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四——腾格里沙漠污染新篇  

2016-11-10 11:2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四——腾格里沙漠污染新篇

 

汪永晨文图

 

    腾格里沙漠,在绿家园发起的黄河十年行的纪事中无疑是一个亮点。

    2011年黄河十年行走到腾格里沙漠时,有一位当地的牧民在路边等了我们七个小时,他是在网上看到黄河十年行在用十年的时间以媒体的视角记录黄河,他要把记者们带到他家乡的腾格里沙漠,希望那里化工企业的污染,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在他看来,自己的家乡的发展不应该这样的。

    从2011年黄河十年行走进腾格里沙漠后,我们就开始了对那里的报道。不过这块“骨头”挺硬。

    2014年8月29日黄河十年行第四次走进腾格里沙漠,新京报记者陈杰的文章和照片9月6日在报纸上发表。十一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重要批示,对腾格的污染,要严肃处理。

    随后24位当地官员被查处,沙漠里三十几家化工企业全部停工整顿。国家主席的批示,让腾格里沙漠被黑水所污染,成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儿。

    从关注腾格里沙漠的污染,到习近平批示,四年了。国家主席指示,也有了整整一年的时间,2015年的黄河十年行,我们要继续进去看看,这个曾经被倒了黑水的沙漠,这个引起一个国家主席关注,全国人民关注的污染,是不是真的干净了?

 

2012年腾格里沙漠里的化工污水池

 

2012年腾格里沙漠里的污水就是这样流入沙漠里的

 

2012年黑水倒满了一个沙丘包就埋上

 

2012年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污水池边

 

2012年在腾格里沙漠的井里打水,2米就能打出清凉的水

     在沙漠里,毋庸置疑,水是最珍贵的。其实,沙漠并不是我们传统印象中的死亡之地,而是一个充满着未解之谜的存水宝库。2012 年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时,牧民给我们看打水桶的绳子不到2米。

    一年一年的黄河十年行让我们对沙漠的认知也在一点点加深。

 

2013年央视报道后,腾格里沙漠污水的处理

 

2013年污水靠蒸发能散发吗

 

2015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批示后的腾格里沙漠污水池

 

2015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批示后的腾格里沙漠污水池

 

2015年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

     2016年8月20日上午,黄河十年行在宁夏中卫接上牧民库布岱走进腾格里沙漠。

    因反污染曾经受了惊吓的库布岱见到我们后说:牧民认为你们真是干了大好事,太大的好事。但是你们还是别拍我,别让我上电视,让他们看到了不好。

    库布岱说的他们是谁,我们没有问。但发在网上,她认为可以。

 

2016年走进沙漠

 

2016年腾格里沙漠

 

2016年这是怎么了

   原来,2015年我们看到的沙漠黄了,并不是沙漠里的风把沙子刮满了黑水池,而是当地人在国家主席批示后做的处理。

    2016年8月20日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的黑水池边,有两位记者被呛得晕了,吐了。那个味道真的是够呛人的。

    难道处理这些污染的部门,以为污水弄走了,沙子盖上就行了吗?风是无情的,污染是无情的,人也无情吗?

    这样的味道,对沙漠的影响就不大吗?为什么有关部门就不再来看看他们污染的沙漠今天是什么样子了。难道环境问题的解决非要大领导说了话才管事吗?

    在腾格里沙漠里,看着这样的“色彩”社会学家黄纪苏建议我们做些行为艺术的表达。他认为这样可以引起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继续关注腾格里沙漠的污染。

 

2016年X——未知

 

2016年惊叹号——人类的作为

 

2016年手挽着手

 

2016年我们不放弃

 

2016年我们的心和沙漠在一起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

 

2016年另一种记录

    2012年10月,牧民库布岱曾带我们去看了沙漠的美。

    那天,黄河十年行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周围是一丛一丛的小灌木,有的还绿着,有的已经红了,忽然有个地方远远地,有一小丛林木,在这里有林木就意味着有水。库布岱告诉我们,这就是腾格里沙漠中著名的景点水稍子叫响泉。

    我们到了泉水边,透明的水中长满芦苇,芦苇稀疏的地方露出水底,泉水冒过的痕迹还在,但是没有冒水的。大家喊了几声忽然发现一处喷发的泉眼,也不清楚是喊出来的还是一开始没发现。只是从泉水的痕迹看,泉水的位置确实一直在变。

    虽然喊泉非常神奇,但是,本地的蒙古牧民并不愿意喊,他们觉得这样会惊扰水神。库布岱说,这里的泉水原来可以喷得老高,现在不行了。

 

2012年库布岱在腾格里沙漠的响水湖边

 

2012年沙漠里的芦苇

 

2012年 喊一声,水下就会冒泡泡

 

2012年在腾格里沙漠的水边

    腾格里沙漠里的这片绿洲叫做通湖草原。这里有一个传说,有个喇嘛在那仁湖丢了一个打水的扁桶,后来这个水桶在几十公里外今天的工业园区附近的一个湖里冲出来了。这个传说还有一些其它版本,总之牧民相信他们的脚下是一个联通的湖泊。

    腾格里沙漠有地下海,在地质学领域早有过推论。2012年黄河十年行的专家黄玉胜站在这里曾担忧地说:“哎呀!这个地下水要是污染了,可就很难恢复了!几十年,几百年这个污染都去除不掉。”

 

2012 年沙漠里的骆驼已经越来越少了

 

2012年不知它的明天

     2012年从响泉往沙漠远处走,通湖草原的面积逐渐宽阔,草原的中心甚至出现了一个小的峡谷,里面有一条小溪。

库布岱让我们喝一口沙漠里的水,真甜呀。沙漠里的水为什么会是甘甜的呢?

    继续前行,草原的风景越来越漂亮,沙漠退到遥远的天边。我们在停车拍照的地方又发现一小片林木,进去以后看到的是一个涝坝。

    涝坝,是阿拉善地区人们利用水源的一种方式。是用一个土坝截住泉水,形成一个小湖,周围的树木生长起来形成人工湿地。我们在清澈的水边捧着泉水喝时,发现周围都是沙枣树,果实累累,。大家纷纷摘起沙枣,吃得那份开心就别提了。

 

2012年水流入涝坝

 

2012年 喝一口沙漠里的水

 

                                             2012年涝坝

 

2012年这是沙漠里的人与自然

 

2012年摘沙枣

 

2012年沙枣

    可是,2016年8月20日我们再到这里,这条小溪干了。沙枣树也干枯了不少。 库布岱说是因为旁边的林场散了,涝坝没人管护了。

 

2016年干了的小溪

 

2016年枯了的沙枣树

 

2016年听听自己唱的歌

 

2016年沙漠里的树

   2012年我们从涝坝出来,坐在车上时,库布岱突然用生涩的汉语对我们说:“为什么有人花钱来保护环境?为什么有的人为了钱就破坏环境?为什么有的人爱钱?有的人不爱,我就不爱钱,我爱我的草原!我爱我的家。”

    那次,库布岱在车上唱的蒙古歌我们没有听够,于是请她带我们去她家,再给我们唱几段。她愉快地答应了。远远看到库布岱的家,房子真小,那么大沙漠中就她一家。

    库布岱有四个孩子,现在都在外面工作,只有过节才轮流回来看看老人。平时只有她和老伴还生活在这里。她的老伴曾经是这里的小学校长。现在也退休了。

库布岱的家在我们看来太小了,太破了。然而,这就是她爱的她的家。

 

2012年库布岱的家

                            2012年穿上蒙古旗袍,唱上一首草原的歌

 

     2012年翻箱倒柜没有找到钱请我们吃饭,老人很失落

 

2013年黄河十年行全体在小屋里住了一夜

     2013年我们把在老人家吃住的钱藏在了枕头下面,老人送完我们回家发现了,追上来硬是把钱还给了我们并说:怎么能要朋友的钱,再给我们就生气了

 

 2012年湖水退去后长出的芒硝

 

2012年沙漠中的芒硝池

 

2012沙漠、芦苇、芒硝共存

    腾格里沙漠里白茫茫的芒硝,是我们中很多人初次见到的。库布岱告诉我们,原来这些地方都是湖,没有水了,就长了这些芒硝。

    芒硝是一种分布很广泛的硫酸,盐矿物。芒硝在干涸的盐湖中,与石盐、石膏等共生。现代芒硝矿床产于内陆湖泊和海滨半封闭的海湾潟湖里,在干燥炎热的条件下,温度在33℃以上蒸发时,形成无水芒硝;在33℃以下或秋冬气温下降时,形成芒硝。世界上芒硝湖的分布,以中国和俄罗斯较多。中国主要分布在西藏、内蒙古、黑龙江、山西、吉林等省、区。

    古代芒硝矿床产在陆相湖泊沉积岩系里,一般在红色砂页岩系中呈透镜状。中国湖北省的储量居全国之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怀俄明州,以及美国西南部等地区也富产芒硝,此外盛产地还有奥地利、西班牙。

    在干旱地区,常可以见到由它们形成的盐华及皮壳。盐湖、盐泉和干盐湖。工业矿物原料所指的芒硝,用以制取硫酸铵、硫酸钠、硫酸及硫化钠等化工原料。其中用于制造洗衣粉的芒硝占总用量的65%~70%。

    用于医疗的芒硝可以治疗消化不良,浮肿,水肿,乳肿,闭经,便秘。

    很可惜,腾格里牧民原来挖芒硝可以卖给这里的一家芒硝厂,这也是当地牧民沙漠生活中的一部分收入。可是随着化工污水流入沙漠,芒硝也被污染得不能用了。

 

2016年沙漠里的老树

 

2016年老树的皮

 

2016年沙漠里的湖

 

2016年沙漠里的湿地

 

今天沙漠里的化工厂

    今年64岁的库布岱和老伴如今养了8头骆驼,100多只羊,二匹马。库布岱说,草原禁牧了,不禁时她家有2000只羊呢。

现在政府给每户牧民盖一栋6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要自己盖的话,政府给补助4万块钱。

库布岱家在山上的老宅基地盖了新房。她说,我舍不得离开我们这块地方。我的家旁边就是草原上的天鹅湖,我要守护在这里。谁不爱自己的家,我们这里过去真美。沙漠中确实缺水,降水量小,蒸发量高。不过,浅层联通的地下水资源,是千百万年来大自然的积累,是人类和万物的救命水。

    库布岱和我们说这些时,脸上充溢着自豪。

    经我们一再邀请,2016年库布岱在涝坝前用她那特有的女中音,为我们唱了两段蒙古长调。悠远、绵长??

    库布岱说:今年的雨水好,可水还比以前少了。人有喝的,牛羊没得喝

    库布岱说:现在政府鼓励少放羊,如果不放牲口,政府一年给一万三,放牲口的给八千块钱。像我60岁了养老保险一扣,政府一年给五千来块钱。当然必须交够15年的,一年3350块钱。交够了,就不扣了。

我们问库布岱,现在腾格里草原上,还有什么蒙古人要过的节日吗?

库布岱说:蒙古人的节日没有了。现在跟国家的节日一模一样。那达慕,赛马节什么的政府搞,我们自己不开。敖包相会是我们自己开的,在私人的敖包,自己选的日子,一般都是夏天。意思是敬土地爷。

我们问库布岱你觉得祖上传下来的传统到你们这代还有,到你孩子他们那代还会有什么呢?

库布岱的回答是:不知道了。

不过库布岱就,现在她的闺女们都会唱蒙古歌,是学校老师教的。

 

2016年鸟看

 

2016年陷

 

2016年目送库布岱回家

 

2016年走远了

    和库布岱告别时,我们要送她回家,她却坚持说我们还没吃饭,饿了,硬不让送。我们只有目送她向远方的家走去。走向她离不开的那间小土房,离不开的家。

 

2016年黄河在青铜峡

 

2016年黄河上的青铜峡大坝

    离开腾格里沙漠,经银川,黄河十年行就到了青铜峡。青铜峡峡谷的形成离不开大禹的功劳。

    相传远古时这里是由黄河水形成的大湖,由于贺兰山的阻挡而水流不畅。大禹来此,看到上游因湖水受阻而形成水涝,下游无水又旱情肆虐。为解救百姓苦难,这位治水英雄举起神斧,奋力开山,只听一声巨响,中间豁然出现一道峡谷,黄河之水从此得以疏通,下游旱情得到解除,上游也不再形成涝灾,农田滋润肥沃。 

    史上有说:就在大禹劈开贺兰山的时候,满天的夕阳把牛首山青色的岩石染成了迷人的古铜色。大禹见此情景,兴致勃勃地提笔在山岩上写下了"青铜峡"三个大字,从此这段峡谷便有了青铜峡的美名。

    人们为了纪念大禹的功绩,就在他住过的山洞旁,修建了一座禹王庙,并写诗赞道:"河流九曲汇青铜,峭壁凝晖夕阳红。疏凿传闻留禹迹,安澜名载庆朝宗。”

    中国古代修的灌溉渠与堰,和现在大坝的区别是,渠、堰是因势利导,用天然水的流量,利用水能。像都江堰,采用的就是用水的天然流量,洪水时,六成水流入外江,枯水时六成水流入内江,浇灌出了天府之国成都。都江堰的飞沙堰还把今天水库无法解决的淤沙问题,早在2600多年前就解决了。现代水坝的寿命百十来年,而古代先贤们修建的水利设施百年、千年至今还在用的不泛其例。

 

2016年唐徕渠

2016年唐徕渠

     黄河年平均水流量580亿立方米,仅上游地区农业灌溉就能用掉200亿立方米。所以,虽然黄河上游水流量大,但是由于现在不管是政府也好,农民也好,很难从整个流域去想黄河的水还有多少,够不够用?

    这样一来,导致在缺乏节水意识的情况下,黄河上中游流到下游的水量就很少,甚至发生过一年有200多天的断流。

    现在,虽然国家对黄河流域各省份的用水进行了控制,促使上游地区不得不推行节水灌溉技术,使得黄河断流的险情有所缓解。然而,由于一是管理成本太高,二是全局管理水平不高,目前黄河边农田在浇灌时,大水漫灌现象还是很普遍。

 

2016年大管子引黄河水灌溉

 

2016年引黄河水上山下地

    2010年黄河十年行的车从银川市区往郊区开,到达唐徕渠。渠道边清风簌簌,垂柳依依,水资源专家王建站在渠边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柳堡的故事》。

从渠道的宽度和流速判断,唐徕渠可能是二级渠。中科院地理所尤联元研究员告诉大家,在宁夏,灌溉渠道共分五级,最大一级是主干渠,最小一级是毛细管,其中还包括支渠、半渠和农渠。这五级渠道纵横交错,构成庞大而稠密的灌溉网系统,为宁夏平原的农田输送着水分。

站在唐徕渠道边可以看见对岸的闸门,闸门的作用是需要灌溉的时候打开闸门放水,不需要灌溉的时候放下闸门蓄水。洪水来了,干旱了,这个闸门起着关键作用。

 

2016年汉延渠

 

2016年古人的治水

     唐徕渠边,我们眼前的那片小小的环境,有大树,有芦苇,有小草。这样一片生境,让我们看到了河流的健康与丰富。从大禹治水到今天,我们先辈在和自然相处时,有很多非常好的经验。只是这些好的经验,有太多,太多已经被我们遗忘了。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流经宁夏12个市县397公里,受益于引黄灌溉,黄灌区历来土地肥沃,水源充足。

    宁夏平原早在2000年前的秦、汉时代就引用黄河水灌溉,目前引黄灌区有唐徕渠、汉惠渠、汉延渠、秦渠、汉渠、惠农渠、西干渠、跃进渠等14条骨干灌溉渠;总长度1397公里,引水能力每秒744立方米,年引水量70亿立方米,灌溉面积21万公顷。

    唐徕渠建于唐武则天年间,后经各代整修,渠口开在宁夏青铜峡旁,经青铜峡、永宁、银川、贺兰等县向北流去,到平罗县终止,全长322公里,有大小渠道五百多条,灌田90万亩,居银川平原十四条大渠之首。

    汉延渠修建于东汉顺帝永建四年(公元129年),由郭璜主持穿凿。相传它是在原来北地西渠的基础上延展而成。

 

 2012古渠依然在迎接一天又一天的日出

 

    2012古渠连小草都留下了,而现在的大坝连大树也要砍伐。

 

2016年古人修渠留下的

 

2016年古人修渠留下的

 

2016年明年再来

     “看河楼看河流,看河楼上看河流,河楼千古,河千古;千佛阁千佛像,千佛阁中千佛像,佛阁万年,佛像万年”。

    这是黄河十年在黄河边的五佛寺石窟抄下来的对联。古人对河流的态度我们今天的人能理解吗?认同吗?做得到吗?

    今天,青铜峡大坝旁边建立了一座水利博览馆,那里展览了很多清代用的水法和乡规民约,讲解员特意告诉我们,在清康熙、乾隆年间都曾大拨银两兴修水利。

    从博览馆展出的照片中,我们也可看到当时水利设施颁布的制度。讲解员说:只是到了晚清由于腐败,水利设施才有所败落。

    今天呢?钱花在建大坝上的和花在修水利设施上的差距,可真不是一点半点。修建水利设施要花钱保的是河流与人的平安,建大坝发电是可能赚钱,造成的可就是生态的破坏和河流的湖泊化及一段一段的干枯。为了钱,我们却正这样对待着养育我们的河流。

    明天,黄河十年行要走近的是乌梁素海。那里可是国际重要的候鸟迁徙地。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