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三——羊倌带我们走进永泰古城  

2016-11-09 09:5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三——羊倌带我们走进永泰古城

 

汪永晨文图

 

 

     2016年8月19日,黄河十年行离开兰州走向宁夏的中卫。

     今天,2016年黄河十年行队伍中加入了一位重量级的社会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黄纪苏。黄纪苏现任《国际社会科学杂志》副主编。著有剧本《无政府主义者属意外死亡,左派艺术家属意中死亡》、《切·格瓦拉》、《我们走在大路上》、《猫和老鼠的故事》等。他的加入,无疑对我们从社会学的角度审视黄河沿岸的自然与人,自然与社会有了更深入的解读,和更专业的记录。

2011大山被种成了这样

 

2011是种树,还是种“数”

 

2011大山的本色和人为“涂”上的色彩

 

2016年对大山的修理

 

2016大山在沙化中

 

2015年有多少黄河水能在大山上这样的喷

    兰州机场路,黄河十年行几乎每年都要路过。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跟踪拍那里的种大山。前些年这些种的“树”还有写着“记者林”、“市长林”的牌子,现在都没有了。

    2011年黄河十年行的生态专家王海滨说,为了给路过机场高速公路两旁的客人留下好印象,很多单位包片植树,将一片片四季常绿的针叶林种植在道路两侧的山上。其实这些针叶林并不是本土植物,要靠大量的浇水来维持。本土植物长期生长在本地,形成了一层生态保护壳,一旦外来物种代替本地物种,就会随之破坏这层保护壳。本地植物难以生长,外来植物一旦供水接济不上死去,就会造成地表裸露。

    对此,黄河十年行的领队赵连石也说:植物的驯化需要几代甚至几十代的时间,本地植物是最好的选择。以外来物种来代替本土物种,可能导致当地生态系统发生混乱。

    黄河十年行中听到生态学家的这番话,我想以后再和兰州人说起这片山时,一定要把专家的观点,专家的理论依据,告诉更多的当地人,特别是决策者。

 

2011黄色,绿色共同装扮了这片大山

 

2011大地的色块

     同样是种大山,循化大山里被我们称为山民的当地老乡,他们种出的是大山的色块,像艺术作品。而自认为有文化,有钱的人,为什么就把大山种出的模样这么惨。

    大巴课堂上,看到这样不同的对大山的保护,同行者说:有关部门是好心办坏事!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做法,既破坏了生态,又破坏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形象,何必如此呢?

    这些年每当黄河十年行到了兰州,带着遗憾我们也和当地人探讨过。可是除了兰州的民间环保组织绿驼铃的几位朋友对此也有质疑以外,兰州人大多都说:种还是比不种好。

    8月19日离开兰州后,黄河十年行向银川走去。路上同行的南方周末记者王轶庶建议我们绕道十公里去探访永泰古城。王轶庶说,不论是文化还是生态,这个古城可都有故事可讲。

 

2016年这里拍过电影

 

2016年我们在记录

 

2016年荒漠中的古城

 

2016年穿着羊氆的羊倌

 

2016年牧归

   把我们带进古城的是一群羊和这位羊倌。我们边拍照,边和穿着羊氆披肩赶着600多只羊的羊倌进了古城。

    今天的古城里,除了有比较完整的古城墙外,就是一圈土墙断垣和旧屋的残壁。从那依稀还有模样的城门楼子看,当年固守,这里是有一定的防御能力的。

 

2016年正在维修中的城墙

 

2016年没有人住的老房子

    永泰在甘肃景泰县寺滩乡,修筑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是明政府为防御北方的少数民族入侵而修建的。建成后即成为军事要塞,兰州参将就驻扎在这个城堡内。当时,城内驻有士兵2000多人,马队500人,附属设有火药场、草料场、磨坊、马场等机构。

    城墙上有炮台12座、城楼4座,城下有瓮城、护城河,城南北两侧分别指向兰州和长城方向建有绵延数十里的烽火台。如此完备的设计,堪称中国古代军事要塞教科书式的典范之作。

 

2016年土城墙

 

2016年城门

 

2016年城墙残壁

 

2016年古城里

    古城城围周长1.7公里,城围有护城河。古城四面有4个瓮城,形似龟的肩足,保存尚好,只是瓮城上的建筑已不存在。护城河也不见踪影。

城墙由黄土夯筑而成,墙高12米,城基厚6米,占地面积318亩。整个城平面呈椭圆形,城门向南开,外筑甬门,外门叫“永宁门”,内门叫“永泰门”,门稍偏西,形似龟头。四面筑有瓮城,形似龟爪。城北有5座烽火台渐次远去,形似龟尾。

城周有护城河,宽约6米,深约1至2.5米。整个城池形状酷似乌龟,故名“龟城”。

 

永泰古城  网上照片

    城内有军事机构,察院一条街,城墙内边修有马道,围城墙一周,城墙上有射击垛口,城南有太极圆池(汲海、涝池);

    可是,今天走进去,没有人讲解,是看不出什么是什么的。

 

2016年空中有鸟飞过

 

2016年洞

 

2016年圈

 

2016年草

 

2016年门

   

    2016年屋

       网上介绍说,目前这些军事设施痕迹尚存,除了居民为通行方便和取土造房而拆落的部分城墙,还完整地保存着大部分城墙、城门,城内还保留着两座清代民居,以及一所建于民国时期的小学。上世纪50年代村里还有30多个姓,1300多人,那时城外的草原和树木还相当繁茂,不似现在荒滩戈壁的面貌。

 

2016年古城里干干净净

 

2016年老戏台

 

2016年保存尚完整

 

2016年老样式依存

 

2016年还有当年的遗风

 

2016年一眼望去可遥想过去

 

2016年老小学 杨剑坤拍摄

 

2016年今天老小学里的孩子 杨剑坤拍摄

    网上有文说:永泰说是古城,其实就是一个自然村。南依老虎山,东北接永泰川,西临大砂河的永泰古城,虽然一度为河西走廊东端门户,但最近几十年,已经濒临灭顶之灾。这和生态遭破坏有着极大的关系。

    1953国家开始大规模搞建设,后来又是破四旧立四新。到了1958年,全国开始大炼钢铁,永泰城里100多棵大树被尽数砍伐,城里明清时期的庙宇高楼,也被一拆而空……

    有人从景泰县城出发,尽管已经到了3月底,枯黄的土地上却没有一点生机,一阵大风过后,黄土卷起的烟尘弥漫在田野里。我们黄河十年行走到这,拍到了一片风电的大架子。可见这里的风能资源是丰富的。

 

2016年古城外的风能发电

    由于连年干旱,生活在城里的居民为了谋求生计,都已经陆续搬迁离去,解放初期的1000户人家,已大衰减,据说还有80几户。  

    昔日,城外的草原和树木相当繁茂。今天墙外如荒滩戈壁。昔日,城内“酒肆商行,旗幌昭然;茶亭饭馆,四时飘香”今天繁华不复存在。

    网上还有记载,永泰古城周围近几十年来生态恶化严重,水资源匮乏、土地沙化和盐渍化、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不断恶化的环境迫使城中的居民不得不向外界转移

    我们在古城里听到的是“连年干旱之后,村里的年轻人搬到有水的地方去住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2016年老爷子抱孩子

 

2016年等

     有人采访过今年63岁的李崇仁是永泰小学校长。采访中得知前几年他退休后,担当起了文保员和旅游宣传员。

    李崇仁是永泰古城的老住户。记者采访他时他说,他小的时候,永泰城内有许多古树名木,城墙外面有护城河,城后面的松山上还是大森林,当时人们还在山上砍柴。几乎最近20年时间,山上的树也被砍完了,再后来由于连年干旱,树也没再长起来。

    依李崇仁的记忆中,古城变化最大的是气候。“这几年从9月份开始,直到第二年5月份,几乎是大风不断,近年来风沙更严重了。”记者采访李崇仁时他还说:“小时候永泰城的风沙从没这么大。其次是雨水少了,我小时候古城雨水好,村里种的庄稼能长一胳膊长。近年来几乎不见雨,种的庄稼只有一尺高。”

    大约8年前,政府将黄河水用水渠引到了离古城10公里的地方,并鼓励古城的人们搬迁到水渠边的移民点居住,几年间许多人陆续搬走。

 

2016年渴了

 

2016年羊进城了

 

2016年羊拐弯呢

 

2016年羊在路上

 

2016年羊回家

 

2016年指挥

 

2016年溜边

 

2016年好奇

 

2016年看我吗

    8月19日我们随羊走进古城时,正是一群一群羊回家的时候。一群羊少则400、500,多则600、700只,随便走进一家,屋里屋外干干净净。

     一户小院内小童在洗脚,奶奶在做饭,炒那盘地三鲜菜的是电炉,煮饭的是煤气灶。女主人说他们是靠天吃饭。

 

2016年院里的娃

 

2016年难得见的村娃洗脚

 

2016年煤气灶沙菜

 

2016年打工是挣个零花钱

    路上遇到一位妇女,她说自己在兰州打工。村里地也种着,收成好时一亩地打200多斤粮食。

    这位妇女告诉我们,现在古城里家家养猪,过年时杀大猪。生活不错。政府现在给他们退耕还牧的钱。新农合,养老保险让他们生活过得也算踏实。打工是挣个零花钱。

     一个站在院门口的小姑娘两岁多吧,我蹲下来问她,吃晚饭了吗?她想了想说:饱了。

 

2016年饱了

    饱了!古城的生活用我们今天的眼光看是不富裕的,但干干净净、安安静静。这或许不是我们要的生活,但不代表就也不是他们要的生活。

我们进古城时,城墙边有几个人在做着修复城墙的活。路边有一个大牌子画的是整修图。看来是在为旅游做着准备,因为凭古城里现有的这些人,要发展别的也不太可能。

明年黄河十年行再来时,古城里还会有人住吗?希望能找到真懂古城的人给我们讲讲。

 

2016年看去年黄河十年行在他家拍的照片

    2010年黄河十年行第一年时,在沙坡头景区的路口,我们和一位正拉游客胸前挂着农家乐导游的农家乐旅店老板聊了一会儿,决定把他家定为“黄河十年行”十户定点跟踪的人家。七年走黄河,他是黄河十年行跟踪采访的十户人家中,最乐观,生活得挺知足的一户人家的男主人。

    他叫张希科,47岁,从小就生活在中卫市迎水镇鸣钟村,人称“张石头”。原由是他竟能与石头“对话”。2010年时,家里夫妻两人加两个孩子一共四口人,儿子在景区开沙漠越野车,女儿在上高中。

    早先,张希科和这里的其他农民一样,以在黄河边种地为生。这里处于沙漠地带,原本可耕种的土地很少,后来有人尝试引水到沙地里种地。张希科发现,自己在沙地里竟是种什么长什么。

    沙坡头旅游发展起来以后,村子搬迁,张希科和妻子两人白手起家办起了农家乐。后来沙坡头水利枢纽建设,村子再次搬迁,他们一家所得的补偿是一亩改造了的沙地,当时的补偿一亩地只给1000元,一亩果园给10000元。

    张希科没有报怨,而是靠苦干,没多久就盖了更大的房子,继续做他们的农家乐。我们和他聊时,他一直得意地说:我只要种,沙漠里什么都能长。

    2010年,他们的农家乐年收入为4,5万块钱,2010年,张希科的目标是挣到10万块。

    2001年,我们问张希科,现在最让他烦恼的是什么?他说,现在最让他们苦恼的是政府对农家乐的宣传力度不够,他们自己又不会利用网络宣传。旅游公司也不太愿意跟他们合作,基本都把游客拉到景区里的酒店住。

    张希科说,自己并没有因此放弃努力。他和村子里做农家乐的老板几乎每天都要碰一次头,召开会议,强调每家都要维护好沙坡头农家乐的品牌,不能做对游客不好的事情。

    张希科说:我们这儿的农民对沙坡头旅游的发展,有着很强的品牌意识和环境保护的意识。政府如果能利用好农民的积极性,这对景区的保护无疑是很有帮助的。 

 

2010 张家的葡萄

    2011年,“黄河十年行”再次夜宿中卫迎水镇鸣钟村张希科家的农家院。

    央视记者李路看张希科穿着白袜子,带着蓝脖套,问他为什么这身打扮。

    老张说:这样靓呗!谁都喜欢靓。张希科还把脖子上脖套戴来戴去,边比划着边说:又能挡沙,又是装饰,来这旅游的人都喜欢,十块钱一个,自己也就买一个戴了。

    2011“黄河十年行”采访张希科时,他显得异常兴奋。他说2011年农家乐的目标已接近实现,收入马上就到10万元了。

 

2011沙漠里的农民

 

2011沙漠里长的葡萄

 

2011穿着白袜子,戴着脖套的农民

 

2011瓜棚豆架下的早餐

     2011年让张希科高兴的事,还不止这一桩,今年,儿子结婚了。张希科邀请“黄河十年行”的一行人去儿子的新房看婚礼当天的录像,场面很喜庆。

    新娘子陪嫁品里有一台电脑,张希科就请人为自家的农家乐做了一个网站,只是网站还没有备案,尚不能运行。

 

2011老两口和小两口

     儿子结婚之后,就没再去景区开车,和儿媳妇都留在家里帮忙。

    女儿今年参加高考,差四分没有过本科线,女儿决定复读一年,一定要读个好一点的大学,去看外面的世界。

 

2012当了姥爷的张希科

 

         2012张家的全家福

    2012 “黄河十年行” 一行从景泰出来前往宁夏中卫,走进了张希科家。2011年到我们来时他说靠旅游家里的收入有个七、八万,明年要突破十万。这次我们问张希科家里的收入突破到十万了吗?他笑得合不拢嘴地说:有了15万呢。

2012年家里又建了几间新房,总共有了18间。除自己和家人宽宽敞敞地住之外,其他都是农家小旅馆。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可以座4桌游人.

    和2012年我们来时相比,2013年小院的北厢花5万元,又修了一个铝合金的小客厅,可以接待2-3桌客人。用张希科的话说:如果刮风下雨,天气不好,就去客厅。天气好客人就在这个绿色小院中休息、就餐。

 

 2013葡萄给他们一家带来了财富和幸福

 

2013沙漠里能长出这样的葡萄

     2013年“黄河十年行”到张家的前一天,是他家葡萄园2013年正式开园。更有意思的是,张希科说昨天晚上他做梦,梦到”黄河十年行”一大队人到他家了,早上还和媳妇说起来,说摘些葡萄和西瓜,哪想到我们就真的来了。

    我们在张希科家时,院子里的燕子和麻雀飞来飞去,我们好奇地问他,你家怎么有这么多小鸟,它们不吃你的水果吗?

    张希科说,都是为了生存,小鸟也不容易。有小鸟是我家的福气.有小鸟吃的,才有我吃的。我不会驱赶他们,即使它们吃我的葡萄,它们能吃多少?我不会伤害他们,这些鸟儿,你伤害了它,既可怜,它们还会报复你的。

   2013年和每年来一样,张希科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女儿终于也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我们问她毕业后会回来吗?她说我总是要有我自己的追求和生活吧,不会回家来的。

 

2013张希科全家

   2015年黄河十年行到张希科家时,他很得意的是家里的收入已经超过二十万。小院也又扩大 了。

    2016年,黄河十年行到张希科家里天已经完全黑了。不过他家的后院又盖起了一排房,够我们19人住。

    这里可以随便盖房子吗,我们中有人问张希科。他说政府开头是放开让盖的, 今年又不主张盖,但也禁不住。说的是农民盖房不按条约盖的,政府就不让盖。

现在这的农民都靠旅游吃饭,谁家不想多拉几个客呢。现在,光是在他家周边就有七十多户农家乐。

     我们问张希科,今年家里的收入又突破了多少万。

     张希科说今年我看下降了一下,截止到目前我计划是10万块钱,几乎已经完成了。主要现在住的人少,吃一顿饭。今年住宿率高了,房价提不上去,因为太多了,城市里面的酒店也多。很多人还是要回酒店去住。

     我们问房价为什么低了呢?

     张希科说:因为市场行情不行,游客倒是多了,消费水平稍微低了一下。开发票的,公款吃喝是坚决除完了。前些年来吃住的,发票老不够用。

    乐观的张希科好像也知道了记者采访的套路,他笑着告诉我们,今年家里的变化是又添了一个小孙女,非常健康,非常活泼,我非常爱她。虽然没有孙子没关系,我都非常想得开。

    张希科说:女儿大学毕业了 工作是到处都可以找到,就在工资上面看适合不适合她了。要来在一个大公司干,没多久就让她辞了,不过又找到她喜欢的了,明天就要去正式上班的这个工厂,一个月给她四、五千块,还是连保险都买完了。

    张希科说:我已经退居二线了,事业是儿子的了,他不干没办法。我给他铺这条路也不容易,他要不干的话我也是无能为力了,我也知足了

    我们问张希科:今年有的地方大旱,有的地方大涝,你们这呢?

    张希科说:咱们这个地方今年还算可以,说旱也不太旱,涝也不太涝,今年还下了几场雨 ,比去年还好一些。

    我记得去年黄河十年行来时,当地人都说政府会统一管起农家乐来。

    张希科说也就最近这一、两年吧,说不定明年就要整体规划,因为新的旅游区大门,接待处,旅游新镇已经建好了,我们的农家乐已经包括在景区里面,。说不定明年我们已经到景区里面了,但是具体的政策还没有下来,可能要统一规范化管理

    整体规划以后你担心什么吗?我们问张希科

    张希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政府他应该让农民得到甜头,要过好日子,他不可能让农民挣不到钱吧,我相信政府。

    我儿子现在养了三十多只鸽子,他的爱好,也是一道风景,有时候客人来了宰两只吃。

 

2016年摘葡萄

 

2016年给你们带上

 

2016拿到景区去卖一会儿这一箱就能卖完

 

2016年儿子当家了

   在张希科家住的那个晚上他告诉我们,家里有几个标间,可以洗澡,城里人住没有洗澡的人家不住。

    第二天早上,张希科又接到电话要去接旅游团,临走他嘱咐老婆,给黄河十年行带上葡萄。

    大环境的变化,也会影响到这沙漠里的农家乐。反腐让农家乐的发票剩下了,没用了。黄河十年行记录的这些小变化,是中国改革开发中不应忘记的角落。

    再出发,我们就要到腾格里沙漠了,那里因我们的采访,因习近平的指示,有的可是大大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