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一 ——在沙漠中寻找精神世界的改变  

2014-09-17 17:0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一

——在沙漠中寻找精神世界的改变

 

黄筱禾文 汪永晨图

    2014上年8月30凌晨4点多起床,黑蒙蒙的窗外,我搜寻着我约定的出租车司机,宾馆前台服务员和门卫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只好说我将要去度假村找一个朋友,起大早带我去玩。
    出租车这位大哥,是中卫人。在昨天我的拍摄计划必须改变之后,半夜我打车在外面游走,彼此了解和感化,用了非常多的时间后找上的。
    出乎意料,这个司机师傅有着质朴的对污染的痛恨,愿意和我一起冒险。我也答应与他,如果拍摄污染池遇到拦截阻拦的人,我将揽下全部问题,他只说偶尔遇到的拍风光片的游客。

    车没有开多一会,我就跨过了为防止外人知晓沙漠内部秘密的那道阻拦汽车的杆。

    为了克服心理上的恐惧,我打暗头灯,淋着细雨,深入到荒漠中神秘而黑暗的未知领域。
    独行潜入荒漠独行4公里,当我在臭气中寻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巨大的污染池时发现,黑浓的庞大污染池就像2个湖泊,衬托着连绵起伏的沙丘和远处的化工厂烟筒。这无疑更加剧了一种我对外星球的神秘感。
    我必须带上3M N95口罩,外加一层碳涂层口罩,才能减小气味困扰。

    这个污染池是全部化工园区的废水,自然蒸发水池。这个庞大的化工园,甚至没有建设污水处理系统,就投入使用。

    不知这里有多少家化工企业是无需对排放的废水操心的。

    2009年之前,化工园区废水都是直排沙漠的。2009年之后,化工园区废水直排到这个水池里面。

    2014年,化工园区才成立园区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这之前有关环境污染问题是化工园区管理委员会管理。
    腾格里沙漠化工园区海拔1305米,距离黄河8公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生态学家坦言,不能排除污染水源,顺着地下水污染黄河的可能。
    晨昏中,黑浓水池岸边有一辆推土机。推土机将黑浓水池固化风干物挖出来运走。推土机厚实的轮胎已经开始被腐蚀。裸露的堤岸已经破损,防护层已经脱落,这样的堤坝,能防止液体渗漏吗,我心生疑惑。
    这些污染池是2009年之后建成的。从2009年到2013年央视报道前,化工企业的工业废水可都留在了沙漠里。
    根据华商报记者近日找到的腾格里沙漠化工园《污水处理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中显示:“园区内现没有任何污水处理设施,大量废水未经处理直接超标排 放到周边的低洼地,对园区及周边地区地表及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据统计,园区内年产工业污水总量已达520000吨。”这份报告书完成于2008年5月 22日。

    8月30日早上来到这个污染池之前,我是被生态环保朋友推着走的的人。我把环境保护和江河保护,一直当做一个生活体验,甚至是一种娱乐形式。我没有外在感 受,也没有内心感触。看到僵硬的上纲上线,提口号说口号,那是我价值观所排斥的。这个世界已经很虚伪和浮躁了,我不想给自己,给社会再增加虚浮的垃圾情 绪。
    这也是沿着黄河源头一路走下来,车上有人指责我的玩乐状态。在我看来,写文章,拍照片都不是关注生态、关注环保、关注河流,不是发自内心热爱学术信息。我的价值观和生命状态受到环保人士的批评和谴责,我也自得其乐。
    但是,在这沉沉的黑夜、在那大漠纵深的腹地、在传说中的畏忌,在臭味的环绕中,我有了一丝警醒。因为,那一刻我无法面对眼前的所见,所闻。

    黑暗中,我想到了刘老师的愤怒和指责、记起了汪老师的义正和言辞、还有赵老师的惶恐和坚决。黑夜的天空中,那一幕幕闪现着。我有了一些晕眩,我不知道这是因为环境、因为气味、还是因为思想……
    一个小时的拍摄,我感觉既疲惫,又斗志昂扬。

    我必须在天亮工人上班之前,离开这里。我担心给工厂护卫队的人惹麻烦。

    我迎着小雨,向外面的文明世界转移。就要到公路边时,我看见了等候我的司机,我们灿烂地对视微笑。
    司机告诉我:腾格里沙漠污染,没有中卫那些化工厂污染严重。

    在我与司机的交谈中,让这位出租车司机更担心的是:腾格里沙漠独特的,千百万年进化出来的地下水,还有那以全球的视角来看的,独特的生态系统,可能因此就被破坏了。而这种破坏,是再也无法挽回的

    聊了一会儿后,出租车司机问我:你能不能给北京媒体的朋友说说,也关注一下我们中卫的化工污染,虽然我们不是腾格里沙漠,我们也是血肉之躯。”
    事实上,中国的国民意识,普遍还没有上升到关爱环境和具有生态意识的层面上。我自己就是最佳的例子,我身边有不少保护环境的朋友,但是他们影响不到我。我 希望的是每天赚钱、娱乐,赚更多的钱,去找个好地方移民。在污染池边游历后,我才发现在我自己的潜意识中,向往那些国家的自然环境、生态环境、社会环境。 却对自己家园的自然、环境,缺少起码的认知与保护的意识。
    在我的生活中,好多年了,功利主义植根在每个细胞中,成为做每一件事的驱动力。我身边大部分人,他们不关心什么腾格里沙漠污染,他们关心赚钱、还钱、关系网和娱乐。

    看着沙漠里的黑水池,我问自己:难道只有亲身体验沙漠生态被污染的人,才知道这些脏和我们身心距离有多近?
    在沙漠里,我问自己:更龌蹉的是不是还有我们的观念和态度。而正是这些观念和态度,决定着我们的精神与身心的健康。生活在精神世界被污染源的环境中的我 们,和生活在腾格里沙漠的污染中的牧民有什么区别?他们在污染的沙漠中麻木,我们在精神污染的社会中生存。他们已经没有了维护自己权益的意识。我们也没有 了身体力行地保护家园的作为。从这个角度上看,我能说自己和牧民有一样的心态吗?不同的是,他们是被逼无奈,而我们则是自觉自愿。

    还有,他们的无奈被认为是无知。我们的追求却被认为是时尚。
    我的觉醒,来自于沙漠腹地污染源、来自此次旅行、来自几位老师的怒骂。

                                      2013拿沙漠当倒污水的水池子

 

                                          2013排污管

 

                                         2013扔一块石头荡起的“涟漪”

 

                                                      2013 溅

 

                                              2013快速蒸发

 

                                                2013直喷

 

                                                2013进沙漠要锁的路

 

                                              2013锁得住吗?

 

                     宁夏中卫一化工企业被关停(网上照片)

    从沙漠回到北京后,我见到这则消息时,恨不得冲到那天早带我进沙漠的出租车司机面前,告诉他:新华社银川9月8日电:日前,有媒体曝光内蒙古和宁夏交界处 的腾格里沙漠存在企业非法排污现象,记者在宁夏中卫市采访发现确有一家企业多年来将污水池建在沙漠中,并且已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目前该企业所在的老厂区 已被永久性关停。

 

                                                   离开沙漠

                                                 又见黄河

    继续在路上走时,我再次感动于自己曾与沙漠同行,心情真的不一样了。

    一路上,目睹着“新煤都”时,领队赵连石告诉我们:这里,每年有无数万吨煤尘扬向天空。

    车内为是不是带口罩又有了争执。我认为他们是没有个体安全意识和生活卫生意识。他们形容我是最惜命的。我强调,明年再真黄河,通知中就要宣传专业知识,要必备N97口罩。那时,因戴口罩来鄂尔多斯的人,还会受到嘲笑吗?
    这一天、这一路,我目睹太多,收获太多,转变太多,而这多,都来自于黄河行的独特魅力。我想起前些天一起走黄河的央视老臧。他说过,黄河十年行,是其他都无法代替的黄河行。

    我也记起我热爱的那句话:“幸福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行走黄河,与黄河行的诸位的思想交融在一起。虽然,我们有太多不同。但就是这样的行走,影响和激励着我要做一个关爱生态环境的好人。

 

                                                古渠的大树

                                                  汉延渠

                                                  唐徕渠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流经宁夏12个市县397公里,受益于引黄灌溉,黄灌区历来土地肥沃,水源充足。

    宁夏平原早在2000年前的秦、汉时代就引用黄河水灌溉,目前引黄灌区有唐徕渠、汉惠渠、汉延渠、秦渠、汉渠、惠农渠、西干渠、跃进渠等14条骨干灌溉渠;总长度1397公里,引水能力每秒744立方米,年引水量70亿立方米,灌溉面积21万公顷。

 

                    2012黄河十年行记录的记录

 

                    2012古人修渠并不是一定要在高山峡谷让激流成平湖

    唐徕渠建于唐武则天年间,后经各代整修,渠口开在宁夏青铜峡旁,经青铜峡、永宁、银川、贺兰等县向北流去,到平罗县终止,全长322公里,有大小渠道五百多条,灌田90万亩,居银川平原十四条大渠之首。

    汉延渠修建于东汉顺帝永建四年(公元129年),由郭璜主持穿凿。相传它是在原来北地西渠的基础上延展而成。

2013年,“黄河十年行”黄河水利史学家徐海亮带我们走进了宁夏水利博物馆参观。博物馆的包馆长告诉我们:在李元昊时代,水利工程不合格,所有参与建设者是要被杀头的。

那天,听天这时不知说了一句:能说,正是因为这些努力,才有了现在“天下黄河富宁夏”的局面吗?

2013“黄河十年行”的重点是对历史上黄河水利工程的考察与探讨。唐徕渠沿用了已经2600多年的。为什么这些古渠一用就是上千年,直至今天还在发挥着作用。而我们今天修建的大坝,却不但寿命大大递减还会引发一系列地质灾害。

徐海亮先生说,古渠用今天的眼光看当然也有问题,但是它在水的再利用、在冲沙肥田、和水的冲涮减少土地的盐碱化等功能上,都起到着资源循环利用,人与水共生,共存的作用。

 

                              2012古渠依然在迎接一天又一天的日出

 

                                            2012浇出来的冰凌

 

                                                2012冰凌花

                                           古渠边的铜牛

                                     2014黄河十年行在唐徕渠

    2014“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一直在继续,刘书润教授继续给大家讲骆驼的故事。他说:大概十几年前,有一次我坐火车到白城去,对面坐着一个蒙古老 汉,74岁,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我就跟他搭讪聊天。他说:我是蒙古兵,就是乌兰夫的王牌军。我部队专业后,就转到修青藏公路、铁路。当时,我们国家给养不 行,高海拔很难适应,但骆驼起了很大作用。

                                        草原生态学家面对开发

                                                  像什么

                                           黄河的切割

                                                   记录中

   刘教授说:这个老骑兵就是当年参加青臧铁路修建的专业兵。他说,我一辈子在马背上长大,从小骑马,他就讲骆驼非常有情感,当时修公路的时候,给养跟不上, 就杀马,马没有了,就开始杀骆驼,杀骆驼,这个骑兵可不干,他在部队里一个蒙古族战士,他率众集体抗命,跟班长说,你们要杀先杀掉我,就是不许杀骆驼,后 来班长问为什么,他说,你看我们帐篷都被大风卷跑了,我们每个人都在骆驼的腹下求得生存,我们应该感恩骆驼,不能把它杀了,要杀它,先杀我,就这么一段感 人故事,这个老汉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眼里都有泪,我觉得他们对骆驼感情不一般。

    刘教授还说:我从前年开始跑这个地区,骆驼在历史上是一个上百万峰的大种群,在走丝绸之路的过程中,也是一个种群优化的过程,所以我们骆驼比较大,比其他 的骆驼都要强悍,因为它的负重能力特别强。畜力时代结束了,我们就开始大规模的限制骆驼饲养,又大规模的屠宰,其实对骆驼是一种不公。曾经在阿拉善地区这 么一个大的种群却日益减到2万7千个,那就是比藏羚羊还惨,已经到了濒危的程度。后来很多牧民反映,不能把它们都斩尽杀绝,我们要讲人性,历史上做这么大 的贡献,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包括在北京解放以后,从包头到西直门的运输全是靠驼队。

                                            气候移民庙庙湖村

                                                   气候移民村

                                            移民村里空荡荡

    庙庙湖村位于宁夏北部石嘴山市平罗县,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相邻,由银川驱车向北100公里,再跨过黄河便是。

    2014“黄河十年行”中,一位同行向我们推荐了这个被称为气候移民村的地方。

    在网上我们找到这样的描述:“中国西北干旱环境早在晚白垩纪和早第三纪就开始形成,并不是短期内造成的。”宁夏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汪一鸣说,“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之后青藏高原大幅度隆升,干旱程度就加剧了。”

    从卫星地图上看,宁夏地势南高北低。北部的贺兰山由南向北,扼守沿山洪积平原,由青藏高原发源的黄河过黑山峡,河面豁然开朗,自此大致沿着贺兰山的走向, 纵贯整个宁夏平原,造就了“天下黄河富宁夏”。然而在这个南北狭长的自治区南下,穿过引黄灌区,则是由风沙统治的王国。在春天来临之前,那里是一片单调干 涸的黄土坡,不长其余颜色,车子急驶而过,风在窗外夹着泥沙旅行,然后落在深陷的沟壑里,不着痕迹的改变着地貌。

    根据宁夏气象局的研究,近50年那里的平均气温上升了2.2℃,干旱及其它极端气候事件也比过去来得更加频繁。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认为,全球海陆表面平均温度在过去130年间升高了0.85℃,而宁夏的变化显然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气温上升有可能会使未来降水增加,但宁夏所处的西北干旱半干旱区生态脆弱,这使得气候专家林而达认为升温同时会导致蒸发增加,可能抵消甚至超过降水量增加的作用,无助于解决干旱缺水的程度,也就使得世代生活在那里的人面临着维持生计的困扰。

    有媒体报道,在庙庙湖村马国清父亲马炳武的记忆里,西海固从1970年代开始雨水就愈加少,1990年代中,水少到一根草也不长,庄稼全部绝收,为了不让家里人饿死,他只好带着年幼的马国清一路行至银川乞讨。

    媒体上介绍,马家的搬迁,源于宁夏一项涉及35万人的移民计划。这份叫做宁夏“十二五”中南部生态移民的规划中写到:迁出地“处于我国半干旱黄土高原向干旱风沙区过渡的农牧交错地带,生态脆弱,干旱少雨,土地瘠薄,资源贫乏,自然灾害频繁,水土流失严重。”

    一项由中英瑞三国于2010年联合开展的中国适应气候变化项目研究显示,宁夏中南部为雨养农业,农田除了靠天吃饭,缺乏灌溉水,而随着气候变化,一来粮食 亩产呈现递减趋势,仅为30公斤左右,不足黄灌区的1/10,二来气象灾害造成的粮食产量损失呈不断上升趋势。   

    就是这块干涸的黄土高原,亦是我国连片扶贫区之一,生活着回、汉等民族。它有个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西海固。水是村庄的头等大事。西海固的俗语说:喝一口水,眼泪汪汪,饮一瓢水,就是天堂。赶驴挑水,是每家每户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

    在中国,如果把西海固这样的生态脆弱区和《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中提到的连片特困地区、重点县和扶贫村放在同一张地图上,会发现 它们在地理上有惊人的重合。环境保护部2005年统计显示,中国95%的绝对贫困人口生活在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的地区,而这部分地区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

 

                                                  庙庙湖村

                                          村里的农贸市场

                                                 村外的地

    “黄河十年行”更多的是希望关注黄河本身的变化。但是两岸人生活的变化自然也和黄河息息相关。

    一份由平罗县劳动就业服务局提供的庙庙湖村移民调查表揭示了这里存在的问题。根据这份调查表,整个村已经移民的6026人中拥有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仅有86人,占总人口1.4%,其中有很多是在读的学生,文盲1088人,占总人口18%。

    劳动力市场的人才结构矛盾并不是平罗所遇到的个案。“一方面是招工企业找不到合适的人,另一方面很多移民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县政府也组织了很多培训,关键还是要移民转变观念,提高自身的素质。”平罗县劳动就业服务局的王兴龙说。

    因为文化程度偏低,有的移民不得不从事任务繁重或是高污染的工作。在庙庙湖村附近的移民村三棵柳,48岁的移民明耀虎就不得不在镁厂从事高强度的工作。“一天下来浑身都痛,不吃安乃近(解热镇痛药)睡不了觉。”他说。

    在这个村子,一些移民安置房空闲下来,因为在新环境里找不到工作,有的人回到老家投靠亲戚;少数的空房又很快被从更偏远地方来的移民承租下来,带着对新生活的计划和向往。

    但是,迄今没有一份官方的统计显示有多少移民返贫或返回原住地。在学术界,政府采取切断移民与原居住地联系的”断根“方式却引发了争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 市与展与环境研究所博士后孟慧新在考察了气候移民案例后说,人口流动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宁夏的移民规划对移民迁入和迁出行动的管制,不认可移民通过流 动进行的自发性调适,使得移民定居和就业的不稳定与社会保障的缺失互相强化。“如果移民不能适应新的生产生活方式,适应气候变化的目标也难以实现。”她补 充道。

                                                      整齐划一

                                                     “长明灯”

                                                    一路上

                                                 太阳快落山了

    宁夏“十二五”移民规划里提出让移民“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口号。但是由于就业市场的供需矛盾存在,宁夏移民局副局长郭建繁承认,要真正让移民稳得住,仍然是考验决策者的难题。

    “黄河十年行”第一次到庙庙湖气候移民村。因语言不通,我们没能和他们有什么交流。在未来的五年里,因气候变化而移民的村庄可能还会有。我们希望今天这样的记录还将继续下去。

                                                  太阳下山了

                                                    比着冒

                                      天空中飘着的不全是云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