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6元旦纪事之四 ——家在高原——黑颈鹤  

2016-01-18 05:2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元旦纪事之四

——家在高原——黑颈鹤

 

汪永晨文图

 

    黑颈鹤,我是1993年的夏天在青藏高原上认识的。那次我看到的黑颈鹤正处于育雏期育期,靠近是不可能的,可以拿着望远镜远远地看清楚它们在干什么。不过那次也幸运地看到了它们从我们头顶上匆匆飞过时那修长的身体。

    2008年7月我再次到青藏高原时,隆宝滩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再过一个月,鹤妈妈就要带着小鹤在空中练习飞翔了,那是为黑颈鹤10月份以后将要飞到越冬地做准备的。黑颈鹤每年夏天在青藏高原繁育,冬天就要到云贵高原过冬了。

    我第三次看到黑颈鹤,是1996年在美国威斯康星的国际鹤类基金会。在那里我被告之,全世界现在仅有的15种鹤中,国际鹤类基金会最后得到的一种鹤是黑颈鹤。它很珍贵,国际鸟类红皮书上,榜上有名。并定它们为全球急需挽救的珍惜物种。

    黑颈鹤是中国特有种。

    作为一个广播记者,那次在美国我很想那可是一个一下地录到全世界15种鹤的鸣叫的好机会。可美国科学家告诉我,黑颈鹤最不爱叫,能不能录到,要看你的运 气。说来也好玩,在国际鹤类基金会,最不爱叫的黑颈鹤的叫声,是我最先录到的。我在向它走去时,离得还有好远,它们就叫开了。那里的科学家开玩笑地对我 说,黑颈鹤一定是知道家乡来人了。想和你诉诉乡情。

    在美国国际鹤类基金会,我不知道黑颈鹤住在那儿是不是想不想家,但可以看得出来,它们生活得很舒适。

    再次看到黑颈鹤是1997年,在中国贵州的草海。草海自然保护区黑颈鹤几乎就和人生活在一起。在我拍到的照片中,有农民在前面锄地,黑颈鹤就跟在后面吃食的画面。有晨曦中,鹤在湖中飞舞、在天上列队飞翔,越过田野,越过村庄。

    那次,我感受到的是大自然中,人与鹤和谐相处的惬意。

    2001年1月,在云南昭通大山包乡,黑颈鹤,是我看到的最多的一次。可心情,却没有前几次那么轻松。

 

                                            准备飞(2001年)

                                            起飞喽(2003年)

                                                   是飞还是落

                                              依次而降(2006年)

                                                    家

     那次带我去的人叫孙德辉,他的正式工作是昭通市防疫站管宣传的干部。十年前,自从迷上拍摄黑颈鹤后,便开始了他漫漫地护鹤人生。2001年,我和他一起走在大山包时,随时都能听到大山包人亲热的和他打招呼:孙老师。

    我们在村子里的那天,树上布满了晶莹的树挂,连我的长发和羽绒服帽子的毛边上,都像树桂似的结满了白色的冰凌。可大山包一个小男孩子却还光着脚。孙德辉从 口袋里拿出20块钱给了孩子的父亲,说是给孩子买双鞋吧。一个小姑娘跟着我们跑,嘴里叫着孙大爹,孙大爹。孙德辉又从口袋里拿出10块钱,说是快过年了, 买糖吃吧。

 

                                            2001年大山包的孩子

                                                   大山包的山

                                              大山包的山峦

                                                     大山包的雾

                                                     大山包的早晨

                                                   黑颈鹤冬天的家

 

                                  2001年在录黑颈鹤的叫声

    2001年保护区该给黑颈鹤投食的土豆没有及时送到,刘朝海把自己家的口粮土豆,喂了鹤。山下的孙德辉知道后,坐上长途车就上了山,送来了苞米、土豆和萝卜。从2001年10月黑颈鹤来大山包过冬,到2001年1月,这已是孙德辉第三次为黑颈鹤送粮了。

    自从爱上黑颈鹤后,孙德辉为它们花了多少钱,操了多少心,谁也没算过。可为了动员
更多的人保护黑颈鹤,帮助住在黑颈鹤自然保护区里的乡亲们,老孙在昭通仅一个企业就跑了十三次,他自己记得清清楚楚。用他的话说,人家要是一口回绝了,他 可能也就不再去要了,可人家每次都说,这是好事,我们再研究,研究。13趟了,这个研究还没拿出结果。老孙说我还会接着去找,直到有了结果那一天。

 

                                                   比翼(孙德辉摄)

                                                 鹤群(孙德辉摄)

                                               选(孙德辉摄)

                                     孙德辉在和生长了18年的松树比比个

     1998年11月,昭通市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筹备成立。协会里有地区领导,也有平民百姓。老孙会摄影,会员中会写诗的,会做画的,出口成章的人想办份黑 颈鹤报,报名“黑颈鹤”那几个字台湾摄影金马奖获得者吴绍同老先生都找人给提了。印1000份报纸要550元。可印刷厂老板看完第一期的内容后发话了,协 会成员我也算一个,印第一期报纸的钱我出了,以后,只收成本费。

    去大山包之前,我就听说了那的穷,听说了那儿的人爱鹤。我还带去了在昆明开会时,参加会议的14个北京、河北、四川、香港、台湾、美国的女士们加入黑颈鹤协会的会费。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地老乡们生活得那么困难,更没想到老乡们在如此困难的处境中,还那么爱鹤。

    这次,一个12岁生活在昭通市的小姑娘,随在林业局当森林公安的爸爸一块和我们第一次到了大山包。那天晚上,我们从那位64岁的老妈妈家里出来后,是她第 一个听到,比她大两岁的小姑娘说的话:我终于可以上学了。在从大山包回昭通的吉普车上,小姑娘自己对我说,我是我们家的守财奴,爸爸妈妈给我的钱,休想再 拿回去。明天,我想用我这学期得到的100元奖学金也资助一个孩子上学。我问她,你还会再来大山包吗?

    她说,这辈子再也不来了。

 

                                           歌唱中(孙德辉摄)

                                               降落中(孙德辉摄)

                                               飞翔中(孙德辉摄)

                                       准备过夜中(孙德辉摄)

     孙德辉从1992年11月开始自费考察黑颈鹤。背上行李,带上两箱方便面和摄影器材,就到了最高海拔达3364米的昭通大山包。白天,他带着望远镜观察黑 颈鹤的生活习性;晚上,顶着零下7℃的严寒了解黑颈鹤的夜宿生活。他走遍了这里所有的村寨和农户,第一个精确地统计出在大山包越冬的黑颈鹤共有550只, 也第一次确定了当年这里黑颈鹤的始见日、终见日和越冬日数。与此同时,他还进一步发现了大山包“人鹤争地争食”的矛盾。

    什么叫人鹤争食呢?每年农历9月初9,黑颈鹤就从遥远的青藏高原飞到云南的大山包,然后到第二年的三月三左右飞走,半年多的越冬期。大山包因为老百姓比较 贫困,本身粮食是广中薄收。2001的在大山包时,孙德辉特意站在一片小松树中,他告诉我,这些树已经长了18年了,之所以这么矮,是这里高海拔,太冷 了。黑颈鹤找食,就要在老百姓的农地了啄食老百姓的粮食,这就造成了矛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孙德辉就要向外界寻求资金,用这份资金把土豆和玉米买来了每天 定时投放于黑颈鹤的越冬栖息地,让黑颈鹤吃。而刘朝海则是他 找到给鹤投食的志愿者。

    黑颈鹤毕竟是野生动物,人类不能过分地干扰它的生存。孙德辉他们请教过中国鸟类学学会,听取了一些专家的意见后,把人工投食分成三个时段进行。第一时段, 黑颈鹤刚从北方迁徙到大山包的时候,因为经过了长期的迁徙这个时候体力透支比较大,一到大山包就要投放食物。第二个时段,就是白雪的时段,这个时候黑颈鹤 就找不到吃的了,这时要把雪地扫开,把玉米投放在土地上,黑颈鹤就可以吃了。第三个时段就是,黑颈鹤即将要迁飞的时候,这时农历已是三月三左右了,老百姓 已经开始春播。常常是你在前面播种黑颈鹤就在后面啄食,而且你播种下去的种子虽然是被土盖着的,但是黑颈鹤有这种能力一啄一个准,黑颈鹤啄食的时候,小的 一口就吃了,大一点的就是吃一半、丢一半。种子被吃了,必然要影响老百姓来年的收成。所以这个时候就要在固定的栖息地进行人工投食,让它多吃投放的食物, 少去破坏老百姓的农作物。为此,孙德辉还写出了近万字的考察报告,寄给国际鹤类基金会主席阿基伯先生,以寻求保护大山包黑颈鹤的有效途径。

    1994年,孙德辉用了近半年时间考察了昭通11个县市的鹤类分布情况,了解到昭通有8个黑颈鹤栖息地,来这里越冬的黑颈鹤超过千只。1996年底,孙德 辉行程5000多公里,在四川西部进行考察,终于发现到一条黑颈鹤的迁徙路线。同时了解到在这条迁徙路线上,偷猎现象十分严重。有的人甚至把黑颈鹤的翅膀 挂在墙上作为炫耀。调查中,孙德辉还了解到更触目惊心的残害黑颈鹤的事。一个乡领导曾用军用步枪打死过100多只黑颈鹤,并用其羽毛做了一床被子;上世纪 60年代,在会泽大桥有人用炸药炸死过数10只黑颈鹤,实在拿不走,最后找来手推车才拉走……

    孙德辉说,对于候鸟来说,仅仅建立几个保护区是远远不够的,应加强在它们迁徙路线上的保护措施的建立。从此,孙德辉开始为此奔走呼吁。

    孙德辉把报告送到美国国际鹤类基金会(IVF),基金会主席阿基伯给他回了信,并派出国际基金会的专家到滇东北考察黑颈鹤。孙德辉将近两个小时的报告深深 吸引了考察团的专家们,他从地理、气候、生境和食物、保护措施等方面,全面介绍了大山包黑颈鹤的越冬情况。专家们为之倾倒了,竟然没有人提出一个疑问。后 来,孙德辉收到了基金会寄来的专门用于投食黑颈鹤的专款。

    2005年5月,孙德辉又到了新疆阿尔金山无人区考察黑颈鹤的繁殖状况,观察到黑颈鹤在依协克帕提的蛋、巢和亲鸟的占地行为等等。他还看到白色污染正在一 步步向高海拔地区推进,沙漠侵蚀着高原湖泊,黑颈鹤的生存环境面临着更大的威胁。孙德辉边考察边拍照,掌握了翔实的第一手材料,观察到很多目前没被人发现 的黑颈鹤的生活习性。他还不满足,又继续进行文字研究和写作。他把资料进一步分析、归纳和整理,不知熬过多少个通宵,他的双眼经常布满血丝……终于,他的 报告出来了,洋洋洒洒上万字。

     说到黑颈鹤,如今大山包的农民都能一套一套地说:从鹤文化来说,鹤就是吉祥、长寿、对爱情忠贞不渝的象征。老百姓越来越认同黑颈鹤从遥远地方来了,是给我们带来幸福和吉祥的。再有黑颈鹤吃了他们的种子,淳朴的百姓也会说它吃了就吃了吧,我们自己再补种。

    今天的大山包,正是因为有了黑颈鹤,才有了外界那么多朋友会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大山包。他们很得意地说,实际上在我们昭通,和大山包一样穷的乡镇、一样贫苦 的地方还有很多,但是那些乡镇外界就不知道,现在大山包这三个字比我们昭通市、比我们昭阳区这两个地名还要响亮,就是因为我们有了黑颈鹤。

 

                                            大山包黑颈鹤保护区

                                                 大山包在去考中

                                               大山包的山地

                                               大山包的庄稼地

                                                     大山包的海子

                                                 大山包的黑颈鹤

     2006年在北京大学,现任昭通黑颈鹤保护协会领导王昭荣非常高兴地告诉在座的各位朋友、各位来宾:今年1月19日,由国际鹤类基金会和云南省林业厅,共 同在大山包进行的黑颈鹤数量同步观测结果表明,在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的黑颈鹤数量是1185只,大山包已经成为了我们全球黑颈鹤东部越冬种 群密度最大、数量最多的地方。

    2006年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名誉主席、著名环保人士、生态摄影家孙德辉荣获中华环境奖之绿色东方生态保护奖,这是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成立七年来集体和个人受国家级表彰的第七次殊荣。

    有人为孙德辉算过,从他踏上了考察保护黑颈鹤的艰难之路算起,十几年来,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的他,为保护黑颈鹤花去了近9万元;他考察的地方大多在贫困地区,因为家庭出身没能走进大学的孙德辉先后资助12名儿童走进学校的大门。

    孙德辉曾经在云南昭通的大山包看到一只被冻在冰棱里的黑颈鹤,他一直守侯在这只鹤的身边,在摄氏零度以下的气温里和那只鹤呆了一个晚上,直到这只鹤脱离了 危险。一位曾和孙德辉一起追鹤的朋友这样形容过他:“为了黑颈鹤,孙德辉也成了一个奇特的迁徙者,鹤到哪儿,他就也到哪儿。

    1994年10月9日,中美两国联合发行一套两枚的鹤类邮票,其中一枚就是黑颈鹤。中国邮票公司印制的明信片上的那只黑颈鹤是孙德辉的摄影作品;2003年国家邮政局发行的一套16张个性化邮票《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全部是孙德辉的作品。

    我在采访台湾拍到过全世界15种鹤类的摄影家吴绍同的时候,吴老拿出自己拍的一本精美的摄影集给我看。我让他把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指给我看看。吴绍 同指的是他在大山包拍的一张。他同时告诉我,那里老乡过的日子还很苦。身边,和它在孙德辉曾经在云南昭通2007年2《黑颈鹤——孙德辉黑颈鹤生态摄影》 正式出版。这本中英文对照的黑颈鹤大型画册,是孙德辉18年拍摄的黑颈鹤图片中精品。书中图片绝大部分在大山包拍摄,同时也介绍了新疆、四川、贵州和云南 的黑颈鹤。近400幅图片,中文4万字,英文6万字。打开后,读者会随着孙德辉走进黑颈鹤的世界。

    孙德辉的摄影作品曾参加巴塞罗那第七届双年展、西班牙20届国际沙龙展、新加坡《云南少数民族风情摄影展》的展出。

    2007年,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成立9周年大会上,孙德辉动情地说了下面这番话:

    很感慨!当初一个人在大山包漫游的时候,没有想到今天有这么一个结果;当初一个人想从事黑颈鹤保护的时候,没有想到全国各地有成千上万的人热爱黑颈鹤,我 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当我到北京领奖的时候,才认得全国有那么多的环境保护民间组织。其实,这些都顺应了时代的潮流,我们的社会在发展,科学在发展,我们的 环境保护也在一步一步发展。从我们忽略环境保护到关注环境保护,到我们直接参与环境保护,这一个过程非常艰辛。所以,昨天我就从巧家马树、会泽大桥赶来参 加这个年会。虽然我离开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主席的位置已经三年了,但是我一天也没有离开黑颈鹤。夏天了,我为它写文章,联系爱鹤人士互相交流;到冬天, 我就去看望黑颈鹤,前几天我顺便又把两位爱心志愿者的2000元钱送到巧家马树。在对黑颈鹤的考察拍摄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些朋友对我和我们协会的所 作所为很感慨,因此他们自愿拿出钱来,由我们安排给贫困的学生。黑颈鹤越冬栖息地周围土地的洋芋被鹤啄食,由大家决定,把钱发放给损失最多的村民。

    我认识孙德辉已经好多年了,我一直记着孙德辉告诉我的,他们协会每次到大山包之前会在市电视台花50元点一支歌,然后把消息告诉大家。每次点的歌都是《一 个真实的故事》。那首歌唱的是一个爱鹤的姑娘为了救一只受伤的大天鹅,掉进了沼泽地而永远离开了人间的故事,很好听。

    大山包人,爱鹤的故事也是真实的,黑颈鹤保护志愿者们的故事也很感人。不知道已经是黑颈鹤保护协会名誉会长的孙德辉现在再去大山包之前还会在电视台点《一个真实的故事》这首歌吗?

    2016年1月5日,我们是晚上11点多才从大山包到了云南会泽。现在每到黑颈鹤来的时候,孙德辉在这儿与鹤朝夕相处。1月6日早上我们在会泽拍到的朝阳,让我们每一个北京来的朋友都咬牙跺脚地说:今天不走了,要在这里拍个够。

    孙德辉则说,你就知道我为什么现在冬天在这里拍鹤了。

 

                                             会泽念湖太阳出来之前

                                                 朝阳中的念湖

                                               湖面上飞的是黑颈鹤

                                                   会泽的天空上

                                               太阳升起来后的念湖

                                               小树后面的升腾

                                                  赶集去的背影

     在离昆明200公里的会泽县大桥乡,有一片美丽又神奇的红土地,一汪湛蓝碧绿的湖水,湖的名字叫念湖。

    念湖是位于曲靖市会泽县大桥乡昭通交界处的黑颈鹤自然保护区。每年有很黑颈鹤和大量斑头雁、赤麻鸭在这里越冬。11月至3月黑颈鹤成群结队在保护区自由歌唱、起舞、腾飞、滑翔或悠悠散步,与人类和睦相处,成为人们旅游观赏珍惜鸟类的最佳场所。

 

     静寂的山峦、深深的湖水、红色的土地,在灵动的候鸟引领下,展现开动感的画卷,成为摄影家和旅行者的天堂。

“念湖”,一个美丽的名字,但不知道来自何处。有人说:一个令人想念的湖泊在网络上被人们广泛传播,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幻 想吧。也许,风景总会在那里,有没有人去看,对风景而言,都是没有分别的,最美的风景只会在你我的心中。这个幻想,是一个关于爱的美丽传说。而这个美丽的 传说竟在现实中找到了注脚!

    会泽县大桥、长海子自1994年被省政府批准为省级黑颈鹤自然保护区,人们对自然环境意识的不断提高,自然生态进一步改善。近年来,黑颈鹤逐年增加。

 

                        孙德辉镜头中的鹤

                                                 孙德辉镜头中的鹤

                                             孙德辉镜头中的鹤

                                           孙德辉镜头中的鹤

     孙德辉和我们一起拍念湖,拍黑颈鹤,只有短短的一天半,我们拍的照片当然无法和他的比。不过,就连我们和他在一起时他拍到的黑颈鹤,没有经过挑选他也一张 都不肯给我们。这当然也是每一个摄影家的风格。不过,他这些年的积累,我们还是大饱了眼福。其中的一些放在这里与朋友们分享。

    今天的会泽,和大山包一样,老百姓种了很多玛卡,去年种的人少,卖得不错。今年种多了卖不出去了,我们在那里拍鹤时,村里的老奶奶们追着我们买玛卡,买鸡蛋。

    虽然,他们的卖有点强买强卖,可是他们的纯朴,他们对生活富足的向往,还是让我们看到了今天农村生活的改变。

 

                                                      念湖

                                                        买点吧

                                                      买点吧

                                                    会泽的孩子

                           集市上的老人

                              会泽的男人

     在会泽的时候,我们正赶上了当地的集。一个地方的集是很看到当地人的生活状况的。特别是卖货人的眼神,那里的内容可以让我们读出很多。

    会泽农民今天的生活也许还是穷的,但这里的环境却叫人那么羡慕,叫人看了,还想再来,让孙德辉拍了就不走了。

    因为没有时间采访,了解更多的情况,但在那里拍到的照片,还是想在这里与朋友分享一下。不知看了后,从那些眼神里您读到了什么?

 

              我可发财了(给了老人10元钱后说)

                               自己做的

                                                 老人的手

                                    货担

                                  卖完了

                                       集市上翘着二郎腿的小孩

     这位自己绣了绣片的妇女我们带到她家。我们中的一位买了给了她一百块钱后,这位农村妇女拿着钱问了我们好几遍:这钱是真的?这钱是真的?从她的问中我想, 她可能是很少见到一百块钱的大票,她是不相信自己手里也能拿到这样的大钱,还是听到一百块钱有假的时候太多了。

    不管怎么说,她一针一针绣出来的花花鸟鸟和她脸上那美美的笑,我们都记录了,在照片中,在心里。

 

                                                        新鲜的蔬菜

                                                      会里的路

     我问孙德辉,什么时候来会泽最美?我们还要再来。他说三月吧,那时鹤要北飞了,会有走前的集群。那时,树绿了,花红了,晨雾,晚霞,鹤飞会更让你们更流连忘返的。

    在会泽的最后一个早晨,晨雾中我们拍到了离开湖,飞到地里去觅食的黑颈鹤。虽然,我没有“大炮筒”把天上的鹤拍得更清楚,但它们飞时的姿态和它们的叫声, 我的相机里、录音机里都有了。录音机里的声音不能在这里与朋友们分享,而2016年早晨的会泽山上湖边,雾里云中的景致还是可以与朋友们分享的。特别是那 天早晨,我们对大自然:“我们爱你“的呼唤,神奇地唤出了佛光。

    孙德辉说,在会泽能看到佛光的不到5%。那我们就是那95%举运的人吧。

    这里的佛光能让这里的黑颈鹤更自由自在吗?这里的佛光能让这里的人生活得更富足一些吗?

    我们的记录希望能让更多的朋友和我们一起问问自己,为了大自然的安澜,为了守护大自然的人的快乐,为了不在有那让人心疼的小手,为了黑颈鹤一年比一年来得更多,我们能做什么?

 

                                              这一百块钱是真的

                                                       早晨的念湖上

                                                 离开念湖的黑颈鹤

                                                 念湖的早晨

                                                   农民的早晨

                                                    雾中的村庄

                                                     人在大自然中

                                                         佛光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