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永晨的博客

 
 
 

日志

 
 

穿越南极航线之九——冰川前的生命特征  

2017-03-30 06:1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南极航线之九——冰川前的生命特征

 

汪永晨文图

 

    整个南极大陆被一个巨大的冰盖所覆盖,平均海拔为2350米。

    不过,千万别以为冷就只有冰天雪地。南极动物截止到2009年共发现约150种。包括我们看到的那么多不同模样的企鹅。

    2017年1月14日,在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区南极洲内,我们穿行在雨中蓝蓝的冰川群中。一会儿乘坐冲锋艇近距离走在冰川前,一会儿直接触摸到千姿百态的,蓝让人以为是进了童话世界的冰川。正像上一篇我说的,雨水打湿了我们的脸,但既使睁眼都费力,用各种方式把冰川留住,在眼里,在心里,在镜头中的热情,还是雄雄地燃烧着每一个站在冰川中,站在冰川前的我们。

 

大冰块与我们的船擦肩而过(点睛拍摄)

 

海狮的爱

 

海狮的日常生活

     就在我们坐冲锋艇去了两趟冰川回到船上暖和时,一刻也不想放弃在冰川前拍照,仍在甲板上的人闹起了一阵小骚动。

    原来,一个躺满了海狮的小岛出现在我们眼前。这群扒着的,爬着的海狮,在礁石上那叫一个舒服,那叫一个欢实,让一船的人不顾还穿着刚刚冰川前打透的衣服,还有冻得冰凉的手湿脚湿,冲出屋子的,跑上甲板的,再次揣起相机,哒哒地拍开了。

    一通“扫射”后,船继续前行,躺着海狮的礁石慢慢地,慢慢地看不见了。

    站在甲板上,我沉浸在我的镜头里拍到了冰川小岛上一堆海狮的兴奋中。在冰川前拍野生动物,和在陆地上,在森林里拍它们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深爱大自然的人和满足于到此一游的人,看到野生动物时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

    冰川前,海狮看不见了,人们又回到了船舱,雨还在下,风还在刮,船还继续在冰水中前行。在大自然面前永远看也看不够的我,留在了甲板上继续感悟着眼前的自然。

    突然,眼前的海水里又有了动静。我屏住呼吸,把镜头瞄准了那里。

 

是什么?

 

一群呀

 

跳出来啦

 

玩中的海豚

 

船边的海豚

     这一动静来得太突然,激动得我来不及把相机调到连拍,只是一个劲地按快门。直到我的视线里再也没有了它们。

    我兴奋地问旁边的人:拍到了吗?拍到了吗?

    有的人说,哎呀呀,相机刚刚在冰川前淋了雨,关键时怎么也按不动了;有的人说:手机镜头“打”不远,反应没那么快,拍不到呀!

    这次,我的反应和相机都跟上了趟儿,把正在南极海冰中几次冲出水面并排的,前后脚嬉浪的海豚记录在了我的相机中。成了载有71位探险者的skorpio三号船上唯一拍到海豚的幸运者。

    对于我这个业余生态摄影爱好者来说,平时觉得索尼6300相机还行,可真拍生活中的野生动物,特别是在冰川前,在雨中拍南极海中狂游着的海豚时,我的相机就显得太不够用了。以至于在甲板上时,我并不能十分肯定我拍到的就是海豚。

    举着相机,我冲进了驾驶舱,会讲英文的船上新闻发言人菲力普指着驾驶舱墙上的照片告诉我:你拍到的是生活在南极的海豚。

 

船长室里挂着的海豚图

 

驾驶舱里的船长看到我拍的海豚笑了

     我后到海豚的吃中饭前,我听到船上一帮同行的美国人在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刚才有人拍到海豚了!刚才船上有人拍到海豚了……

    碰到有人在说这些时,我会立刻把相机里拍到的海豚找出来,放大,一通“显摆",与同行人一起分享一群海豚跳着浪花与我们的船“并肩”逐浪同行。那一刻真是得意呀,高兴呀。

 

船上两位年近九十的美国老人年也看到了海豚

 

一起拍张照吧

 

拍到海豚后的船上

 

我们的船继续在冰中穿行

 

一排冰的颜色也不同

 

冰川上的玩

 

起步 (汪永基拍摄)

 

飞起来(汪永基拍摄)

 

比翼(汪永基拍摄)

 

站的高看得远(汪永基拍摄)

    南极,四周濒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

    南极界包括南极大陆及附近岛屿,位于南纬50°~60°以南。世界陆栖动物区划中面积最小的一界。此界气候酷寒,常有狂风暴雪,有“世界风极”之称。   

    我们在那时,风大倒没吓着我们,雨密却让我们感受到了冰川与气候的关系。不过,正像前面我已经写过的,生活在船上的船长妈妈说:我先生生前曾说过,没有南极的雨,哪有冰川呀。

    南极界缺少陆栖脊椎动物,只有一些生活于海洋但也见于海岸的种类,种类组成贫乏。哺乳动物中以海豹为主,如象海豹、豹形海豹及海狮等。

    南极水中有:磷虾、海藻、珊瑚、海星、海绵、鲸、海豚和各种鱼类.

    陆上:海鸟、海豹、海狗、海狮。

    海豹是哺乳动物。有一层厚的皮下脂肪保暖,并提供食物储备,产生浮力。海狮、海象是海豹的近亲。

    海豹主要分布在寒冷的两极海域,南极海豹生活在南极冰源。

北极地区的海豹种类(7种)比南极(4种)的要多一些。

 

搂着

 

藏着

 

吃着

 

一大家子  

 

玩着

 

亲着(汪永基拍摄)

 

护着

 

挤在一条缝里

     在智利南极大及区南极洲时,除了在火地岛和麦哲伦岛上看到的大群大群的企鹅以外,海狮差不多是我们此行见到的最多的野生动物。而企鹅和海狮相互间的亲昵,动作的花样翻新,真的让人是看也看不够。搂着,亲着,背着,抱着,它们的花样别提多多了。

    看到这群海狮时,那么多的它们挤在一条岩石缝里。为什么?暖和?亲不够,偷着吃,有孩儿了,哺乳?

    大自然中的新鲜事,对我们人来说是好玩,是有意思对它们来说,一定是有意图,有目的。那一刻,真想与它们沟通,问一问。

    记得2011年我在秘鲁的亚马孙河里观察亚马孙豚时,船上的生物学家就能分出水中的亚马孙豚是在赶路,是在吃食,还是在玩耍。

    那次,在三个小时里,我们见到的亚马孙豚数到了60多头。全世界一共有5种淡水豚,除了亚马孙豚以外,还有恒河豚,红河豚,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再有就是我们长江里生活在湖北的宜昌到江苏江阴的白鳍豚。

    非常遗憾的是,2006年全世界6个国家的项级的海洋生态学家,在长江里找了38天,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观测仪器,却一头也没有见到。以至于2007年,美国《科学》杂志上有文章写到:白鳍豚作为种群消失了。

    海豹除产仔、休息和换毛季节需到冰上、沙滩或岩礁上之外,其余时间都在海中游泳、取食或嬉戏。繁殖期不集群,仔兽出生后,组成家庭群,哺乳期过后,家庭群结束。

    海豹食量很大,一头60~70kg重的海豹,一天要吃7~8kg鱼。

    海豹的游泳本领很强,速度可达每小时27公里,同时又善潜水,一般可潜100米左右,南极海域中的威德尔海豹则能潜到600多米深,持续43分钟。

    海豹社会实行“一夫多妻”制。雄海豹拥有妻室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是依据该海豹的体质状况而定。

    在发情期,雄海豹便开始追逐雌海豹。战斗结束,胜利者便和母海豹一起下水,在水中交配,而其它海豹只能以失败而告终,继续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妻子”。

    海豹育儿必须到陆上或冰上来。海豹的发情期在12月,妊娠时间为9个月,幼崽出生在次年11月初,平均每次生产一只小海豹。小海豹生长到4~6周时断奶。雌、雄性海豹均2~4年性成熟。

 

飞过冰川

 

冰川旁的家

 

飞离森林飞向冰川 (汪永基拍摄)

 

它生活在极地(汪永基拍摄)

 

它在等待谁 扑向谁(汪永基拍摄)

     南极鸟类已发现80多种,其中10余种是在南极洲繁殖的。最著名的为皇企鹅、 南极企鹅等,还有黄蹼洋海燕、蓝眼鸬鹚、环头燕鸥等。

    在螨类和无翅昆虫中,有一些极端耐寒的种类出现于海岸的一些避难地中。

    在南极发现的鸟中,有36种海鸟在南极地区哺育后代,其中主要是企鹅、信天翁和海燕。这些鸟大部分终生生活在南极地区。

    南极贼鸥的“贼性”从小已见端倪。它们通常会一次诞下两只蛋,先孵出的占有绝对优势。它们从不会孔融让梨。

    由于贼鸥鸟巢常筑在企鹅鸟巢附近。雏鸟的另一个威胁是误给企鹅踩死。不过,前几天我们在企鹅岛上看、拍麦哲伦企鹅时,它们之间的和平共处,让我们看到的可是一片祥和。

    南极地区海洋飞鸟的种类稀少,但数量却相当可观,约有6500万只,其中南极的信天翁类约有3900万只;海燕有19种,约1100万只。如果加上企鹅,海鸟总数更是多得惊人,约1.78亿只。

    据世界著名海鸟学家估算,全世界的海鸟约有10亿只之多,仅南极地区的海鸟就占世界海鸟总数的18%,因此,南极地区堪称为飞鸟天地。

 

家(汪永基拍摄)

 

找食去(汪永基拍摄)

见到了食物(汪永基拍摄)

 

集体出洞(汪永基拍摄)

     南极地区的海鸟主要以磷虾为食,也食用乌贼和鱼类等海洋生物,在南大洋海洋生态系中起着重要作用。每年要消耗约4000万吨海洋生物。由于鸟类在南极海洋食物链中起着重要作用,因此早已成为南极海洋生态系研究的对象之一。

 

冰川前的礁石上“穿”满上了地衣

 

走向冰川

 

 走向冰川的路上

 

冰川前的地衣

     在南极大陆的绿洲和时有冰雪覆盖的露岩区,甚至在内陆离南极点只有几个纬度的岩石表面上,都有地衣的踪影。其形态各异,有的像金丝菊,有的像松针,有的像海石花……

    它们的叶面和躯干上长有黑色斑点,整枝有灰白色、褐色、古铜色等,棵枝大的有10—15厘米高,小的仅几毫米;其名称有叶状地衣、枝状地衣、壳状地衣等。地衣与藻类共生,是一种复合植物体。初次看到地衣的人,都以为它是一簇枯枝烂叶,当发现它的生命存在时,又无不感到惊奇。

    虽然地衣只是两种弱小生命的联合体,看上去实在相貌平平,但却具有极为顽强的生命力,有一块在大英博物馆里陈列了15年的地衣标本,偶尔沾了一点水之后,居然又生长了起来!而在实验室里,生物学家们惊奇地发现,即使在零下198℃的超低温条件下,南极地衣也是能够照样生存的。因此,地衣恐怕也是地球上最为耐寒的植物。地衣也是地球上生长得最靠南的植物。

 

黄色的地衣(网上照片摄影 刘华杰 河北大学)

 

木耳状(网上照片摄影 刘华杰 河北大学)

 

花奖(网上照片摄影 刘华杰 河北大学)

 

树花(网上照片摄影 刘华杰 河北大学)

 

苔藓(网上照片)

 

花在礁石上

     苔藓只有在地衣将岩石表面分解后,形成薄薄的土壤上才能生长。但苔藓也有惊人之处。在隆冬季节,它往往变得极其干燥而脆弱,一碰就碎。

    南极藻类,广泛分布在绿洲的陆原地面、岩石表面、石缝、冰雪以及时令性溪流或水塘中,特别是企鹅栖息地流出的溪水中,由于含有丰富的氮、磷营养盐,可供藻类进行光合作用,同时经历一系列物理和化学变化,使藻类生长异常繁茂。

 

冰川前的小草

 

冰川前的灌木

 

冰川前的树

 

冰川前被绿色包围着的小湖

 

冰川融水边的湿地

 

礁石上的绿色也是垂直分布的

     在百度上我查到,南极植物区是世界植物地理区之一,包括南纬40°以南的美洲

    大陆西南以及一些岛屿。

    本区植物种类成分贫乏,但特有现象显著。典型植物有羽毛果科、假山毛榉属、鸟毛蕨属以及很多南洋杉属植物等。

    经植物学家考察,发现南极洲仅有850多种植物,且多数为低等植物,只有3种开花植物属于高等植物。在低等植物中,地衣有350多种,苔藓370多种,藻类130多种。

    南极植物的品种和数量,不仅不能与其他大陆相比,就是同北极地区相比也相差甚远。北极地区虽然也是寒风凛冽,最低气温在-60℃以下,大部分地区属于永久冻土带,但那里生长的植物品种及数量都比南极洲多,仅开花植物就有100多种,地衣达2000多种,苔藓500多种,南极洲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植物。

 

这样的冰川脚下也有绿色

  

冰海边如“街市”的瀑布

 

浮冰、瀑布和树

 

浮冰与瀑布并存,绿色与白色共染

       

植被还是挺丰富的

     1月14日,15日,在冰川前,我们赶上的是雨、雨、雨。虽然雨淋雾起给冰川增加了神秘,但没拍到阳光下的冰川还是略有遗憾。

    有冰川的地方一点也不缺少丰富的自然。有植物,就有鸟,就让沉寂的石头生机盎然。特别是它们涂绿的石头,真的让我觉得好美,好美,好养眼。

    就在我们慢慢离开冰川时,辽阔的天空中,升起了彩虹。南半球的彩虹,我觉得紫色更加清晰,弧度更完整。

    而彩虹之后的晚霞,更是让看到的朋友们惊呼有魔幻的感觉。这可是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南极洲呀。

 

跨海彩虹

 

紫色的优雅

 

色彩饱和

 

云遮住了彩虹

 

云遮不住的太阳

 

云满天(汪永基拍摄)

 

神秘的远方(汪永基拍摄)

 

我们的船在神秘中(汪永基拍摄)

 

 南极晚上的辉煌(汪永基拍摄)

     我们冰川行这神秘且辉煌的时刻,我因在船上参加船长举办的告别晚宴错过了。还好汪大哥遛了出去,记录了这一刻。

    西餐,对我的中国胃来说一直是天然的拒绝。而在南极冰川的skorpio三号上,我对每顿西餐竟然有了十分的期待。清香扑鼻的海鲜汤,焦香的烤鱼,不重样的点心,荤的素的,香喷喷的南美大饺子,还有那么丰富的多样的水果……

    还有,破冰船航行在冰川前的那个特别节目,南极冰加香槟酒,一船的人,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大冰川前,高举酒杯,一饮而尽。想一想,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快乐?什么样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这就是我们此次在智利南极大区及南极洲乘skorpio三号穿越冰川时的经历。

    据说所有游历南极的邮轮上,都会有摆着蓝冰的最后的晚宴。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船上的这顿大餐都像我们船上的那丰富,那么富有人情味。

 

最后的晚餐大师傅都站在了前面

 

晚餐上的蓝冰

 

蓝冰晚宴旁两位男士一个是我们翻译任重一个是每天给我们上菜的船员

     在skorpio三号船上,一位86岁的老太太每一顿饭时都在忙碌着,餐布整理整理好,杯子摆摆正。船晃了,如果正是就餐时间,她也会和船员们一起扶着餐台上的盘盘碗碗。

    每一个细节的认真,造就了康斯坦家族的兴旺。而这个家族,就是skorpio三号的东家。这位勤劳的老太太,正是这个家族创始人老船长康斯坦的夫人。

 

船上的早餐

 

风浪来了扶住

 

康斯坦夫人        

     我从一上船就和翻译任重说,我想采访康斯坦夫人,可最终采访到,是在我们下船之前的一个小时。

    夫人很忙,夫人很低调,夫人很怕提起往事。

    夫人的忙,不是不放心如今当船长的儿子,而是习惯了船上工作细节的认真。夫人的低调,是因为她认为现在家族的掌门人是自己的大女儿。她认为女儿是最优秀的,没有之一。怕提往事,是因为非常遗憾,8年前船长康斯坦在船上突发心脏病,三小时后离开了他的航行事业,离开了相亲相爱的夫人和孩子们。。

    船长夫人minmin是农民的女儿。她和丈夫一起创业,育有六个儿女。如今六个孩子都从事和船,和航行有关的职业。

    采访时,我请康斯坦夫人讲讲船上的故事。86岁的老人话未出,眼睛里已充满了泪水??

    我转了话题:冰川前经常是在雨中吗?夫人说:我先生说过,是雨水和寒冷塑造了冰川。没有雨哪有冰川。

    我说,说件高兴的事吧。她说:我的家就在船上,就是怀孕时也在船上。在船上每一天都是快乐的。我会一直生活在船上。我的大女儿现在掌管着家族的企业。我相信她做得是最好的,没有人能做得比她好。

    康斯坦夫人九岁的时候被送到一个德国家庭寄养,长大以后跟她的丈夫从零开始,白手起家。现在,他们的大女儿控制整个集团公司的业务,所有的行政管理,市场的推广都是大女儿在圣地亚哥的办公室完成。skorpio三号船长是夫人的四儿子。

    我问夫人,一年他们船上的游客大概有多少?她说,这个信息她不知道。她的女儿跟儿子知道。

    我问你怎么看中国的乘客?

    夫人说:中国的乘客和别的国家的乘客不一样,很敏感。当然不是全部,是有些人。怎么敏感呢?就是你做好了,人家要求你更好。有些是没办法的事,但也要好上加好。

    我问夫人,她在船上的这四十年,冰川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有多大?

    夫人说:我们这几天走得冰川的变化还不算大,越往里面走冰川的变化越大。

    我问夫人,在船上时最危险的是大风大浪还是什么?她那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要在船上忙着,或者说为什么每次航行她都要跟在船上?

    夫人说,这非常简单,她们一家人就是靠这个船生活。而且她丈夫去世的时候给她留了遗愿,船就是他们的家,船上有很多工作人员,有的是新来的,她必须要加以指导,她在船上与不在船上航行时是不一样的。

    夫人告诉我,现在skorpio三号上只有她和她儿子,没有有别的家人。

 

采访船长妈妈

 

船长妈妈让儿子在送我的书上签字

 

我们的船靠岸了

 

我们穿越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及南极洲航线

     夫人送我了一本介绍他们家族的书,她告诉我她和先生一起创业时的故事,经历的惊险书上都有。

    很厚的一本书,记录的故事我们中国越来越多的关注南极,喜欢探险的朋友们会喜欢,希望有一天能翻译出版。封面是康斯坦船长,封二是夫人和先生的合影。

 

康斯坦船长

 

夫人和先生

    壮美,神秘的冰川,我们还会再来,再和康斯坦夫人一起穿越冰川。

    于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及南极洲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