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八——黄河在两座大坝前  

2016-11-16 11:0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八——黄河在两座大坝前

 

汪永晨

 

    2016年8月24日黄河十年行走过黄河上两个著名的大坝,三门峡、小浪底。

    在三门峡,看过被大坝横断的黄河后,我们拍到了沒有大坝的黄河边的落日。和我们同行的学者,话剧《无政府主义者属意外死亡,左派艺术家属意中死亡》、《切·格瓦拉》、《我们走在大路上》的编剧黄纪苏说:美的想骂人。

今天,黄河上有大大小小的50多个截断大河的水坝。我去过国外很多漂亮的地质公园,黄河大峡谷完全可以跟它们媲美,但我们这些天然宝库没有得到重视,知名度也很低。像青海贵德国家级的地质公园,非常漂亮,但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如今,龙羊峡、刘家峡、三门峡这些水库和大坝已经改变了原有的黄河边的地形地貌。

 

2010鬼斧神工龙羊峡

 

2010龙羊峡水库

 

2011大自然的雕塑

 

2011拦住水的水库

 

2011这是大自然

 

2012有了大坝后的河床(宋文摄)

 

2012高山出平湖(宋文摄)

     传说当年大禹治水,来到这个地方,发现一块巨石挡在这里,于是连砍两刀,把巨石砍成三块石头,分别是人门石,神门石,鬼门石,三门峡由此得名。现在这三块石头被淹在水下。

 

2010年三门峡大坝在黄河上(拍摄于三门峡博物馆)

 

2010年已经在水里的三门峡梳妆台(拍摄于三门峡博物馆)

 

2010生态专家王建在三门峡前拍排沙

 

2010水坝前的排沙

 

2010沙在吼

2010是水库还是泥库

 

2010取自三门峡水库的水样

     2010年8月16日,黄河十年行走到三门峡水电站的大坝前,不管对这个水电站持有什么态度的人,都不能不被眼前的阵势所震惊。黄河,竟以这种形态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些照片一定不是当艺术片在拍的。可被人工“雕塑”的黄河,却用它的方式,向人们展示着它的艺术魅力。

    站在这泥沙具下的的世界,看到这泥沙的飞舞,即使是照片,也不能不让人展开想象的翅膀。而这想象,我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早已经超越了对水电本身所具有功能的认知。

    黄河委员会的专家齐璞告诉我们,空库排沙是把库区原有的蓄水排空以后利用上游洪水冲刷库区淤泥。这样不但可以输送上游来沙,还能带走一部分库区原来淤积的泥沙。所以从大坝排沙洞出来的是很稠的水。

    生态学家王建说:很多时候技术问题不难解决,难的是如何兼顾上中下游的利益?我们可以用各种办法去“规矩”黄河,但我们无法改变黄河的本性。泥沙堵在一处,在别处就会淤积;水从这边取多了,那边可取的水就少了。所以我想,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是否可以暂且不考虑如何改造黄河,而是考虑一下如何改造人类自己。是否可以减少我们的私欲,多去考虑一下生活在整个黄河流域的人?能否在关心工程建设和发电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关心一下因此带来的生态和社会问题,当然还有文化。

    2010黄河十年时,人类学家罗康隆告诉我们,从黄河入海口一直到源头,齐鲁文化、中原文化、晋商文化、蒙古文化、藏族文化依次呈现。而在黄河上建造的3000多座大大小小的水库,不知淹没了多少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了解和记录的文化。

    如今,三门峡电站大坝前那块水中的“中流砥柱”石保留了下来。很奇特的是在建坝之前的几千年里,“中流砥柱”石无论河涨河落从未淹没在水下。因此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之一。当年建坝的时候,也有人建议把中流砥柱炸掉,原因是怕它会挡住水流,影响发电。当时的总理周恩来最后批示,让这块中流砥柱幸存下来,而事实也证明它的存在并没有影响发电。

 

2011不排沙时的三门峡大坝前

 

2011三门峡大坝前成了鸟儿歇息,觅食之地

     自三门峡建成以来,一直毁誉参半。三门峡建坝之初,就遭到水利专家黄万里的反对,黄万里认为,黄河携带泥沙是天经地义的,建坝拦沙,使泥沙全部铺在了从潼关到三门峡的河道里,潼关的河道抬高,渭河成为悬河;关中平原的地下水无法排泄,田地出现盐碱化甚至沼泽化。

    果然,在三门峡建成一年后,黄万里的担心成为了事实。三门峡水电站作为新中国第一项大型水利工程,被许多人认为是一个败笔。

    不过,这举世闻名的万里黄河第一坝,现在每年入冬以后,来自西伯利亚的白天鹅就成千上万只的在这里由自在地飞翔、飘游、嬉水、觅食,安详地休养生息,三门峡也因此有了“天鹅城”的美誉。

 

2012夜色中的三门峡大坝(宋文摄)

 

2012被束缚住了的黄河

2012半辈子的研究,在半夜阐述

    2012年黄河十年行是深夜赶到的三门峡大坝上的。国家电力公司西北勘测设计院高工黄玉胜说:三门峡立项之初就遭到陕西方面的坚决反对,当时陕西不少政府官员通过多种渠道力陈此项目对陕西的影响。其中,最为显著的事件则是,在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前苏联专家提出的“高坝大库”的三门峡水利工程方案虽然被全票通过,但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坚持反对,直至生命最后。

    1958年,在三门峡工程开工一年后,陕西仍在极力反对三门峡工程。理由是:沿黄流域水土保持好就能解决黄河水患问题,无须修建三门峡工程。但三门峡工程并没有因此停止。1960年,大坝基本竣工,并开始蓄水。

    黄玉胜说,1961年下半年,陕西的担忧变成现实:15亿吨泥沙全部铺在了从潼关到三门峡的河道里,潼关的河道抬高,渭河成为悬河。关中平原的地下水无法排泄,田地出现盐碱化甚至沼泽化,粮食因此年年减产。

    黄玉胜说:三门峡水电站作为新中国第一项大型水利工程,有人说是一个败笔。但作为新中国治理黄河的第一个大工程,其探索方法、 积累经验的作用是不可小看的,丹江口、小浪底、葛洲坝、三峡等大工程都从它那里得到了极其宝贵的经验教训。但是,同样不能因此就拒绝做深刻的反思。例如决策与管理的科学性、民主性,例如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

 

2013三门峡在泄洪

    2013年7月27日,我们又是在夜色中来到了共和国成立之后,在大江大河上修建的第一座水泥钢筋大坝前。

    一路上,黄河水利史专家徐海亮先生在大巴课堂上,为一车的人指点着那里的历史与文化,过荥阳的汜水河时,徐先生说,这条北入黄河的河流旁边,有座虎牢关,是古代著名的关隘,其中有唐王朝李世民在这里的战场。

   经过巩义的伊洛河,徐海亮告诉我们:这条河的河边,就是伟大的诗圣杜甫的故乡。

   在偃师县,徐先生告诉我们,这里的二里头文化,是可以考古和文献佐证的中华第一个国家意义上的夏王朝。

   经过洛阳,徐先生讲了洛阳九朝古都和黄河的联系。

  经过渑池,徐先生讲起这里的仰韶文化,说这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标志性考古圣地。

  可是,走在今天是黄河边,如果不是徐海亮先生在给一车的人讲这些中国历史,这些中国文化,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的黄河与这里的人之间所发生的故事的。

  三门峡大坝,虽然已经让设计者看到了它的问题和带来的灾难,但它依然拦在黄河上,靠人为地在打开“开关”合上“开关”控制着黄河。

  不知道当“黄河十年行”最后一年,我们再拍它时,这里的黄河是不是还在人的掌控之中?而人的掌控,又会给黄河带来什么?

 

2016年三门峡大坝

 

2016年黄河在三门峡大坝

 

2016年 三门峡大坝前

 

2016成了水库的三门峡

 

2016年黄河流经三门峡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记录

     2016年8月24日晚上,黄河十年行到小浪底时,我们第一次接触了两位小浪底水库的管理者。他们坚定的认为小浪底水库吸取了三门峡水库的教训,加上是国外水利专家参与设计和建设,所以运行这些年抵御了洪水,输通了黄河里的沙,灌溉了农田,还发了电。他们说这些时,甚至有些慷慨激昂,显示着对职业的专住与热爱。

    不过,在我们问他们,现在小浪底水库里的瘀沙占了多少库容时,他们说不出具体的数字,但很痛快地答应帮忙查一下。

    黄河的含沙量之大,是三门峡水库修建时没有给予足够重视而成为败笔的一个原因。小浪底水库的库容是不是也超过了设计的预期,我们还需要再跟踪调查。

    不过,2010,2013年黄河十年行到河南时,郑州环保志愿者崔晟说,自从小浪底水库修建以来,上游来水量减少,平常水面宽最多不过三十几米。崔晟认为,不应该在黄河上修建大坝,要让它保持自然流淌的状态。

    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的齐璞高工,当然不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小浪底具有调水调沙的功能,可以利用人造洪峰的办法冲刷淤积的泥沙。但他也承认,现在花园口的水位比以前降低了十几米。

    2010年黃河十年行第一年时,为帮助大家了解小浪底,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尤联元给大家讲了这个水库大坝调水调沙的原理。小浪底水库大坝所在地,介于上游的山区和下游的平原之间。黄河在这里被拦腰截断,上游就形成了一个水库。如果没有水库大坝,黄河就携带泥沙直接流到下游地区,洪水危险大,河床淤积严重。水库大坝建成后可以对其进行人为调节。下游水量大的时候,为防止洪水泛滥,放下闸门拦截上游来水;下游水量小的时候,打开闸门放水。下游泥沙多的时候,打开闸门放水,利用大的水量输送泥沙;下游泥沙少的时候,可以少放点水。

    防洪和减淤是小浪底水库承担的两个最重要的任务,同时也兼具一定的发电和灌溉能力。

    水库是人工湖泊,与天然湖泊一样,避免不了泥沙淤积问题。这也是所有水库大坝工程包括小浪底和三峡工程面临的真正挑战。

    黄河十年行生态专家王建,这些年来坚持认为自然有其自身规律,人类应该遵循这种规律,小浪底建成以后调水调沙能力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且也带来一些负面效应。例如自然的江河被人为的“规范”了、移民问题、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王建认为;由于过去我们人类缺乏对大自然的认识,觉得这些水不用就白白流走了。

    其实,自然不仅仅是为了我们人类而存在的,江河也不仅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还有地球上其他的朋友。美国女科学家蕾切尔卡逊写的《寂静的春天》,说的就是春天没有鸟叫了,人会感觉到孤独。为什么大家有了钱想去旅游?就是想去看看大自然,看看大自然里那些与我们人类不同的一些其他生命生存的环境与方式。可是现在,因为我们人类需要富裕,要所谓的“发展”,就把大自然中的那些朋友给忽视了。

    2011年,黄河十年行摄影师乔乔告诉大家,那年春天,他在黄河小浪底拍鸟。可是突然而来的排沙,让正在黄河边筑巢的鸟窝倾刻间被冲走。而他跟踪拍摄的那窝正在孵化中的鸟也是只差一点点就丧命水中。那次冲走的鸟窝用乔乔的话说是不记其数。要来大水了,谁能去通知正在生产与孵化的鸟们呢。

    如今,这样的观点还是主流的:我们现在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对能源的需求越来越大,如果不建这些水电站的话,很可能就是建火电站,污染更大。

    王建则认为:我们为什么非得开源,不能节流呢?中国单位GDP能耗是发达国家的5到10倍。我们存在大量的浪费,这样的浪费是很多国家难以比拟的。

    2011年我去日本时发现,他们的厕所都有很好的节水设计,马桶上方会有一个小洗手池,洗完手后的水直接流到马桶水箱里用来冲马桶。我问在日本做生意的一些中国朋友为什么不学学人家的做法,不是很简单吗。他们说“嗨,这点儿水,我们中国人不在乎”。

    用电更是这样。我们修的这些大坝,就说紫坪埔,姑且不争论它是不是诱发了汶川地震。就说震后,它有几个发电机组不能运转了,因为如果蓄水太满,两边的山都震酥了,所以只能低水位运转。很多发电机组停在那儿,是不是浪费?花了那么多钱建了,不能用。就像我们花一万块钱买了一个功能很全的电脑,可是只用来打字,当钢笔用。电站修建前,对这些没有预先的设计与防范吗?这样的浪费,在中国可以说是太多了。大自然,大江大河在这样的浪费前,充当的只能是受害者。   

2010 黄河十年行在小浪底浪

 

2010 小浪底的排沙

 

2011 小浪底大坝不排沙时

    网上对小浪底有这样的介绍:小浪底水利枢纽是治理开发黄河的关键性工程,属国家“八五”重点项目,工程于1997年截流,2001年底竣工。小浪底位于河南洛阳以北40公里的黄河干流上,上距三门峡水库130公里,下距郑州花园口115公里,是黄河干流三门峡以下唯一能够取得较大库容的控制性工程。

    小浪底工程坝址控制流域面积69.42万平方公里,占黄河流域面积的92.3%。水库总库容126.5亿立方米,调水调沙库容10.5亿立方米,死库容75.5亿立方米,有效库容51.0亿立方米。小浪底工程的开发目标是以防洪、防凌、减淤为主,兼顾供水、灌溉和发电等。

    2012年黄河十年行时,黄玉胜和齐璞两位专家虽在三门峡问题上存有异议,但对小浪底则有些相同的看法。二人皆认为,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是黄河三门峡工程失败后的补救。小浪底工程的设计和调度仍然充分汲取了三门峡工程的经验教训。

 

2016年小浪底在雾中

 

2016年小浪底大坝前

 

2016年小浪底也成了鸟的家园

    小浪底的功过是非人们还在争论着。可2016年8月25日,黄河十年行来到郑州花园口,看到这里的黄河几乎快没水了,干了,河床里长了草,河床里长了大树,河床里盖了房子。

    花园口的变化,黄河十年行已经记录了七年,可以用这样的形容:变化太大了。这和小浪底在花园口上游被大坝截断有没有关系,还有待专家出来说话。黄河十年行拍的,只是七年来一年年眼前看到的黄河在花园口。

 

2010花园口

 

2011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1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2郑州花园口的黄河河床干枯裸露,黄沙遍野,已失去了泛滥的资本(雷东军摄)

 

2012在被治理中的水位

 

2012大风中的黄河花园口

 

2013花园口河边

 

2014黄河在花园口

 

2014繁忙的黄河河道

 

2016年花园口看过去是黄河大桥

 

2016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6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花园口

     黄河这样的变化,在黄河十年行的记录中,可以说是惊人的。不过,我们还没有找到专家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花园口,在中国人的心里是有伤的。花园口决堤,又称花园口事件、花园口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与文夕大火(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史称花园口决堤。

    花园口决堤后,如脱僵野马,奔泻而下的黄河水,卷起滔天巨浪,历时4天4夜,由西向东奔泄的河水冲断了陇海铁路,浩浩荡荡向豫东南流去。淹没了中牟、 尉氏、扶沟、西华、淮阳等地,又经颍河、西淝河,注入蚌埠上游的淮河,淹没了淮河的堤岸 ,冲断了蚌埠附近的淮河铁路大桥。蚌埠向北经曹老集至宿县,也都成了一片汪洋。据不完全统计,河南民宅被冲毁140万余家,淹没耕地800余万亩,安徽、江苏耕地被淹没1100余万亩,,倾家荡产者达480万人。89余万老百姓猝不及防,葬身鱼腹,上千万人流离失所,并且造成了此后连年灾害的黄泛区这是蒋介石根本没料到的后果。

    河南省档案馆的记载死亡人数为89万人,受灾人口的高达1,200万人, 花园口决堤事件给黄河下游豫(河南)、皖(安徽)和江苏等地的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网上有这样一段故事:6月9 日的晌午,太阳当空,晴朗无比。邻村有一家人到我们村娶新娘,喇叭声脆,花轿耀眼,引得我立在村头观看。忽然觉得脚下颤动,接着隐约听到闷雷样的嗡嗡声由远及近,震得耳膜发麻,不多时洪水就涌了过来。开始水流很急,水量不是很大,浑浊的黄水像长蛇一样嗖嗖前行,淹过了抬轿的两个壮汉的膝盖,几分钟的工夫水就涨到齐腰深。我看到抬亲的男人将花轿高高举过头顶,踉踉跄跄地抬着新娘子走。没过多久,大水呼啸着冲下来,几米高的浪头跳起来,将花轿卷得无踪无影。

    村里人像炸窝了一样四处躲水,可洪水来势凶猛,我的姑姑住在下面的村子里,一家7口人眨眼间就被黄河水卷走了……

 

2016年农民修的历史旧址

 

2016年农民为在历史人物立碑

 

2016年农民用自己的方式留住历史

 

    2016年黄河人家

   黄河人家的苗德中,是黄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小浪底的一户家。苗德中也是小浪底的水库移民。前些年黄河十年行到他家,他都在忙着自家的农家乐。这些年,他们饭店交给孩子了,时不时的自己会和老婆一块出去旅游,到处去看。

    2016年到老苗家又有了新情况,他把家对面的院子做了个当地历史人物纪念地,为的是让年轻人记住打江山的英雄们。所有的费用都是他自己的。农民有了钱,开始做这样的事,在我们黄河十年行的记录中,老苗是第一个。

 

2010在苗德中家大村下采访小浪底移民村的村民

 

2011老苗家门前大树下他给我们讲村里的变化

 

2012年苗德中给我们比划:你们2010,2011采访时的那棵大树被砍了

 

                                   2012年苗德中亲家杨平花的家被拆了

 

 2014年大树和房子被都砍了,被平了

 

2014年那是你们第一年来的大树那儿

 

 2014年的黄河人家

    2014年苗德中告诉我们,小浪底排沙每年常规都是6月19号开始调水,调到7月1号开始排沙,7月10号结束。每年就排一次。今年水库缺水,下面干旱,今年6月19 号都没有开始调水,一直到7月1号才开始调水,到7月5号才开始排沙。排到7月9号就结束了。今年水少,天比较旱,一般排水时间,水库里面没有水。每年调水都是先把水泻光,然后再排沙。 

     2014年我们问苗德中,小浪底水库是不是也有寿命年限?他说,肯定有。现在小浪底水库的库低淤积的沙子越来越高。过去调一调沙就在中心码头,现在是水一放,泥沙直接出来了。水库排沙也是为了把水库里面的沙子往下游排,但是再怎么排也排不干净。将来这个库肯定要报废,要是按照现在的速度,那就是十几年的时间。

      关于水库的寿命,显然当地农民的说法和小浪底管理人员说的不一样。

      2014年,我们问苗德中现在的生意比以前好吗?苗德中说,生意不如往年。因为反腐对餐饮住宿影响很大。现在官员吃饭都在小食堂,人家不来这个地方吃了。现在公家单位回去不好报销,就少吃点。以前即使淡季,也能正常运转,现在正常运转都有问题。

     苗德中说:现在是淡季,正常情况下,我一天的费用大概在两千块钱。十几个人,连工资,带其他,一个月下来多的能到10万,少的也有5万。 

    苗德中说:黄河人家是股份制,我是管理者,也是经营者。现在我们村已经没有农业收入了。山上的房子全部都拆光了。原来山上的房子全平成了地,政府给了承包商,他们平了地,我们谁想租再租。就是移民都搬到40公里以外了,要来这种地也不容易。但我们要租,有优先权。

    2016年,我们问苗德中,你们租山上的地有人去种了吗?老苗说:现在谁还种地呀,承包商一年定期给我们20万斤麦子,那个地其实也荒在那儿呢?至于他们怎么给我们那是他们的事。按合同,承包我们地的企业承包了30年。

    地不种还给人麦子,水电站办事就是新鲜事多。苗德中说,当年为乡亲们争这块地,他是寸土不让来着。

 

2014年玩儿手机也是现在老苗生活中不可缺少的

      苗德中说:“去年你们来时,我不在,我带全家旅游去了。现在农民条件好了,前几天,我的孩子们去青岛、日照刚回来。”

    苗德中也六十多岁了,2014年,2015年都是自己开着小面包车带我们上到山顶看小浪底 水库的。

 

2014年黄河十年行来小浪底大坝已经是第五次了,不过站在这个角度拍小浪底大坝只是第一次。

 

2014年苗德中玩儿手机

 

2014年苗德中接受黄河十年行的采访

    2014年我们问老苗,你觉得小浪底发电是不是应该给你们这些移民一些股份或补偿。老苗说,我说要给就能给吗?就是给了补偿也到不到老百姓那儿,政府还缺钱呢。现在我们的镇政府外债都是几百万。人家搞形象工程,比方说墙上刷涂料、创建卫生城市,那都是钱。形象工程花了大量的钱,包工队的钱都还不上。

    我们问,你觉得创卫的工程是不是把你们这儿弄得漂亮点?老苗说:实际上这个治标不治本,不解决根本问题。就是“表面光,驴粪蛋”。

    水电移民苗德中因为精明能干,一个黄河人家让他一家人走上了小康之路。但是他还是认为这个库早晚是要报废的。报废了以后,他的靠大坝游为主要客源的黄河人家怎么办,他不能不谋划。我们邀请苗德中有时间和一起走黄河,他说很有兴趣,说你们要告诉我,我一定参加。

 

2014年黄河十年行在黄河人家

    2016年苗德中除了在自家院子对面建了历史人物纪念地,黄河人家的农家乐也不管了,让孩子们管理。用他的话说:我只是参与,参与,因为还有事要做。 做什么呢?移民纪念册。

    目前,老苗已经拍了七、八万张照片,每个村民照一张,把他的出生时间,个人简历,爱好,写出来建立一个微信群,再发给本人审核。名字对不对,出生时间对不对,简历对不对。你认为我写的不适合,你再把你的简历给我发来,我再给你改。大概有两千个移民。

    老苗说,如今按户已经做了90%户了。按人也已经70%多,因为大部分人在外面打工,现在都有微信,直接发微信就行了。

    我们和老苗说,人家都是写家谱,你是在写村谱。

    老苗说:相当于村志。

    我们说:村志,很大的工程呀。

    老苗说:我计划三年时间完成,这都一年半,今年年底把这个资料收齐,现在有微信要快一点。只是大多都是用手机拍的,像素不行。我现在尽量要求他们用相机拍。也有好多人给我提建议,拍全家福什么的。我说要是搞的复杂了,有好多家不适应。就每户一页吧。

    我们问老苗,有人帮你一起做吗?他说,就我一人做,靠一种精神就能做。

    同行的社会学家黄纪苏说:您可以当一个民间的司马迁,民间的历史学家。

    老苗赶忙说:文化太低了,现在也在找退休教师请他们帮忙看看我整理搜集的。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苗德中家

     从一个农民到水电移民,然后开了一个饭馆,挣了钱开始搞饮食文化,再建历史人物纪念地,再为一个村子的水电移民写村志。六十多岁的苗德中是新时代的农民,也是水电移民的一个典范。黄河十年行会继续跟踪这户有意思的人家,这位有意思的人。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花园口

 

2016年花园口的小饭馆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花园口时赶上了大暴雨。雨真大,迅速淹了马路,大水冲入我们吃中饭的小饭馆。女老板无奈地说,她家的小饭馆今年已经是第五次被淹了。

     离开花园口,黄河十年行雨中直奔黄河向大地最后吻别的地方,山东东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