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2015-09-06 05:3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汪永晨  孙琳)

 

   2015830日,是黄河十年行的第六天,黄河十年行从陕西省的绥德县出发,途径黄土高原和沙漠的过渡地带,进入内蒙古高原,并将在明天跨进宁夏地区。这一带称之为河套地区,今天,我们首先步入鄂尔多斯旗,接着又走进了达拉特旗等代表河套平原的城市。

黄河水利史学家先生在今天的大把课堂中介绍说:黄河几字型的大拐弯,就是河套地区。河套是黄河中上游两岸的平原,高原地区,因农业灌溉发达,又称河套灌溉。 今天我们看到的乌拉前期称之为,后几天即将要去的青铜峡至银川之间的平原,是西套。昨天走过的晋陕大峡谷,加之今天的过渡阶段,就可以步入最精彩也是最艰难的高原地带:黄河的上游了,车上的专家和志愿者们也是越发激动。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黄土高坡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黄河的切割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黄土高坡上的家

   今天出城不久,便是高低起伏,连绵不断的黄土高原的七沟八壑,黄土高原上年久失修的窑洞依稀可见;对于第一次走进黄土高坡,只是在歌中听过我家住在黄河高坡的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把艺术与现实连在了一起。然而,现实与艺术间的差距,又需要什么去弥合呢。这其中还有,差别带来的失望与思考,对年轻人未来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这也将是黄河十年行要面对的挑战。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去兰州机场的路上(2011年拍)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去兰州机场的路上(2011年拍)

   在路上,我们看到一片大山明显地有过人工种了树的痕迹。之所以说是痕迹,是因为这些树已经很难界定它们是树了。这样的种植,最典型的是从兰州城里到去机场的路上。那里抽黄河水种的什么市长林,青年突击手林等, 今天就是照片中的这般模样。而这模样带来的是什么呢?第一,只有低矮植被的荒山上为什么没有树,这是大自然的选择。因为这里干旱缺水的气候和环境不适合树的生长;第二,在这样的荒山植树造林,自然要抽黄河水浇灌,珍贵的黄河水浇这样的大山,有多少是个够呢;第三,即使植树,在现有的自然环境下,树苗的成活率非常低,甚至不长和夭折,根本起不到防风固沙,绿化环境的作用。

   综上所述,这种人为的干预,起到的作用就是破坏了大自然的原生态,导致更加恶劣的环境恶化。当地的少数民族曾经抗议过种树,因为他们对自然有非常特殊的崇拜,在他们的文化中,人类应该遵从自然的安排

更有甚者,据当地人透露,每年植树节前后,有的山头被开发商承包搞活动,一棵树这拨人种了走后拔掉,树苗下拨人再种。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月多时种他七八次.....听到这,除了惊叹谴责,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图解:沿途的沙漠和隔壁出现了很多化工厂,周围没有任何资源,为什么健在这里,因为排污没有人管,这也是)

 

 

牧业和移民

 

   进入内蒙古,路过伟大的成吉思汗陵,车上的话题自然而然的扭转到了草原和牧业上。

 

随着十几年前西部大开发口号的横空出世,政府就开始热衷经济项目,大搞所谓的高效农业,一个个大型牧业集团拔地而起,试图改变传统的农耕和放牧环境。现在的草原,牧民和牛羊都被走了,草原的播种,施肥,一切是工厂化生产。

 

   大巴课堂上,做了十几年生态考察的赵连石说:以生态学的观点看,游牧民族已经与牛羊和草打了数千年的交道这个智慧的民族生物转换效率最高牛羊在它们赖以生存的草原健康成长。它们的粪便也在滋养着大草原,牛羊和草原和其他生万物一样,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赵连石说:这些年,为了恢复草原生态,当地政府出于善良的愿望对原始自然生态进行了重度干预。这种因缺乏对大自然的基本认知与了解的治理,导致了人,动物,自然都背离有的生存方式。 事实证明,用目前保护草原的方法去治理草原愿望与结果是背道而驰的。

 

   赵连石说,在他近年来对圈养牲畜,集中居住的牧民新村的调查发现,因缺少了牲畜的践踏和牛羊粪便的营养没几年草原上根都变黑了。本来驰骋在草原中的牛羊,现在都在圈里喂养,牛羊本来吃草,现在却喂含有大量催化剂和添加剂的饲料。原本,草原上的牛羊天天追跑嬉戏,累了就卧在草原上晒太阳而在牧业工厂,它们只能站着,甚至连侧身的空间都没有。

 

   今天 ,让赵连石着的急还包括:草原近年来持续干旱,这就需要抽取大量的地下水来进行人工灌溉。可是水从哪来呢?黄河水已经越来越少,地下水位已经越来越低,不让放牧后的牧民最好的选择只能角色转变,在新兴的牧业集团成打工者。而一个个移民村相继出现后,牧民面对与过去天壤之别的自然环境和自身社会角色,通常会很彷徨。虽然政府给办就业牧民培训班,帮助他们就业,有的牧民在这之前根本没出过牧区,由于语言不通,打工的时候经常被误解,甚至遭受歧视;于是,一些牧民成为草客,买割草机去割草挣钱。有的卖了政府给的房子,重新回到牧区,给人代牧。牧民们世代生活在草原,以前在放牧的时候没有任何生活成本,天冷了都可以牛粪取暖。而现代化的生活干什么都需要钱。

 

   赵连石说:政府给牧民的移民补偿通常都是一次性的,没有了持续的生活来源,就引发了牧民酗酒,离婚,心理抑郁等更深次的社会矛盾。听到这些,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感叹道;政府不应该干预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和地区微观经济生活,政府应该做的是保持人民的生活稳定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足迹,我们都应该理解,尊重。文化多样性,生态多样性不就是中国最大特色缺少了多样性的生态,缺少了多样性的文化,未来的草原及草原人的路在何方?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街上的建筑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东胜宏伟的市政厅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东胜的人民广场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烂尾楼就坐落在市政厅旁

 

   前方突然涌现出一大片建筑群,让我们有点没有心理准备。好壮观的城市,跟海市蜃楼似得车上的年轻人兴奋地叫停车而车上来过的人知道,这就是今天和康巴什一样,有着鬼城之称的鄂尔多斯老城东胜。

 

   鄂尔多斯市曾经引领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的潮流,在羊煤土气等优势产业蓬勃发展时,财富迅速积累促使政府规划了一个计划容纳150万人的康巴新城,据说市政府邀请了国内外各地顶级建筑师来规划并建造新城,仅城市规划咨询就耗费了4100鄂尔多斯地区不过200万人口,而建造之大,之豪华,不能不让人瞠目结舌。

 

   康巴什地处极度干旱缺水地区,维持原住民的生活已属不易,又怎么让被计划来的人有水喝,有水用呢?果不其然,随着经济衰退引发的资金链断流,整个城市几近成为空城而获得了魔鬼城的称号。因为赶路,今天我们只能远远的瞻仰一群群气势磅礴高楼大厦。不过,同样的金碧辉煌,还有新增的高楼骨架的鄂尔多斯首府老城,还是车第一次领教了什么叫财大气粗,什么叫空中楼阁。

 

   我们的车挺近东胜,虽然对这座城市的富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面对巨大的政府办公楼,都市艺术家雕刻,百米以上的鲜花花丛,超级大广场和金顶蒙古包歌剧院。我们还是被惊叹的说不出话来。这这么漂亮,大而空的广场要是放在北京,跳舞大妈还不美翻了一个年轻人调侃道。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城市居然也没什么人!让我们觉得离奇的还有,来了一趟内蒙古,牛羊一头也没有看见。看见的牛羊都是石刻的,其中最漂亮的那头石质的蒙古红牛赵连石说:这是非常珍惜的物种,没剩下几头了。不希望将来要看蒙古红牛时只能看雕刻的了。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牌子和房子

   这么漂亮的城市,在这么干旱的情况下都能做到百花齐放,得耗费多少水啊也是黄河十年年行的忧虑金碧辉煌共存的那些烂尾楼不知为什么,在我们看来更加抢眼。

   离开鄂尔多斯,我们的大巴继续往达特拉旗方向驶去;也就是说我们越来越接近河套地区了。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路程的风景越来越接近大草原的气势,车内的气氛也渐渐的热烈了起来大家纷纷拿起长枪短炮,记录美景。不过在路上,还是经常能看见一些不和谐的污点,随着一个个煤炭开采和火力发电站,蔚蓝地图吕新华说:这些大火力发电站的废水对黄河和草原都是非常大的隐患。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建在沙滩上的金顶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烂尾楼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内蒙牛

   乌梁素海是今天考察最为期待的一站,因为乌梁素海是鸟,爱鸟者的天堂。乌梁素海是黄河改道形成的河迹湖,也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草原湖泊。傍晚时分,车行一半,对讲机里的传来赵连石的声音:抱歉大家了,乌梁素海看不见水了,干了!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乌梁素海的日落

2015黄河十年行之六——黄河边,没有魔鬼的魔鬼城 - 汪永晨 - 汪永晨的博客

乌梁素海的日落

   黄河水通过三盛公水利枢纽进行饮水灌溉,余下的水汇入乌梁素海;乌梁素海俗称湿地海子:由坑坑洼洼的小水沟和水草组成湿地。湿地海子在黄河汛期可以有效减缓洪水的侵害,水坑和水草可以有效组织水流和泥沙,是黄河的调节湖;这些年因为干旱水少,水就越了。不过,无论如何眼前的干让我们难以想象它就是知名度那么高的乌梁素海。

今天乌梁素海的落日是真的辉煌,不知明早的日出。明天我们要走进的是乌海,要去跟踪了六年的住在那里的黄河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