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怒江三月纪事之二 ——大美怒江 自由奔淌  

2015-07-21 13:0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三月纪事之二 ——大美怒江 自由奔淌

胡敏文 汪永晨图

 

    作为一个幸运生于四川盆地的人,周边是不缺大山大河的。数十次的攀山涉水经历,更是激发了对山之灵性水之深邃的喜欢,对自由徜徉山水之间的热爱。

    被民间环保人士冠以“中国最后一条自由奔淌的大江”的怒江,还一直未有机会接近。三月怒江考察成行,带着对自由的向往,欣喜奔往。

    不过,天不亮时,我们也看到了怒江因修路及大旱中的滑坡。

 

黑暗中的怒江看到的是这样的滑坡

天慢慢亮了

修路中的怒江边

 行程开始前,领队之一的汪永晨就告诉大家,“现在是怒江最美的时刻”。我们的考察自云南怒江州六库(今泸水县城)始,一路北上,直至西藏。怒江之水就在这一路前行中,细细变化,直至把她全部的美都展现给我们。

 冬季水位下降,降雨少,江水奔流的速度减缓,“不怒”的怒江反而显现出至美的颜色,像极诗句描写的“春来江水绿如蓝”。

对怒江的感知从声音开始。天未亮,小巴车就奔跑在山间的公路上。寂静中,才真正能听到自然。风吹过、树叶被扰动、泉水浸着大山留下,还有不多远的怒江奔淌。自然流动中,嗅出生命的味道。

 

绿了的怒江

江边的芦苇

大山的挟持

乱石飞渡

  在老虎跳,江面由平均六十余米收紧至三十来米,江心巨石林立,江水被分割为两股湍流;加上大大小小石头的阻拦,怒江开始变得欢快起来。白色的浪冲刷着小石 头,然后朝更大的石头去翻腾。江中央最大的石头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坑,这是变作老虎的王子为了追求心爱的姑娘,纵身越过大江,留下的脚印。两岸水位退去的 地方,显露出大片的岩石滩,远远望着伙伴穿行其间,不多秒就消失在视野中,难再辨别。

 

老虎跳边的小花

老虎跳在大山中

毛驴过江

      有史料记载,1943年12月,国民党远征军士兵3人赴缅作战,因无船渡江,就在“老虎跳峡”跳过怒江,创造了无舟桥的情况下,跨过怒江的壮举。老虎跳峡是怒江上唯一在冬天人可以跳过去的地方。

 

当地傈僳族称此峡为"腊玛登培",意为老虎跳峡谷。在关于它的传说中,包含了远古狩猎民族的遗踪。据说,当年这里是虎氏民族祖 先居住的地区。他们左挎长刀,有背弩弓,个个是打猎的好手。往往有被追赶的野兽走投无路,拼死从这里跳过怒江虎氏族猎手面对滔滔江水毫不畏惧,也运足力 气,一步从江东高高跃起,就跨到了西最后将猎物捕获。从此,这个地方也就有了老虎跳峡的名字。(对这段史料有些挑战:人都能跳过,野兽就跳不过去吗?)

 

老虎跳峡谷以险峻著称,到处奇峰怪石林立,高者耸立入云,低者伏卧江中。怪石各具形态,有神奇的"米斯"山,有憨猛的神熊峰,有令人生畏的鹰嘴崖等。

而几块大石组成的望谷峰立于江岸,更能当游人站在石上向江中观望时,有排天巨浪直冲你扑来之感,令人感到刺激而又振奋。这里一年四季凉风习习,三伏天进峡谷,顿觉进入一个清凉世界。

 

老虎能跳过去的地方

怒江两岸是大山

       老虎跳滩由四个梯级滩组成,此处江面收窄,江心巨石林立,如刀削斧劈,将汹涌的江水分割为两股湍流,被誉为“怒江第一险滩”,在国际极限漂流界享有盛名。 其中,1号滩被定义为5+级别(白水漂流的滩从易到难共有1-6级,6级几乎无人敢尝试),这意味着选手将面临无法预测的危险,救援难度极大,选手可自行 选择是否参与挑战,成功经过不翻艇者即为挑战成功。

      今年3月19日在怒江举行的花式皮划艇大赛上,有选手要挑战此地。希望他们能成功。

受伤的大山

堆着“树”的怒江边

     让我们非常痛心的是,在今天 的怒江边,像这样受伤了的大山到处都是。和我们同行的怒江人小茶说,有些是修路造成的,有些则是连年春旱造成的滑坡。而江边的这些“树”是从缅甸砍的。如果你要问起,会有人告诉你,砍的不是怒江边的树。

     不砍怒江的树,就不是砍树吗?

 

怒江边巴尼人家自酿酒

怒江边的烧酒

怒江巴尼人家的早餐

       在怒江边沪水县洛本卓白族乡,我们走进了一户巴尼人家,并得知再过两天就是巴尼人最隆重庆祝的尚旺节。我们和这户人家说好,相约尚旺节。他们说,我们到时候会在那儿卖酒,我们巴尼人做的苦荞酒是很讲究的。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还告诉我们:你们第一次到我家,不能见到绿色的蔬菜。也就是说不能给客人吃菜。

        问:这是什么规矩?

        汪永晨:吃木耳可以,黑的可以?

        女主人:按理说是不可以。这里特别特别严的规定,一定不能吃香菇,菌类一定不能吃。我也不知道,从小父母就这样告诉我们。如果你们第二次到我家,随便什么都可以吃。但是你们今天第一次到我家来,你们不能吃绿色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沾。

       这户人家的男女主人说,每年夏天他们有两个月全国各地到处去玩。因为夏天不适合做酒,太热了。做酒的收益让他们有可能出去旅游,这让他们很是得意。

        女主人突然还冒出这样一段话:我们不希望这里 建水电站,不想搬迁,搬迁了我的酒就做不成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也有看到那边做电站了,江水都变了。变成一个死水塘,所以十几年以前我就反对,找不到组织。

 

  巴尼人在尚旺节(网上照片)

      关于尚旺节,相传很久以前,一场罕见的瘟疫在村庄蔓延。一时间,村村寨寨白骨累累,哀鸿遍野。数不清的弃婴和儿童痛失父母亲 人,无家可归,死去也没有人安葬,常被狼狗刁去,这些缺乏家教的孩子,即使活下来长大后,不会耕种或错过季节,庄稼不会料理,不懂薅锄施肥,致使秋后经常 颗粒无收。

      村中有一位幸存的老者,把这些孩子全部收养起来,教他们砍柴,耕种,管理庄稼。年景一年比一年好起来,老者认为,长此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他担心自己死后孩 子们忘记耕种季节, 种不好庄稼。于是,他不止一次教导孩子们,每年3月桃花开放,布谷鸟鸣啼,就到耕种庄稼的时节了。为了进一步加深孩子们对耕种节气的认识,他挑选每年3月 份第一个属猪日召集全村人,在宽阔的场地举行祭祀和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如射弩、荡秋千、对山歌比赛等等,这些娱乐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

      这个活动一直沿袭至今并逐渐演变成现在的“尚旺”节。这就是“尚旺”即“生产”节的由来。到了每年的这一天,男女老少都身着节日盛装,呼朋约伴,欢聚一堂,喝同心酒, 唱歌跳舞,共商生产大计,同谋发展策略,以此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几天后的尚旺节,让我们充满了期待。

巴尼人家苦荞酒

烧酒

巴尼人家的刀

离开这户巴尼人家,我们试图找找前几年在这里能看到的正在勘探中的亚碧罗水电站工地。可是连这座桥也没能找到。是勘探结束了,还是真的撤了?我们带着疑问继续前前。

 

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考察前,电站开发彩旗招展,联合国教科文组来考察时,彩旗不见了。

 

2006年联合国考察组来时

 

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九年前启动“江河十年行”,希望用十年的时间行走中国的大江大河,记录河流及生活在河流旁边的人的变迁。

最后一条尚能自由奔淌的怒江自是负责人汪永晨的心头大爱。这是她第十二年第十五次行走怒江。这一个在我看来坚持、固执得近乎偏执的退休记者,沿途用她的故事打动着我们。身旁奔淌的怒江则为她的讲述做了最好的注脚。

        我们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现在做的事,是要发展当地的老百姓来做河流使者,因为他们是长期驻扎在那个地方的人,他们对当地的河流最有话语权。他们也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群体

        我个人比较关注的点是对环境哲学和环境论理比较有兴趣,所以在怒江这个区域,因为这里少数民族的特性,以及很多涉及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矛盾。它在环境理论的这个角度应该会有比较多我们需要了解的地方。

        还有,昨天我们在路上看到的刀耕火种,烧荒。我自己没有办法判断它是好的还是坏的,可能我们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再来看,还有多少人,多少群体,多少频率,会有这样的行为。

        还有像我们去的刘玉花家,他们希望水库建起来解决饮用水的问题。我觉得这里面也是有很多不同的利益权衡的问题。修不修水库,修不修水坝,NGO是有比较鲜明的立场的。但是我们应该也去了解相关的利益者,然后更好地去寻找共识。

        傈僳族,我看了网上的一些资料,我也希望如果能见到一些少数民族,了解他们传统的自然崇拜。现在剩下的自然崇拜是什么,原始宗教的一些图腾是不是在他们的文化中还有保留下来。

 

怒江边政府建的农民新村

江边的小电站

怒江边的老年生活

江边的小摊

江边的水果

怒江边的老人

买音乐

买花种

慈祥

在怒江边的集市上还有这样一景是我们这次第一次看到。就是中国的小学撤点并校后,孩子们都集中到乡上读书。因为离家远了,孩子 们要住在学校。生活困难的和家住的远的,可能要一学期才能回家一趟。这样就出现了我们在集市旁的小学里拍到的这样的场面,孩子们在各自等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赶集时来看看他们。孩子们等待的眼神,家长们看到孩子后的表情,让人看了也为他们的相聚感到高兴

 

赶集时顺便到乡上看看上学的孩子

等着家长来赶集时见个面

怒江边这样的集市是我们每次走怒江都十分喜欢拍的场面。有时间坐下来和他们聊聊也可了解到不少他们的风俗。只是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深入感受与体味他们的生活。

 

石月亮,大山之巅的石头被“凿”出一个大洞,傈僳人称其为亚哈巴。透着蓝天白云的亚哈吧,远远矗立在大江对岸诱人前往。它或许在远古时候就已经存在,你不得不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嗷嗷惊叹!

 

石月亮

山破了的江边

因为修路

可是因为修路,两岸的残破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在石月亮边有一户人家,男主人是汉族,女主人是傈僳族。这两年我们到了这儿,都要坐下来和他们聊一聊。

 

        男主人认为:现在怒江边出去打工或者去出去工作,都是极个别的少数的人群。而真正生活在怒江边的人,还是要靠怒江,怎么靠怒江呢?比如说旅游,这可能是今后绝大多数靠江边的人生存的根本。

         男主人还说:怒江边的旅游现在才开始。只要我们这条大江保留下来,今后会越来越好。像现在云南的丽江,像香格里拉,都是靠旅游,随便一个人都很会赚钱  ,靠旅游就发展起来了。今天怒江路边,我们没看到卖小工艺品的人。

       这位男主人坚信:旅游能带动的是比较全面的。要从事其它行业,带动的是极个别的,是少数的人群。

       有意思的是,在我们聊得起劲的时候,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坐在了我们的旁边。后来他主动告诉我们自己是乡里的副书记。坐在这里休息一下。他显然认为政府 对江边的开发,是有利于当地的发展的,这和这家男主人的观点大力发展旅游显然有些不同。不过,乡里的父母官说话后,男主人也就不多讲了。

 

第一次航 拍

家在石月亮

河谐

        2015年3月4日在石月亮,同行的电视编导张宏涛第一次使用了航拍。小飞机一起飞就直上云天。带着摄像机的它,拍下来的怒江将来用在我们的纪录片中,会更好地把怒江的美,和怒江遭受的破坏清晰准确地展现出来。

       因为 “江河十年行”没钱,这个航拍器是宏涛自己陶腰包买的。留住怒江的大美,有多少人在努力着!

     明天,我们将要走进怒江第一湾。今年,我们争取要爬到第一湾的山上,用我们的小飞机,穿越大江。宏涛说:希望明天的天气晴朗,无风或微风习习。

 

荷花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