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怒江三月纪事之一 ——2015怒江生态文化采风  

2015-07-20 12:1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三月纪事之一 ——2015怒江生态文化采风

 

艾 若文 汪永晨图

 

    2015年3月3日一大早,带上绿家园志愿者托我们捐给怒江贫困学生的衣物和书籍,在首都机场会合,直飞昆明。摄影师张宏涛第一次带上了一架航拍飞机。登机时,北京大风起兮寒意生。据查云南怒江温度却在29度左右。

     此次“2015怒江生态文化采风”作为“江河十年行”第十年记录江河的一次专项考察行动,依然由我领队。

“江河十年行”是绿家园发起的一项旨在关注、记录和监督中国西部水电开发的长达十年的媒体与NGO连手的行动。从2006年开始,已经连续九年。每 年组织20名左右主流媒体记者、权威专家,对中国西南,主要是四川、云南两省境内的江河进行考察、记录、报道流域内自然生态与人文生态的变化。通过广播、 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等媒体将考察结果传递给广大公众,使公众的知情权得到维护,将西部江河开发的进程置于广大公众的监督之下,并将连续十年的考察结果 进行分析整理,为西部江河写出一部断代史。

“江河十年行”希望通过媒体记者与专家们的共同努力,推动公众关注中国西部的江河,推动公众参与环境保护事业,并以独立视角发表环保组织对西部江河开发的意见和建议,影响政府决策,从而使西部江河的保护与开发更加科学、有序。

 2008参加“江河十年行”的专家刘晓红画怒江

走向怒江

怒江人家

大山人家

在飞机上,看已故学者黄光成的著作《澜沧江怒江传》。作者是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曾多次走过澜沧江-湄公河,怒江及西南其他河流。他和云南绿色 流域创办者于晓刚曾是社科院同事,他也与汪永晨同年,生于1954年,却英年早逝。非常可惜,我们身边少了一位研究怒江的人文专家。

参考《澜沧江怒江传》、百度百科可知,怒江,又称潞江,发源于西藏唐古拉山脉南侧海拔6070米高的吉热格帕山,自西向东穿越藏北那曲地区东部,怒 江上游藏语叫“那曲卡”,因此,藏北一大片广袤的地区被冠以那曲的名称。吉热格帕山上雪水聚集成溪,又汇成河,走出蹒跚学步的桑曲河,一般认为这就是总长 度为3240公里,流域面积为32.5万平方公里,纵跨中、缅、泰三国的怒江-萨尔温江的源头。

怒江在西藏嘉玉桥流入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之间的峡谷中时才正式叫怒江,嘉玉桥以上为怒江上游,称为那曲河;西藏嘉玉桥至云南省的泸水县为怒江的中 游,进入云南境内以后,怒江奔流在碧罗雪山与高黎贡山之间,西岸高黎贡山的峡谷高差达5000米,东岸碧罗雪山的峡谷高差达4000多米,平均高差 3000多米,山谷幽深,危崖耸立,水流在谷底咆哮怒吼,故称“怒江”,江面海拔在2000-800米之间;云南省泸水县以下为下游,河谷较为开阔,岭谷 高差已降至500米左右,江面海拔在800米以下。

 

赛格电站无动静

中午,我们在昆明长水机场与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的胡敏以及来自海外的北京人廖冰相聚。下午,转机至腾冲驼峰机场,又与来自国际河流的陈晶会合,一起雇车前往六库。

经过潞江坝小平田时,我们拐进“江河十年行”一直跟踪采访的刘玉花家。80后刘玉花是澜沧江上小湾水电站移民,从澜沧江边迁移至怒江边。“江河十年行”见证了这户移民家庭艰难转身的一路历程。汪永晨说以前的刘玉花很漂亮,现在却老了许多。

 

2006年 刘玉花的儿子还在肚子里

2006年 刘玉花家

2008年 刘玉花家腊肉和粮食都卖了交新村的房款了

2009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2010年 刘玉花父亲

2011年 水对面是刘玉花家的地

2011年 这也是分给移民种的地,可以用得上寸草不生

 2013刘玉花家的地大旱中

刘玉花家从2009年移民至此,前几年常常给我们打电话诉苦。这两年,日子似乎比前几年好过了。今天我们到她家后,她就不停地说,在家里吃黄焖鸡 吧,她知道每次到她家,记者们都喜欢吃她做的黄焖鸡。可是我们的时间来不及吃饭了,我们说此行结束时,争取再来你家。刘玉花给我们带上花生、瓜子、水果 等,我们则给他们一家子照了全家福。

刘玉花的女儿

全家福

刘玉花

傍晚,我们抵达怒江水电规划中的赛格水电大坝坝址附近,在赛格大桥对面碧罗雪山一侧,清晰可见以前挖掘的勘探洞以及由于施工造成的滑坡。

令人欣慰的是,赛格大桥边并无继续大兴土木的痕迹了,更没有工人施工的身影,好象这个工程已经搁浅两年了,这是此行获悉到的第一个好消息。我们将这 一消息与图片在微信群里分享后,海内外关注怒江水电建设的仁人志士都很兴奋,但他们也将信将疑,怒江水电开发是不是真的搁浅了?会不会是这里的勘探已经结 束?

三月怒江

怒江边的大山

怒江边的开发

今天的怒江边

赛格水电站是怒江水电基地中游河段两库十三级水电规划的第11级电站。上游与石头寨水电站衔接,下游则是岩桑树水电站。

赛格水电站坝址位于怒江沿江公路公里碑93km处(从六库为零公里计)、在水长河河口下游1.8km。电站坝址区主要岩性为白云岩、玄武岩,地震基本烈度为Ⅷ度。

赛格水电站计划安装4台单机容量为250MW的混流式水轮机组,装机总容量1000MW,电站保证出力410MW,年发电量53.6亿kW·h。溢流坝采用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79m,坝长438m。水库正常蓄水位730m,淹没人口1882人,淹没耕地3104亩。

电站施工总工期为5年7个月,第一台机组发电工期4年10个月。工程静态总投资364525万元。单位千瓦投资3645元/KW,单位电能投资0.68元/kW·h。

江边的云

江边的树上

江边树上的木棉花

江边的太阳落山了

继续前进,这一段的干旱河谷,木棉花依然鲜艳怒放,红花、绿水、蓝天,绝美的风景。

在六库边检站,我们经历了第一次检查。我们中回国探亲的廖冰被检查,边检详细询问,比如她在中国常住哪个城市?在城市里又常住哪里?我悄悄和宏涛 说,人家回国来,一会儿上海一会儿北京的旅游,哪里有常住地?但边检就是要一个具体的地点,我就替廖冰回复:常住北京,常住酒店,然后就放行了。

 

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圆,在云里穿行,忽隐忽现。碧罗雪山上出现几字形的火光来,大家猜,那里可能是农民烧荒吧,因为看上去是有组织、有意地控制火的走势。

刀耕火种,这个中国农民沿用了多少代人的耕种方式,被我们这代人批判为毁自然。不过,近年来一些研究生态,研究人类学的专家在为其平反。认为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耕种,是让自然休养生息的可持续农业。

烧荒

光盘

夜宿云南省怒江州州府所在地泸水县六库镇。晚饭时,廖冰继午饭再次显示出“光盘行动”中的巾帼英雄气慨。中午她是连同行人扔在桌上的肥肉都拣起来吃 了的。晚上,她和我一起将所有能吃完的盘子都打扫干净。我说,常年江河行、黄河行,我已经很有经验了,只要吃饭,就往撑了吃,因为下一顿饭还不知道在哪 里,此行队伍里,我看廖冰合格。

明天,我们将沿着怒江行走,能看到江边的老虎跳,也能看到江边大山上的石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