                      画笔

                                                      在大山里穿行

     下午,终于离开青海省,进入甘肃临夏境内,再也看不见有车护送了。大巴课堂上,赵兰健开始组织大家发言,他认为刚开始相处的第一周是破冰期,应该小结一下了,他希望大家分享并感恩入队以来别人给予自己的关爱与帮助。

    赵兰健首先发言:感谢周云南将WIFI放在车上共享;

    感谢韩雷,心胸宽广,从来不计较小问题,有好几次,我看见车里没人的时候,他却一个人在擦车,擦玻璃,打扫卫生。昨天,吕波就跟我说这韩大哥真是个爷们,说我们要是遇到了什么样困难,最敢担当的人一定是韩雷;

 

                                    韩雷

     感谢艾若。那天,车陷黄河源,我急于去推车,整个团队,第一个能想起我胳膊受过伤的就是艾若,艾若当时还告诉我,说你不要去推车了,你的伤还没好,我心里一股暖流啊,久久挥散不去啊,这都是我一生当中值得纪念的记忆;

 

                                                         艾若

     感谢朱师傅,每次我在急于拍照片的时候,后面总有一个人在拍我的照片。在未来二三十年里,再回忆我年轻往事的时候,“黄河十年行”留下的靓影大多是朱师傅给我拍的,这都是美好的记忆;

 

                                                     朱洪

     感谢吕波,吕波是外企的,不是高管也至少是中层,她上了很多高级的管理课程,而且乐于跟我们分享;

 

                                                      吕波

     感谢刘书润老师,教育我像教育儿女一样,谆谆教导,那么多生活中的小事和细节他都能一二三四地给我摆明道理。在这个人与人心距很远的今天,这是一份难能可贵的直率。刘老师除了有对江河有大爱,还有针对我的小爱。我是内心暖融融的;

 

                                 刘书润

     感谢赵连石老师,他和蔼可敬,也有博大的胸怀,他除了爱野生动物之外,也爱我们。赵老师在自己很疲惫,嗓子嘶哑时,还一字一句地教育我们;

 

                                                        赵连石

     那么汪永晨老师呢,是最后一位,本来应该放在第一位,但是爱她的人太多,她爱的人也太多。我们在很多媒体上也了解到,汪老师很多行为对我们的社会都是有推 动作用的。汪老师是个有大爱的人。为什么说是大爱呢,因为爱是包容,爱是理解,爱是奉献,爱不是要求,爱不是指责,那么这都是汪老师给我的一些启迪。总而 言之,我和大家在一起的旅行当中,感受到了大家对我的爱,我也希望在未来的生活当中,能将大家对我的这些爱复制到社会上去,这是我的爱的感言。希望大家接 着分享。

    艾若:我觉得爱是自然,爱是朴素,爱是油然而生的东西,而不是做作的。刘书润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学者不搞大牌。我有两次看到他带着马扎(坐公 交时用)去讲课,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刘老师给我的印象就是朴素、认真,做学问一丝不苟,这个是我们这些后辈人应该学习的;

 

                                                       贾代

     贾代是一个80后的小伙子,在玛多的晚上,标准间不够,必须有两个房间得两个人睡一张大床,我们几个比较胖、比较高大壮的男人无法挤一张床,贾代就主动和由琼睡一张大床;

    吕波、石毅两个女生也同意挤一张大床,我觉得这四个年轻人,在尊老、礼让方面做得很好。这个状况,他们坚持了两天,非常感谢;

 

                                   周云南

     周云南创办瑜伽树公益组织,在江西非常有名,这个公益活动也做得非常好,只捐物不捐钱,力求做到公平、公开、透明。此行,瑜珈树募集了很多物资捐给黄河源 的孩子们。一路上,他都默默无闻地做后勤。他是当兵出身,一路上,他绝对是NO.1的勤务兵。平时我都没对他说一句感谢的话,因为我觉得每天看到云南都感 谢一次,有点俗。所以呢,这次兰健给我机会,在这里要非常感谢周云南,无论是请客、干活,他都是冲在第一线;

 

                                      赵兰健

     赵兰健:我再补充一点,我们下午这个单元着重于这个旅途上,你感受到别人深刻的爱,最好是讲细节,那些庞大的命题暂且收回,在这段行程上,你要发觉每一个人身上,闪光的一面,能让你感动的一面。

    韩雷:其实我最感动的是,从18号那天出发,一直到现在,我觉得我们在座的越来越像一家人了,而且这种集体的意识、观念越来越强。从中我也找到了很多自己 的感动。首先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倡导者、组织者——汪老师,大爱是对天对地,对自然,对所有的生灵的这种爱,这是大爱,汪老师有这么多年关于江河行与黄河行 的经历,我觉得她身上所体现的就是这种大爱。

    赵兰健:请讲针对于你的小爱,不要讲大爱。讲大爱就容易变成官腔了,咱就说小爱。

    韩雷:我觉得,我们能成行,这件事就足以让我感动。我们此行肩负了一份责任,所以说这种事情是很难组织起来的。那天说有人在跟踪我们,自己本来做的是一件好事,一件光明正大的事,为什么别人还要这样对待我们呢,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份委屈。

    韩雷:还要感谢刘老师,赵老师,两位前辈,都是专家,对咱们后辈的指导,绝对是我们一辈子受益的,而且在他们身上我们学到了很多,你看刘老师这么大年纪 了,还那么执著。我们年轻人没有这种精神?或者说我到他老人家这个年龄,能不能有这个身板坐在这里,连续走那么多天?

    韩雷:昨天,我们去拍藏族的移民村时,刘老师那么大年岁,还要往上爬,周云南在下面顶着刘老师脚,刘老师在借力往上爬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就像战争年代,一个人拿着炸药包奋勇直前的那种感觉,真是感人,我当时看了,非常感动。

    吕波:我呢,感情特别含蓄,无论是在外边还是在家里,我们都很难轻易把感谢说出口。如果不是特别熟悉,我其实不会特别主动地跟别人做交流。但是我在这里 边,就没有这种感觉,很快就融入这种团队的氛围中。然后我就讲我们那个老乡,韩大哥。其实,我觉得我自己也属于不是说多强的人,但我很少去求别人。这次吃 西瓜的事,我就很自然地跟韩大哥说,“大哥,我要吃西瓜了。”然后,韩大哥说,“咋这多事呢,这多事呢。”然后又说“行,我给你买去,大哥给你买去”,然 后,我就觉得,哎呀,好幸福啊,我就很坦然地要了这个西瓜。很自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啊。

    韩雷:吕波要西瓜的时候,我就送她几句话。我说,天空飘来五个字,一天竟是事。然后呢,我说,天空又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吕波:赵老师还有刘老师,真的我觉得就是非常的敬重。赵老师特别幽默。那个韩大哥就是酷大叔的样儿。我觉得让赵老师随意摆个pose,也是酷大叔,就是身 上那种范儿,迷倒一片,粉丝会很多。赵老师讲解的内容让我很敬佩,也让我经常陷入思考。刘教授更是,他想告诉你的一些事情,就是深藏的多年的人生阅历。有 些东西,其实我们可能也不是特别懂。我们也尽量去听,学会倾听。在他身上,也是看不到老教授的架子。刘教授经常自己一个人去看小草,像看老朋友一样。在他 身上,我们能学习到那种对工作的认真严谨。

    贾代给我的印象就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录向女友求爱的视频,这小年轻人真可爱,留给我的印象就是非常的风趣、幽默。我想他老婆真的很幸福,希望他在婚前婚后 都能这样。在婚后,也能保持这种情趣。昨天他跟兰健一起下车去谷底拍摄的时候,我当时在想,记者就是敬业。那么陡峭的坡,为了拍东西也不惧怕。这个小伙子 非常的阳光,非常棒。非常想找这样的小男生作终身伴侣。

    周云南:汪老师给我感觉就是,巾帼不让须眉。昨天汪老师哭的时候,其实我心里边非常难受。我是觉得做这份事业非常不容易。能够坚持走下来,遇到这么多事 情,只有自己才能感受那份酸甜苦辣吧。这份经历就足以让人感动。我们的行动可能杯水车薪,这种力量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就像黄河一样,就是慢慢慢慢,就能 够感受到这种后面的力量,其实很多人都在默默支持着你,这种能量场你也是能感受到的。这种大爱和大抱负,我觉得就是没法用这种世间的金银财宝去衡量。所以 说,我觉得汪老师还是要继续,加油!汪老师的腿现在也是有一点不舒服,还能够这样来坚持。然后还会经常照顾到我,问问我高原反应啊怎么样的。

    刘书润:我说两句好不好?

    赵兰健:好!第一次这么主动。

    刘书润:太无聊了,实在太无聊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参加这个活动,也是一个爱,第一是大自然的爱,第二个是我们的民族兄弟的爱。再如果要讲互相爱的 话,我们可以组织别的活动,不用组织这个活动。没必要!完了,我就讲这些。我再说两句,再也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太耽误时间了。算了,算了,太无聊了。有 机会我得赶紧走。

    汪永晨:我想插一句。我说,其实刘教授,就是在刚刚我们前一次停车的时候,大家吃西瓜,然后,赵兰健切了一块西瓜,上面全是肉,然后他要给我,当时,好几 个人都说咱们把这块留给刘教授吧。其实,我们当然需要大爱,但是我们也需要对周边人的爱。像昨天你爬不上去山,周云南立刻就箭一样地窜上去,来扶您爬上 山,我们不应该去鼓励一下这样的爱吗?刘教授,我拜托您,就是您想一想,这一路上我们这样的一个集体,怎么样从大家互相不认识,然后到慢慢地,大家能够接 受对方,能够想到对方,现在,我们中国太缺少对周围的人的爱了,我们在爱自然的过程中,如果能让我们这一个车的人互相爱,我觉得这才是绿家园最主要的追 求,因为我自己亲身体验过参加很多的采访,很多时候,人是自私的,就只管自己,他们光去采访还好,他们谈的全是怎么去挣钱,他们谈的全是怎么去做生意,然 后怎么样想到把东西拿给自己。昨天,您爬山,周云南推您上去;今天,所有的人把最好的一块西瓜留给您,您是不是也能够对年轻人,像这些年轻人对老人一样。

    当然,您说我们当着您说一些不雅的话,或者我们太吵了,我一再说希望提高我们的修养,如果您说像我们刚才那样太互相吹捧了,我们可以也找找毛病,找找我们 怎样去沟通。像刚才,一下子您说再也不参加这活动了,能走就走,您说我们心里多难受,我们真的尊敬您是一个科学家,我们尊重您的人格,尊重您的知识,但是 我们年轻人也有年轻人的喜好。而且我们之所以每个人说的那么激动,是因为每个人在这个集体里找到了温暖。刚才韩雷说我真的很委屈,我们做的是好事,可是我 们却遭到这样的不公,您可能也遭到过很多的不公,您有足够的强大可以去抵抗这些不公,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强大,我们很弱小,因为很多人好像第一次经历这些, 我们需要互相鼓励,我们需要这样心贴心地交流,可能我们声音大了一点,吵了一点,我们真心希望您不要随便说走就走了,再也不参加了。像老赵这样的爱,我们 的艾若,这样默默的,你知道承担多少吗?每天这么给大家安排吃住行,没有一句怨言。刘教授,我们需要您,您的东西能够传递给年轻人,我觉得也是您的责任。

    刘书润:我对我的孩子们,对大自然,对一草一木,对我们整个人民怀有深深的爱。今天我很激动,一说爱,我就想到另一个问题上了,就想到我们对大自然,对黄河,对人民的爱,但你们怎么老说这些,我就生气了。原谅我,我已经77岁了。

    赵兰健:您要离开,我们肯定特别难过,肯定会抱团哭的。我们马上进入真正的草原了,到内蒙了,您这老专家更得给我们讲解专业知识了。我们这些年轻人相当于 您的儿孙,肯定是不肖子孙之一,这是您的责任,也是我们父母的责任,我觉得可能也是我们这个国家的责任,没有教育好我们。

    我觉得,需要父母的爱,也需要兄弟姐妹的爱,父母的爱就是严厉啊,恨铁不成钢啊,希望你能够成才啊,但是兄弟姐妹之间也有小小的牢骚,也有小小的抱怨,也 有小小的忌妒,这个我想,都是我们生活中随时发生的。但是由于中国社会的问题,我想中国当代的人他更应该学会接受爱和给予爱以健康的表达方式,我们不能以 打骂孩子和虐待孩子来实施自己所谓的爱。那么,爱是理解和包容,是一个相互的行为。

 

                                                  车外的路边

                                             车窗外的大山

                                          从循化到兰州的路上

                                             从循化到兰州

     一个下午都在路上,都在大巴课堂上,年轻人与老年人,媒体人与科学家,就在这样的争执与思辨中度过。说归说,辨归辨,当年轻人声音大起来时,刘教授依然会 用纸团堵住耳朵,好一个双耳不闻窗外事。有时,刘教授还会打开自带的收录机,加大音量播放草原歌曲以盖过年轻人的嘻笑之声。代沟,仍然无法消除。不知不觉 间,天色已晚。

 

                                                 刘家峡水库

                                                又走完了一天

                                               这里也养鱼了

                                                       水库夕阳

                                                 水库游船

     傍晚,“黄河十年行”到达刘家峡。

    我们赶到刘家峡水电大坝时,已不见游船经营者与游客了,也没有找到我们这五年来一直跟踪的刘家峡水电移民王玉发。后来,我们拿着要送给王玉发的放大的照片下到码头,终于找见有认识他的人,那就是他的表弟和姨夫。

 

                                                   寻找王玉发

                                          我是王玉发的表弟

                                              王玉发叫我姨夫

     拨通王玉发的电话,我们采访了他。他之前的移民遗留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水库边的游船统一管理,按号出船,不用像以前那样拉客。一天能拉上一次挣个5,600块。有时一天也轮不上。中秋节,十一能拉上两趟一天。现在反腐败,也影响到我们这了。

    我们和王玉发的表弟告别时,他说了这么一句,他老婆能挣钱。我们知道,那是去新疆摘棉花。一年去一,两个月,要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挣来一万多块钱,可能只有玉发媳妇自己知道了。

    深夜,我们赶到兰州,住如家酒店。好不容易在微雨中找到一家旅馆住下,一家小饭馆吃饺子。刘教授吃完饭,早早回去休息,我们则继续喝啤酒。按规定,我们是全程禁酒的,但总有几个“酒鬼”会找各种借口打破规矩。

    明天,去白银、景泰,然后直指中卫,再探腾格里沙漠。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